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琦早在剛才的時候,發現有一道隱秘的靈獸氣息,隱藏在他們的周圍,其他人可能無法察覺,但是他卻是感覺得到。

見沐靈夕大戰在即,他也不想將這件事情告訴沐靈夕,生怕擾亂了沐靈夕對戰時的心神,所以自己一個人悄悄的跟隨著那靈獸的氣息,朝那隱蔽的角落追了過去。

一直追到雲城的郊外,卻還是沒有看到那靈獸的蹤影,影琦頓時有些疑惑起來。

按說自己的感覺是絕對不會出錯的,要不是那靈獸的等級已經超過了九階的存在,那麼他絕對能追蹤到那隻靈獸現在的位置。

但是現在他依然能感受到那靈獸的氣息,可無論如何卻都無法準確的找到那靈獸的位置。

這樣看來,那靈獸的等階應該已經超過九階了。

什麼時候,雲城竟是有了超過九階的靈獸了嗎?

這樣的存在,不應該都是在那極淵之地嗎?怎麼會來到這裡?

正想著繼續沿著那氣息追蹤下去弄個明白,結果影琦剛一移動身形,就再也找不到那道氣息了。

看來那靈獸也是感覺到了他的追蹤,瞬間消失了。

不知道為什麼,影琦總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古怪,但是現在他想要研究下去,也沒有辦法了。

那靈獸的氣息出現在沐靈夕的院落之中,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其他的什麼陰謀嗎?

他現在必須要趕快回到院落中去,將這個消息告訴沐靈夕才行。

想到這裡,影琦再也不管那到氣息為什麼忽然間就消失了,身形一閃就朝著沐靈夕的所在的院落中趕了回去。

就在影琦走了之後沒多久,在那片區域中頓時顯現了兩道身影。

一個全身都被籠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正靜靜的站在那裡。

另一個看起來神采魁梧的男子,正對著那黑色斗篷的身影恭敬的行禮。

「主人,剛才是我大意了,結果被那孩子發現了蹤跡,以後我一定會加倍小心的。」

那被黑色斗篷所籠罩的男子,在聽到那男子的話后,冷冷的出生說道。

「詛狸,我們此次前來,為的是什麼,你最好不要忘了,剛才念在你也也是無心之過,我就饒了你,若是再有下次,你應該知道你的下場到底是什麼樣的。」

被叫做詛狸的男子,在聽到那黑袍男子的話后,全身頓時打了一個冷顫,整個人神情驚恐的說道。

「謝主人饒命之恩,詛狸絕不會耽誤了主人的大事。」

聲音剛落,就聽到那黑袍男子接著問道。

「說說吧!剛才你都得到了些什麼消息。」

那詛狸見黑袍男子真的饒過了自己的失誤,這才真正的放心了下來。 再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葉天看著下方已經進入夜色的谷地,再度看了看西方的夕陽,再度對涅槃尊者說道:「尊者,我們就這樣等下去嗎?」

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再度用認真的語氣說道:「小子,我再提醒你一次,這邱氏家族的地盤可不是別人想進就能進的,你必須老老實實在這裡待著,如果有任何非分之想,後果自負!」

葉天被涅槃尊者這認真而又嚴肅的語氣搞得實在沒有辦法,旋即也只好是再度無奈的攤了攤手,繼續進入修鍊狀態。

而就在葉天準備再度進入修鍊狀態的時候,卻是猛然聽到下方小童的聲音:「我說,你不要在這裡等了,我們是不會讓你進來的,家主之命,不得不尊!」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極為客氣的對著那小童抱了抱拳道:「不妨事,你儘管忙,不用管我。」

葉天的語氣聽起來極為柔和,表情也是帶著一抹微笑,絲毫看不出一絲一毫的不耐。

而那小童見狀,也是再度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便是再度進入到房舍之中。

看著小童再度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葉天也是再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收回臉龐之上的笑容,繼續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與此同時,下方的谷地之中已經完全陷入了黑暗,葉天此刻還能看到夕陽的一半,而對於下方的人來說,則已經是完全進入到了黑夜。

