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辰在心頭這般感嘆了一句。不過由於他們的動作太過於頻繁,偶爾之間,也是有著一頭頭野獸有些遲疑的朝著他們看了過去,似乎是在疑問這兩隻「同伴」為什麼不像它們一樣,站在原地吸收這種氣息,而是不斷的在他們的周圍跑動了。

而凌辰和尹程程也是在此刻意識到了這一點,放緩了自己的速度,也是裝出一副非常迷戀這種氣息的樣子。這一下子,那些有著疑問的野獸和巨獸都是紛紛釋然了起來。

然後又是閉著雙眸吸收著那種奇怪的氣息了。

而凌辰和尹程程在這個時候,則是再一次行動開來。

在忙活了大約是兩個多時辰之後,在兩人的納寶囊之中,則是有著三十頭巨獸屍身了。

若非是兩人放緩了速度的話,肯定還會更多的。

而這個時候,尹程程的納寶囊,也基本是裝得滿滿的。在她的臉上,也是興奮得有些酡紅了起來。她可是從來沒有撿到過這麼多巨獸的。 夜色漸漸的黑了起來,在這個時候,凌辰便是發覺,在這一片深坑之中的野獸和巨獸已經開始緩緩的清醒過來了。與此同時,在這空氣之中瀰漫的那種特殊的味道也是開始緩緩的消散開去。

他在這個時候明白過來,是到了撤退的時候了,和尹程程說了一聲過後,兩人則是朝著山頂走去。

大約是過了半個時辰之後,在這深坑之下,那些野獸紛紛的是清醒了過來,然後朝著那深坑之外走去。那些昏迷了過去的野獸或者是巨獸,也是在這個時候緩緩的蘇醒。

沒過多久,在這一片深坑之中的野獸和巨獸已然是消失了一空。

見到這一幕,凌辰在這個時候和尹程程對視了一眼,緊接著兩人又是朝著那深坑之下走去。

對於這深坑之中的奇妙之處,他早就想要將之弄明白了。畢竟若是知曉了這深坑之中的其妙之處,說不定會是讓他發大財的。

對於窮了兩年的凌辰來說,只要是能夠發財的東西,都能夠吸引他的注意了。

當凌辰他們走入到深坑之中的時候。在這深坑之中呈現的,則是一片詭異的寂靜之感來了。

在那山坡之上,還能夠聽到昆蟲等小動物的鳴叫,但是在這一片山谷裡邊,卻是無能如何都是不能夠聽到了。

安靜得有些讓人感到詭異。

不過細細一想的話還是能夠想明白。畢竟在白天的時候,在這深坑之中可是有著那麼多的野獸和巨獸存在,單單是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就能夠將這些昆蟲有多遠嚇多遠了。

雖然現在這些野獸或者巨獸離去,但是它們殘留在這裡的氣息,仍舊是讓那些昆蟲之類的小動物不敢進入到這裡了。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清冷的月光灑下的光芒,將這一片深坑全部籠罩,就像是披上了一片銀色的紗衣。

凌辰和尹程程兩人則是有些茫然的在這深坑中心之處搜尋了起來。畢竟那些野獸和巨獸都是主要聚集在了這裡。

而且在那外圍的野獸或者是巨獸,都是紛紛的想要靠近這一片區域,所以說,看來這一片深坑的奇怪之處,應該就是在這一片區域之中了。

不過兩人在這深坑之中搜尋了十幾分鐘,仍舊是一無所獲。這裡是一片平整的土地,看樣子並沒有出奇的地方。

在這地面之上,並沒有生長著諸如一些奇異的花草之類的植物。而且很奇怪的是,到了晚上,那一種奇怪的味道竟然是消失不見了。

現在的凌辰和尹程程兩人,就像是兩隻無頭蒼蠅一般,在這一片區域之中搜尋了起來。

搜尋了大概半個多時辰之後,凌辰的動作忽然之間是一頓,緊接著在其臉上竟然是浮現出了一抹異色來了。

而此刻,他的心神迅速的沉入了自己的體內,然後來到了心辰元地之中。此刻在其心辰元地的星空之上,那九顆本命星辰豁然之間亮起了一道白光,如同是九盞明燈點亮在了蒼穹之上。

這一番場景,讓凌辰升起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緊接著,九顆本命星辰在這一刻動了。

他發現在這個時候,九顆本命星辰豁然之間匯聚成為了一個點,緊接著在這一個點之上投射下了一條射線,然後墜落到了下方的地面之上。

然而墜落的地點,竟然就是這縱橫天林之中!

