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知足了,她真的很知足。

她從不曾奢望過有一天母親會重新回到她的身邊,更不曾奢望過母親會一如從前小時候那樣疼愛她。

可是,她得到了,她重新得到了人生中途失落的母愛。

哪怕這份母愛,只有三天,哪怕這份母愛,來得這樣遲。

可是來了,終究是比沒有來要好。

而且是在她出嫁的前三天,等天圓了她心底的一個夢。

霍擎天見不到她,只能給她打電話,每一次,她都是心情愉悅的跟霍擎天講述在祈宅所受到的愛護。

惹得霍擎天醋意大發。

「你說的那些,我也能給你。」

甚至還能給得更多。

可是沈星並不買他的賬,而是驕傲地說:「那是媽媽給我的,跟你給我的不一樣。」

霍擎天聽著沈星的語調,都能想像得出她是一副多麼傲嬌的小模樣。

對著電話低聲說:「你這是有了媽媽和弟弟就不要老公了嗎?」

語氣中飽含悠怨。

「呃……沒有不要你哦,你是你,他們是他們,不一樣的。」

「嗯,有什麼不一樣?」霍擎天恨不能從電話里將她捉回來。

「自然是不一樣的,他們是我的親人,是親情,嗯……你是我的……老公,親人加情人。」

沈星眯眼笑著,對著手機說。

「嗯?親人,加情人?」這是什麼概念。

「嗯,對,就是親人加情人。」沈星說。

隨著歲月的綿長,他們之間,就不僅僅是只有愛情,他們之間,還有一起經歷人生歲月、割捨不掉的親情。

這兩份感情融合在一起,將是更為牢固的感情。

會越來越深,越來越綿長。

如酒,愈來愈濃;如茶,愈品愈香。

就算有一天容顏老去,情依舊,心仍在。

一路相伴是人生中最為深情的眷戀。

那刻骨銘心的溫柔,那顫動的心房為你感動的片刻,那如微風細雨般的愛的溫潤,都是因為,有你,有我,有我們。

因為有你,才有我的歡樂,因為有你,生活將更加絢麗多姿。

當霍擎天看到手機里沈星發來的這句「因為有你,才有我的歡樂,因為有你,生活將更加絢麗多姿」,心中狂跳了幾秒。

這個小女人,故意的?在如此深沉寂寞的夜晚,她對他說這些,還準備讓他睡覺嗎?

這是在故意在撩他?

霍擎天原本就睡不著,一個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看到這句話以後,更加睡不著了。

恨不能立刻將小姑娘捉回來。

好好教訓教訓她,誰讓她故意折磨他來著?

霍擎天純粹是用他勝於常人的理智克制了自己衝去祈家捉人的衝動。 愛她,就成全她,成全她一顆需要母愛滋養的心。

霍擎天最終克制了內心的衝動,三天,只要熬過這三天,小女人就永遠都是他的了,誰也奪不走。

陽光燦爛的日里,寧城最豪華的世紀星酒店,當沈星身著婚紗走進婚禮現場時,上一世的記憶重現。

曾經,她就是在這裡,被喬菲命人將她拖走的,然後將她帶到山上,推落到山下。

當年她只有二十三歲,沒有遇到霍擎天,也沒有等到與周若雲母女重逢。

往昔歷歷在目,那是前一世的苦難,卻又像是發生在昨天。

重生一次,一切都變了。

她逃出當年的命運,自從她從醫院裡逃出來遇到霍擎天以後,一切就都變了,都朝著好的、陽光的方向轉變。

沈星一步一步地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向上她的幸福走去。

前方的男人身材頎長,有著黃金比例的模特身材,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此時正漾著令人目眩的笑容。

