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你一沒學過二沒來過,難道你還能比我知道的多了。

所以說我就敢保證有人告訴了這裡面的玄機,所以我才有這麼一問。

倒是告訴黎雪說的事情的是蘇靈兒告訴她的倒是讓我挺驚訝地。

從上一個問題開始,蘇靈兒動不動就是對我愛答不理,結果每次都是一開始不說話,結果到最後卻都是及時的回答了我。

算上黎雪這次這都兩次了。

女孩子的心思不要猜,我現在是真的猜不懂蘇靈兒這丫頭到底是怎麼想的。

倒是這次黎雪的話卻讓我茅塞頓開,思索了半天的問題現在是終於解決了。

我剛要說話,結果蘇風臉色一變,伸出手示意我們別說話,然後就把目光集中在了我們所涉及的那個陷阱那裡。

在我眼裡肯定是和剛才沒什麼區別,但是考慮到我這個弱雞的身份,我好像確實是插不進去什麼話。

又是等了一會兒的時間,終於,在我們所布置的那個地方終於發出了一陣腳掌踩在落葉上的聲音,穿過夜幕,一條超大型的野豬就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

雖說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品種,但是它的體內是一定有著能量的,有能量的野獸其實就是魔獸。

這還是第一次我覺得不好實現的事情現在就在我面前發生了,我非但沒有任何負面情緒,相反我倒是還挺高興的。

有這樣偷懶的辦法就該在合適的時間和合適的地點上用,否則的話累的不就是我們了嗎?

之前蘇風把一些布置都調整了一下,算上我們這個點,對面基本上就在我們的攻擊下無處遁形。

當然,蘇風本人也沒有讓我失望,蘇風嘴唇微動,直接讓隊伍發動了攻擊。

「噗噗噗!」

無數輕響聲瞬間響起,金黃色的子彈從四面八方湧來,一時之間,無數子彈就打進了這哥們的生日裡面。

總結一下,才明白什麼叫做皮草肉厚的好處。

我的氣壓98k到底有多大威力我是相當清楚的,結果卻僅僅只是對一頭野豬造成的傷害卻只能忽略不計。

而這頭野豬在這一刻也算是相當有排場。

蘇風嘴角帶起了一絲笑容,身上靈力光芒一閃,一把狙擊槍就出現在了蘇風手中。

接下來蘇風就用這把狙擊槍瞄準了野豬。

蘇風淡淡地對我說道:「剛剛給你看了你的爆裂燃燒彈,現在給你可以看看你的第二款子彈也是我最喜歡的的一款子彈。」

第二種子彈?

蘇風話音剛落就果斷地扣動了扳機。

「噗!」

一道小小的槍聲,一顆金黃色的子彈從槍膛中迅速射出。

在以一刻,我小聲地自言自語道:「樂天式秘銀靈陣狙擊彈。」

一款爆裂燃燒彈和一款專門用的狙擊彈,兩顆子彈的造價都是挺貴的。

但是從威上比,秘銀靈陣狙擊彈要比爆裂燃燒彈大但是爆裂燃燒彈的攻擊範圍卻要大的很多。

兩款子彈到現在我是終於才都見到了,我的心神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到底那款子彈好用,那麼就看今天這一架了。

如果我能慢視角看待這個世界的話,那麼我的眼前一定是那顆子彈在穿透了野豬的表皮,穿過了肌肉進入了野豬的腹腔。

「爆炸吧。」我輕聲說道。

就在一刻,射入野豬體內的子彈瞬間炸開,這可不是子彈碎片的問題,僅僅就是一瞬間,野豬的肚子好像被樹人注入了提起一般瞬間鼓了起來,伴隨著鼓動,野豬表皮也是不斷地抖動。

