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冰刃,只是一眼,就讓人冷汗涔涔!

「顧以寒。」顧遲緩緩開口,連名帶姓,低沉的語氣之中,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你不要得寸進尺。」

顧以寒臉色一白,不願承認自己的心底閃過的恐懼,「小叔,我們好歹是一家人,蘇可歆這個女人不過是外人——」

「顧以寒。」顧以寒的話再次毫不留情面的被顧遲打斷,「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觸及我底線,你應該知道,在我們顧家,家人之間,向來都是敵人。」

顧遲這番話說的如此直接,顧以寒都不由傻了眼,再看顧遲宛若冰霜的眼色,顧以寒才不由后怕的嚇出一身冷汗。

父親說的沒錯,他這個小叔,雖在輪椅上,但真的不是一個好相與的角色。

看著顧遲為蘇可歆可以做到這一步,顧以寒更加心有不甘,但他也不好說什麼,只好低頭道:「是我唐突了。」

「今天的採訪也差不多了。」顧遲面無表情的下逐客令,「你先回去吧。至於可歆,我會送她回去的。」

可歆?

這樣親昵隨意的稱呼,好像刺一樣扎進顧以寒心裡。

還送她回家?

顧遲未免也太囂張了吧,難道不怕蘇可歆的丈夫看見么?

總裁,我錯了 但顧以寒也不敢多說什麼了,只能咬了咬唇,起身告辭,獨自一人走出顧遲的辦公室。

辦公室里,只剩下顧遲和蘇可歆,一片死寂。

「可歆。」看著臉色蒼白的蘇可歆,顧遲忍不住蹙眉,起身走到她身邊,低聲問,「你還好吧?」

蘇可歆這才回過神,抬眸看著眼前的顧遲,顫聲開口:「你看過那些照片了?」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昨天的顧遲反應那麼古怪,先是讓她換工作,又是吻了她,原來是因為那些照片。

想到那些照片,蘇可歆只覺得可恥,甚至無法去面對顧遲,只能倔強的別開眼。

可剛側首,顧遲就一把擒住她的下巴,逼著她與自己對視。

「蘇可歆。」顧遲的聲音低沉,「不許躲開我的視線。」

頓了片刻,他又開口:「我的確看到照片了,應該是兩年前,有人在你出事的酒店房間里偷放了針孔攝像頭。」

蘇可歆其實也想到這一層了,點點頭,沉默了片刻,才咬著唇道:「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顧遲的聲音又低了幾分。

「因為那些照片,應該讓你很不好受,很難堪吧。」蘇可歆聲音越來越輕,頭也忍不住跟著垂下去。

蒼白如紙的臉色,睫毛上微顫的淚珠,顧遲只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麼抓住了一樣,隱隱發疼。

該死。

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哪怕是十年前,他都沒有對若兒有過這樣的感覺。

他手上一個用力,又迫使她抬起頭來,直面他漆黑的眸子。

「記住,蘇可歆。」他筆直地看著她,「永遠不要為不是你做錯的事道歉。」

蘇可歆肩頭一顫,看著男人眼底的堅定,失神良久,才終於點了點頭。

「好了。」顧遲這才放緩了語氣,「天色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坐電梯時,蘇可歆突然想到了什麼,躊躇片刻,還是忍不住輕聲問:「顧遲,你看到那些照片時,難道都沒有懷疑過,這可能不是兩年前那一次的照片,而是別的時候照的?」

就好像顧以寒理所應當地以為,這是她最近和別的男人拍下的照片一樣。

「我為什麼要那麼以為?」顧遲神色淡淡道,「我猜,兩年前,是你唯一一次吧?」 蘇可歆沒想到顧遲會冒出那麼一個回答,一下子臉蛋兒發燙,「你怎麼知道。」

「上次感覺出來的。」

蘇可歆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顧遲說的上次,應該就是他們倆擦槍走火的那一夜。

蘇可歆頓時覺得自己的臉燙的都能煮雞蛋了,可一斜眼,就看見顧遲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蘇可歆臉頓時更紅,可又不甘心自己這麼被顧遲給看輕了,所以咬著牙開口:「怎麼了?難道你經驗很豐富么?那說說看啊,你有幾次經驗?」

顧遲沒想到,向來害羞的蘇可歆會突然反將自己一軍,怔了一下。

恰巧這時候電梯到一樓了,顧遲立刻抬手放在唇邊,尷尬地輕咳一聲,「到了,去上車吧。」

說著,他率先推著輪椅出去。

蘇可歆原本不過是隨口問問,可如今看顧遲這個反應,她突然卯上勁兒了,趕緊追上去問:「顧遲,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有過幾次啊?」

蘇可歆骨子裡有股倔勁兒,她一旦認定要知道一件事,就絕不會放棄,因此一路上了車,她還再追問。

「顧遲,你說呀。你不肯說,是因為有過很多次么?那是和同一個女人?不同女人?」

顧遲坐在車裡,頭疼的扶額。

他後悔自己主動提起這個話題了,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主要是他根本沒有想到蘇可歆會有這樣嘰嘰喳喳的一面。

