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道轟響之聲在此刻響起,一股大力,驀然之間的在凌辰的拳頭之上爆發而開,使得他的身子,在此刻則是忍不住的朝著身後退後了幾步。每一步的落下,其腳掌都是淺淺的踩入了地面之上的地磚之中。

不過與此同時,卻是有著一道慘叫之聲響起。卻是那蕭沉,在此刻直接是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身子重重落地之後,在其面容之上,卻是有著一道扭曲的神情。

眾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這才發現,在他的右臂之間,一根猩紅的骨頭則是刺破了皮膚,在此刻則是鑽了出來。

這般模樣,看得眾人無不是心頭一跳,這一拳一掌的對碰,在此刻則是勝負立定。

凌辰僅僅只是退後了幾步的距離,然而那蕭沉,卻是浮出了一隻手的代價。

「這傢伙,還真狠啊。」

人群中間,有著一個人舔了舔嘴唇之後,則是這般心有餘悸的說道。彷彿被打斷了手臂的,是自己一般。

在聽到了此人的話之後,周圍的人都是在此刻點了點頭。

凌辰絲毫沒有給那蕭家的面子,直接是將其一個種子選手廢除了一隻手。而且,還是在城市大比即將開啟的情況之下。

看這模樣,這蕭沉沒有個三兩個月,是沒有機會重新動用元力的了。基本上也就是告別城市大比了。

「啊!我要殺了你!」在那蕭沉的口中,則是發出了一道凄厲的慘叫之聲來,顯然,他也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了。本來以他的實力,則是完全的可以通過郡城大比,然後進入到皇都之中的。雖然他也是明白,自己的這點實力,和其他的那些大郡城之中的天才還不能夠相提並論,但是的話,能夠在皇都之中露露臉,對於他以後的發展,則是大有好處的。

但是在今天之後,他的這種想法只能夠完完全全的拋除出腦海之中了。

他的右手,按照他的估計,沒有個三個月的時間,根本就是恢復不了,而且就算是其恢復了,恐怕家族也不會讓其參加這一次的城市大比了。

想到自己的未來就這般葬送在了面前此人的身上,在這蕭沉的臉上,則是出現了一抹怨毒的神色來了。

「我要殺了你!」

原本是已經轉身的凌辰在此刻腳步微微的一頓,然後轉過身來朝著那蕭沉看了過去,面色則是一寒:「你想要殺了我?可惜,你沒有機會了。」

說著這話的時候,在其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來。緊接著右手一抖之後,在其手中,在此刻則是拿著了一根粗大的鐵棍。猛地一甩之後,空氣之間,頓時發出了一道爆鳴之音。

「這傢伙想要幹什麼,不會是真的是想要弄死這蕭沉嗎?莫非真的是不怕蕭家的怒火?」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看來這叫做凌辰的傢伙也不是什麼軟柿子,說不定這一回,蕭家真的是踢到鐵板了。」

「的確是如此了,也就是怪這蕭沉太過於愚蠢,就對對手的身份都沒有弄清楚,便是開始急於發動攻擊,最終落得此等局面,也算是其自找的了。」

「這凌辰姓凌,可是在附近幾個郡城之中,似乎是沒有什麼凌家的大家族了。莫非……」

「或許吧,畢竟這個傢伙可是能夠讓陳家的大小姐親自作陪的人,而且看樣子,陳家大小姐也是對其多有曖昧了。此子的身份,應該是不簡單了。」

就在眾人猜測不已的時候,凌辰在這個時候已然是走到了那蕭沉的身邊,然後手中的鐵棍在此刻則是重重的舉了起來,在其臉上,殘忍的笑容在其浮現:「死吧,傻叉!」

「凌辰,不要!」

陳魚的聲音在此刻響起,不過已經是晚了。凌辰揚起來的手臂在此刻在一陣破風之聲中,猛地是朝著那地面之上的蕭沉狠狠的砸了下去。

手中緊握著的粗大鐵棍,發出了一道呼嘯之聲。在一道黑影閃現過後,便是帶著一股凌厲的氣勢,轟擊向了那地面之上的蕭沉。

在那蕭沉的臉上,則是浮現出了一股驚懼的神色來了。在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彷彿就像是被死亡籠罩起來了一樣。

