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路面監控只拍到他主動和一個女人搭訕,那人穿著白色羽絨服,披肩長發,因為天冷戴著口罩,五官根本看不到,然後他就跟著那人進了一個巷子……

之後的那女人獨自走出來,段林白則是十幾分鐘后被人抬出來的。

霸寵宅妻 這種事對段林白來說太丟人,他沒敢和人說,更沒大張旗鼓尋人。

他好歹也算個網紅,網上想睡他的少女千千萬,這要是被人知道他搭訕被打,他還要不要臉了。

宋風晚也沒多想,段林白說什麼,她就信了,還叮囑他好好休養。

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段林白當時心裡就想:這妹妹果然是單純啊。

可是過了幾分鐘,宋風晚從樓上下來,將一個紙袋子遞給他。

「妹妹,給我的?」段林白喜不自禁,還朝傅沉拋了個媚眼。

「嗯,你腿傷了,這個可能用得到。」

段林白喜滋滋的從袋子里摸出東西。

一對護膝。

「你需要保暖。」

段林白臉刷得就白了,這一對是想幹嘛,一個送他輪椅拐杖,把他當瘸子,一個送他護膝,當他得了老寒腿?

年輕人誰用這玩意兒啊,他爸都不用好嘛!

傅沉低頭繼續翻著文件,嘴角緩緩勾起。

**

宋風晚最近學校去的少,不過考試總要參加,這個沒辦法請假。

二中月考結束,循例放了半天假,隔天公布成績,講解試卷。

宋風晚平常已經不去學校了,不過既然考了試,分數倒是其次,總得知道自己的答案錯在哪裡,那天她便去了學校上課。

上午第二節課是班主任的,她會將月考成績進行一個簡單小結,宋風晚這次成績沒有上回好,懸在了一百多名,對她來說,也算可以。

「宋風晚,這次考得不錯。」葛露拿著成績單,看了她一眼,神色凝重,似乎在刻意隱忍什麼。

一堂課下來,葛露幾乎都在盯著她。

二節課下,是個大課間,鈴聲一響,教室就沸騰了,葛露卻朝著宋風晚招了招手,「宋風晚,你和我出來一下。」

學生時代,面對老師,大家都帶著一絲敬畏,忽然被點名,宋風晚心底咯噔一下,身子都涼了半截,乖巧的跟著她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很大,又是課間,坐了十幾個老師,氣氛也是異常凝重。

「你認識1班的許景程?」葛露面色凝重。

「認識。」宋風晚如實回答。

「你們是不是在談戀愛?」

「沒有。」宋風晚愣了好久。

「可是他母親找到學校,說你和他談戀愛,影響他學習,他上回成績還在年級前二十,這次已經滑到快一百名了。」

葛露嘆了口氣,「高三對每個人都很重要,我希望你能把時間都放在學習上,按照你現在的成績,想考京城美院不是難事。」

「對許景程來說,高考真的能決定他一輩子的人生。」

宋風晚本想和她解釋,自己與許景程確實沒關係,只是聽到她接下來的話,身子都涼透了。

「你和他不一樣,即便不通過高考,你也有更好的出路,你們不是一類人,他沒時間陪你玩。」

宋風晚手指微微攥緊,心臟像是被人一下子揪扯起來,疼得呼吸都難受起來。

「要是真沒談戀愛最好,不要影響他,不然我可能會請你家長來一趟。」

請家長?這算是威脅學生最有力的手段。

「那我能出去了嗎?」宋風晚語氣沒來由的強硬,她知道和老師頂嘴解釋,只會讓事情更糟。

葛露愣了一下,抬了下手。

在學校里,早戀這種事,總是傳得很快,宋風晚回到教室的時候,同學幾乎都知道了。

「挺厲害的啊,居然連許景程都搞定了,那可是1班的尖子生。」

「連天哥都栽了,更何況許景程?」

侯門庶妃 女生之間,總有那麼點嫉妒心,語氣更是尖酸刻薄。

宋風晚坐下后,低頭訂正試卷,眼眶有些泛紅,她心底委屈,卻又沒法說。

**

二中,教師辦公室

葛露正忙著備課,忽然就被教導主任叫了出去。

「主任,有事?」她被領導傳喚,也是緊張忐忑。

「校長讓你去趟她的辦公室。」

「主任,到底怎麼回事啊?」葛露一顆心瞬時懸了起來。

「你們班宋風晚的家長來了,說是要找你聊聊。」主任透露的不多。

葛露心底咯噔一下,她沒主動聯繫她父母,她的家長就親自找上門了?