凌辰仔細的觀看了下心辰元地之中的那一方地面,發現那一個地方,和自己所在的這一個深坑極其的相似!

或者說,不應該說是極其的相似,而是根本就是!

凌辰的心情頓時激動了起來。上一次自己的本命星辰發生這樣的異變的時候,自己找到了一株星隱血芝。

而這一次本命星辰再一次發生了變化,說明在這一個深坑之中,肯定是有著寶物存在了。而且這寶物的等級,好不低的樣子。

而且凌辰還隱隱的有著一種感覺,這一次本命星辰的變換,應該是和這深坑之中的奇異有關。

想到這裡,凌辰頓時有些興奮了起來。自己找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任何蹊蹺之處,他也是在心中納悶得很。

若是現在本命星辰真的是能夠為他將這深坑之中的異變情況找出來的話,那樣的話可就是真的是得來全不費工夫了。

在凌辰旁邊的尹程程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不知道這個時候凌辰到底是怎麼回事。眼神獃滯,在其臉上,一會兒是震驚,一會兒是驚喜,一會兒又是興奮。

她用著自己的小手在凌辰的面前晃了晃,發現他似乎是魔怔了一般,竟然是沒有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心中的疑惑則是越發的大了。緊接著尹程程在遲疑了下之後,則是在凌辰的耳邊輕輕的呼喊了一句。

凌辰的身子在這一刻止不住的一抖,緊接著便是回過神來,見到身旁尹程程臉上的神色,頓時明白了過來,朝著她露出了一個歉意的神色之後,凌辰則是說道:「程程,我知道這深坑之中的奇異之處在什麼地方了。」

聽到凌辰的話之後,尹程程也是一呆,不過隨即在其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驚喜的神色來了。

「在什麼地方?」跟隨著這凌辰的目光,尹程程也是朝著這深坑之中的一個位置看了過去,只不過在那個地方,根本就是什麼都沒有了。

在其臉上,不由得再一次浮現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來了。

在凌辰的臉上也是有著一絲疑惑之意閃過,將這裡的地形結合著那心辰元地之中的場景來看,那一條光線墜落的地方就是在他眼睛所觀望的地方。

可是,在那一個地方現在卻是什麼都沒有,只是非常平整的一片。

凌辰的臉上閃過一絲思索的神色來,雙眼微微的一眯之後突然是一亮,緊接著便是朝著那一塊地方疾馳了過去。

身後的尹程程也是趕緊的跟了上去。

走到了這一片地方,凌辰當即是輕拍了下腰間的納寶囊,緊接著便是有著一道遁光從其納寶囊之中激射了出來。

凌辰的手中,豁然是拿著一把巨劍了!

這一把巨劍看起來比他都還要高的樣子,而且寬得嚇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塊門板一樣。

在凌辰身後的尹程程在見到了這一幕之後下了一跳,她在獵鷹大會的那一天並沒有跟隨著去觀看,而是在家族之中修鍊。所以並不知道凌辰的這一把「哇咔咔」巨劍了。

此刻在見到凌辰拿出了這樣一把「特別」的巨劍之後,在其臉上則是浮現出了一抹異樣的神色。覺得有些驚訝,又是覺得有些好笑。

這是什麼巨劍啊!

不過隨即在她的臉上,全是變得震驚了。

在這一片區域之中的泥土非常之硬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這一把巨劍此刻在凌辰的揮舞之中,卻是在其劍尖之上散發著點點光芒,在朝著地面之上劈砍之時,在那地面之上的泥土則是很輕鬆的被其挖了出來。

