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一陣轟鳴打破寂靜的夜,還把克己給嚇了一跳,趕緊回頭來看。

一眨眼的功夫,紅火的街霸已經繞過了克己,停在他面前。車上的如龍拿下頭盔,淡淡的看著他,「是徐克己么?」

除了剛剛被嚇了一跳之外,克己馬上恢復淡如止水的平靜,「嗯,我是。」說完。他微微抬頭,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從如龍的頭髮、腰后懸挂的黑刀,還有胸前露出一角的紋身上一一掃過。

「白髮、黑刀、過肩龍…渤原路掌門,久仰大名!」

——————————————————————

當決定某段劇情的走向時,我是最難過的,因為每一個都是在「神級梟雄」這個世界中活生生的人。

歡迎加群討論:417782721 吃完了燒雞,楊紫玧的燒鴨只吃了一個鴨腿,一個翅膀,又丟給他了,說是在老闆家吃過了。

吃飽喝足,何塵繼續培養大公雞,同時思索著考驗的事情。

「功夫雞已經解決,腦門上的字已經沒了,特殊的場景么?我要去看妖獸捕獵?」

何塵思索著,妖獸捕獵,也只有去學校,或者野外才能看見,但野外太遠,城市附近的一些妖獸,都清理乾淨了。

叮咚

手機響了,何塵拿起手機,眉頭皺起:「學校提前上學,明天的假期取消?這是出了什麼事嗎?」

取消假期,提前上學,以前也發生過,那是因為有大人物到來,視察學校,這次也是?

「現在楊紫玧應該還沒休息,去問問她,順便說說看妖獸的事情。」何塵收起手機,推門出去。

自己也要和楊紫玧說說,煉體頂峰了,教她幾招,畢竟這麼熟的關係,瞞著不好。

咚咚

敲了敲房門,房內很安靜,沒有回應,何塵輕聲喚道:「紫玧,你睡著了?」

沒有回應,何塵又敲了敲,還是沒有一絲動靜。

「這麼晚了,她跑出去了?剛才還和我說,天黑別出門。」何塵嘀咕一聲,心頭一突,該不會是遇見危險了吧?

右按在門上,一股勁力沒入門內,震動門鎖,房門打開。

打開燈,昏暗的燈光照射,狹窄的房間,衣櫃,書桌,木床,麻雀雖小,五臟齊全,唯獨不見人影。

書桌上,還有一本打開的書籍,一張紙條,從書籍裂縫中露出。

「這不會又是誰的情書吧?」何塵來到書桌前,記好頁碼,這才取出紙條,上面只有四個字:「孤影已至。」

「孤影?」何塵皺了皺眉,沒聽過,將字條放回原處,退出房門,一時也不知道去哪找楊紫玧。

將房門還原,何塵站在院子中,正想著,是不是出去找找看,楊紫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門口。