這就是秘銀靈陣狙擊彈,內部附加雙靈陣,其一為推進靈陣,增加狙擊彈的射程和穿透力和威力,其次就是一個儲存靈陣。

儲存靈陣不是普通的那種儲存貨品的靈陣,這靈陣內部儲存的是魔法風刃,靈陣沾血,那麼風刃就會爆發。

如果說風刃就在身體內部爆發的話,那麼就是非常厲害的人或者魔獸都會瞬間暴斃而亡。

身體再厲害,但是內臟卻還是內臟,內臟全毀,我就不信還有人能活下來了還是怎麼樣。

這就類似於什麼最偉大的城堡往往是從內部被打破的特洛伊木馬記。

明明守住的城堡,最後卻被敵人混了進去以至於輸掉了整個戰爭。

和之前無數的普通子彈相比,我的秘銀靈陣狙擊彈一槍斃命,效果相當不錯。

接下來我們又獵殺了一些被味道吸引而來的魔獸。

這就讓我有點納悶了,不都是貓對氣味很敏感並且把失去味道的主人狠狠揍了一遍的主子屬性居然對魔獸來說是一個作用。

明明我們僅僅只是離開了150米左右,但是我們的味道應該還有存留吧。

魔獸們一個接一個出來受死,這確實是有點不太被人所接受。

不管別人接受不接受,今天對於我們來說絕對是興奮的一天,畢竟不費吹灰之力能解決掉這麼魔獸,我覺得就是以後的黎雪單挑都不會浪費很多力氣的。

戰鬥還在繼續,我們依舊在這裡蹲守。

我們的攻擊方式就兩種,一種是靠著氣壓98k同時開槍然後守屍就好。

其次就是在氣壓98K沒有殺傷敵人的時候,那麼狙擊槍就可以站出來了。

實地測驗,我的狙擊槍搭配的三種子彈完全可以適應各種環境下作戰並且可以打出任何一種使用者想要達成的戰果。

這下子就舒服了,戰鬥都在百米之外解決,就是原本實力會很強大的魔獸現在連我們身子都進不了。

不得不說這就時靈科武器恐怖的地方。

千里之外取人首級比較麻煩,但是百步之內沒有任何東西能比的。

弓箭,弩箭遲早是要退出歷史台的。

蒼穹為聘:八相女帝傾天下 「嗷!」

我去?! 突然,一聲巨大的吼叫從落暉森林內部傳出。

聽到聲音的我差點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這聲音大的都把我的耳膜給震的生疼,等這道吼聲過去,我還沒反應過來,一隻手就直接抓住了我命運的后脖頸,然後我就聽見蘇風大聲吼道:「快撤!」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快到我都沒什麼反應就被蘇風抓著就往森林外跑去。

我是真的好久沒體驗過這種人體風箏的感覺了,我都不敢張嘴,這要是張開嘴估計我喝風我都能喝飽了。

只不過我的腦子倒是清醒了過來,隨著腦子清醒了過來,我堪稱為鬼才的修鍊天賦告訴了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漢末昂魏 就我這半吊子的感知能力我都能感覺到空中有一股極其巨大的能量在匯聚。

這種感覺就像是三年前的那一幕。

難道是龍出現了?

我都不敢問,生怕張開嘴就被風吹死。

在我眼前的所有場景都成了PPT了,還是那種快速過度的PPT,基本上什麼都看不清。

一股柔和的靈力緩緩護住了我的身體,而這股靈力也隨之注入到我的身體里,就好像是一股熱流突然注入到體內,雖說形容奇怪了點,但是好歹這股熱流不是從我身後進來的。

隨之熱流的進入,我眼前的場景一下子清晰了起來。

我被蘇風提溜著當人體風箏,而在我身邊,黎雪和蘇靈兒也是各自在一個士兵的輔助下快速前進。

大致估算了一下,我覺得我們的速度都能上八十邁了。

放在我上輩子這絕對就是超速了,人家都得給貼罰單那種。

放眼望去,在我們身邊還出現了許多驚慌失措的魔獸慌不擇路地也是朝著落暉森林外面跑去。

平常的時候不是人類獵殺魔獸就是魔獸捕殺人類的,現在人類倒是和魔獸挺和平的。

事實證明,在生死危機之前,沒有什麼仇恨是放不下的,戰爭啊什麼的其實就是種族啊,信仰啊,國家啊之間的一些無聊的鬥爭,和平才是最終唯一的路。

我發現我這個人倒是挺有意思的,都遇到這麼大的危險了我還能想到戰爭啊和平啊什麼的問題上。

可能是我弱雞當得時間有點長,有人保護著我就挺安心的。

在這麼快的速度下,我們很快的就衝出了落暉森林。

等我們一衝出落暉森林,我就感覺頭頂上猛然竄過去一道烏雲,然後就是狂風大作。

可喜的是,一直讓我深惡痛絕的人體風箏終於是停了下來。

可讓我驚駭的是,在我面前半蹲著一個差不多有五層樓那麼高的一個龐然大物,這東西渾身漆黑,背後有著一雙巨大的翅膀,爪子上的指甲估計都比我大。

「咕咚。」

我狠狠吞咽了一口吐沫,這一刻我好像感覺到上帝又一次和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這玩意的長成這樣我就是個傻子都認得出了,這尼瑪不就是一條龍嘛!

