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笨蛋還沒有發現吧?」郎格爾眼睛一提溜懶散道。

「有夢梟望著,不會出事情的,他們一定以為我們正在其他地方收集積分。」奧斯汀淡淡道。

「那就太好了。」郎格爾活動起身子骨來,「好久沒有打一場了。」

「等我們成功之後,可是要面對一個帝國的怒火!到時候你想怎麼打就怎麼打!」奧斯汀一笑,那笑容中滿是寒冷。

咚!咚!咚!

快穿:龍套好愉快 「魔神在上,這傢伙真的不用管他嗎?」郎格爾一拍額頭道。

「管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亡魂,又能怎麼樣?」奧斯汀不屑一顧。

「雖然時候是個亡魂,可別忘了,當年就是他和另一個傢伙硬生生將我們的計劃推遲到現在!」

「放心,他在封印世界當中,永遠無法出來!而當他出來的時候,古神早就被釋放出來了!」奧斯汀解釋道。

一胎二寶:盲妻寵上天 「雖然我們是敵對方,可我倒是很佩服這個人。」郎格爾目光閃爍。

「佩服他?哼!一切阻礙魔族大計的傢伙都該死!」奧斯汀身上忽然冒出濃厚的煙氣。

······

「艾克,那個時候,老師和你說了什麼?」

前往不歸魔法塔的路上,阿爾薩帝詢問道。

「你要聽?」艾克望了望四周,放低了聲音。

「要是不方便就算了。」阿爾薩帝擺擺手。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黑夜導師說魔族這一次的行動人員裡面有一個我們的人。」艾克淡淡道。

「我們的人?」阿爾薩帝冷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僵硬。

「是的,他隱藏的很深,為了不暴露自己,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沒有聯繫火炬議會了,他的代號是大熊。」

「那我們怎麼聯繫他?」

「時機到了他自然是會幫助我們。」艾克呼出一口氣,「時間緊迫,咱們得加快速度了。」

話說完,一行人行進的速度再次提升。

在救下卡布達幾人後,三隻學院代表隊的人並沒有一起行動。

經過商討卡布達與肖恩決定去其他地方尋找、召集學院隊伍,而艾克他們則是全速前往不歸魔法塔。

因為即便多了兩隻學院代表隊,仍然不足以影響魔族的計劃,還不如尋找到更多的人幫忙!

他們有過商定,不過結果如何,一個小時后必定在不歸魔法塔集合!

······

蒼龍國立競技場。

「少了幾個?」希爾菲斯科面色鐵青。

「包括學院祭典委員會會長納達爾在內,一共有三十九人消失不見。」下首跪著的一人冷汗直冒,聲音顫顫巍巍。

「好!好!好!好得很!」希爾菲斯科面容通紅,一甩袖子。「堂堂一個帝國帝都政權,上上下下竟然有三十九個隱藏的魔族!甚至包括了帝國議會常任議員!監察部的人是幹什麼吃的!」

「陛下息怒。」麥克達爾適時的站了出來。

希爾菲斯科憋著一團怒火,這讓四周的官員們全部背脊一涼。

「從現在開始,龍頓進入緊急戰備狀態!給我徹查,要是龍頓出了問題,你們都死十次都不夠!」

「是!」

一聽到這句話,所有人如釋重負,可肩上的擔子越發沉重起來。

三十九個人,包含了許多的部門,他們的消失一定是為了聯眾巢穴中的古神,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在龍頓里安排什麼東西!

這座古老的帝都若是出了問題,整個埃爾洛都將震動!

「天要變了!」麥克達爾望著匆忙起來的競技場心中默然。

「老師,剛剛馬爾加的消息你也看到了,堂堂一個學院祭典委員會的會長竟然是魔族姦細!」希爾菲斯科握緊雙拳。

「儀器被毀了,這一下我們插手不了巢**部的事情了。陛下,當務之急是控制巢穴外的情勢!驅逐魔族!」麥克達斯面色凝重道。

「這個我自然知曉,可是除卻九色軍外,其餘駐紮的軍隊要想過來至少還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希爾菲斯科嘆了口氣,「這群魔族到底是怎麼出現的!龍頓明明限制了空間傳送!」

「空間!用巨大的空間晶石打造出一個空間容納魔族士兵!」麥克達爾忽然道。

「不可能吧,現在科技製造出的存儲空間根本容不下生命!」

「陛下,你望了馬爾加的彙報了?那些魔族兵士都是不死生物!」麥克達爾點了點頭。

「不死生物!」希爾菲斯科恍然大悟,「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眾所周知,不死生物雖然可以行動,也有攻擊性,可他們依靠的核心還是靈魂之火!在空間這類無法存儲生命的地方,他們可以做到暫時封閉靈魂之火!

「陛下,讓我帶著拉倫他們一起去吧,我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住局面!」麥克達爾懇請道。

「好吧,老師。」希爾菲斯科無奈答應。 ?「呼——呼——」

艾麗卡輕輕呼吸著,越靠近不歸魔法塔,空氣中瀰漫的魔氣便越強烈。

咚!咚!咚!

同樣的,那富有規律的撞擊聲也越發響亮。

啪!

艾麗卡攤開手,掌心處擺放著一枚水晶錐,正是破界梭!

「倫貝斯特,等我!」艾麗卡蠕動著嘴唇,眼中滿是堅定,下一秒毅然決然的沖了出去。

咚!

