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被秦墨以第五層【蠻體訣】的『蠻力』,霸道一擊。

【戰戟】的攻擊威力已經非常恐怖。

青光靈盾先是一震,跟著靈盾表面便裂開細碎的裂紋。

裂紋瞬間蔓延開來。

青光靈盾才維持片刻便應聲崩碎。

同時,靈盾之下的五名『倭島修士』也紛紛一震,五人站位立散。 殺!

其他幾名帝國修士立即圍撲過去!

失去陣法防禦的倭島修士修為並不深厚,五人僅僅只有那位領陣之人擁有凝脈境三重天修為,其他三人偕是凝脈境二重天修為。

面對帝國修士的攻擊,兩名『倭島修士』在第一輪衝擊中直接被帝國修士擊殺,唯有那凝脈境三重天的『倭島修士』勉強逃脫攻擊,其餘二人偕負重傷,很快也被帝國修士憤怒斬殺。

領頭的『倭島修士』爆怒的看了一眼秦墨,眼見自己被數名帝國修士圍攻,眼睛一狠,竟直接朝著秦墨此處衝來。

「秦道友小心,倭島修士會自殞來重創對方。」身後的孟姓修士急忙提醒。

「是嗎?」秦墨眼睛冰冷,雙掌往[戰戟]上猛拍而下。

[戰戟]立即脫手,自身前向半空騰起。

十丈長的青樹巨戟,浮於半空之上,戟身上灑下道道璀璨青光。

青光碧綠,耀照四周。

這一角的小半都被戰場都被青光照耀。

四周百丈內的人都看著一道十丈長的青光巨戟浮立半空。

濃郁的青木靈力形成一鋪青霞。

遠處,一直有意無意向秦墨靠近的中年人以及龍姓美婦和羅姓粗漢等人見到青光巨樹浮於半空,偕是臉色猛變。

髯臉大漢的朱家之人,更是臉色又蒼白天好幾度。

「如今《青木道訣》修鍊到第二層,青木靈力更凝鍊至純至實,已經可經憑藉青木靈力祭出[戰戟]了。」

秦墨臉上一喜,話不多說,雙掌向前一合,青木靈力立即捲動。

「斬!」

浮立的[戰戟],橫空一出,十丈長的戟身在空氣中發出一聲咆嘯之音,如長龍出海。

憑天激射出,就化作一道青虹!

直接激射向衝過來的領頭『倭島修士』。

領頭的『倭島修士』雖是一副勢死如歸的絕決之樣,但此時見到橫斬而來的巨戟,震起的翻天青霞,臉色也不禁驟然猛變。

『倭島修士』雖從懷裡急忙取出一把青竹靈劍橫挑半空,引劍捲起一層半丈高的青浪。

但[戰戟]挾帶著數十噸重的戟身,捲起如潮一般的青霞流瀉而下。

半丈高的青浪就如水波和撞上海嘯一般,立即被青霞覆蓋。

『倭島修士』立即發出一聲慘叫,被當空斬殺。

這一擊,震驚四周。

不少帝國修士都都紛紛側目看向秦墨,眼中羨慕之餘,隱約也還有些恐懼。

不過,『倭島修士』這邊見到秦墨這一擊,卻氣得咬牙切齒。

當下,竟有兩個『倭島修士小陣』立即朝著秦墨此處聚來。

一個『倭島修士小陣』是金芒靈陣。

另一個『倭島修士小陣』則是火焰靈陣。

兩個『倭島修士小陣』立即堵在秦墨前方。

小陣之中的『倭島修士』對秦墨痛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吞活剝。

小陣中的『倭島修士』一陣破口叫罵,手上動作倒也毫不遲疑。

『金系靈芒小陣』中的『倭島修士』立即祭煉出一道數丈寬的巨大金芒。

『火焰小陣』也立即湧出數團澡盆大小的火焰靈團,撲撲撲的朝著秦墨激射而來。

其餘帝國修士見此,根本不敢強迎,紛紛逃避到一旁。

秦墨立即轉身回頭看向身後的孟姓修士。

「孟道友,做好準備!」

孟姓修士點頭,他早已暗中準備。

此時,秦墨再次往[戰戟]上猛拍而下,『青木靈力』無保留的完全浩蕩而出。

[戰戟]靈光大勝。

屆時,秦墨伸手擒握十丈戟身。

厲喝一聲。

『逆!』

全身的『蠻力』瞬間倒逆而行。

身體四周十丈內的空間被逆流之力引動!

原本順流的氣流,此時竟然倒逆扭動,形成了一條條倒轉的氣流。

秦墨迎於金芒之前,擒十丈長戟。

這一次,他沒有祭煉[戰戟]。

手握[戰戟],劈空而下。

[八逆]功法,第一逆。

數丈寬的金芒與【戰戟】相迎,鋒芒無比的金芒攻擊在【戰戟】之上。

【戰戟】之上,青木靈力絲毫不見潰散。

金系靈力雖克木系靈力,但【戰戟】之上的青木靈系卻異常凝鍊。

青木靈力有如細韌的鋼絲,金芒卻如同一蓬尖銳的星砂。

相交片刻,金芒便被青木靈力直接絞散。

五丈大小的金芒立即崩碎成無數金光。

與之同時,其後小陣中的五人也跟著一震,陣型崩散。

【戰戟】毫不疑遲,再次破空長進,與飛快撲來的幾團靈光火焰相交在一起。

靈光火焰被【戰戟】一串,便如同碎冰被擊碎。

「破!」

【戰戟】長馳而下,直接轟向『火系靈陣』。

『金系靈芒』小陣瞬間被轟碎,陣中兩人昏迷,三人重傷。

『火系靈陣』小陣五人雖未昏迷,但偕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兩隻小陣崩碎。

秦墨以一己之力,破了『倭島修士』兩個小陣。

『倭島修士』雖然一百多號人,但以五人一組,也僅僅只組成了二十幾個小陣。

面對帝國修士瘋狂沖陣,『倭島修士』這一邊已經傷了十來個小陣,秦墨單以一己之力便破了『倭島修士』三個小陣。

整個『倭島修士』被秦墨一人徹底激怒。

不過就在『倭島修士』怒火燃燒至極限時,卻發現,秦墨竟然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而其像是潛藏在虛空一般,出現在了五十丈之外。

