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兒,你剛才也聽見了,我的妻子問我什麼時候回國,她很著急,所以,我必須馬上要回國。」男人不緊不慢額說道。

不就是一個女人嘛,有什麼好焦慮的?真是沒見過世面!這個年頭,還有什麼不能被錢解決的問題?

「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解決的。」黛兒對著顧忘回答。

她想要怎麼解決?顧忘立即提高了警惕,別過臉去,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凌厲。

「你別亂來,她是我的女人,我不許你動她。」他突然喊道。

對於顧忘的這番話,黛兒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笑容。

他越是這樣,她就越喜歡。

袒護自己心愛的女人,只能說明他是一個有擔當,有責任心的男人,僅憑這一點,顧忘就已經打敗了很多她身後的眾多追求者。

那些人,有多少都是沖著她的家族,錢財,背景才會想與她結合的,明明心裡就沒有她的存在,卻還要背著自己的良心,一次又一次的做著「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以至於後來的她,已經完全不相信愛情了,直到遇到了顧忘。

她對顧忘是一見鍾情,後來,她卻是愛上了這個男人的人品。她要找的人,就是顧忘這種類型的,不驕不躁,有事業心,感情上還很專一。

「顧忘,你就那麼喜歡那個趙以諾?難道你對我就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黛兒直接問道。

對,沒有任何感覺,顧忘嚴肅的她,堅定的點了點頭。

她那麼聰明,就算他不開口回答,僅憑他的表情和點頭,她應該也已經了解了吧?

「大哥,你看,你要不要給嫂子回一個電話啊?」山貓低聲問道。

「回,當然要回。」顧忘大聲回答。

「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女人繼續問道。

「黛兒,如果我們能夠在生意人有所合作的話,我想我們會合作的很愉快,但是感情上,我只能說抱歉。」顧忘說道。

「我最多只能拿你當朋友看。」他補充著。

原來,一直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一廂情願!她以為,只要自己足夠付出,只要自己足夠用心,他就會回心轉意,一定會回到自己身邊,可是現在看來,原來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不過是無用功罷了。

「黛兒小姐,不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這麼一句話,強扭的瓜不甜。感情是勉強不來的,而且,就算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但是只要看到他幸福,只要看到他開心,你不就很滿足么?」旁邊的山貓,開口說道。

這番話,黛兒倒是十分認可。

只是,她真的不想放棄這個顧忘!他是第一個讓自己心動的男人!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在趙以諾出現在你生命之前就遇到了你,你會不會選擇我?」女人接著問道。

這是一個非常沒有意義的問題。

「人生沒有如果,如果有如果,我也不會選擇出國,自然也就不會認識現在的你。」病床上的男人直接回答。

真是一個高情商的男人,想不到,他竟然還會想出這麼一番答案。

「可是我就是放不下你啊!」黛兒終於忍不住了,低聲抽泣著。

這是第一次,她真正的動情,也是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表現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山貓看著面前的女人,身子不自覺地顫了顫。他知道,以黛兒這麼高傲的女人,在顧忘面前如此服軟,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們還可以做朋友。」顧忘說道。

「可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我想和你結婚。」黛兒回答。

那他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就算她硬逼著自己和她結婚,又有什麼意義?顧忘閉上眼睛,一副很是疲憊的模樣。 「我需要解釋什麼?這有什麼好解釋的,元帥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歌賽一幅態度強硬的樣子。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以前一直是我妹妹懷疑你,我那麼相信你的,沒想到你!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現在還有什麼狡辯的,你說你在迷霧森林裡面看見了草人,還說是草人偷襲了我們的指揮所,還帶領我們這麼多人去迷霧森林裡面去地毯式搜索草人結果什麼都沒看見,你知道這是多大的耗費嗎?那麼多戰士要吃喝拉撒還有馬也要吃喝拉撒,打仗的軍餉都是翻三倍的你不懂嗎?而指揮所分明就是人族的那個混蛋姜辰所做,你居然顛倒是非,把神族往迷霧森林引去,你不是叛徒卧底你是什麼?」

溫格思此刻無比得憤怒吼道!