——彷彿童話世界里走出的男人。

那是她的丈夫,是她將與之共度一生的男人。

沈星微微仰起臉,目視前方幸福的方向。

由祈南琛挽著手臂,一步一步朝霍擎天走過去。

沈星身著著名設計師設計的婚紗,此款婚紗簡潔精緻,閃爍著既華麗又典雅的神韻,令人嘆為觀止。既體現出新娘的美麗漂亮,又體現出小鳥依人與可愛。

閃光燈在不斷地拍攝,記下這動人的一刻。

婚紗其實就是女人心底一個最溫暖、最柔情的夢。

這個關於婚紗的夢或許可以追溯到女孩子的童年時代。那一件薄薄的婚紗,承載著一個女孩子許多的夢想和希望。

婚紗將沈星的曲線完美勾勒出來,行動時若拂風擺柳,搖曳生姿。

霍擎天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小女人,今天的沈星令他更為驚艷,她長得漂亮他知道,可是今天的沈星,豈能用漂亮兩個字來形容。

沈星的出現不僅驚艷了霍擎天,也驚艷了現場所有來賓的目光。

如果說在此之前還有某些不服氣的名媛,覺得沈星根本配不上寧城的霍擎天,今日一見,果然國色天香,自慚形穢。

那顆滿是不服與嫉妒的心裡,只剩下了祝福。

因為,沈星站在霍擎天的身邊,是那麼和諧,彷彿天造地設的金童玉女。

總裁的時尚俏佳人 霍擎天牽住沈星的手,輕輕說:「我的新娘,想我了嗎?」

他們分開了三天,對霍擎天來說,彷彿三年那麼的漫長。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你算算,我們中間隔了幾個秋?」霍擎天低低的聲音像是泉水叮咚,響在沈星的心底。

她抬眸看著眼前更加帥氣的男人,同樣輕聲說道:「不會了,以後我們的每一天都在一起,不會分離。」

下一秒,霍擎天牽住沈星的手,從自己的西裝口袋裡拿出一枚閃光的戒指。

他將戒指當眾展示了一下,引起許多記者的狂拍。 閃光燈響個不停。

整個婚禮現場響起了霍擎天渾厚而充滿了磁性的聲音:「我,霍擎天,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願意以這個戒指作為我的信物,向我的永恆的愛人與妻子——沈星,承諾,從今以後,我將永遠在你的身邊,毫無保留的愛你、尊重你、疼惜你,在危難中保護你,在憂傷中安慰你,永遠對你忠實,與你共同成長與成功。我非常慶幸,能成為你的丈夫;我非常激動,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誰也想不到以一向冷麵示人的霍擎天會說出這樣一番感性的話來。

霍奶奶高興地直擦眼角。

「這個小天天,還會說這麼感人的話,誒,我都感動了呢。老頭子,你都沒有對我說過這些。」

「誰說我沒對我說過,我當年跟你求婚的時候比這個小子說得可是好聽多了。」霍爺爺非常不同意霍奶奶的說法。

「切,別吵,聽小星星怎麼說。」霍奶奶拍了一把霍爺爺。

霍擎天給沈星戴上戒指,同時在沈星戴戒指的手上吻了一下。

接下來該沈星給霍擎天戴戒指了,她拿過戒指,瞳眸看著霍擎天說:「我,沈星,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願意以這個戒指作為我的信物,向我的永恆的愛人與丈夫霍擎天承諾,從今以後,我將永遠在你的身邊,毫無保留的愛你、尊重你、疼惜你,在危難中保護你,在憂傷中安慰你,永遠對你忠實,與你共同成長與成功。我非常慶幸,能成為你的妻子;我非常激動,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沈星為霍擎天戴上戒指。

婚禮主持人:「新郎新娘,你們已經在眾人面前承諾了,在彼此的生命中結為一體,共同扶持、共度一生。新郎的血液里有新娘,新娘的血液里有新郎,以後將共同度過美好而幸福的未來人生!相信從今以後,你們不會再被冷雨所淋,因為你們彼此已成為遮蔽的屏障;你們不再覺得寒冷,因為你們會互相溫暖彼此的心靈;你們也不再孤單寂寞,雖然你們仍是兩個人,但只有一個生命。婚戒是有情人之間示愛的信物,這兩顆小小的同心圓將兩個人的兩顆心緊緊的聯繫在一起,來賓們,讓我們由衷的祝願兩位新人,祝願他們倆愛情恆久遠,兩心永相伴!祝願你們的日子,天天美好美滿直到地久天長!」