「小何塵,是不是趁著我出去,想出去瀟洒?」楊紫玧笑吟吟地看著他,手上拿捏著一副眼鏡。

「只是出來透透氣。」何塵白了她一眼,道:「有事和你說。」

「什麼事?」楊紫玧微笑道。

「我煉體頂峰了。」何塵道,頓了頓,又道:「孤影是什麼?」

「煉體頂峰啊?這挺好,至於你說的孤影,是琳琳,她改名叫楊孤影了。」楊紫玧道:「你怎麼知道孤影的?你進了我房間?」

「這個,剛突破,有那麼點小興奮,想要找你分享,發現沒有回應,擔心你有危險,就進去了一下。」何塵乾笑一聲,雙手高舉:「我發誓,絕對沒有碰別的。」

「你該不會是覬覦姐姐這傲人身材吧。」楊紫玧挑逗地挺了挺胸,一臉驕傲。

「我去睡了,小丫頭。」何塵瞥了兩眼,連忙轉身回房,他可不敢多看,不然會挨揍的。

「膽小鬼。」

楊紫玧噓了一聲,看著離開的何塵,長鬆了口氣,快速回到自己房間,解開衣袖,左臂有一道見骨傷痕:「還好沒被發現,琳琳這丫頭,就會惹麻煩,還好這次來的人不強。」

何塵回到房間,很快就睡著了,疲憊了一天,感覺很累。

第二天一早,何塵就被楊紫玧一起上學。

邪帝狂妃:廢柴七小姐 「你還不如將眼鏡摘了,每天維持文藝形象,真是難為你了。」何塵和楊紫玧並肩走著。

一身藍色校服,柔順長發垂至背心,一副黑色眼鏡,搭配著白色平底鞋,胸前抱著幾本書,看起來還真是文藝女學霸,要是不開車的話。

「什麼叫維持?我本來就是一位文藝女學霸。」楊紫玧微微昂頭,有些不滿地道。

「呵呵。」何塵嘴角扯了扯,天天開車的文藝女學霸?

「今晚自己乖乖回家,我要去看琳琳。」來到學校門口,楊紫玧歪頭看著他,叮囑道:「要聽話,要是我回去后,看見你不在家,你就死定了。」

「知道了。」何塵擺了擺手,向自己的煉體班走去。

「對了,還有一件事,不準暴露你煉體頂峰的事情,絕對不準,這比你晚上不回家還嚴重!」楊紫玧追了上去,神色嚴肅地道。

何塵怔了怔:「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反正就是不準,不然,我會對全校說,你對我有非分之想,讓你這輩子都別想找到女朋友。」

老婆大人你好乖 一直有非分之想的,是你吧?好吧,我承認,我有那麼一點想法。

「你是不是故意想讓我暴露,然後光明正大宣布,你對我的所有權?」何塵表示看透了她的心機:「我要是不暴露,你就說我傷了你的心?」

「那換個懲罰,我會告訴全校,你不聽姐姐的話,你欺負姐姐。」楊紫玧雙目朦朧,泫然欲泣。

這就是個戲精!

「好了,我不暴露。」何塵受不了她這個樣子,哪怕是裝的。

「晚上見。」楊紫玧臉上洋溢起笑容,邁著小碎步離開了。

「這是要出事啊。」何塵面色凝重地走向教室,只有事情特別嚴重的時候,楊紫玧才會如此鄭重,擺正自己姐姐的位置。

上一次,好像是兩年前,自己被一個煉體頂峰給揍了,楊紫玧以姐姐的名義出頭,那傢伙好像已經轉學了?

煉體十班,同學們基本上都到齊了,何塵的座位在靠後位置,教室內一群人圍著,不知在看什麼,幾個男同學更是捧腹大笑,女同學捂著嘴,一臉驚恐的同時,還有一絲羨慕?

「何塵,快過來。」一位少年一邊笑,一邊招手道。

「什麼事情,這麼高興。」何塵疑惑地看向少年,這是他的同桌李游,煉體頂峰。

「你還不知道?」李游驚愕地看了他一眼,揚了揚手機:「學校的記錄被人破了。」

「什麼記錄?被破就被破唄,難不成是你們破的?這麼開心?」何塵不在意地道。

「測驗啊,煉體頂峰就能去闖測驗,一旦闖過,可以得到一本殘缺的真氣武技,這個你應該知道吧?」李游問道。

「知道。」何塵點頭。

「測驗是石妖傀,以前最快記錄是半小時打敗,這次只用了一刻鐘。」李游揚了揚手機,裡面有一段視頻:「至於為什麼笑,你看了就知道了。」

「石妖傀?」何塵麵皮一抽,看向手機,直接噴了……柳濤!