不過

也是蠻可愛的。

看著眼前蘇可歆趴在自己的輪椅上,不斷追問,亮晶晶的小眼睛和鼓鼓的小臉,顧遲突然忍不住,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

突然起來的吻讓蘇可歆有一些措手不及,額頭上溫熱的觸感好像火一樣,一下子讓她的臉都燒了起來,她騰地直起身子,趕緊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顧遲沒想到她反應那麼大,失聲啞笑,「原來這樣就可以讓你安靜下來。」

蘇可歆瞪了他一眼,不過的確不在追問了。

經過和顧遲的那麼一趟折騰,蘇可歆原本被顧以寒氣出來的壞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直接就迷迷糊糊地靠著車窗睡了過去。

殘酷總裁的小妻 見蘇可歆睡著,前面憋了好久的楊佐,才終於壓低聲音開口:「顧少,少夫人兩年前的那件事,我查出來了。」

顧遲原本看著蘇可歆睡夢中的側顏,聞言轉過頭,臉色冷了幾分,「找到當年的那個人了么?」

「找到了。」

「現在在哪兒?」

「按照吩咐,已經關起來了,顧少你看怎麼處理?要不要先找人教訓一下?」

「教訓?」顧遲嘴角突然揚起一絲殘忍的冷笑,「這未免太便宜他了,過會將可歆送回去后,你和我一起過去。」

楊佐眼神一凜,「是。」

車子到了顧家別墅之後,蘇可歆揉了揉眼睛醒來,就聽見顧遲說:「可歆,你先回去休息,我還有一點事要辦。」

蘇可歆愣了一下,但還是點頭,「好,那你早點回來。」

下車之後,目送顧遲的車離開,蘇可歆心裡突然忍不住想,那麼晚還出去,顧遲不會是去見女人吧?

想到顧遲嫻熟的吻技和上一次初顯的技術,估計是有過不少女人吧?

蘇可歆沒來由的,心裡竟有點不舒服。

感覺到自己情緒的變化,蘇可歆不由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原本不是應該不在意顧遲在外面是否有女人的么,可現在為什麼,好像有些在乎了呢?

蘇可歆伸手覆上胸口,突然意識到,自己心裡的某一處,似乎也已經發生了改變。

……

城西,郊區。

廢棄的工廠里,一個已經上了年紀,但保養極好的老男人被綁在椅子上,似乎已經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眼皮子塌著,直到眼前倉庫大門突然被打開,他才掙扎地抬起頭。

看著眼前緩緩靠近自己的輪椅,那老頭子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掙扎著開口:「顧總!顧總竟然真的是您我不知道我是犯了什麼事兒,求求你放過我啊」

顧遲看著眼前的老男人,褶皺的皮膚和肥胖的身軀,心裡頭只覺得一股怒火湧起!

該死的!

就是這樣一個噁心的男人,兩年前,侵犯了蘇可歆么?

一想到蘇可歆被他壓在身下的場景,顧遲只覺得胸口幾乎要爆炸,他緩緩將輪椅推過去,一抬手,就卡住了那老頭的脖子!

「說。」顧遲低聲開口,聲音冷進了骨子了,「兩年前,你是不是在世紀飯店,侵犯了一個女學生。」

兩年前?

世紀飯店?

老頭膽戰心驚的回憶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什麼,趕緊渾身哆嗦道:「顧總您、您誤會了!兩年前那事兒,我我最後沒得手啊!」

沒得手?

顧遲一怔,手下的力道才鬆開了些許,「你什麼意思?」

那老頭現在真的已經要嚇得尿褲子了,趕緊將當年的事,跟撒豆子一樣講出來。

「兩年前的確是有個介紹這種生意的任,說有個還沒開苞的學生妹,要送給我玩玩。可後來,我吃完飯回到房間,還沒進去驗貨呢,就突然有幾個黑衣人衝出來,直接將我給趕走了!」

「黑衣人?」顧遲微微眯眼。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背景的人,只知道他們好像也需要一個女人,挺急的,估計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出手可狠了,我一把老骨頭,也不敢得罪,就就只好讓給他們了。」

