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到容西決就一臉白痴的笑算怎麼回事。

所以,緋傾傾板起她那張可愛的小臉,怒視著容西決。

緋傾傾怒視容西決,容西決莫名其妙的同時,心裡也是憋著一把火。

快步走過來后,容西決眉頭皺成疙瘩,低聲喝道:「緋傾傾你怎麼回事,不好好在醫院呆著,跑出來幹什麼,還站在大街上曬太陽,嫌自己命長啊!」

容西決一開口就開始數落緋傾傾,不過這已經是他收著點的情況下了,不然,一開口就能把人氣死!

雖然容西決已經收著了,不過緋傾傾還是被氣得不輕!

容西決這個大騙子,說好的去看她沒去,現在居然還呵斥她!

「關你什麼事啊!」想到這些,緋傾傾這句話就脫口而出。

容西決還準備說點什麼的,一下子就頓住了。 「說不准我們還能趁機將殺人兇手給找出來呢?」

小倩媽哭得很傷心讓王珍珍看了於心不忍想安慰卻不知道如何開口,而且她有點害怕只能靠在楊風身邊,感覺這樣才有安全感。

金姐只好不斷安慰小倩媽讓他別太傷心。

說到找殺人兇手,況天佑只好開口說道:「對啊,小倩媽你別難過搞不好等下我們真的能將殺死小倩的兇手給找出來。」

不一會沐浴熏香結束的玄武童子金正宗出現了,看他一身正氣的模樣況天佑忍不住看向楊風,結果讓他失望了楊風什麼反應都沒有。

「天靈靈、地靈靈!!」

金正宗很快就念起咒語來抓起大把的錢紙和符咒撒出去抓起桌子上的桃木劍開始舞劍,還別說弄得一板一眼的,外行人一看還真以為他金正宗是個高人,誰能想到他是個騙子呢?

「天羅地煞!!」

猛躲了一下腳。金正宗大聲喝道。

只是在金正宗不停折騰的時候,楊風表情變得有點古怪原因無他因為別人家祭拜的都是祖師爺什麼的而金正宗家裡的神壇上卻全是什麼佛像啊觀音啊什麼的一大堆,讓人看的那叫一個眼花繚亂,應接不暇。

「哈!」

飄雪之國 又是一聲大喝嚇唬的小倩媽和王珍珍一愣一愣的,況天佑若有所思的望著他唯有楊風看的比較齣戲。

媽耶!

我楊風堂堂一個茅山正統天師,來看你一個騙子撒符舞劍做法事,這別提多古怪了別看金正宗將別人唬的一愣一愣的但在楊風眼裡,有點辣眼睛。

這就好比一個戰場退役殺了無數敵人的特種兵碰到一個一混子,對方牛逼轟轟的教導他如何打人殺人一樣可笑,要不是楊風的後遺症基本快消除了的話他可能會直接看的睡著。

「花女張美倩行年死於非命,進入枉死城懇求明燈引路帶張美倩回來!!」

「張美倩回來!」

「張美倩回來!」

金正宗像是曾經的四目道長召喚祖師爺上身一樣不停的跺著腳楊風真擔心他的腳會因此骨折受傷,來了你自己看清楚吧。

感應到一股新誕生的魂魄出現,並且靠近了這裡楊風特意提醒況天佑一下。

其實做法事進究的不是真假,而是過程只要你應該做到公的做到直接召喚鬼魂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因為鬼能聽到你的呼喚,而且在冥紙靈符的開路她也能一路順利的找到你這裡,不是說一定要正規道士做法才能將鬼魂引出來。

不然那些假道士騙子是如何做法將鬼引出來殺死自己的呢,這種事多不勝數,楊風見了不是一次兩次現在都基本已經麻本了。

「媽!!!」

抖著抖著金正宗忽然停了下來,轉身哭兮兮的看著小倩媽,一步步走了過來。

重生之第一影后 王珍珍嚇得抓緊楊風的手臂還真以為鬼身上了,就是小倩媽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楊風拍拍王珍珍死死拉著自己衣服的手示意她別緊張放鬆,放鬆,等下衣服扯破了。

「小倩!!」

害怕歸害怕但終歸是自己女兒小倩媽站了起來朝著金正宗跑過去,兩人摟在一起金正宗嗷嗷大哭道:「媽,媽,我死的好慘啊,我死的好冤啊!」

「媽媽知道,媽媽都知道。」小倩媽已經亂了分寸。

「媽,你要讓金姐多少燒金元寶來給我在地府用,不然我會過的很凄慘的。」

我靠!說的不收錢呢,你讓別人燒這些東西,不是錢?楊風無力吐槽。

一旁翹著一郎腿的況天佑微微搖頭,雖然帶著墨鏡但楊風百分百敢肯定這傢伙在翻白眼。

這麼動情的一幕看的王珍珍都感覺不是那麼害怕了,不過她拽著楊風衣服的手卻沒有放下。

咳咳!

