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需要開鋒?」周寒有些不明白光明祭靈的意思,隕尖槍的槍尖明明已經這麼鋒利了呢。

「等遇著了合適的東西,我會提醒你的。」光明祭靈道。

「嗯。」周寒點著頭,問道:「從最後兩個傢伙的腦子裡面掃描到了什麼嗎?」

「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不過可以初步肯定,火神的墓地應該就在這水澤下面。」光明祭靈道。

「火神,你了解嗎?」周寒問道。

「去,一個蝦米一樣的傢伙,也敢自稱火神,我呸!」吞噬祭靈的語氣那是相當的不客氣。

「沒有聽說過,不過上古年代,卻有一個強者是火祖,也許這火神乃是火祖的後裔吧。」光明祭靈道。

「看來還是得下去看看運氣咯。」周寒結束了聊天,走到還有些呆愣的歐雅面前:「哎,還發什麼傻了,準備好了嗎,我們要下去了。」

「嗯,好了,好了。」歐雅連忙點著頭,心裡那是更加的激動了,有了周寒這麼一個強大的高手陪著,她什麼都不怕了。

「那走吧。」周寒剛剛讓吞噬祭靈吸取的靈魂之力他毫不猶豫就吸收了,身體精華暫時留著,真氣也是留著。

身體精華就不說了,現在立即漲實力,會讓歐雅生疑,畢竟她已經看見了自己不少底牌手段了。

這真氣嘛,吞噬祭靈說它正在激活提純的技能,提純了這些真氣,然後就能夠直接為周寒所用了。

在水下的時候,真氣要是不夠用了,可以用這真氣直接替代。

周寒和歐雅來到水澤邊,布置了真氣結界,然後一縱身跳躍了下去。

在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水澤之中的時候,水澤的南面一個隱秘的角度里,慢慢走出了一撥人馬,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這墓地空間禁錮了人的感應能力,也難怪周寒不知道他們的躲藏,但當周寒從這水澤裡面出來的時候,到時候會是如何的情景,那就不好說了。

周寒和歐雅兩人跳入了水澤裡面,立即感受到結界上真氣的消耗,似乎又比之前加快一些。

兩人也沒有時間搞清楚緣由,立即催動了真氣,加速朝著之前看見的東西潛了下去。

兩人下潛了沒多久,這虛影果然又重新入了他們的視線,周寒和歐雅正要過去,周寒腦海裡面的光明祭靈道:「別去,那是幻術陷阱。」

「幻術陷阱?」周寒頓時拉住歐雅,光明祭靈能夠通過周寒的眼睛來得知外面的世界,周寒沒有懷疑。

「繞過那地方吧。」光明祭靈道。

「嗯。」周寒點著頭,立即拉著歐雅繞過這個地方。

「周寒哥哥,我們為什麼要繞過這東西,也許這裡面就有寶貝呢。」歐雅有些不解。

「你仔細看看就明白了。」繞道這東西的旁邊,這裡的情景看的有些清楚。

這裡面正有六七個人在裡面打轉悠,神情格外的焦慮,顯然他們應該是之前下來的人,顯然被困在幻術陷阱裡面了,被迷惑住了。

歐雅一看,立即一陣后怕,連忙跟緊了周寒。

歐雅這時候想起之前突然一下子就破掉對方陣圖的情景,現在又能夠看出來這是一個幻術陷阱,她頓時就好奇道:「周寒哥哥,你是不是能夠看出幻術和陣圖的弱點啊?」

契約嬌妻:豪門閃婚慢慢愛 「別動!」周寒沒有回答歐雅,而是連忙拉著她落在水底,藏匿進泥土。

前方是一隻虛幻的青色大鳥,光明祭靈剛剛告訴周寒,這是一隻死去的鸞鳥妖靈。

鸞鳥,這是高等妖獸了,鳳凰之中的一類,哪怕已經死了,它們的妖靈也是非常可怕的。

「光明祭靈,這隻鸞鳥妖靈通體火焰燃燒著,這片水澤是不是因為它的存在而出現火在水裡面燃燒的情景?」周寒問道。

「不,這是一隻青鸞妖靈,青鸞不是火鳳,火鳳才會通體燃燒著本體火焰。青鸞是一種象徵著堅貞愛情的神鳥,你看見它渾身燃燒,那是因為它在不斷的經受火的淬鍊。」光明祭靈道,「這青鸞估計是火神的寵物吧,跟著火神一起埋葬在這裡。以此倒是可以判定,這裡確是火神的墓地了,那青鸞妖靈,就是守墓者。」