「元帥大人我不知道我怎麼成叛徒了,還記得當時在你的辦公室裡面的時候,你隨口問我有沒有聽說過草人啥的,我只是把我的實話告訴你,我在迷霧森林遇見過草人,就是背後長草的人,他們抱著鐵疙瘩,你也知道迷霧森林裡面種族巨多,還有無數野蠻部落也會在身上綁著草進行偽裝,你自己提議出來的一個草人,這包含面如此之大,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因為那天他們並沒有攻擊我們,我們只是打了一個照面而已,而且這次我們去迷霧森林怎麼沒有發現草人的蹤跡呢!我們發現了他們鐵器碎片,我們還發現了他們生火做飯的地方,甚至我們還和他們相遇過,只不過我們的騎兵在森林裡面發揮不出優勢,他們背後長著草善於偽裝,一鑽進草叢就不見了,你也知道迷霧森林裡面那麼大,他們常年生活在哪裡,對地形可比我們熟悉得多,我們並不是沒有發現草人,而是人家根本不就跟我們開戰,而是選擇躲避。」

「那指揮所明明是人族的那個姜辰所炸,你為什麼說是草人呢!」

溫格思繼續發問道!

「那是因為之前紅葉國也是被草人偷襲只有他們有炸彈所以我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是草人,而且之前我也懷疑過這會不會是人族在背後綁著草善於偽裝自己,這個懷疑不止我一個,我想嵐月殿下也對你提議過吧!而你怎麼說的,你說人族只有刀劍弓箭,怎麼會有這些先進的武器,就被你完全給否決了,所以才會多出一個什麼草人出來,之前我一直就覺得可能是人族新的偽裝戰術裝成的草人,但是我不敢跟你說,因為我說出來,你會覺得我否定了大元帥的想法,畢竟你是元帥我只是一個參謀將軍罷了,我哪敢以下犯上。」

溫格思沒想到這個歌賽語氣如此的咄咄逼人絲毫不給自己留面子,當著這麼多老將軍的面居然說自己指揮不當的結局頓時氣急敗壞道!

「去迷霧森林地毯式搜索是你的決定對我神族耗費如此巨大,我感覺你是故意在給人族拖延時間啥的吧!」

「元帥大人還要各位將軍將領,我想請問一下,我是人族的嗎?並不是對吧!我是諸神之故鄉來的,我的國家是神族,我現在是神族的最年輕的將軍,說句難聽的,數了元帥你和嵐月殿下,應該就算是我的風頭最盛了吧!我放著大好前程不要,我去給一個連國家都沒有的垃圾人族當卧底,我是圖了什麼?請問溫格思元帥我圖什麼?人族給我錢還是給我個將軍當啊!你說我們神族弱小,人族強大如山,他來策反我,讓我當卧底,到時候給我榮華富貴一輩子安享天倫之樂還說得通,一個窮得連國家都沒有,百姓全是奴隸的國家我為他叛變我至於嗎我?」

歌賽說的無比激動感覺都快哭出來是的,那份委屈的勁兒讓現場的人都很是心疼。

「溫格思元帥,我覺得你是誤會歌賽將軍了,他的確說得有道理,誰會放棄大好前程去找那些屁事兒做啊!就好像讓你選一邊去當國王,一邊去當農名,歌賽將軍不會放棄當國王的機會跑去爭著搶著當農名吧!」

「我也覺得!因為之前我們也懷疑過是人族的殘留部隊,但是都被你給否決了,的確之前在戰術推理上就出現了過錯。」

一下子無數將軍都在次幫著歌賽說話了。

「不可能我的推理不會有錯啊!畢竟用腳指頭想都能想得出來,人族怎麼會有那麼先進的武器呢!」

溫格思有些頭疼道!

