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我豹族死傷無數,懇請大王為我們報仇啊!」

「懇請大王出關,以震宵小!」

「大王」

「大王」

「大王」

…………

……



升龍殿外,群妖吐言,眾妖是能有多慘就說的多慘,直把天龍山說的是快要滅絕了!

大家說得這麼慘,為的就是讓紫翼龍王出手,將這背後的黑手給抓出來。

手下沒了可以再抓,再找,可要是連這塊地都沒了,那就真的是什麼都沒了。因此升龍殿外的群妖可謂是非常著急。

自從被陳老教訓了一頓之後,連連受挫的紫翼龍王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巢,在這升龍殿內舔傷口,以天龍山山頂充沛的火性靈氣幫助自己療傷。

天龍山頂的靈氣雖然非常充沛,可與紫翼龍王所受的重創相比,那就有些相形見絀了。

這都回來一個多月了,紫翼龍王的傷勢也只是恢復了四五成,距離完全康復,還隔著好一段距離呢!

大導演 偏偏這時候,居然有不開眼的找上門來挑事,這讓紫翼龍王如何受得了?

厚寵邀 即便是隔著一層大殿,站在殿外的一群大妖也感覺到了紫翼龍王身上的怒火。

感受到紫翼龍王身上的怒火之後,這群大妖都是心中一喜。

「大王怒了,那就是說此事很快就會出現轉機了?」

一時,這些自以為是的大妖就把自己的情況說得更慘了,畢竟這樣也好方便自己後面討要好處啊!

這群不開竅的大妖還不知道,它們越是說的慘,紫翼龍王就越認為它們無能。

對於無能的手下,還能怎麼辦?

與其在自己手下浪費口糧,還不如就此成全了自己,以助自己療傷啊!

因此,當紫翼龍王從升龍殿內走出來的時候,已經不把這群大妖當成是自己的手下了,而是一個個大補之物,能夠用來助它療傷的好東西。

「大王,您終於出來了。屬下可是期盼了好久啊!」

「大王,您得給咱們報仇啊!」

「大王」

「大王」

「大王」



「想要我出手幫忙,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這代價有些大啊!」

紫翼龍王掃了一圈周圍一十七個大妖,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

「大王,我這裡有六千年老參精一株。」

「大王,我這兒有極品火靈石三十六顆。」

「大王,我這兒有八千年壽果一顆。」

「大王」

「大王」

「大王」



「不不不,這些東西我都不要。只要你們捨得把自己的命給我,就可以了!」

紫翼龍王一開口,頓時讓這群大妖都失聲了,有些不明白的看著它。

「大王,您說笑了吧。我們的命,本來就是您的啊!」其中一個大妖道。

「對對對,只要大王開口,我們絕對是火里來水裡去。」

「大王您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



「既然如此,那現在就把你們的命都給我吧。」

「吼~~~」

紫翼龍王一聲大吼,頓時從它的口中傳出一股吸力。

恐怖的吸力,直接就把它面前的十多個大妖給吸入了腹中。

如此一幕,自然驚住了剩餘的三個大妖,它們分成三路逃跑,朝著山下奔去。

「吼~~~」

「吼~~~」

又是兩聲大吼,紫翼龍王再度吞下了兩隻大妖。

紫翼龍王速度飛快,雙翅一展,就直接飛到了最後一個大妖面前。

「豹六,這麼急著走幹什麼啊!你的兄弟們都在本王的腹中等著你呢,趕緊給我過來吧。」

「哼,紫翼龍王,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一個瘋子,連跟了你多年的手下都不放過!虧我以前瞎了眼,還一直跟著你,你…啊」

紫翼龍王一張口,就將最後一隻豹妖這麼吞入了腹中。

果然,吞下十七個大妖之後,紫翼龍王的傷勢再度恢復了兩三成。

天龍山下,經過一個多月的奔波,石柱等人終於再度聚到了一起。

這次聚集,石柱看到了白憐峰等人的變化。

「果然,最磨礪人的地方還是戰場。」

看著一個個神色堅定的武者,石柱心中微微點頭。

即便是站在異常炎熱的天龍山下,周拜天身後的眾武者都沒有皺一下眉頭。

這些武者在經歷過連番血戰之後,身上已經有了一股煞氣。

這種煞氣與三千鎮南軍身上的煞氣非常相似,顯然這段時間以來眾人已經狩獵了大批的獵物。

「大哥,山頂上有動靜。」

此時,寧龍臣、周拜天、白憐花等人已經聚在了石柱的身邊。

寧龍臣幾個都已經察覺到了山頂的異常。

「靜候!」

石柱的聲音中充滿了一股鎮定,眾人都是點頭,等待之中。

果然,沒多久,紫翼龍王就從山頂飛了下來。

「呵,我當是誰?原來是仇人上門來了,怎麼,你白憐峰那兒沒有飯吃,到我天龍山搶食來了!」

紫翼龍王站在半空中,掃了眼石柱等人,看向石柱冷聲道。

「不錯。我白憐峰地廣物稀,我看你這天龍山就很不錯,很適合擺放在我白憐峰附近。」

對於紫翼龍王的冷嘲熱諷,石柱並沒有憤怒,反而微微點頭。

這意思,擺明了就是來搶你紫翼龍王的山頭來了!