為了防止她撕壞自己的衣服,楊風捏著她的小手。

咳咳!真滑。

金正宗越演越帶勁小倩媽還真以為是自己女兒回來了哭哭啼啼的說著要燒金元寶燒衣服給女兒還問道殺人兇手,如果沒有楊風的提醒,況天佑估計會很在意但現在還是當鬧劇看吧。

果然,金正宗一開口況天佑就知道沒戲。

「他個子很高很壯全身都是紋身,而且,他還想那個我我不斷反抗啊。」

眼看金正宗越說越離譜楊風和況天佑很默契的朝著靠著接到的窗戶看去只見一道陰氣閃過,窗戶旁的溫度瞬聞下降了不少。

正主來了!

只見還在哭哭啼啼的金正宗整個身體頓了一下然後就停止了哭泣,眼沮都止住了況天佑起身上前問道:「是誰殺了你的?」

他很清楚,現在的金正宗確實是被小倩給上身了。

你要不要這麼無聊我們演戲你也當真,金姐站在一旁很怕兒子被拆穿打斷道:「況先生啊,這個問題已經問過了。」

可惜金正宗沒有搭理她,著急的說道。

「我不知道啊!我看不到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殺我。」

「肯定是你在外面惹了不三不四的人,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騙我快點告訴媽媽我們都是為了你好。」

小倩媽很想找出兇手幫助女兒伸冤,可小倩不理解自己母親的苦心覺得母親就是不相信自己氣的直接就離開了金正宗的身體。

「我們走吧。」

看了一眼動了一下的窗帘,楊風小聲對越看越害怕的王珍珍說道。

聽到金正宗胡說八道說什麼兇手想那個她王珍珍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太可怕了,嘉嘉大廈附近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兇殘之人?可怕!!好可怕。

「嗯。」

王珍珍乖巧的點點頭,跟著楊風一起離開聽話的不得了讓楊風都有點小尷尬,你這表現的像是個乖巧小媳婦一樣我壓力很大的。

試問一百多歲老爺爺是如何與年輕貌美女教師談戀愛的況天佑表示眼前就是現場直播滿滿的狗糧到處撒。

將王珍珍送下去況天佑和楊風來到了天台望著美麗的夜景,嘉嘉大廈的位置處於一個小山坡上能看到很遠的夜景不怪楊風想要住頂樓。

「小情說的都是真的嗎?」況天佑開口問道。

「人都死了,還可能會說什麼假話呢,不信的話你自己盯梢一下吧,十一點后小倩肯定會回來找金正宗的,我能幫你的就那麼多了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還有明天請王珍珍吃飯吧。」

拍拍況天佑的肩膀楊風也有點佩服他你到處去給況復生找學校,還知道王珍珍就是小學老師還正好教的一年級這不是現成的嗎?你還到處找也不累得慌。

「你請不行嗎?」況天佑看向他。

楊風深吸一口氣果斷轉身,當做不認識這傢伙。

你給名義上的兒子找學校,還要我幫你請人吃飯我靠,別人還以為我是趁機故意接近呢,你這不是操蛋嗎?

果斷拒絕丑拒!!此事沒得商量,回家睡覺至於其他事與自己無關。

平媽今天晚上還會跑出來殺人,至於你能不能注意到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該提醒的我都提醒了,該死的後遺症!

雖然狀態越來越好,但還是需要一兩天時間做最後的調整楊風可不想打著瞌睡去守著一個活死人,這種事就交給不會累的況天佑好了誰讓他是殭屍呢。

若是這樣況天佑還沒辦法發現兇手,楊風也只能表示我儘力了。

十一點后,況天佑果然來到了天台蹲守在金正宗家之外,十一點后金正宗都已經睡著了可惜被小倩給活生生嚇的跳了起來還上了金姐的身很快明白了,這一對母女在騙自己媽媽。

好在小倩不是個惡鬼,只是嚇了他們讓金正宗去將自己賣給小倩媽的衣服找回來不然就會對兩人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看的腦闊痛!這根本撈不到任何線索好不好!!