「我只有說溫格思元帥雖然武藝超凡,智勇雙全但是在軍事見解上還是稍微欠缺一點,就好像我們之前以為人族只有刀劍弓箭,為何戰爭後面會出現魔法長槍和投石車呢!就好像我們以前不會浮雲術為何後面會擁有浮雲術呢!戰爭是可以讓一個國家瘋狂進步的,他們肯定在想一切方法進步來抵擋我們神族,而且他們有地精商人,可以去整個天下大陸尋找各種先進的武器,甚至把這些武器拿來融合成為新的武器,就好像我們的魔法也在不斷的升級強大更新一樣,所以我們現在千萬不要在抱有以前的那種心態,瞧不起我們的敵人了。」

「這個就好像小老鼠吃大象一樣,雖然大象力大無比,但是小老鼠小啊!知道能躲啊就跟我們在迷霧森林裡面怎麼搜索人家都能躲過去,但是人家一旦鑽進了你大象的鼻子裡面就會給你帶來沉痛的教訓就好像姜辰那傢伙一個人我們跟本不好防範,他可以偷襲我們的指揮所一樣。」

「啪啪啪!」

就在這個時候嵐月站起來直接鼓起掌來,而看著嵐月鼓掌那些將軍們也跟著鼓掌了起來,這掌鼓得像無數個巴掌是的打在溫格思臉上一樣讓他火辣辣的疼。

「行了!歌賽那就當你無罪,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畢竟你帶兵去迷霧森林沒有消滅敵人無功而返甚至好耗費了我們如此大的物質,我現在剝奪你將軍的稱為,就先當一個營長吧!」 溫格思之所以這麼做,還是有一點公報私仇的情況,因為感覺這個歌賽風頭的確有些太盛氣凌人了,而且在大庭廣眾之下居然敢公然打自己臉,如果自己在不對他施加點壓力的話,那自己這個元帥恐怕就不用當了。

「憑什麼!」

沒想到歌賽還沒反駁了,嵐月先站了起來吼道!這讓溫格思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妹妹不是之前最討厭這個傢伙的嗎?而且三番五次的強調這個人是卧底,還要偷偷去調查他,而出現這種事情,妹妹應該高興才是和自己站在一邊啊!但是這個時候卻沒想到妹妹會突然抬杠。

「這還用問憑什麼?這是命令難道不知道嗎?」

溫格思加大了語氣強調道!

「什麼命令啊!人家歌賽犯什麼錯了,憑什麼就要降級,之前我也跟你說過了可能是人族的搞的,畢竟我覺得那個草人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挑釁神族,而你說人族沒有那個實力,這些草人是想來搶奪資源,是哥哥你自己判斷上的錯誤,你覺得草人便是,而歌賽的確在迷霧森林裡面遇見了草人,只是他們現在是游擊部隊,沒有了固定的國家城堡,能夠隨時撤退開溜了,不像以前那樣還要守衛自己的民眾和城堡自然是不好抓了?」

「如果哥哥非要覺得自己聰明絕頂,不肯認輸的話,那你當初為何拿著人家的炸彈當盒子還要去掰開,掰不開還要叫人拿刀來砍,你不這樣做,搞不好神族還不會死去那麼多士兵呢!再說了歌賽將軍帶著部隊在迷霧森林裡面地毯式搜索了那麼久,也並不是沒發現所謂的草人,但是你根本追不上啊!那證明了歌賽將軍的指揮以及情報是正確的,我們的對手越來越機智了,不像以前那麼傻了,排著隊千軍萬馬朝你衝來,根本不管魔法轟炸」

「而人家現在學會躲到森林裡面了,不修國家城堡,你們神族來了我們直接就躲起來或者跑,你們有浮雲我們就住在迷霧森林裡面,霧氣衝天你們居高臨下也看不見我們,你們地面部隊要搜我們,我們隨便挖個地洞在洞口蓋上草躲一下就過去了,是我們對手變機智了而且人族目前還能活下來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廢物早就在之前的戰爭中死光了,人家也在進步,就好像我們也在進步一樣,承認別人優秀有那麼難嗎?我的好哥哥!」·

嵐月的話徹底讓溫格思無語了起來不知道怎麼反駁,的確要讓他承認比自己優秀的話的確很難。

見哥哥此刻沉默不語,嵐月便開口道!

「既然你現在都無話可說了,你還把人家關進鐵籠裡面幹嘛,還不快放人家出來」

「對!溫格思元帥,歌賽將軍是無罪的,你快放人家出來啊!你看此刻呆在鐵籠裡面的歌賽將軍是多麼寒心啊」

面對眾人的勸說此刻溫格思真得已經沒有了任何還擊的語言組織能力嘆了口氣道!