「啊!」

一聲崩潰的大叫,也是在此刻從其口中大聲的喊了出來。他在此刻都是能夠感受到一股凌厲的風劈在了他的臉上一樣。

「住手!」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又是有著一聲大吼,忽的是從那遠處傳來。 也就是在這一道喝聲落下的瞬間,從那遠處,突然之間是響起了一道破風之聲,一道勁氣猛地是從那斜上空斬落而下,然後準確無誤的削在了那一根鐵棍之上。

彷彿就像是利刃切過豆腐一樣,沒有絲毫的聲音發出,那一根鐵棍直接是被分隔成為了兩截,切口表面光滑如鏡。

凌辰的雙眼神色一厲,握住半截鐵棍的手在此刻猛地是再次一握,將這半截鐵棍,又是朝著前方狠狠的送了出去。

原本鬆了一口氣的蕭沉在此刻面色大變。

「你敢!」

那一道厲喝之聲,又是從那遠處傳來。不過在這個時候,突然是有著一道衝擊之力朝著凌辰狠狠的衝擊了過去。當即,凌辰覺得就像是有著一陣浪濤拍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樣。

「浪濤掌!」

隨著這一道聲音響起,忽然的是有著一片浪潮憑空出現,然後朝著凌辰拍擊了過去。

凌辰收手而立,身子在此刻猛地是朝著地面之上一踏,一聲沉悶的聲響響起的同時,暴沖而起,然後腳步一轉的踩在了那浪濤之上。身子微微搖晃間,就像是在那浪濤之上的一葉孤舟一樣。

轟!

在這一刻,他的全身遍布起來了金光,使得這一刻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佛陀一般。金光燦燦的皮膚,看起來更為顯得堅韌,他猛地是踏浪前進,這一陣浪濤,在他的腳底之下,彷彿是翻不起什麼浪花一樣。

「找死!」

從那對面,忽然的是有著一道人影出現,一聲譏諷之聲過後,他單手猛地是抬了起來,緊接著在凌辰腳底之下的那一排水浪,猛地是翻卷了起來。雪白的浪花,彷彿是要將凌辰吞噬一樣。

每一次有著浪濤朝著自己翻卷過來,凌辰身上的金光便是大放,然後狠狠的朝著前方一拳轟出,一排有一排的浪花被其破碎而開,四周的虛空之中,則是爆發出了陣陣的海浪拍擊海岸時的聲音。

「竟然是敢傷我蕭家族人,不管你是誰,今天都必須要給我到蕭家走上一趟!」在那對面的那一個人影,在此刻也是看得清了。面相看起來應該也是不大,不過也就是十**歲而已。不過從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來看,卻是要比那蕭沉看起來更為厲害。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此人的身後,又是傳出了一道道的破風之聲,緊接著,在他的身後,則是「嗖嗖」的又是出現了三道身影來了。

「這……這是蕭家的蕭寧,蕭皇,蕭烈,蕭木!」

「怎麼這幾個傢伙都來了啊。加上蕭沉的話,今天蕭家年輕一輩之中的前五,都是來到了這裡了。」

「據說這一次的城市大比,這五人都會參加,不過現在,蕭沉已經是被廢了,很有可能無法參加這一次的城市大比了。他們五人的關係很好,看起來應該是這四人要為蕭沉找場子了。就是不知道,這四個傢伙能不能夠幫那蕭沉找回這一個場子。」

「這是必須的啊,蕭寧,蕭皇,蕭烈,蕭木,每一個的實力都是要比那蕭沉要強上一些,此刻這四人聯手,恐怕這凌辰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了。」

「往後看看吧,就是不知道陳家的人什麼時候來,不過就算是來了,估計也是無濟於事了,畢竟陳家的實力,可不在武道一途之上。」

「這也說不定,在陳家之中,還是有著幾個比較強的傢伙,比如那陳鋒。」

「在陳家的年輕一輩之中,也就只有那陳鋒能夠拿得出手了,不過那陳鋒已然是過了二十歲,已經是無法參加這一次的城市大比了。陳家估計在這一次的城市大比之中,在四大家族裡邊,成績又是倒數,而且就連一些二流勢力也是比之不過吧。」

「哈哈,每一次的城市大比都是如此,想必那陳家也是早就已經習慣了吧,只不過只要他們的煉丹之術沒有丟掉傳承,那麼在太倉郡之中,他們仍舊還是四大家族之一。」

悠悠情不眠 「嘿嘿,這件事情也是說不準。」

「哦?莫非兄台有著什麼內幕消息,說來聽聽。」

……………………

「一起上,別讓這個傢伙跑了,呵呵,竟然是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打傷我們蕭家的人,而且還敢下死手,真的是不把我蕭家放在眼裡啊。好久沒有遇到這麼囂張的人了,看來使我們蕭家沉寂的太久了吧,那麼今天我們便是讓其他人看看,我們蕭家,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夠站起來踩上兩腳的。」