「恨君不是女兒身。」一條彈幕。

一品貴妾 「前面的,+10086,我打算讓我女朋友拜師了。」

…… 克己認出如龍並奇怪,凡是知道北風的人,必然也知道如龍。

兩人對視。

如龍的目光中充滿了鬥志,而克己卻冷漠的像個死人。這種眼神讓他非常不舒服,甚至有一股隱隱的不安。

「張北羽派你來刺殺我么?」克己淡淡的問了一句。

如龍微笑了一下,放下頭盔,跨下摩托,向前走了兩步,「我這人有一是一,有二是二,你只說對了一半。我是來殺你的,但不是北哥讓我來的。」

克己聽了這句話,眉毛輕輕挑動一下,「你…不是為了四方?我應該跟你沒仇吧。」

如龍扭了扭脖子,回道:「可以說為了四方,也可以說不是。我是為了我兄弟,就是被你算計的那個闖王。」

克己本能的蹙眉,眨了下眼,「算計?闖王?就是那個打了兵子,幹掉了呂義和巴豆的人吧?我…沒有算計過他。」

「隨你怎麼說。」如龍攤了攤手,脫掉了外套,裡面只穿了一件小背心,但還是蓋住了腰后的手槍,他道:「我答應了我兄弟,你,今天必須得死。」

一陣涼風吹過,吹起如龍的長發,吹起克己額前的劉海。

沉默片刻,克己搖了搖頭,「我聽說過你的事迹,你很出色,我不想讓一個這麼出色的人消失。我可以放你一馬,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你打不過我的,走吧。」

克己有能力說出這樣的話,但是這句話卻激起了如龍的怒火。

好歹也是堂堂的渤原路掌門,竟然被人如此當面羞辱,豈能忍他?

「打不打得過,要打了才知道!」如龍壓低目光,咬著牙說。

克己的眼中仍然是淡漠,他輕聲說了一句:「何苦自找苦吃?據我所知,你們四方,能跟我打的人,只有一個立冬而已。你應該也清楚,為什麼還要一個人來?還是說,這裡還埋伏了其他人。」

說完,他自顧的轉頭看了看。

瘋克的能力毋庸置疑,如龍自然聽說過,但是他這種完全蔑視自己的態度,真的讓如龍非常憤怒。

「不用看了,只有我一個人。我也不想跟你廢話了,動手吧。」如龍壓著火氣說了一句,回手取下掛在腰后的黑刀,將刀柄后的鐵鏈一圈圈纏在手上。

克己朝他手上瞄了一眼,突然笑了一聲,「既然這樣,那就來吧。說實話,我也很想見識一下你這一手旋刀的神技。」

如龍不再說話,眼中已完全冰冷,整個人也沉下來。他慢慢向後退了兩步,手裡捏著鐵鏈緩緩轉動起來,黑刀在半空中一圈圈劃過,發出「呼呼」的輕聲。

克己則突然抬起了頭,面對著夜空,輕輕閉上眼睛,長長的呼了口氣。

下一秒,兩人同時發動!這一場註定有人會死去的對決,在夜幕下渺無人煙的崗北,悄然展開…

如龍彈腿飛速後退,與此同時,手中的黑刀已經飛旋而出,破風直奔克己。

克己向前狂奔,拉開右臂準備出拳。面對黑刀飛馳而來,稍一閃身便輕輕躲過。

但如龍馬上晃動鐵鏈,再用力一掄,黑刀在半空中畫了個圈又飛回來,從一側刺向克己。

克己抬手一擋,「唰唰唰」幾聲輕響,鐵鏈在他的手臂上繞了幾圈。

如龍眼看得手,猛地向後一拉,同時身體向前飛去,在半空中轉身一記后擺刺蹬,直取克己胸口。克己速度太快,無法剎住,再加之如龍反拉的力量太大,一時間不留神,被這一腳刺蹬正中胸口。