隨著凌辰的深挖,在那一旁的尹程程也是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

她在這個時候,又是感覺到了白天之中聞到的那一股奇怪的味道了。只不過這一種味道很淡,因為距離凌辰所挖的那一個深坑很近的原因,所以她才能夠聞到。

而這點味道,也不足以將那些野獸吸引過來了。

在挖下去差不多一米之深的時候,凌辰的動作忽然之間是頓住了。

尹程程也是在這個時候走了過去,朝著那挖出來的那一個坑洞之間看了一眼之後,臉上的震驚之色則是更濃。

此刻在那坑洞底下,則是顯露出來了一塊並不是很大的礦石。而這一種淡淡的奇怪的味道,正是從這一塊礦石之中散發出來的。

若僅僅只是如此的話,還不能夠讓這兩人如此的感到震驚。

這一塊礦石,竟然是給他們一種有著生命的感覺。

凌辰在這個時候趴下去用手按在了這一塊礦石之上,從其掌心之中,則是傳出了一種溫熱之感,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是感受到了在這礦石之中,有著一種奇怪的律動。這種律動,就像是人身上脈搏的跳動一般。

他的臉色則是變得越發的怪異起來。

莫非這看起來就像是一塊石頭一般的東西,真的是活著的東西?

看到凌辰臉上的神色,尹程程頓時也是略微有些疑惑,然後將手放在了那礦石之上,同樣是感受到了那一種律動之感。在其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種震驚至極的神色了。

「這是活的?」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頭來,尹程程則是朝著凌辰問了一句。

凌辰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種無法置信的神色。

因為看這「礦石」的樣子,應該就是某種石頭了。這一塊「礦石」看上去呈現一個圓形,直徑則是有著一米左右的樣子。

凌辰在這一刻略微的思量了下,則是將這一枚礦石周圍的泥土都是挖開了來,然後將其直接挖出。

當凌辰將這一枚「礦石」拿在地面之上的時候,卻是怎麼都想象不出,這玩意兒還有著生命存在? 隨即,凌辰則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他們所使用的納寶囊只要是活物都不能夠裝進去,若是這「礦石」是活物的存在的話,那麼肯定是無法裝進去了。而若是非活物的話,卻是可以了。

想到這裡,當即凌辰則是心神一動,從其納寶囊之間,傳出了一股吸力,然後這一股吸力對於那「礦石」,似乎是根本就沒有半分作用的樣子。而顯然,這枚「礦石」真的是某種活物存在了?

凌辰突然是有著一種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的感覺了。

這一坨看上去就是石頭一樣的東西,真的是某種生物?

「真是鄉巴佬,這點見識都沒有?」

就在凌辰心中驚疑不定的時候,在他的心中,那蒼穹神蝠傲嬌的聲音又響徹了起來。

凌辰心中頓時一喜,若是有著這尊大神肯幫忙解答一二的話,那可就是太好了。

雖說按照這傢伙的說法,它只有六歲,但是其血脈之中的傳承,肯定是讓它比自己的見識,更加廣泛不是?

「那個,小蒼蒼,小穹穹,小神神,小蝠蝠,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凌辰從來就沒有了解過這一頭蒼穹神蝠的名字,平常的時候也沒有主動的找過它。此刻想要討好起來,竟是不知道該叫什麼了。

「人家叫九幽!」又是一道像是蘿莉傲嬌的聲音響起。

在這個時候,在凌辰的腦海之中,又是浮現出了這一頭蒼穹神蝠那偉岸的身軀,在聽著它這稚嫩的聲音,凌辰頓時有著一種惡寒的感覺,感覺簡直就是違和極了。

不過,在這個時候自己可是需要求她吶。

九幽就九幽吧。

「那個,九幽醬,你說說,這東西叫什麼啊。」凌辰無比噁心的討好著說道。

而且語氣還帶著那種小男孩的奶聲奶氣,簡直就是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了。

蒼穹神蝠:「……」

「你別噁心了成嗎?」

村孤 凌辰差點給跪了。為什麼你就能夠這樣嗲聲嗲氣的說話,我說話奶聲奶氣一點就噁心了。你丫的更噁心好伐?那麼大的一個塊頭,說話簡直比小女生還要小女生,簡直是違和極了好伐?

「你忘了我們是心神相連的嗎?」

而在這個時候,那蒼穹神蝠又一道聲音,直接是讓這凌辰渾身一抖,老子竟然是忘記了,忘記了……

「為什麼你知道我心中的想法,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感受到過你心中的想法?」凌辰忽然是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頓時覺得無比的鬱悶了起來。

「誰讓你那麼弱雞的?」

什麼,竟然是說自己弱雞?!