名為蕭寧的年輕人在這個時候冷笑了兩聲,緊接著單手一招之後,在他身後的那三人便是分別是從三個方向掠出,然後在劃出了三道破風之聲的聲響之後,便是將凌辰包圍在了其中。

「我勸你還是乖乖的跟我們走上一趟吧,免得受一番皮肉之苦。」說這話的是那蕭皇。此子看起來孔武有力,身材極其的魁梧。不過在其說話之間,卻是手指挽出了一個蘭花指,聲音故意擠得非常的姦細,聽起來簡直就是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了。

而且在其臉面之上,一臉的坑坑窪窪,就像是原本堆滿了鵝卵石的河床被挖掉了所有鵝卵石之後的樣子一樣。

凌辰的目光朝著他看了一眼,當即嘴角則是不由自主的癟了癟。

「我說,你們蕭家就沒有一個正常一點的人嗎?」

凌辰無奈的撫了撫額。

他的這話讓那蕭皇一愣,緊接著見到凌辰指了指他的臉,隨即他便是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立刻是反應了過來。這凌辰是在嘲笑他臉上的痘坑。

「你在找死!」

蕭皇最痛恨別人嘲笑他的痘坑,這張臉一直都是他心中永遠的痛。此刻在明白過來凌辰是在嘲笑他自己之後,立刻是砸毛了。

轟!

「皇十三劍!」

在其手中,驀然的祭出了一把利劍,金光燦燦,如同是黃金澆築,一股星辰元力灌注進入其中過後,便是猛地一陣金光大放。

哧啦!

猛地是一揮劍之後,長劍劃破長空,立刻是出現了遇到裂帛的聲音。他的腳步猛地是在那地面之上一踏,整具身子,在此刻就像是離弦的箭一般朝著凌辰激射了出去。

凌辰的反應也是不慢,在那蕭皇朝著自己疾馳出來的瞬間,便是祭出了自己的「哇咔咔」巨劍。

當看到凌辰拿出了一塊門板之後,所有的人都是在此刻一愣。緊接著則是一片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來搞笑的嗎,拿著一塊門板就能夠唬人了嗎?哈哈,正好,這一塊在待會兒正好是可以將你抬回去。」

在那對面,那蕭寧在見到凌辰拿出了一塊門板之後便是這般哈哈大笑著說道。

那疾馳之中的蕭皇,在見到了凌辰手中的「哇咔咔」巨劍之後,在其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譏諷的笑容來了。這傢伙竟然是敢朝著自己的這張臉。今天要是不把他虐的不要不要的,自己就不信蕭!

「這是門板吧?」

「應該是吧,不過,這一塊門板之上,似乎還有著一把劍柄啊。」

「不是吧,還真的是有著劍柄啊,這真的是一把巨劍啊。」

野蠻勾勾纏 「這傢伙不會以為劍越大,便是越厲害吧。這麼大的一把劍,控制起來都不方便吧,估計這傢伙得栽了,蕭皇的這一手皇十三劍,十三劍盡出,就算是星紋境巔峰的武者,都是不敢輕易的碰其鋒芒的。」

在周圍看著這一幕的武者,都是在此刻略微的搖了搖頭起來。

「第一劍,秋風掃落葉!」

那蕭皇的身影臨近了那凌辰,在一聲呼喝過後,手中揚起的長劍猛地是朝著下方一揮,這一劍看似尋常,不過卻是在其聲音落下的瞬間,在凌辰的周圍,頓時浮現出了一道道的劍影出來。

這些劍影,就像是一個囚籠一般,將凌辰籠罩在了其中。

彷彿在此刻,有著無數道劍,從四面八方朝著自己掃了過來一樣。

不過在此刻,凌辰的臉上卻是絲毫看不到慌亂之色,他的心臟之上,微微的亮起了一陣金芒,在其雙眼之中,也是在此刻金芒一閃,而後在其四周存在的劍影,在這個時候則是豁然之間消失,然後緊緊只是存在了一道。

「什麼狗屁的皇十三劍,看我的哇咔咔的審判!」

口中調笑了一句之後,手中的「哇咔咔」巨劍猛地是揚起,狂暴的星辰元力頓時注入到了其中,緊接著在這一把巨劍之上,頓時浮現出了一個漆黑的光團。

這一個光團在出現的瞬間,便是朝著凌辰的右上方猛地是激射了出去。

轟!