POON!一聲悶響,克己的身後向後彎去。

如龍趁勢追擊,再一抖鐵鏈,黑刀竟繞了回來,他一伸手便穩穩握住,揮下一刀猛砍。

克己彎腰向前一衝,右臂雖然被鐵鏈纏住,但卻仍然能動,猛地抬手,由下至上打在了如龍的手腕,化解了這一刀。而如龍的另一個拳頭卻隨之而來,直接砸在他臉上。

BOON!又是一聲悶響,克己腦袋一甩,從嘴巴里甩出一道血跡。

如龍還不罷手,再次向前一記刺蹬。PON!一腳直接踢在克己的下顎,眼看他連連向後踉蹌,如龍再次壓低手腕,SHUUA!的一聲,橫斬一刀,在克己小腹斬出一片血霧。

連續幾次出手全都命中,讓如龍信心大增,反手又是一刀。

這一刀雖然被克己躲過,但他身形已經有些渙散,彎腰低頭,看著都站不住了。如龍向前一個跨步,左腳穩穩站住,猛提右腿,奔著克己的腦袋斜踢刺蹬。

按照正常情況,以克己目前這種晃晃悠悠,腳步不穩的狀況,完全是擋不住這一腳。

但是,當如龍的右腿完全踢出去之後,突然瞪大了眼睛。

克己仍然彎腰低頭,但雙手卻伸得老高,死死抓住了如龍的腳踝。他緩緩抬起頭,嘴邊一圈都是血跡,嘴角掛著令人戰慄的弧度,「不愧是…渤原路掌門,不過,跟我比起來…還差得遠了。好了,遊戲結束。」

話音剛落,克己整個人像變身一樣,猛地沖了起來,雙眼瞪大溜圓,眼珠子上布滿了血絲,張開血盆大口,像一個怪獸一樣撲過來。左手抓住如龍的腳踝,身子向上一躍,凌空轉了一百八十度,一記后擺腿重重砸在他的臉上。

如龍被這一腳踢懵了,沒想到克己竟然能瞬間爆發出這麼大能量。

然而,這還沒完。

沒等如龍反應過來,克己已經飛身而來,一記直拳雷霆萬鈞般轟過來,直接打在他的胸前。

如龍只覺得一陣窒息湧上大腦,接著喉嚨里一甜,「呃…嘔!!」噴出一口鮮血,全都噴在了克己的臉上。

克己毫不在意,嘴角掛起癲狂的笑容,滿臉的血跡讓他看上去更加猙獰。一記勾拳再次打在了如龍的下顎。

BOOON!!!

如龍被這一拳打的身體騰空,腦子裡完全一片空白,眼前天旋地轉。

克己跟上來一腳直踹正中他的小腹,把他整個人踹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如龍趴在地上緩了一秒鐘的功夫,使勁渾身的力量,強撐著爬起來。剛一抬頭,卻看見克己帶著猙獰的笑容沖了過來,在半路猛然向前飛跳,頂出膝蓋,狠狠撞在他的臉上。

PON!

如龍再次向後仰去,倒在了地上。現在,他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字:槍! 視頻中,柳濤亮著自己的肌肉,胸前劇烈抖動,騷氣的不像話。

看著視頻上的彈幕,何塵也忍不住笑出聲,這傢伙,是將絕技發揚光大,傳遍全學校?

「可恨啊,如此好的技術,竟不是女兒身。」李游感嘆一聲,怨念頗深。

何塵想著,是不是給柳濤打個電話,問下他有什麼看法?

「這視頻是誰傳上去的?」何塵問道,若是柳濤自己,那他真要佩服一下柳濤的臉皮了。

「匿名,如此好的球技,竟是個男人,造孽啊。」李游指了指發布者,快送發送一條彈幕,然後看向何塵:「你要不要來一條?」

「沒意思。」何塵擺手,還是當面問下柳濤,他當時咋想的,這更有意思。

「各回各位。」

一道沉喝聲傳來,一名中年男子走進教室,目光犀利,掃視整個教室。

步步逼婚之王爺有點兒壞 「劉老師好。」學生們連忙回到自己位置,恭敬問好。

「將你們的手機收起來,這次提前讓你們前來,是有三件事。」劉老師指了指還在玩手機的學生,等徹底安靜下來,這才繼續道:「第一件事,就是你們剛看的視頻,當事人,柳濤。」

「他破了學校記錄,只用了一刻鐘,就解決了石妖傀,這其中原因,是他有一種特殊的發力技巧,力量比之前提升了好幾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