此時此刻,一道身著青衫的青年男子從藤條之上一蹦一跳的對著小童所在的那座小島行去。

而小童也是大老遠就聽到了那青年男子一蹦一跳的聲音,當即便是從房舍之中走了出來,而後看到青年男子的一瞬間,小童便是一臉糾結之色道:「三少爺,您怎麼又來了啊?我不是說了嘛!家主煉製的回血丹不讓我給你。」

而那青年聞言,當即便是呵呵一笑,而後說道:「小旭啊,不妨事,我只是出來散散心而已,待在房子里都快把我悶壞了!」

說著,青年便是虎虎生風的打出幾拳,每一拳看起來都是極有力道。

而被成為小旭的小童則是再度無奈的皺了皺眉道:「三少爺,您還是趕緊回去吧,不然被家主發現,我又得挨罵了!」

青年此刻身體猛然一躍而起,而後在半空之中翻了一個跟斗,旋即再度看著小旭道:「我說小旭,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怎麼現在胳膊肘總是往外拐啊?」

「小旭不敢!只是……家主的命令,我實在是不敢違抗……」

小旭看到三少爺想要發火的樣子,當即便是著急了起來,而後趕緊對著三少爺抱了抱拳,極為恭敬的說道。

而那青年見狀,也是再度揉了揉小旭的腦袋,旋即道:「小旭,你說……本少爺我能不能突破窺靈境後期啊?」

小旭聞言,當即便是嚇得連退數步,旋即極為恐慌道:「三少爺!家主說過,不讓你修鍊,你怎麼還這麼固執啊?」

「哎呀!那老頑固一輩子就知道煉丹煉丹,都不知道看看外邊的那些強者,哪一個不是威風凜凜?再說那些來到我們這裡求丹的強者,又是哪一個不是霸氣側漏?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修鍊,我也要成為像他們那樣的強者!」

青年看到小旭那嚇壞的樣子,也是不耐的皺了皺眉,如此說道。

而小旭此時已經是嚇得渾身哆嗦,已經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青年看到小旭如此模樣,也是揮了揮手道:「哎呀你去吧去吧!跟你說話真是對牛彈琴!」

說完之後,青年便是再度在原地揮舞了起來,窺靈境中期的他似乎對修鍊一途極為痴迷,每一招每一式都經過他的千萬遍嘗試,看起來也是虎虎生風。

而就在青年再一次一躍而起之後,也是不經意的看到半空之中有一團黑壓壓的東西。

青年極為疑惑,當即便是再度對著房舍之中的小旭喊道:「小旭小旭!」

小旭再度從房中行出,青年問道:「那半空中是什麼東西啊?」

「哦,是一個前來求丹的,不過家主明確囑咐過,不歡迎任何幫派勢力的人,所以我就沒讓他進來,但他一直待在這裡,也不離開,反倒是修鍊起來了,我覺得一旦被家主發現他在此地修鍊的話,一定不會讓他輕易離開的!」

小旭此時也是再度抬頭看了一眼半空之中的黑翅妖獸,而後也是極為認真的對著青年解釋道。

而青年聞言,當即便是微微一笑,而後再度對著小旭揮了揮手,示意讓小旭離開。

小旭似乎看穿了青年的心思,當即便是有些吞吐的說道:「三少爺……你可不能放他進來,不然被家主知道,我們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錯愛成真 青年不耐的皺了皺眉道:「你快去吧!」