「那我們該如何過去呢?」周寒問道,這隻青鸞妖靈的氣息極其的強大,周寒自認不是對手。

「有青鸞,就一定有火鳳的存在。我們現在只看見了青鸞,並沒有看見火鳳,所以必須先找到火鳳才行。」光明祭靈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水體燃燒火焰乃是火鳳妖靈的緣故了。」周寒道。

「嗯,是的,這火鳳妖靈應該就隱藏在這水澤之中,要是不能找到它,就不好去火神的墓地。」光明祭靈道。

「光明祭靈,會不會是火神根本不願意有人去打擾他的沉睡,所以才特意讓兩隻神鳥的妖靈在此守護啊?」周寒突然想道。

「不會的,如果他真不願意讓人去打擾他的話,他不會讓火鳳燒灼整片水澤,這顯然是故意引人去,也許他還有未了的心愿,也許還要等待傳人等等,總之這火鳳和青鸞,應該是他設置的關卡,你闖過了,才能有機會進入他的地盤。」光明祭靈道。

「嗯,我明白了。」 周寒和歐雅兩人在泥土之中慢慢後退,脫離了那青鸞妖靈的視線範圍,然後才重新出了泥土。

「周寒哥哥,剛才那大鳥氣息好強大,估計那裡就是寶貝的所在了吧。」歐雅既緊張又期待,那隻大鳥,估計她和周寒兩人都打不過的。

「這是青鸞。」周寒道,「這水澤裡面應該還有另外一隻妖靈,我們得找到它,然後再考慮如何通過那裡。」

「還有另外一隻妖靈?」歐雅頓著,不太明白,周寒為什麼就能夠判定還有另外一隻妖靈呢。

「這片水澤的燃燒,就是這隻妖靈的緣故,它是火鳳,通體燃燒著火焰,估計應該很好找吧。」

「火鳳?」

「嗯,記住了,一隻通體都是火焰的妖靈,咱們現在開始搜尋吧。」周寒點著頭,然後他負責右邊,歐雅負責左邊,兩人開始一起搜尋。

這片水澤其實並不大,直徑三四百丈左右,不過想要搜尋,那卻是一個很難的工作。

真氣消耗沒有緣由的加快了,還得提防水下的那些陷阱,差不多花了一個時辰,周寒和歐雅兩人才把水澤搜尋了一半,這時候真氣消耗快要告罄了。

歐雅帶了補充真氣的丹藥,周寒有吞噬祭靈之前吸收提純的真氣,兩人倒也能繼續堅持搜尋下去。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兩人將整個水底都搜尋完畢了,一無所獲。

其實也不是一無所獲,倒是見識了這水底下面無數凱凱的白骨,這都是歷年以來,困死在這陷阱之中的歷練者。

「周寒哥哥,你不是說有火鳳的存在嗎?為什麼我們搜遍了整個水底,都沒有找到?」歐雅疑惑的問道。

「這個我也是不太清楚啊。」周寒抓了抓腦子,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外門大師兄 「周寒哥哥,你怎麼知道那是青鳥是青鸞,這裡還有一隻火鳳的?」歐雅問道。

「這個怎麼說呢,我偶然看見過一本古書。」周寒隨口瞎扯道,「古書上面的插畫青鸞,剛才那隻青色巨鳥妖靈的形態一模一樣,所以我才判定那是青鸞妖靈,至於火鳳嘛。青鸞和火鳳象徵著堅貞美好的愛情,它們是不會分離的,哪怕一方死了,另一方也會殉情。既然青鸞妖靈在這裡,那麼火鳳必然也在,不然這片水澤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在燃燒,我只是想不通,為什麼我們找不到火鳳呢。」

歐雅聽了,低頭想了一會,然後就想起了一個可能:「周寒哥哥,會不會火鳳妖靈已經散了,這片水澤的燃燒,就是火鳳妖靈消散后的能量?」

「這個……」周寒聽歐雅這麼一說,突然就想起青鸞渾身燃燒著火焰的情景,光明祭靈告訴周寒,說那是青鸞妖靈在經受火的淬鍊,難道說火鳳妖靈真的已經湮滅了,它要用最後的能量來為青鸞淬鍊洗禮?

可這也不對勁啊,火鳳妖靈既然已經散了,那麼青鸞妖靈為什麼還要保存下來,難道說這是火神故意這麼搞的嗎?