盯梢了一陣,況天佑沒辦法只好回家,免得況復生不睡覺一直在等自己他還不敢隨便出現,就怕將小倩給嚇跑到時候變成孤魂野鬼連投胎轉世都不行,所以說做警察沒有那麼容易哪怕你是一個不怕死的殭屍也一樣。

這一切都還只是私下調查,根本沒有任何證據可言現在的香江結案可不想以前那麼容易了,回歸了祖國的懷抱在這方面審查也是越來越嚴厲,否則況天佑怎麼會被一擼到底呢。

楊風的真正用意況天佑並未了解到,當天晚上,已經變成了活死人的平媽再一次跑出來殺人,將對阿平有意思在夜總會上班的張美珠給殺死了。

這個時候,其實阿平已經察覺到了母親的不對勁。

每次殺人的時候,母親都不在房間里而且母親的臉色越來越差越來越難看臉上還多了不少屍斑。

但身為大孝子的阿平不敢質疑,換句話說就算一切都是真的,阿平也不會對外說半句,又發生命案了!

當阿平發現和自己分開不一會的張美珠被殺死在家裡馬上就報警剛睡下的況天佑很快就被吵醒,跑到張美珠家裡。

和小倩一樣,張美珠也是被人活生生掐死的脖子上有一片黑色的屍斑。

一模一樣!可以說他們都是被同樣的東西給殺死。

難道楊風昨天提醒我就是因為知道那東西會跑出來殺人?同事很快到來封鎖現場展開調查,況天佑臉色不太好看默默退出,坐著電梯來到了楊風家裡。

整整消耗了十幾天時間楊風的後遺症終於消除恢復了過來,在況天佑敲門板著一張臉進來,楊風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舞女死了?」

「你早就知道對吧。」

況天佑坐在沙發上有些懊惱,自己為什麼不能多守一會呢,從報案時間來看就在自己離開不久后發生的。

「多少知道一些。」

楊風給自己煮麵,站在廚房裡點點頭。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呢?」

況天佑有點頭疼楊風要是早點說該多好這樣就會少死一個人了。 容西決此時此刻只感覺,自己真是個犯賤的爛好人!

明明是擔心對方本來就身體不好,還在太陽下曬著,怕緋傾傾出問題,所以才沒忍住說了那些話,結果到頭來就收到一句關你什麼事的話。

深吸了一口氣,容西決情緒平緩:「確實不關我事,打擾了。」

說完,容西決渾身冒著寒氣,扭頭就準備走。

結果剛走了一步,就感覺到衣服的下擺被人扯住了。

容西決回頭,看著捏著他衣服下擺,一臉委屈的小姑娘,內心簡直一百萬個Why?

緋傾傾委屈啥,他才委屈好不好!

「你別走。」緋傾傾看容西決沒甩開她,小心翼翼的抬頭,可憐兮兮的說道。

容西決一米八五以上,身高可以說非常高了。

而緋傾傾現在用的著個宿體,卻只有一米六。

身高完美符合了最萌身高差,同時,想要看到容西決臉的話,緋傾傾也必須抬頭才可以。

「呵,又不關我事,我在這裡幹什麼?」容西決臉上帶著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了眼睛,看著緋傾傾可憐兮兮的表情,其實容西決已經心軟了。

不過緋傾傾說話太傷人,容西決也不想犯賤,所以,這句話也是脫口而出。

「我生氣了嘛,你明明說今天來看我的,可是你沒去,你還出來逛街。」緋傾傾越說越委屈。

明明現在眼前的這個人,只是她愛人的轉世,但是緋傾傾還是會覺得生氣,委屈。

最後還會忍不住的想要撒嬌。

「……」

聽到緋傾傾的話,看著緋傾傾小心翼翼拉著他衣服下擺,可憐兮兮的樣子,容西決突然覺得他是不是太凶了。

「我不是出來逛街……」容西決下意識的準備解釋,但是容西決又覺得,自己的母親住院這種事,並不應該和一個不熟的人說。

所以,容西決頓住了。

看了看抬頭看著他的小姑娘,容西決沒說自己母親的事,輕咳一聲說道:「總之,我來這裡是想打包一份粥去醫院看你的。」

容西決說完,總感覺口罩下面的臉有點燙,還有點茫然,完全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要和緋傾傾解釋這麼多。

「真的?!」不過,緋傾傾聽到容西決的解釋,卻非常的開心,抬頭看著容西決的眼睛都亮了。

「真的。」容西決點頭。

「那我原諒你了。」緋傾傾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繼續說道:「那你陪我吃飯吧,可以嗎?」

緋傾傾的眼睛里,滿滿的全是期待。

容西決對上這麼一雙眼睛,感覺拒絕的話完全說不出來。

總裁:我們私奔吧! 所以最後,容西決就這樣被緋傾傾拉著去了火鍋店。

緋傾傾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笑容。

之前還覺得一個人吃火鍋沒意思,結果現在就有人一起吃火鍋了。

關鍵這個人還是她的愛人……的轉世。

不過,雖然是轉世,但是還是她愛人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