光團在此刻一下子爆裂而開,一道道漆黑色的光線彷彿是墨汁滴落到了那水中一樣擴散而開。周圍的虛空,似乎都是在此刻呈現出了一片漆黑之色一樣。

凌辰的身子在此刻猛地是朝著後方一衝而出。

隨後手中的巨劍猛地是朝著上空一甩,右手猛地是在此刻伸出,然後朝著上空一點之後,「哇咔咔」巨劍頓時一個斗轉,便是朝著那蕭皇丟出的那一把長劍斬落而下了。

鏗鏘!

一聲金鐵交擊的聲音響起。「哇咔咔」巨劍斗轉而回。不過卻是有著兩道金屬落地的聲音響起了來。 如同是墨汁般的黑色光線在此刻散開,然後圍觀的眾人,便是在這個時候看清楚的那交戰中心的情況。此刻見到那蕭皇的那一把利劍斷裂成為了兩半躺在了地上。所有人都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呵呵,收點利息吧。」

凌辰的輕笑之聲,頓時讓那眾人迴轉過神來,只見得在這個時候,凌辰的身子朝著猛地是疾馳而出,然後一下子閃到了呆愣下來的那蕭皇的身邊,右手之中則是驀然的出現了一把匕首,緊接著便是朝著其右手臂之上狠狠的插入了下去。

「他是在幹什麼!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廢了一個蕭沉還不過癮,還想著把這蕭皇一把廢了?」

「這傢伙,還真是藝高人膽大啊,不過蕭家可不是吃素的,廢掉一個蕭沉他們可能會因為懼怕這傢伙身後的勢力,不會將這他怎麼樣,但是現在,估計此事已經是不可能善了了。」

「蕭家也真的倒霉,五個種子選手一下子被廢掉了三個。這一次的城市大比,估計他們的一些想法就要落空了。」

周圍的武者都是在搖頭嘆息。

「凌辰,你……」

那一旁見到此幕的陳魚終於是呆愣之中回過神來了。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看著那已經是被挑斷了手筋的蕭皇,臉上則是震驚無比了。不過在那震驚之中,還有著一抹擔憂了。

事情發展到現在,就算是陳家出面,恐怕都是無法善了此事了。

「啊!」

一道慘叫之聲,在這個時候也終於是從蕭皇的口中吼了出來。

他滿臉怨毒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剛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是見到凌辰的眉頭在此刻忽的是皺了皺。

「我不喜歡看到你這一副樣子。」

說著這話的時候,右手握著的匕首再一次一動,便是朝著這蕭皇的左右狠狠的插了下去!

又是一道慘叫之聲出現,那蕭皇則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凌辰了。

這傢伙竟然是敢插自己兩刀!

「你……你本事就將我腳筋一起挑斷啊?!」

「如你所願!」

冷笑著看了一眼著蕭皇,微微的搖了搖頭,沒有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著這種特殊愛好的人。

一聲嘆息過後,手中的匕首劃出了兩道弧線。頓時,兩道血光乍現,又是一道凄慘的聲音響起了。

這蕭皇,如果是沒有特別的靈藥的話,這一輩子都無法恢復了。

一下子摔到在了地面之上,那蕭皇直接是蒙了。這傢伙竟然真的是將自己的腳筋給挑斷了。他就不怕蕭家的怒火嗎?

而在那一邊的蕭沉,在見到此幕的時候脖子不由自主的縮了縮。

在其心中突然是升起了一種慶幸之感。自己雖然是被廢掉了,但是好歹在經過時間的調養之後,還是能夠恢復過來的,但是像蕭皇的這種傷勢的話,基本上算是沒有恢復的希望了。

因為能夠讓其傷勢恢復的靈藥,都是極其的稀有,且不說蕭家有沒有那種靈藥了,就算是有的話,恐怕都是輪不到他蕭皇來使用了。

「你……」那對面的蕭寧,也是震驚無比的看著此幕,他根本就是不敢相信,這凌辰竟然是敢廢掉蕭皇,而且還是廢的如此的徹底,最重要的是還是在他的眼皮子地下!

「一起上,給我廢了這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