這簡直是不能夠忍啊,沒見到小爺在獵鷹大會之上大發神威嗎?真當這個獵鷹大會的第一是別人送的啊。

不過隨即,在其心中,又是傳出了一道鄙視的冷哼之聲來了。

凌辰的身子頓時垮了下去。

當初若非是這蒼穹神蝠出手的話,說不定在面對那嗜血狀態之下的那莫元慶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完了。

而凌辰在這一刻感覺在這蒼穹神蝠的面前,地位立馬是下了好幾個台階。

不過最終在他的軟磨硬泡之下,這蒼穹神蝠還是給他講解了起來。

這一塊看上去就像是某種礦石的石頭,真的是某種生物,它的名字則是叫做「混」。這一種生物說是生物,其實並不像,因為它平時的時候並不吸收任何能量,卻是能夠保持生長。其生命狀態則是介於生物和非生物之間了。

就連蒼穹神蝠都是非常的疑惑,在這裡竟然是會出現這種東西存在。在它的傳承記憶之中,這種東西,縱然是在那星元大陸的中心之處,也是珍稀之物。對此,它也只能夠是感嘆凌辰的狗屎運真的是太厲害了。

這一種東西對於武者來說並沒有多少用,但是的話,卻是對野獸或者巨獸,甚至是魔獸都是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因為這「混」這種生物,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可以使得那野獸或者巨獸加快成長的速度。

在蒼穹神蝠的血脈傳承之中,當年的獸族就有很多強大的神獸在收集這種東西。

聽到了這裡,凌辰也是頓時明白了過來,這種東西對於這蒼穹神蝠來講,恐怕也是有著作用了。

當凌辰將這一個意念傳遞給那蒼穹神蝠的時候,那蒼穹神蝠卻是毫不遲疑的便是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

而且從其回答之中,凌辰則是聽到了一些渴求之味了。

丫的,叫你先前還那麼囂張!

感受到那蒼穹神蝠話語之中的渴求之意,凌辰頓時覺得心情一陣舒爽了起來。而不出意外的,那蒼穹神蝠則是在這個時候開始乞求了起來。

霸愛成癮 「小凌凌,小辰辰,凌凌哥哥,辰辰哥哥……」

凌辰的身子頓時一抖,心頭則是感覺好多噁心就有多噁心了。

而且他從來是沒有發現過這蒼穹神蝠竟然是有著這種噁心的屬性啊。不會是跟著自己學的吧?

凌辰頓時覺得自己有種教壞小朋友的感覺了。

當然,對這蒼穹神蝠的要求他自然是不會不允的。只不過若是將這一枚「混」拿走的話,那麼這裡以後莫不是再也不會有著野獸來這裡了嗎?

若是如此的話,那麼以後自己離開之後,尹程程又是如何獵殺野獸之類的呢?

而也就是在凌辰這般思索的時候,在那一邊的尹程程忽然是驚呼了一聲,凌辰頓時朝著她看了過去。

這個時候,尹程程還在那坑洞旁邊,看著下方的眼神分明是驚異之極了。

「看,在哪下方還有著一枚礦石存在!」

在尹程程的這一句話說出口之後,凌辰也是朝著那坑底看了過去,果然是見到,在尹程程撥開的泥土之處,有著一枚和他拿起來的「混」一模一樣的東西了。

凌辰心中的糾結在這一刻直接是解開掉了。

隨即他便是將這「混」的作用給尹程程說了,然後又是表明了自己想要這一枚「混」的想法來。而尹程程在聽了他的話之後,當即則是表示自己根本就無所謂,這一次能夠得到如此之多的巨獸已經是讓她無比的滿足了。

凌辰也是不矯情,然後單手朝著那一枚「混」一招之後,便是吸入了其掌心之中。尹程程看著這一幕,臉上則是浮現出了一種驚訝的神色來了。不過凌辰笑了笑,並沒有解釋那麼多。尹程程也是乖巧的並沒有去尋問。

將這裡的地面恢復如初之後,凌辰和尹程程兩人則是走到了那山坡之上。兩人並沒有離開,而是在這裡呆了一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