小旭盯著青年再度看了片刻,他也知道,即便青年真的是要放葉天進來,他也阻止不了,最後也只能是無奈的進入房間。

而青年盯著半空之中的黑翅妖獸看了良久之後,終於是雙腳猛然一蹬,身形「嗖」的一下,便是竄到了房舍的房頂之上。

當即,青年便是對著上空喊道:「來者何人!」

修鍊之中的葉天聽到這句話,當即便是緩緩收回自己的靈力能量,而後睜開眼睛看著下方,一片黑暗之中,葉天也完全看不到是什麼人在喊,但從聲音之中葉天能夠聽得出來,這道聲音和之前那個小童是完全不一樣的。

當即,葉天便是說道:「在下是葉氏家族的葉天,前來求丹。」

青年聞言,當即便是再度一笑,而後說道:「你是什麼實力?」

聞言,葉天疑惑的皺了皺眉,求丹和實力有什麼關係嗎?

不過既然人家問了,葉天也是毫不遲疑的說道:「在下魂覺境後期。」

聞言,青年當即便是一臉興奮之色,旋即再度說道:「聽你的聲音,應該也不大吧?」

葉天能感覺出來,這個人說話總是怪怪的,問一下和自己求丹無關的問題。

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再度對葉天說道:「他問什麼,你就說什麼,或許,這就是咱們唯一的機會呢!」 那詛狸見黑袍男子真的饒過了自己的失誤,這才真正的放心了下來。

「回主人,剛才我前去查看,所得到的消息真的想那些人所傳說的那樣,那女子的火系術法,真的沒有任何元素術法可以剋制,越是用術法想要熄滅,那火焰就越是高漲,和主人的術法如出一轍,甚至比主人的火系靈力還要純粹。」

詛狸在腦海中回憶著,剛才他潛伏在那處院落中所看到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對著那黑袍男子說了出來。

那黑袍男子在聽到詛狸的話后,整個身體忽然一陣緊繃。

「比我的還要純粹?你確定?」

詛狸又在腦中仔細的回憶了一番,這才再次確定的點了點頭。

「是的主人,詛狸十分確定,對於主人的火系靈力,詛狸是再熟悉不過了,所以那女子剛一施展出火系術法,詛狸立刻就辨別了出來,確實是比主人的火系靈力還要純粹。」

那黑袍男子,靜靜的聽完之後,隱藏在寬大袖筒中的拳頭,頓時收緊。

「哼!既然找到了,那就不能再讓她活下去了。」

那黑袍男子一邊說著,大手一揮,在那原地,頓時又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身影。

「主人!」

那女子剛一站穩身形,就直接對著那黑袍男子恭敬的行禮到。

那黑袍男子,自始至終都將自己整個身體都籠罩在那寬大的黑袍之中。

應與卿卿度餘生 轉頭似是看了一眼雲城的方向,那黑袍男子這才再次開口說道。

「詛狸!花姆!從現在開始,那個女子就交給你們了,想盡一切辦法都要將她殺了,帶她的首級回來見我。」

詛狸和那剛剛出現的女子對看了一眼,兩人皆是認命的點了點頭。

「遵命主人!」

話音剛落,就看到那全身都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男子,身影一閃,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詛狸和花姆看著面前再也沒有了那黑袍人的身影之後,這才重重的鬆了口氣。

「主人找到那個傳言中的女子了?」

花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詛狸說道。

「我也沒想到,那女子竟是真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直到早上的時候,我跟主人無意間聽到有人說出那女子的名字,我才跟了過去,驗證之下,結果竟真的是她。」

詛狸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說道。

「還好找到了,在這裡,我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還是快點處理完,我們也好早點回去交差。」

花姆一臉希翼的說道。

「這次的任務,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等會你看了就知道了。」

詛狸說完,也不管那花姆是什麼反應,直接身形一閃,頓時消失了蹤影。

花姆站在原地怔愣了半天,卻是一臉不屑的哼了一聲。

「哼!我就不信那女子還能有三頭六臂不成。」

話音剛落,那女子也是身影一陣閃爍,頓時追著詛狸的蹤跡閃身而去。

至此,這片區域中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安靜。

當影琦回到院落中的時候,這才得知了沐靈夕已經昏迷的消息。 葉天聞言,也是再度點了點頭,當即便是對著下方說道:「在下十八。」

「十……十八歲?你騙人!」

而那青年聞言,卻是顯得有些激動的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則是再度皺了皺眉,旋即再度說道:「沒有騙人,閣下為何不信?」