現場開始起鬨:「請新郎新娘接吻!」

「吻一個!」

「不!吻十個!」

「一個吻十分鐘,時間短了不算!」

平日里沒有人敢對霍擎天這樣說話,更不敢開他的玩笑,可是今天不同,來賓們使勁起鬨,以韓煜宸為代表的霍擎天那幾個發小,唯恐天下不亂,帶頭將現場搞得熱火朝天。

就連蘇牧野也面帶微笑。

作為霍擎天的好友兼兄弟,他自然不會缺席霍擎天的婚禮。即便是有蘇燕飛的的事情。 現場一眾人完全忘記了霍擎天是曾經讓人聞之膽寒的霍閻王。

歡呼聲幾乎要衝破了天花板。

沈星雙眸看著霍擎天,臉色微紅。

霍擎天挑挑眉說:「看在他們如此熱情的份上,不如,順從一下民意?」

沈星只是笑而不答。

此時的沈星含羞淺笑,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膚質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霍擎天俯身,低頭,吻上沈星的唇。

四周掌聲雷動,為新人送上最誠摯的祝福。

蘇燕飛在家裡看霍擎天和沈星的婚禮視頻,看到一半的時候,就將手機砸了。

那麼美好浪漫的婚禮,應該是她的,為什麼樣沈星會捷足先登?

蘇燕飛恨恨的望著空洞的前方,咬牙切齒。

恨到不能自制的時候,她用家中的電話撥出一個號碼:「為什麼還不動手?我的錢不是白給你的!」

電話那端咯咯笑了幾聲,嘲諷道:「怎麼,看到沈星那麼幸福受不了了?」

「少廢話,你答應了我,拿了我的錢,為什麼她還是好好的?」

如果在婚禮前動手,沈星不就嫁不成霍擎天了嗎?

「急什麼,先讓她高興幾分鐘,飛得越高,跌得越重,這道理都不懂嗎?」

電話里明顯是一副輕蔑的口吻。

看來嫉妒的確能夠迷了人的心智。

曾經高高在上的蘇家大小姐、大影后蘇燕飛,如今就像一個暈頭的蒼蠅,見不得人家半分好。

「如果你想對我耍花招,敢欺騙我,我不會放過你!」

「好了知道了,我的蘇大小姐,急什麼,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不知道嗎?」

「哼,休想耍花招!」 妖孽鬼相公 蘇燕飛憤憤不平。

這裡沈星風光大嫁,那邊沈妍拿了她的錢卻毫無聲響。

讓她怎麼能不急?

「放心吧,你若不放心我可以自己做,大不了我把錢還給你嘍。」沈妍不在意的說。

蘇燕飛當然不會把錢收回來,她根本不在乎那點錢,她要的是沈星失去幸福。

「我再給你兩天時間,如果你還沒有動作的話,我打給你的錢你要原封不動的還給我!」蘇燕飛恨恨地掛了電話。

沈妍看著掛了的電話,鼻中哼出一聲:「兩天?呵!」

蘇燕飛也太小看她沈妍了。

沈妍撥通葉南的電話:「怎麼樣了?」

「嗯,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你小心點,別暴露了自己。」

「放心。」

此時葉南正在婚禮現場的一角,方才台上的那些轟動現場的場面他一個不拉的全看到了眼裡。

一邊看一邊心中在痛,在滴血。

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如今在另一個男人的懷裡。

他真想上前搶回來。

可是,他知道明搶是不行的。

明搶不行,那就暗奪。

葉南冷冷地笑了一聲。霍擎天,你別以為你有錢就能操縱一切。

沈星未必就能跟你一生一世,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

他朝不遠處的兩名侍者使了個眼色。

現在沈星去休息室換服裝了。

這是個絕好的機會。

機不可失。 霍擎天在樓下等了很久也不見沈星下來,便上樓去找她,打開休息室,裡面卻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只有床上的那一襲白色婚紗,寂寞地躺在那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