顧遲的手又驟然握緊,冷眼看著老頭,「你說的都是實話?」

「當然是實話!哎喲,求求您了,我真的沒碰過那女的啊我連她長什麼樣我都不知道」

料這老頭也不敢騙自己,顧遲這才終於鬆開了手。

「把人帶下去。」顧遲冷冷道,「去查他說的是不是真的,還有,審問這個老頭,當初給他介紹蘇可歆的,是誰。」

「是。」楊佐立刻應下,示意底下的人把老頭帶下去,才看向顧遲,低聲道,「顧少,太好了,當年侵犯少夫人的,不是這個噁心的糟老頭子。」

顧遲的臉上卻絲毫不見喜色,只是冷冷看了楊佐一眼,「她被別的男人侵犯了,就是好事了?」 楊佐臉色一白,「顧少,我不是這個意思。」

顧遲懶得再理會楊佐,轉動輪椅,離開了倉庫。

一路回到家裡,顧遲進房間時,蘇可歆剛好洗完澡,裹著浴巾出來,不想迎面就看到顧遲進來。

「啊。」蘇可歆輕聲叫了一聲,趕緊就想鑽回浴室。

可顧遲淡淡開口,「不用躲了,反正我都已經看過了。」

蘇可歆一下子僵住了。

的確,幾天前的那一夜,雖然最後沒發生什麼,但該看的,不該看的,顧遲的確都看了。

蘇可歆臉上燒紅,但也不好再繼續拿喬,只能尷尬地走出來,迅速地直接在外面套了睡裙,才把浴巾一口氣扯下來。

顧遲看著眼前的蘇可歆,身子還有些濕,水珠順著她漂亮的脖頸滑落,小臉也因為浴室的悶熱而微微發紅,看起來就像一個可口的水蜜桃一樣。

顧遲乾咳一聲,別開眼。

哪怕是知道蘇可歆和別的男人發生過什麼,可每每看見她的身體,他還是感覺身體本能的反應。

該死,他以前明明是很有潔癖的一個人。

可在蘇可歆身上,似乎什麼都成了特例。

蘇可歆迅速換好睡衣之後,就趕緊鑽進被窩裡,看著顧遲:「你不洗澡么?」

顧遲這才回過神,點點頭,起身從輪椅上站起來,走到浴室。

蘇可歆現在算是明白了,顧遲為什麼身邊沒有人貼身照顧,因為他本來就不需要人照顧,身邊多了一雙眼睛,反而是麻煩。

顧遲很快進了浴室,傳來陣陣水聲,蘇可歆剛準備刷會兒微博,不想突然就聽見浴室里的水聲停了,顧遲的聲音突然響起。

「可歆?」

顧遲的聲音很好聽,低沉中帶著幾分沙啞,每一次叫她,她都會心漏跳一拍。

「怎麼了?」她趕緊從床上起身。

「我忘了拿內褲。」顧遲的聲音響起,「你能幫我拿一下么?」

蘇可歆一愣,臉立刻就紅了。

拿內褲?

這麼私密的事

「你不方便么?」沒聽見蘇可歆的回答,顧遲的聲音再次響起,「那我自己出來?」

蘇可歆想象了一下顧遲美男出浴的情景,趕緊從床上跳起來,「不用了,我、我給你拿就好在哪裡?」

浴室里,顧遲站在門邊,嘴角微揚,低聲道:「就在衣櫃底下的抽屜里。」

蘇可歆打開抽屜,果然看見裡面都是名牌內褲,蘇可歆閉著眼胡亂抓了一條,走到浴室門邊,敲了敲門。

她原以為,顧遲會將門打開一道縫,她把東西遞進去就好,可不想,顧遲竟一下子,就將浴室門給整個打開了。

浴室的水汽冒出來,美男出浴的景象,騰地出現在蘇可歆面前。

雖之前有過幾次較為親密的接觸,但這還是蘇可歆第一次看見顧遲的身體。

寬闊的肩膀,結實的胸膛,稜角分明的腹肌宛若白色大理石,兩條分明的人魚線,一路向下,到浴巾所包裹住的地帶

轟!

前妻有點毒 蘇可歆只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冒煙了!

「謝謝。」比起蘇可歆的慌張,顧遲依舊很平靜,接過蘇可歆手裡的內褲,挑了挑眉,「原來你喜歡這麼緊身的款式。」

蘇可歆頓時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冒煙了!

「你你洗澡吧」蘇可歆根本不敢看為他,趕緊將浴室門給推上。

顧遲低頭看著蘇可歆泛紅的小臉,只覺得分外可愛,任由著她將門給推上。

回到床上,蘇可歆還是覺得自己臉蛋可以煮雞蛋,趕緊刷微博冷靜冷靜。

不過片刻,顧遲就出來了,蘇可歆此時根本不敢正眼看他,只是繼續低頭玩手機。

「睡吧。」顧遲低聲說了一句,見蘇可歆胡亂的點了點頭,他就關掉了燈。

這一夜,蘇可歆可恥的失眠了。

閉上眼,她似乎就會想到顧遲精壯的身材,還有嘴角那抹若有似無的笑容,讓她心裡不斷默念阿彌陀佛,才能撫平狂跳的心。

蘇可歆不知道,她的輾轉翻身,吵得身邊的顧遲,一晚上也沒睡好。

聽見那小女人黑暗裡細碎的喃喃,顧遲好幾次萌發了直接今夜將她吃掉的想法,可權衡再三,他還是忍住了。

這麼可口的菜,還是好好熱一熱,再慢慢吃。

翌日清晨。

蘇可歆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她睜眼,就看見顧遲已經不在床上了,她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看見是醫院的電話,立刻接通。

「蘇小姐,關於前陣子跟您要的一萬塊的醫藥費,請問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拿出來?」

蘇可歆頭疼。

她差點都忘了這一萬塊的醫藥費了,之前顧以寒拒絕讓她提前取工資,這一萬塊她去哪兒籌?

重生后又嫁給了權臣 跟醫院再三保證,三天內一定會籌到錢后,蘇可歆才掛了電話,心事重重地走下樓。

餐廳里,顧遲正在吃早餐,楊佐在一旁彙報自己調查到的情況。 女神的絕世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