「也許我們可以去嘗試跟青鸞妖靈溝通一下。」周寒心裡冒出了大膽的想法,這片水澤哪裡的白骨最多,自然是青鸞妖靈所在的那片區域,這顯然都是被它殺死的諸多強者。

如果它不肯交流溝通,直接就開始攻擊的話,那可是非常危險的。

「周寒哥哥,要不我們先找幾個傀儡來試試吧,我們就這麼去,太冒險了。」歐雅有些擔憂,那片水澤之地的凱凱白骨可不是擺設,說明這青鸞真的很危險。

「要不我們先上去計劃一下吧,待在這下面也挺耗費真氣的。」周寒心中一動,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嗯,好的。」歐雅點著頭,然後便是歐雅在前面,周寒在後面,兩人一起上升。

在上升的過程之中,周寒將兩塊石頭隱晦的放了下去。周寒在腦海裡面跟兩塊石頭溝通好了,讓他們去跟青鸞交涉吧,能溝通最好,不能溝通就打,要是兩塊石頭能夠降服青鸞妖靈的話,那最好不過了。

嘩嘩!

周寒和歐雅兩人從水澤之中沖了出來,濺起了大片燃燒的水花,兩人落在岸上,剛走了兩步,周寒突然頓住腳步,看著一個有點隱晦的角落。

「周寒哥哥,怎麼了?」歐雅有些奇怪的問道。

「有人!」周寒沉著道,沒想到,居然還是沒能夠把人給清完啊。

「還有人?」歐雅一頓,表情立即嚴肅起來,看著周寒目光觸及的地方,喝道:「誰在那裡,出來!」

「呵呵,警覺性挺高的嘛。」那隱晦的角落裡面傳來聲音,然後就走出了二十多人。

這二十多人居然盡皆是命丹境實力,大部分都是十幾歲的少年,還有幾個七八歲的孩子,想來是某個聖地的歷練天才吧。

「你們在下面有什麼收穫嗎?」對方直接就走了過來,沒有半點客氣的意思。

穿越時空之心理系花 「兩手空空,能有什麼收穫。」對方來自聖地,實力不可小覷,周寒之前收拾的四撥人不過是普通角色罷了,這才是真正的硬茬,說不定每個人人都有著強大的殺招,真打起來,估計有點麻煩,不過周寒的神情沒有半點緊張和害怕,如果真打不過的話,把兩塊石頭招上來幫忙就是。

周寒和兩塊石頭之間,已經能夠心神相通,甚至現在周寒還能夠知道兩塊石頭現在在水澤下面的情況,它們已經摸近了青龍妖靈的身邊,雙方正在交流。

「兩手空空,我看不見得吧。」為首那人乃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個子壯壯的,幾乎比周寒還要高出一個頭,命丹境圓滿實力,看著周寒,他的表情滿是懷疑。

「別人下去了都沒有再上來,而你們兩人下去了,卻還能夠上來,這都是第二次上來了,你敢說你們沒收穫!」這人又補充說道。

「這隻不過說明我們比其它人運氣好了點罷了。」周寒隨口說道,看著對方,「你們是哪個聖地的?」

「你還不配詢問……」對方的話還沒有說完。

轟轟轟!

就在這時候,地下的土地突然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那片正在燃燒的水澤水面的火焰突然之間消失了,然後水面就開始飛快的漩渦,呈現出巨大的漩渦狀態。

「這……」對方的臉色閃過凝重,頓時也顧不上周寒和歐雅兩人了,轉身都飛跑了。二十來個人,眨眼間就全部躲到了高空之中。

「我們……」歐雅雖然沒搞清楚這是什麼狀況,但對方可能是聖地的天才,這麼快就反應過來全跑了,估計是這水澤下面出現了變故,正要拉著周寒離開。

「走,我們下去!」

周寒拉著歐雅,直接就朝著水澤裡面跳了下去。

周寒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原因,這是兩塊石頭跟青鸞打了起來,而且火鳳的身影也顯現露了出來。

原來火鳳妖靈根本就沒有消散,只是暫時化為一片火海在這水澤為青鸞淬鍊。兩塊石頭跟青鸞打起來了,於是火鳳立即凝聚妖靈之身去幫忙,這水澤里正燃燒的火焰自然就沒有了。

現在的水澤下面,兩塊石頭已經把青鸞和火鳳給壓制住了,現在正是摸下去的大好時機。

雖然說這大神打架,小鬼遭殃。

但這兩塊石頭乃是周寒的夥伴,它們壓制住了青鸞和火鳳,自然就不可能禍及到周寒和歐雅來,別看水澤上面的動靜挺大的,這是爭對其他人,而對於周寒來說,其實沒有半點危險,趁著青鸞和火鳳被壓制纏著,現在正是通過青鸞守護地方的大好機會。

那裡,是一個墓碑,火神之墓入口,就是那裡了。

見著周寒和歐雅兩人居然不但不跑,反而又跳入了水澤裡面,剛剛飛逃到天空之中的聖地天才們都非常的不理解,這麼恐怖的動靜,顯然是水澤下面有恐怖生物在發威,這地動山搖的,顯然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然而這兩人居然就跳了下去,這不是送死嗎?

