「難怪政城主會讓武尊悠閑下來!」廷笙笑出了聲。

武煉女鋒嘆了嘆,目含柔情道:「是,政源知道這個消息后,的確是樂壞了。要知道,通常隨著頁境的越高,女人受孕的幾率就越小。當然,越小也有越小的好處,一旦受孕,那孩子將來的三位洛演就要更出眾!」說時間,手不自覺地撫摸起小腹來。

似乎,她武煉女鋒終於又找到了一種心靈的寄託!

廷笙不禁有些羨慕了。她想她的小孫子可是想很久了。

「是啊是啊,所以,我也沒逼兒子儘快去和仙娘成親。 光影交錯1998 對了,武尊,仙娘在嫿頁城情況怎麼樣了?」廷笙不由語來。

武煉女鋒笑然回道:「這正是我此次來的主要目的,給。」說時,就將一個精美的頁鈴遞來。

「這是……」廷笙接過,有點迷惑。

頁鈴,她知道,可以傳訊,但是距離卻是有限制的。一般,它只能用於娉頁城城中的傳訊,最好的,則可以訊散到娉頁城外的八座娉城裡。

「這是一個可以訊散到嫿頁城的超距頁鈴。」武煉女鋒解釋來。

「哦,原來如此。那這是仙娘送來的嗎?」廷笙又問道。

「嗯!是她花了大價錢在嫿頁城買的。」武煉女鋒回道。

「肯定太貴了吧?不然她絕不可能就只給我一個人!」廷笙又嘆又笑。

「算是吧。不過,聽天娘說,這丫頭在嫿頁城出現還沒多久,就奪得了當今嫿頁城第一美人的頁號。」武煉女鋒笑來。

「咳,那是自然。武氏古往今來第一美人可不是隨便亂叫的。」廷笙也有點自豪。

武煉女鋒感慨出聲:「是啊,這丫頭未來肯定不可限量!」

「呃,武尊,你是不是有點後悔讓她嫁給我兒子了?」廷笙打趣一問。

武煉女鋒卻正色道:「後悔是有點。但武氏說一不二!婚約就是婚約,她武仙娘現在就是廷雲未婚妻!這是誰也不能更改的!還有,這丫頭能對你這准婆婆如此上心,可見她是真的迷上了廷雲!」說完,人又樂笑起來。

「不說了不說了,武尊,我陪你四處走走吧!」廷笙忙轉道。

「好。」

——————

在讓廷笙恢復到娉頁境頁心級的這段日子裡,廷雲仍舊停留在嫿頁境頁底級。

他把大部分的洛炁都用來恢復廷笙頁境了。

他知道第三座締城要變成九倍需要先全部點亮。只有先點亮,九條黑指倍生魚才會游進第三座來。

而全部點亮,卻是需要很多很多的洛炁。

如此一來,必然會耽擱母親頁境的恢復。

可以說,他現在就一門心思,讓自己母親儘快恢復到娉頁境頁底級!

所以,廷笙和武煉女鋒還沒散步多久,他就來了。

「娘,該頁納洛炁了。」

廷笙哭笑不得,對兒子這種火急火燎的模樣,她真是……鬱悶不已!

「兒子,來,過來,娘給你個東西。」

廷雲怔了一下,走近來。

廷笙隨即就將超距頁鈴交到了廷雲手上。

「兒子,這是武尊特意送過來的,更是仙娘從嫿頁城花大價錢買來的。去吧,去好好和仙娘聊聊天。娘今天不頁納了,要陪武尊散心一天!你不得再過來打擾。」廷笙出聲如令。

廷雲苦笑起來。

武煉女鋒這時道:「廷雲,你可要好好待仙娘。我們武氏就只有這麼一個古往今來第一美人。」

廷雲不由道:「武尊放心,我和仙娘已有約定。」

武煉女鋒笑了笑,不再言語。

「好了,傻兒子,你自己快去吧,這個頁鈴里已有仙娘印下的締念。」廷笙隨即又趕人來。

廷雲無奈,只得轉身離開。

——————

回到自己屋的廷雲,看著手中頁鈴發起了呆。

聯繫嗎?

可說什麼呢?

唉,真是令人傷神啊!

苦惱歸苦惱,廷雲卻還是以締念聯繫起來。

嫿頁城。

財幸門。

一個豪華的溫泉池裡。

龍玫瑰和武仙娘正在一起沐浴。

在財幸門的這些日子,武仙娘和龍玫瑰待在一起的日子比較多。

武天娘則是瘋狂締練,很少陪妹妹,除了這次進轉頁幕幫她送頁鈴。

反倒是龍玫瑰經常有事沒事地拉著武仙娘美容美身。

這讓身貌原本就極美的武仙娘自然就變得更魔人了!

若要說她和一直火辣無比的龍玫瑰現在誰更火辣,那嫿頁城所有男人應該都會說,當然是武仙娘!名副其實的仙中美娘!讓人慾罷不能的嫿頁城第一美人!

「小魚籠,在發什麼呆呢?」龍玫瑰遊了過來。

靠在溫石邊的武仙娘只是盯著手腕上的頁鈴,不說話。

龍玫瑰嘆了嘆,道:「咳,廷雲那臭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這麼一個嬌滴滴的未婚妻,竟然還不來個問候!」

「不能怪雲哥哥。他肯定是不想讓我分心。」武仙娘替辯來。

「唉,你呀你,真是個痴情種。」龍玫瑰輕輕戳額來。

失憶后總有大佬想娶我 武仙娘莞爾一笑,道:「龍尊,我只是相信命中注定,只是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我的雲哥哥將來一定會是最強大又最溫柔的男人!」

龍玫瑰欲語,就在這時,頁鈴一動!