五十丈與戰場已經有一段距離。

不過就在這時,半空忽的雲氣翻湧,一道紅霞化成一隻十幾丈大小的爪子,憑空落下。

「哪裡逃!」

一聲厲喝自半空傳開。

滾滾靈壓瞬間壓來。

察覺到空氣中靈壓恐怖,秦墨臉色瞬間一白。

金丹修士!

這群『倭島修士』背後竟然是一位金丹修士帶領。

不過就在流光落斬之際,秦墨身影再一次消失在半空。

此時,在半空之上,一對精目之中,只見下方空氣里一條青絲以非常詭異的速度一閃而過。

這青絲遁行的速度極快,凝脈境修士根本察覺不到。

此青絲一閃之後,便又是百丈之外。

只是此時,秦墨臉上毫無血色,皮膚髮白。

根本未停留,出現瞬間,秦墨便一頭扎進了海水之中。

這個時候,孟姓修士倒也不慢,匆匆一拍身上【鱗翼】法寶,將兩人一卷,便在海水之中以極快的速度遁逃而去。

隨後追來的青光也只隱約看見一道銀光在深青色的海水中一閃而過,便沒了蹤影。

「可惡,竟然讓兩個凝脈修士逃脫了,那人遁術極其玄妙,只怕是地階遁術功法,若是能得到這遁術功法,那該多好。」

此人悻悻在海水之中追了十幾里,並沒有察覺到二人蹤跡。 這已經是兩日後。

一艘『谷核船』從海底潛出,谷核船之上,正是秦墨與孟姓修士二人。

二人在海底潛了兩天才敢浮出水面。

此時,海面之上風平浪靜,此處距離『青龜島』至少已有百餘海里。

秦墨臉色依然慘白,毫無血色。

孟姓修士並未藉機對他下手,到了此時,兩人也算是建立了小小的信任基礎。

「秦道友接下來有何打算?」孟姓修士說道。

「在下耗損嚴重,最後那金丹修士的一擊也未能完全躲過,雖是經過這兩日,但恢復得還是非常有有限,需要找一個靜地休養調理一翻。」秦墨對這孟姓修士雖有提防,倒也能有幾分信任。

「秦道友若是相信在下,在下倒是知道一個不錯的靜修寶地。」孟姓修士說道。

「哦?孟道友經常在外海修鍊,在下對外海並不是太熟悉,不知道孟道友所說的寶地是哪?」秦墨兩眼微跳,饒有興趣問道。

「秦道友可否聽說過『仙蓬島』。」孟姓修士說道。

「『仙蓬島』?倒是聽說過。」秦墨雖說對外海了解不多,但在出海之前,也還是買了一些關於外海介召的信息。

外海之大,實在無邊,雖說有不少他國修士,不過帝國修士依然是最強大的修士陣營。

而在外海之外,無人不知一處巨島,此島正是名為『仙蓬島』,是外海的第一大島。

島主是位元嬰期修士。

『仙蓬島』上無奇不有,即使在帝國很難尋找到的珍稀靈草靈藥其他各種材料,在『仙蓬島』上,都有可能會出現,不少高階修士都會到『仙蓬島』上尋找,因此在『仙蓬島』還有巨大的交易城。

『仙蓬島』島上規矩,不允許惡鬥,即使是元嬰修士到了這裡,也都客客氣氣,而金丹修士,更是乖乖順順的,其他低階的修士,就更不敢胡作非為。

除此外,在『仙蓬島』上還有『秘煉洞府』供修士修鍊所用,修士只需要繳納足夠的靈石,便可在『秘煉洞府』之中修鍊一段時間。

孟姓修士也打算到『仙蓬島』去。

當下,二人便決定前往『仙蓬島』。

幾日後,一座巨大的島嶼浮現在遠處,若非不是事先知道此處就是『仙蓬島』,秦墨還會以為到了另一片大陸。

『仙蓬島』外被巨大的水霧陣法掩蓋,島上的景象都被水霧遮得嚴嚴實實,遠遠看去,霧氣瀰漫,倒當真有幾分仙境之貌。

島外,半空上飛行的修士進進出出,來來回回,比一些繁華的大城市的街道上的人還要多,絡繹不絕,可見『仙蓬島』的熱鬧之處。

即使是金丹修士,到了『仙蓬島』前,也都乖乖的停在門前等候入島。

秦墨和孟姓修士二人也一起來到了『島門前』。

島門是一面巨大的水霧幻陣,門有三十丈大小,在門外,共有十位穿著整齊道袍的修士有如門柵般,排列在水門幻陣前,這些修士竟都是清一色的凝脈期修士。

「守門的都是凝脈境修士,這『仙蓬島』看來果然是有大勢力的地方!」

秦墨排在孟姓修士身後,隨著隊伍不斷向島門前緩緩前進。

「區區凝脈境修士守門算得了什麼?沒見過世面,星域第一大宗門『玄天道』,守門的都是化神期修士。」『殘魂』跳出來哼哼兩聲。

秦墨也不理會這廝,自己現在修為低下,自然不可能觸及到那些強大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