她教了這麼多年書,還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

------題外話------

家長主動找老師……

你們說這家長是誰,哈哈 京城二中,校長辦公室

校長看著對面端坐的男人,他捏了點茶葉放入紫砂壺,沖入沸水,茶葉翻滾,香氣四溢,他壓上壺蓋,等茶葉泡好,才扣著壺柄。

「王校長,您請。」

王校長急忙捧了杯子迎過去,「您太客氣了,我來吧。」

「我有事麻煩您,應該的。」

葛露叩門進來的時候,看到傅沉,她雖不認識,可是校長沖他笑得諂媚,她也清楚這人自己惹不起。

他看著只有二十四五,眸深唇薄,英倫風針織搭配被色襯衫,風衣外套,領帶腕錶,無一不精細,就連端著茶杯的手指都修剪打磨的乾淨爽利。

年紀不大,卻徹底剝離了年輕人的朝氣,淬鍊出了冷厲張狂。

尤其是抬眼看她的時候,眼底不見微瀾,那陡然散發出來的氣場,讓冬日凜風都黯然失色。

「校長,您找我。」面對領導,葛露眼神畏怯,終是有些怕的。

「這次找你主要是聊一下你們班宋風晚的事。」王校長單手握拳,放在唇邊咳嗽兩聲,「聽說有人說她早戀?」

「校長,那個學生家長找到學校反映,根據一些同學說的,確實看到兩個人走得很近,而且他倆這次考試成績都退步很多。」葛露說這話的時候,總有些忐忑。

「這就確定兩人早戀?」校長追問。

「很多學生都說看到兩人走在一起,關係非同一般。」

在學校里,早戀是大忌,但凡男女生走得近點,都能傳出流言蜚語,況且許景程喜歡宋風晚,還毫不掩飾。

「你的意思是說,兩人走得近些就算談戀愛?」一直沒開口的傅沉喝了口茶,眸子緊盯著葛露。

「現在還是學生,要以學習為主,男女生交往過密肯定要分心,所以……」

「我單身未婚,沒對象,和她住在一起,按照你的說法,我倆同吃同住,和她談戀愛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您是她家長,這怎麼能一樣……」辦公室就他和校長兩人,她不認識傅沉,心底也有認知,她是宋風晚的家長。

「我和她沒血緣關係,更不是她什麼長輩,怎麼不一樣?所以你這邏輯是不是太牽強了?」傅沉挑眉。

「據我所知,是那男學生主動追求晚晚,她並沒答應,他的騷擾對晚晚已經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你們不去找當事人,卻只找晚晚,是何原因?」

「他的家長來反映情況,難不成就是我們家晚晚的錯?」

傅沉接連三個反問,弄得葛露啞口無言。

她帶的5班是子弟班,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她知道宋風晚在所有學生中算是乖巧的,但還是難免戴著有色眼鏡看她。

就在她支吾著準備給自己找理由的時候。

「砰——」的一聲,傅沉將杯子扣在了桌上,一記悶響,茶水濺落。

「身為老師,你覺得早戀只是一個學生的問題?還是說,從一開始,你就覺得我們家晚晚不是一個好學生。」

「所以一出事,你理所當然覺得都是她的錯!」

「在你眼裡,家境好點,就是原罪?還是誰成績好的學生,就絕對不會做錯事?」

被他一連串的質問說得雙腿發軟,方才分明還是斯文儒氣的模樣,陡然這般疾言厲色,眼神帶著股狠勁兒……

讓人心肝直顫。

「三爺,您消消氣兒,這事兒肯定是有誤會!」王校長急忙打圓場。

「先入為主給她定罪,還能有什麼誤會? 狼性總裁:溫柔情人俏佳麗 她在這邊學習快結束,也麻煩你們許久,本意過來是感謝你們照顧她,現在看來……」

「她在學校過得也不並不舒心?」

傅沉這頂帽子扣下來,王校長臉都略微發白。

傅家打了招呼讓宋風晚入學,畢竟不姓傅,校長也沒放在心上,就連早戀這個,都沒通報到他這裡,傅沉突然造訪,他也一臉懵逼,被嚇得夠嗆。

「三爺,怎麼可能,她在我們學校絕對不會受欺負的,這點我能和您保證。」

「不需要對她特殊照顧,那我也不希望在學校里,還能出現歧視學生的現象。」傅沉說這話的時候,特意看了葛露一眼,盯得她心底發慌,腿軟得不行。

傅沉離開后,校長還心底發虛,特意調出宋風晚的學籍資料反覆看了很久。

傅家也有人曾在二中上學,無論出了什麼事,都沒驚動過傅沉,他現在特意為了宋風晚過來,他著實不懂是為了什麼。

這思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

一是面慈心狠的傅三爺良心發現。

第二則是,三爺看上她了。

想到這種可能,他半邊身子都涼透了。

**

中午臨近放學時,宋風晚又被留堂了。

本以為葛露又得批評她,她都做好了心理準備,沒想到她卻直接和自己道歉了。

「事情我沒調查清楚,說話太重,是我思慮不夠周。」

宋風晚咬了咬嘴唇,也沒說什麼。

惡語傷人六月寒,有些話說出口傷了人,不是簡單一句道歉就能消弭的。

宋風晚收拾東西也沒吃飯就往畫室走,剛走出校門口,就瞧見一輛熟悉的車子……

車邊正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傅沉朝她招手,宋風晚只覺得鼻尖一酸,加快腳步朝他走過去。

傅沉眯著眼,瞧她眼眶有些紅紅的。

他恨不能上去抱住她,親親她……

又怕嚇到她。

------題外話------

三爺,沖啊,別慫,哈哈……

其實以前我在學校的時候,有些老師真的戴有色眼鏡看學生,成績好壞,區別對待,如果有事,好學生說兩句,壞學生可能就……其實這樣對學生來說,真的會造成陰影。

*

明天月初有個小推薦,到時候會給大家加更,之後就差不多要上架啦,到時候就天天萬更~

所以這幾天大家記得多幫月初留言,有票票的記得支持一下月初哈,群么么~ 宋風晚心底是委屈的,卻沒人能訴說,京城對她來說,是異地外鄉,家裡瑣事繁多,她沒法為了這種事特意打擾她母親,她不願老師通知她父母。

所以即便受了氣,也只能忍了。

心裡憋屈,出校門的時候眼眶還紅紅的,瞧著傅沉,怔愣一秒,心尖酸澀得揪成一團。

他今天穿得格外正式,只是不同以往,他斜靠在車邊,墨發被寒風吹得四散,一手插在褲兜口袋,一手拿著手機,偏頭看她的時候……

有種超然物外的俯視感,更兼了一層雅痞之氣。

他朝她招了下手,示意她過去。

宋風晚咬了咬嘴唇,攥緊衣角,她心底難受,眼神偏又透著股倔勁兒。

她朝他走過去,動作遲緩。

傅沉舒了口氣濁氣,終於抬腳朝她走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