武仙娘立時喜上眉梢,趕緊一入締念。

龍玫瑰見狀,笑著游開了,還是讓你們小兩口好好談情說愛。

——————

「雲哥哥!你收到頁鈴了?」

「嗯,收到了。仙娘,過得可好?」

「好,我很好。政婆婆簡直就是把我當成她的掌上明珠了。 重回18歲 要什麼有什麼,不要什麼,也會強塞給我。還有龍尊,對我有時候就像親姐妹了!」

「哦。那就好。仙娘,那你可有好好締洛?」

「雲哥哥,放心!我不敢浪費時間,雖然被人強行拉來放鬆的時間是有點多,但是我已經到了妘頁境頁眉級!」

「好啊,仙娘竟是比我先到了妘頁境!」

「不會吧?雲哥哥你還沒到妘頁境?」

「沒,我真沒到妘頁境。」

「騙人!」

「沒騙你,真的,只是時間都花在恢復母親頁境上了。」

「哦。這樣。那我相信雲哥哥了!雲哥哥就是個大孝子!將來我有孩子了,我也讓他好好孝順我!」

「咳咳咳……仙娘,你……唉。」

「雲哥哥,那婆婆現在可是到了娉頁境頁底級?」

「還沒。不過應該很快了。」

「哦。」

「仙娘,知道你過得好,我也就高興了。你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先退出頁鈴了。」

「等等!雲哥哥,再和我說說話!我……想你了! 仙子請自重 真的真的想你了!本來這次的頁鈴,我是想過親自來送的,但怕你不高興,所以……」

「仙娘,我……也想過你。」

「真的?」

「嗯,真的。」

「雲哥哥,要不我回來一趟吧?」

「啊?」

「雲哥哥,你知道嗎?我很想讓你抱抱我!離開娉頁城的日子,我感覺自己時刻都在煎熬里,尤其是……龍尊老拿那些葷話和我說的時候。雲哥哥,你知道龍尊都說了哪些葷話嗎?」

「這個……仙娘咱們……咱們不說這個。」

「雲哥哥,不,我就要說給你聽。龍尊說了,和男人談情說愛的時候,必須要有葷話,不能讓男人一點腥都不沾!」

「唉,我的小姑奶奶,我……我以後不准你和龍尊多接觸!」

「嘻嘻嘻……當真不準?」

「嗯,不準!」

「好,那雲哥哥准我什麼?現在嫿頁城可是有好多男人都色咪咪地盯著我瞧,瞧我前面,瞧我後面,好像我全身都是赤溜溜的!」

「咳咳咳……仙娘,我……我要退了。以後再聊!」

——————

趕緊退出頁鈴的廷雲,只感覺自己渾身燥熱!

唉,這個龍玫瑰一直就在帶壞小仙娘!

另一邊。

同樣退出了頁鈴的武仙娘卻是開懷不已。因為她完全覺察到了男人被她勾出了火!

當然,勾火的同時,她自己也是紅潮滿身!

只覺羞死個人的她,立刻沉入了水中。

龍玫瑰偷笑不已。

小丫頭有進步,一身美艷早晚禍害人間所有男人! 32.再入頁底勝地

廷雲和武仙娘用頁鈴交流的日子,並沒有因為幫廷笙恢復頁境而中斷。

因為廷笙不允許中斷!否則她這當娘的就不頁納了!

無奈,廷雲只得同意武仙娘所說,入夜聊天。

然而,這卻是更令人慾火難耐!

因為武仙娘回回都用葷話刺激他,而且樂此不疲!

有好幾次,他廷雲都……夢遺了。

察覺兒子每天似乎都有些憋悶,廷笙也有些心疼,便將事情和武仙娘悄悄說了。

武仙娘滿面通紅過後,也收斂了。

其實,在她自己說那些葷話的時候,她自己也不好受,總感覺身體好寂寞,也有讓自己難堪的泛濫。

於是,兩人便不再頻繁通訊。

即使有,也都是簡單的問候。

而廷笙呢,終於在一天黃昏,成功翻過了第二座締城輪廓形成時的頁厄!

廷雲知道后,為了避免第二座締城被偶然點亮,便決定立刻前往怖霧湫。

廷笙無奈,只得同意。兒子為了自己可是煞費苦心,日以繼夜地操勞!她不能辜負兒子的心意!

所以,母子倆很快就進了頁底勝地。

——————

勝地轉頁靈得知緣由后,沒有阻攔,只是告訴廷雲,獲得黑指倍生魚卵,其實只需要娉頁境頁底級和娉位一體洛演就可以了,無需形成第二座締城輪廓。

另外,它和政玫一樣,也感覺廷笙不應該這麼弱小,她應該是一個強大的女人!這種強大或許還不是娉星所能承載的!

它還預感,廷笙很快就會獲得黑指倍生魚卵。

事實,也的確如此。

當廷笙從怖霧湫里出來時,她的締城裡就有了九枚黑指倍生魚卵!

「兒子,轉過身去。」不想讓親生兒子看到自己一身濕漉漉的廷笙笑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