「也罷!也罷!來人放歌賽將軍出來,這事兒就先這樣」

說完便離開了會議室,今天的會議讓他內心著實有些不爽。

「你沒事兒吧!」

當歌賽被放出鐵籠以後,嵐月立馬沖了上去很是心疼的替他拍打著身上的塵土關心道!

「沒!沒事兒!我也真是倒霉,之前被你懷疑我是卧底,現在又被你哥哥懷疑我是卧底,我真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啊,接下來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你哥哥了」

歌賽苦笑著揉了揉有些酸澀的肩膀道

「放心吧!他就是那個德行,生兩天氣就過去了,畢竟征服天下大陸他不能沒有你啊,所以你也別放在心上,等到時候我回去幫你美言幾句便好了。」

現在嵐月在歌賽面前早已經收起了之前大姐大的性格已經變成了一副小女人的模樣,看來這個世界上能征服女人的生物還得是男人啊。

兩天之後果不其然溫格思親自提著美酒找到歌賽,親自等們道歉對那天魯莽的行為表示不好意思,而歌賽自然不敢在溫格思元帥面前擺高架子,連忙笑著說沒事兒。

幾杯美酒下肚兩人的話題便扯開了來。

「歌賽將軍前面的確是我戰術上的判斷失誤,在這裡我真得對你表示再次的抱歉,就好像我妹妹所說,承認別人優秀有那麼難嗎?這句話我是認可的,你的確是一個優秀的將軍,因為之前被人族的這些事情一攪合我現在還真有些不知所措怎麼去對付天下大陸這幫人族蠻夷了。」

「怎麼元帥現在是決定打人族了?」

歌賽一杯美酒下肚雲淡風輕的詢問道!

「現在不是確認了嗎?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草人,全部是那些人族的傢伙搗的鬼,而且那個人族所謂的國王姜辰不死,就根本難解開我心頭之患,這不今天我才找軍師看能不能出謀劃策怎麼解決這些躲在下水道的老鼠嗎?」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你不是之前也說過了嗎?現在我們面對的人族和之前不一樣了,之前他們有國家有城堡,只要派出我們的魔法部隊去一頓狂轟亂炸就能宣布一場戰鬥的勝利,而現在他們彷彿成了會打洞的田鼠了,根本不會和你正面作戰,他們這樣一直牽絆著我們,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夠征服天下大陸啊!而且神殿給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這不神殿的長老們,今天才通過魔法水晶聯繫了我,問我天下大陸的戰況怎麼樣了,而我只有隱瞞並且只能說好,不能說任何的不好,我是誰,我是溫格思,我要臉要面子啊,這幾天我是徹夜難眠啊」

看著溫格思唉聲嘆氣的模樣,歌賽不由得在心裡覺得一陣好笑,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溫格思元帥原來也會有頭疼的時候啊。

「如果溫格思元帥現在執意要打人族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雖說我們和人族正面開戰,他們肯定會躲,但是他們人族可不單是人族那麼簡單,他們還有聯盟啊,像獸人國的落日草原,和矮人族的浮雲之巔, 「以諾,顧忘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啊?」院子里,林夫人輕聲問道。

「沒有,他只是一直說最近很忙。」趙以諾失落的回答。

已經這麼久了,他沒有給自己主動打過電話,最近一段時間,都是自己主動打給他……

不知道為什麼,這讓趙以諾心裡越來越不安。

「他可能是太忙了,不用著急,放心吧,等他忙過這段時間,自然也就回來了。」林夫人一邊忙碌著一邊嘀咕著。

他知道,顧忘身體的休養,需要時間,所以她也只能在這邊安慰著趙以諾。

「夫人,你說,顧忘不會是出事了吧?」旁邊的趙以諾突然問道。

林夫人立馬轉過身子看著她,眼睛里有一絲緊張。

「你說什麼呢,他一個大男生能出什麼事情?」她立馬說道。

可是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了,他還沒有處理完事情?