「十八歲怎麼可能達到魂覺境後期的實力?你不是騙人是什麼?」

布萊肯林場 青年此刻顯然有些不悅了起來,他從小在這谷地之中長大,對於外邊的世界又嚮往又好奇。

不過邱氏家族平時也會接觸到一些前來求丹的外界人,而這青年對於外界的了解,也僅僅是從這個渠道而已,所以,對於外界形形色色的人,這青年也算是見過一些,他知道,外界的人分著善惡,有好人自然就有壞人,不像他們這個谷地,所有人都那般淳樸善良。

所以,青年此時也是對葉天起了一定的戒心,原因就在於他覺得葉天此刻是在騙他。

而葉天也是無奈的攤了攤手,而後再度說道:「在下說的都是真的,如果閣下不信,儘管來驗!」

青年原本已經打算轉身離去,不過再度聽到葉天的這句話,也是再度轉頭看了看葉天,從葉天說話的聲音之中不難聽出,葉天年齡的確不大,所以青年也是再度皺眉思索了良久。

片刻之後,青年轉身看了看自己的周圍,確定沒人之後,青年緩緩的從自己袖中取出一枚丹藥,那丹藥發著淡淡的綠光,看起來甚是奇異。

青年對著丹藥如同寶貝一般,雙眼放光,小心翼翼的盯著它看了許久,最後不舍的將之放入自己的口中。

片刻之後,葉天感覺到青年身體之上的靈力能量驟然提升,竟然是一瞬間達到了通幽境中期的實力!

葉天詫異不已,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及時的提醒道:「這是一種短時間提升實力的丹藥,不過對使用者損耗極大,這傢伙還真是不知死活!」

而葉天聽完之後,也是再度看到,下方黑壓壓的一片之中,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片淡藍色的靈力光芒。

葉天明顯看到,那光芒居然是對著半空之中驟然衝刺而來!

葉天詫異不已,即便那傢伙短時間達到了通幽境中期的實力,也不可能掌握飛天術,他怎麼可能一飛而起?

而涅槃尊者此刻也是再度說道:「他是使用自己的蠻力,藉助腳下的推力,強行將自己彈射而起的!」

葉天聞言,也是再度詫異的咧了咧嘴,這傢伙這樣做,難道真的只是為了檢查自己方才所說的是不是真的?

「也難怪,他或許只是對外界有極強的好奇心,想要了解外邊的世界而已。」

葉天心中如此想著,也是嘗試著將黑翅妖獸的身形再度壓低一些,不過嘗試了片刻之後,卻依然是徒勞無功。

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再度看到,那一片藍色光芒也是再度降落而下,很顯然,他這一次嘗試,也是以失敗而告終。

片刻之後,葉天便是聽到下方傳來一陣跌跌撞撞的聲音,還有那男子一陣疼痛的呻吟聲。

不過,他似乎並沒有放棄,當即便是再度站在房頂之上,繼續對著上方彈射而來!

終於,那男子這一次勉勉強強達到了一個可以看到葉天的高度,不過他僅僅只是看了一眼,身形便是再度不受控制的降落而下!

葉天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傢伙還真的是夠執著的,旋即,葉天也是再度說道:「你若真的想要了解我,不如讓我下去吧。」

愛恨之約 青年此刻在房頂之上翻滾而下,慘叫連連,不過聽到葉天的這句話,他便是止住了叫聲,而後思索了片刻,便是對著葉天說道:「你等著!」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看到那片藍色光芒對著另外一個方向一蹦一跳而去,而在那藍光背後,則是之前那個小童的聲音再度響起:「三少爺!您不能這樣做!三少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