「哼,好大的口氣。想要我這天龍山,那就看你有沒有一副好牙口了!」

紫翼龍王眼中一冷,龍翼一振,朝著下方的石柱飛了過去。

紫翼龍王的雙翼一展,頓時颳起一陣紫色的狂風,狂風之中帶著滾滾熱力,朝著石柱等人席捲而來。

此刻紫翼龍王還未恢復完全,不宜大動干戈。但自信抓個人,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自以為能夠傲視全場的紫翼龍王,直接就這麼朝著石柱伸出了自己的龍爪,全然不把白憐峰等人放在眼裡。 龍爪粗壯,帶著無匹的力量朝著石柱那渺小的身子抓了去。

農家科舉之路 就在石柱準備脫身的時候,一道人影擋在了石柱的面前。

周拜天,這個好戰的傢伙,尤其是融合了神血之後,腦子裡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戰鬥。

此刻不等石柱發話,周拜天就已經站了出來。

也不見周拜天有什麼動作,就在龍爪伸過來的那一刻,周拜天突然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周拜天雙手鉗住一根龍爪,全身力量爆發,身體這麼一甩,直接就將紫翼龍王那龐大的龍軀甩飛了出去,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什麼東西,這麼大勁?」

紫翼龍王甩了甩腦袋,從大坑中爬了出來,看了過去。

只見石柱等人已經站在了遠處一處高地上,周拜天站在那兒,眼神有些興奮地看著爬起來的紫翼龍王。

「就是你這個人族?」

紫翼龍王眼睛一愕,有些驚訝地看著面前的周拜天。

「自己居然被一個小小的人族給甩飛了出去?」

想到這兒,紫翼龍王整個臉色都有些不好看起來。

「一定是我大意了。這一次,我一定要將這討厭的傢伙先給生撕了!」

「哼~~~」怒火中燒的紫翼龍王一聲冷哼,再度沖了上去。

這一次,周拜天只伸出了一隻右掌。

只見那右掌中突然噴出一陣紅光,紅光四射,猶如一張無形的大網射出去,瞬間就穿透了紫翼龍王的身體。

紫翼龍王微微一怔,有些驚疑地看了眼自己全身上下,卻沒有發現半點不適。

紫翼龍王只以為面前的這人族小子故意耍它,又繼續往前沖。

誰知剛剛跨出去一步,就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什麼東西給緊錮住了一般。

「嘶~~~」

「這什麼手段?」

「大總管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後面,白憐峰眾人都是神色震撼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只見紫翼龍王身體外側有著一層紅色的光罩,這層紅光罩的外形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手掌一般,紫翼龍王此刻就被這手掌握在掌中。

隨著周拜天右手的動作,那巨掌開始慢慢握緊。

「咔咔咔~~~」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身處其中的紫翼龍王頓時有些慌了,因為它已經感覺到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一種從未有過的收縮感和緊張感頓時襲上心頭,這讓紫翼龍王不得不恐慌起來。

此時,紫翼龍王有些驚恐地看著面前那矮小的周拜天,一雙龍翼和龍爪不斷拍打著周圍的紅色光照,驚吼道:「這是什麼東西?是你弄出來的嗎?你想幹什麼?」

「呵,我想幹什麼,你不是知道了嗎?」

周拜天一邊說話,一邊看著自己右手掌中的動作。

只見周拜天的右手掌正在一點一點的握緊,看上去非常的吃力一般,這才沒多久臉上就已經出現了一些汗水。

不過周拜天的神色卻是非常的興奮,那樣子就像是剛剛掌握了一種神通一般。

只不過這種神通似乎非常的深奧,或者需要太大的力量方才能夠施展出來。

以周拜天此時的修為,也只是在嘗試之中而已,還無法隨心所欲的掌控它。

「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感受到施加在身上的力量越來越大之後,紫翼龍王終於體會到了死亡的感覺。

從來沒有這麼一刻,讓紫翼龍王感受到原來死離它是這麼得近。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那種等死的感覺終於讓紫翼龍王再度魔怔了。

紫翼龍王發了瘋一般的揮灑著自己的力量,想要以此掙脫這禁錮自己的牢籠。

紫翼龍王一邊掙扎,還一邊開口叫喚,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它感覺到自己還活著一樣。

「嘖嘖,大總管真是厲害,連這麼大的一隻妖龍都能夠隨意揉捏!」

「我什麼時候,要是有這份實力就好了。」

「你可別做夢了,大總管那是真正的天生神力,將來是要長生不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