「你手機響了!」林夫人故意轉移話題,立馬指了指不遠處的桌子說道。

趙以諾立馬走過去,接起了電話。

「嫂子,是我,山貓。」

「顧忘有說什麼時候回來么?」趙以諾激動的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山貓竟然有些心酸。不是顧忘不想回去,只是他現在沒法回去。不是因為工作,而是自己的私事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安穩自己的生活。

因為他也害怕那個黛兒會突然對趙以諾採取什麼極端行動。女人,一旦被逼急了,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尤其是像黛兒這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女人,更是難惹的很。

「嫂子,大哥讓我給你回個電話,他最近很忙,因為顧氏現在正在擴展新的項目,所以只能在這邊多待一段時間。」

說了這麼多,答案還不是只有一個,那便是他最近回不來。此時的趙以諾,手裡拿著手機,眼睛里卻很是失望。

早知如此,當初她就應該選擇和那個男人一起出國。

「怎麼了?不開心了?」林夫人過來故意逗著她說道。

怎麼能開心的起來?現在連通話的時間都沒有,還得靠人家山貓相互傳遞信息。趙以諾嘟了嘟嘴,感覺有些委屈。

「行了,你就別多想了,大不了一個月以後他要是還沒有回來,你就去找他唄。」林夫人故意說道。

「夫人,你說什麼呢?一個月之後,他肯定回來了啊。」趙以諾低聲回答。

「媽媽!看,老師給我的獎勵!」突然,亮亮拿著一個筆記本跑過來大聲喊道。

「我兒子得到獎勵了? 重生之剩女嬌妻 真棒!亮亮,你永遠都是媽媽心目中最優秀的孩子。」趙以諾立馬蹲下,輕輕撫摸著孩子的頭髮說道。

「外婆,你看,這是我們班主任獎勵給我的呦。」孩子激動的說道。

「那,你那個小女朋友有沒有得到獎勵啊?」林夫人故意問道。

「外婆,你在問我么?我沒有女朋友啊?」孩子認真的回答。

一下子,旁邊的兩個女人哈哈大笑起來。還好,這個孩子沒有早戀!

「外婆是和你開玩笑的。」趙以諾立馬解釋著。

「對了,我剛才看見歐陽叔叔了。」孩子突然說道。

頓時,趙以諾立馬站了起來,眼睛里有些許警惕。

「你是在哪裡見到他的?」她問道。

該不會是那個歐陽楚又要來他們家了吧?

「歐陽叔叔又走了,我就在前邊的那條大街上遇到他的,我還以為他來過我們家了呢,看來沒有。」亮亮嘀咕著,跑開了。

還好,他已經走了,若是那個男人再來這裡,歐陽家的老爺子估計又要犯病了!到時候只怕是那個老爺子又要對自己下手了。

他若是一個正常人的話,自己要是真的出了事,她還可以申訴,可關鍵是他不是正常人,他是一個精神病患者,這讓她怎麼申訴?趙以諾撓了撓後腦勺,眼睛里有一些無奈。

「媽媽,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看起來有些緊張啊?」孩子問道。

「沒事,可能是剛才太累了。」她立即回答。

「爸爸呢?還沒有回來么?」孩子繼續問著。

「沒有呢,你想吃點什麼,媽媽今天晚上給你做。」趙以諾低聲說道。

可是此時的亮亮,卻是陷入了沉思。 鳳隱天下:邪帝你別狂 不是在想今天晚上要吃什麼,而是在想顧忘的事情。終於,他鼓起勇氣走到趙以諾面前,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女人,表情有些複雜。

「怎麼了?」趙以諾輕輕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問道。

「媽媽,你說,爸爸會不會外面有人啊?」亮亮問道。

這個孩子,怎麼想這麼多!這都是誰教的?女人皺起了眉頭,有些不悅。

「當然不會,你爸不會做這種事的,你就別瞎想了。」趙以諾趕忙說著。

「媽媽,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同桌的爸爸和媽媽離婚了,原因就是他老爸在外邊有人了,找了個小三,而且那個小三比他媽媽還要年輕,還要漂亮。」孩子毫無城府的轉達著。