嗚嗚————

急促的警戒號聲響起,不過魔法塔頓時騷亂起來。

「怎麼回事?」奧斯汀猛然抬起頭。

「警報被觸動了,有人潛入進來了。」瑪莉蓮冷淡道。

「郎格爾,跟我來!瑪莉蓮,你守在這裡!」奧斯汀拔出背後的大劍沉聲道。

「來了,來了,真是麻煩死人了。」郎格爾站起身子,餘光瞥向了一旁的叢林。

噠噠噠!

很快,兩人朝著警報傳來的方向跑去。

瑪莉蓮靜坐在一塊破碎的石頭上,閉目休息。

「剛才那個人不是莫哈特夫西學院的隊長奧斯汀嗎?」

樹林中,納菲壓低了聲音,眼中的驚駭之意無法藏住。

「他竟然是魔族的尖細!」但丁無法理解。

「查到了,這三個人都是莫哈特夫西學院代表隊的成員。」阿拉貢將手腕處的聯絡器一露,展現給其他人看。

「看來這個莫哈特夫西學院有問題。」艾克深吸一口氣。

不怪他們如此表情,作為加瑪帝國四大學院之首的莫哈特夫西被譽為帝國搖籃,從裡面走出的大人物數不勝數!

可就是這樣一座古老、底蘊深厚的學院竟成了魔族藏污納垢的地方,誰又能想到呢?

「當初就是他們第一個跳出來污衊我伯伯!」扎西咬牙切齒道,「我說他們為何會知道這麼多的事情!」

「事情大條了。」納菲揉了揉太陽穴。

既然連莫哈特夫西學院都有魔族姦細的存在,那麼其他學院呢?誰又能保證?

「肖恩大哥他們會不會有危險?」但丁擔憂道。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們應該先方向搞清楚魔族打算做什麼,再出手破壞。」卡西冷靜分析道。

「既然他們是為了破除封印,那我們就需要先知道封印的位置。」艾克繼續分析著。

「不用找了。」阿爾薩帝抬起頭喃喃道。

「什麼?」眾人一陣疑惑,隨後順著他眼睛的方向投去。

只見天空中出現了一層規則搭建的壁壘,一個個繁雜的魔法公式涌動著。

封印魔法陣!

「不好!他們已經開始動手了!走!」艾克神色大變。

···

「可惡!」一騎著鬼馬的黑甲騎士咆哮著。

「納倫多,發生了什麼事請?」奧斯汀帶著郎格爾終於趕到。

「一分鐘前有人突破了防線,並用破界梭進入了封印界中。」納倫多從馬上翻下,鬼馬長嘶,燃燒的黑炎越發旺盛。

冷酷軍長強寵妻 「什麼人,看清楚了嗎?」奧斯汀問道。

「這個樣子。」納倫多大手一伸,一團黑霧翻湧,在半空中構造出一張美麗的面龐。

「艾麗卡公主···」奧斯汀眯起了雙眼,「老師說過,公主近日從克洛澤斯科逃出,來的地方正是龍頓!而幫助他的人就是格蘭特!」

「黑羽騎士!!」納倫多心中一震。

「沒想到你一直守在詛咒城鎮,也聽說過格蘭特的名頭。」郎格爾瞥了一眼納倫多道。

「他的名字我聽過太多次了,十大龍族叛徒之首,手中沾染了不知多少鮮血,是個心狠手辣的屠夫!」納倫多道。

「格蘭特不遵守信用!」奧斯汀惱怒道。

「奧斯汀,我記得老師說過,格蘭特只答應不插手解除封印的事,艾麗卡恐怕是他向騎士王的一個交代。」郎格爾眼底閃過一絲精芒。

「我可不管那些有的沒的,哼!艾麗卡公主進入封印界恐怕也是為了倫貝斯特,不用管她!真是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背棄了自己的信仰!」奧斯汀偏執道。

「為了愛人是背叛信仰嗎?」郎格爾嘀咕著。

轟!

三人交談間,不遠處傳來陣陣轟鳴,魔族的兵士殺喊震天。

「這又是怎麼了!」奧斯汀低吼一聲。

「敵襲!敵襲!」

···

滴答用!滴答!

刷!

艾麗卡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入目的是永恆的黑暗。

她的雙耳旁彷彿擺放著一座時鐘,鐘擺搖晃的聲音一下又一下。

「嗯——」艾麗卡嚶嚀一聲,站起身子來。

剛才她拚死突破了魔族的防線用破界梭進來,這裡就是封印界了吧,封印黑暗古神右臂的地方。

咚!咚!咚!

撞擊聲越發清晰入耳,艾麗卡身子一愣,隨後飛快的朝著那個方向奔去。

「倫貝斯特!倫貝斯特!」

艾麗卡大喊著,聲音回蕩在這個空間中。

逼良爲妖 「你到底在哪裡?」艾麗卡的淚珠如斷線的簾幕落下,一滴滴划落心頭,殷紅如血。

明明那個撞擊聲就在不遠處,可無論她如何跑動,始終就差了那一段距離!彷彿有一堵無形的牆壁,阻隔了兩人!

噠噠噠!

艾麗卡不知奔跑了多久,雙腿都已經麻木了,可卻仍不敢停下。

她怕停下后再也起不來!

咚!

終於在某處,艾麗卡不知被什麼東西絆倒了,狠狠摔在地上。

啪!

「為什麼!」艾麗卡趴在地上啜泣。

哈——哈——

「你···在···尋···找···什麼····」

艾麗卡淚眼朦朧,倔強的抬起頭,四周的黑暗濃郁數分,一股陰風吹拂,陰森滲人的桀桀笑聲飄揚。

「你在尋找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