「我們要不要去趁機下去?」有人猶豫著。

「這麼恐怖的動靜,躲避還來不及呢,下去就是送死啊!」不少人反對道。

「但那一男一女他們怎麼就下去了?」

「是啊,他們可是兩次平安出來的人,現在又下去了,估計對水澤下面的情況比較熟悉,現在他們又下去,八成是認為機會來了。」

「不錯,那兩人看上去可不像傻子呢,這俗話說富貴險中求,也許現在正是一個大好機會,我們若是膽怯的話,恐怕將和這火神的機緣失之交臂啊!」

……

這伙聖地天才緊張快速的交流了一下,然後就試探性的派出了三個人,朝著下面落了下去。

這三人先去水澤下面探探情況,確認是機會的話,立即就給天空之中的其他人發信號,然後所有人一起下去。

然而,這三個人剛剛飛到水澤上空,正欲衝下去。

轟的一聲!

水澤上的漩渦里突然濺起巨大的水花,一隻展翼數十丈的巨鳥騰空而出。

這隻巨鳥通體火紅,渾身都燃燒著熊熊火焰,一下子從水澤上面衝出來,那三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被巨鳥身上的火焰被波及,眨眼間就化為了灰燼,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不錯,這就是所謂的火鳳了,僅僅只是身上的火焰,便有著如此的神威。

三個同伴瞬間化為飛灰,天空之中的這些少年頓時間個個嚇的臉色慘白,慌忙又朝著天際逃跑。

「麻痹的,還說這是機會呢,這居然是一隻火鳳!」

「是啊,那一男一女肯定是故意引我們上當。」

「大家快看,那火鳳的身上是什麼?」

「我的天,好像是一塊石頭!」

「尼瑪,真是一塊石頭,這石頭居然長出了手腳,正揪住火鳳的羽毛不放!」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之中的神石嗎?」

「我的媽呀,火鳳追來了,大家快逃啊!」

……

竄出水澤之上的火鳳飛在了半空之中,身軀不停的翻滾,身上的火焰把天空都染紅了。

但不管火鳳怎麼掙扎,就是無法將後背上的可惡石頭給甩下來。這石頭一邊拽著它的羽毛,一邊還齜牙:「你特么都已經死了,還折騰個毛,乖乖束手就擒吧,不然我扒光你的羽毛!」

火鳳又驚又怒,在天空之中翻騰的更加厲害了,波及範圍也就更加廣闊了,這些聖地天才自然就嚇的再次遠遁了。

不止這聖地天才,水澤方圓萬里的這片區域的歷練之人,見識到了天空之中那恐怖的景色,還有火鳳妖靈的慘叫聲音,個個都嚇的面如土色。

「沃妮馬,這墓地空間裡面居然還有這麼恐怖的玩意,麻痹的,坑爹啊,趕緊逃!」

頓時間,水澤方圓萬里的區域,歷練之人紛紛跑了個精光。

周寒和歐雅兩人跳入水澤之中,那青鸞妖靈已經被小石頭給降服住了,被小石頭壓在泥土之中,雖然青鸞妖靈不停的在掙扎,但怎麼都無濟於事。

「這小石頭果然比那大石頭厲害些啊。」周寒暗暗道,不過他並沒有立即露出破綻,拉著歐雅,連忙就來到了青鸞守護的地方。

「周寒哥哥,你是不是石頭啊,石頭怎麼……」歐雅對眼前的一幕那是相當的震驚,這不是石頭嗎?石頭怎麼會跟青鸞打起來?

青鸞那麼強大呢,居然被那麼一快磨盤大小的石頭給壓住了,這個世間真是太瘋狂了。

「別啰嗦了,趕緊走吧。」周寒自然不可能跟歐雅解釋這石頭了,拉著她來到了這墓碑面前,墓碑上面刻著四個字:火神之墓!

「火神大人,請開門吧,不然我們可就要開挖了。」周寒對著墓碑道,他知道這火神肯定留下了神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