怪不得知道這麼多!趙以諾撇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媽媽,那你和爸爸離婚,是不是也是因為你們兩個,其中有一個外邊有人了?」亮亮直接問道。

「行了,趕緊寫作業去吧,我和你爸都很正常!」說著,女人便直接離開了。

「亮亮,你剛才過分了啊!怎麼可以這麼說你的爸爸和媽媽?」林夫人漸漸走過來,輕聲說道,敲了敲孩子的腦門。

這不是很正常么?這年頭,結婚和離婚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亮亮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溝通出現瓶頸的唯一原因就是,她們一直把自己當成孩子看!其實,他還蠻早熟的!

「媽媽,我今天晚上要吃花蛤!」孩子大聲喊道。

「我知道了,你先去寫作業!」廚房裡的女人回應著。

孩子走進房間后,並沒有馬上學習,而是拿起手機,撥了過去,「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好想你啊。」孩子撒嬌說道。

聽到孩子聲音的顧忘,此時心裡有些動容。 我們可以去攻打這兩個地方,要知道他們是盟友關係,當浮雲之巔受到危險的話,人族不可能還躲在迷霧森林裡面不出來,我們要發揮我們的長處,人嘛!始終要動腦子的」

歌賽的話果然一瞬間一語驚醒夢中人的感覺,讓溫格思瞬間便激動了起來道!

「你說我怎麼沒想到啊,可能是這段時間,被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給我腦袋弄得一團亂麻,果然還是軍師聰明過人啊,那行就按你說的辦,神族的這些戰士們早就在天都城等的人都快發霉了,他們現在渴望一場能夠建立功勛的戰爭,我決定還是打浮雲之巔,你也知道這段時間我們神族的軍庫裡面損失了不少財政,而打下浮雲之巔,那些矮人族的金銀財寶就能夠很好的能夠添補我們之前的消耗,雖說浮雲之巔易守難攻,但是那隻針對夢迪那個老傢伙,他打不下來,不代表我溫格思打不下來,好得立馬整頓好部隊,這個時間段讓建造系的魔法師們偷偷的再去浮雲之巔給我偷點彩雲回來,我要帶著我最先進的部隊,讓人族的那群蠻夷們嘗嘗什麼是痛不欲生的味道。」

「那行!你給我三天時間,畢竟我們不能盲目的行動,得各方面準備好,才能給敵人迎頭痛擊。」

歌賽之所以這麼做,覺得神族和人族的這場戰鬥,遲早要打,而從國王姜辰那邊得到的消息便是,人族現在的軍事基地已經修建得差不多了,畢竟這已經快三四個月的時間了,而且也已經有足夠的火炮補寄了,意思是能夠有和神族開戰的底氣了,而現在的神族的整個上下戰鬥士氣有些低迷,他們也渴望一場戰鬥來提升自己部下的軍人氣質,而歌賽就是這個時候,不是要增長自己的士氣嗎?那就讓你們感受一下什麼叫做垂頭喪氣的滋味。

當天晚上在確保絕對安全的環境下,歌賽給遠在絕望海的人族聯盟發去了開戰前的重要情報,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姜辰要不惜一切大家努力修建信號塔的原因,因為第一時間的戰鬥情報實在是太重要了。

就好像這次神族要攻打矮人族的浮雲之巔,如果沒有歌賽的這個情報,人族是不知道的,也就意味著,等他們的腳已經踏上了浮雲之巔的土地的時候,人族的援軍可能還在路上,而這有了提前的秘密情報還有三天的準備時間,那就可以進行完美的戰前準備了。

當得知神族三天後要進攻矮人族的浮雲之巔的時候,姜辰立馬給矮人族的國王打去了電話,現在的聯盟軍團已經今非昔比了,畢竟姜辰帶來了現代高科技的裝備,以前可能還要快馬加鞭的通風報信,而現在只需要一個小小的電話便可以告訴對方一切,而且還不用害怕敵人會截取自己的電話信息,因為兩方的戰鬥元素根本就不一樣,一方是現代戰爭,一方是魔法戰爭,雙方都互不干擾,但是都有著無比巨大的破壞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