我是有多倒霉啊!三年了全人類聯邦都再也沒看見一條龍,結果我就是出門出個差的功夫都能遇到一條?

真的,我一點都不開玩笑的,看著這麼一條龐然大物我是真的兩條腿都打著擺子,要不是我家老爹多年以來對我的棍棒教育,我估計我真的得嚇尿了。

以後誰再和我吹什麼膽子大,不怕死,簡直一幅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英雄氣概什麼的我上去就給丫一板磚。

誰尼瑪不怕死啊!遇到這麼個東西我就不信誰不害怕的。

我感覺我沒嚇尿已經很不錯了。

然後我的耳邊就傳來了蘇風的話:」樂天,一會兒你能跑就跑吧,帶著你妹妹和靈兒,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聽這話的意思好像蘇風都打算託孤了。

這都算遺言了?

我這嘴角扯得都快抽筋了,說實話,我害怕歸害怕,但是我還真的不覺得到了絕望的那個時候,

我手顫抖著從領口掏出一個項墜,嘴裡念叨著:「他喵的你可別騙我」什麼的話,然後一把把項墜扯下來,我直接用力直接把它摔在了地上。

「咔嚓!」

這項墜是水晶質地,本身就很脆弱,剛一接觸地面這項墜直接就碎成了一片一片得了。

隨之而來的是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緩緩升起,在這道白光之中,一道虛幻的人影打著哈欠一幅慵懶的樣子就吐槽道:「幹嘛啊? 極品神醫闖都市 大半夜叫我。不是告訴你這玩意就是一次性的東西,別亂用嗎?」

看到這個人的出現我立馬就放心了。

龍就在面前,比速度我們也沒人家飛的快,趁這條龍還沒動手我直接焦急道:「別睡了,我這都遇到龍了!你趕緊把這玩意解決了啊!」

全人類聯邦能讓我底氣這麼足的人只有一個,這個人姓龍。

說到這基本上是個有腦子的人就知道這貨是誰了。

龍傑慵懶的臉色聽到龍這個字立刻就消散的一乾二淨,轉換而來的則是一臉的驚悚,龍傑當即轉身,等他看到這條龍的時候,我是做夢都沒想到龍傑居然破口大罵道:「我靠!你小子命是有多背,我找了三年都沒找到你居然一出門就看見了!還愣著幹嘛啊,抓緊時間跑啊!我最多能給你們頂幾分鐘!」

我勒個去?

不是說男人最怕就是說自己不行嗎?好歹是個聯邦主席,龍傑怎麼慫成這個樣子。

我這還沒反應過來,那條龍終於是有了動靜,那條龍僅僅只是做了幾個動作。

低下頭,嘴張開,呸!

嗯,這七個字形容的很恰當。

但是實際上最後那個呸出來的東西有點嚇人,一個巨大的電球直接照著我們的臉就招呼了下來。

乳白色的靈力在這一瞬間暴漲,白色靈力形成一道屏障當在我們的頭頂,我命運的后脖頸又一次被抓住,蘇風激動地大聲道:「快跑!」

嗯,又是我熟悉的人體風箏。

蘇風抓著我帶著人直接繞開那條龍就向著一個方向狂奔,騎馬是沒法考慮了,剛剛那龍降落的時候正好一腳踩在驛站上,估計拴著的馬也差不多沒了。

現在也就只能跑了。

人在生死存亡之前果然能爆發出最大的潛力,我都感覺我在蘇風的帶領下上高速都不成問題了。

這要是蘇風修為再高點,估計我覺得和高鐵區別也不大了。

之前那道暖流照舊出現,所以我的視線還算清晰,看著龍傑和那條龍的戰場,我看到的基本上就是龍傑在被動挨打。

然後一道極其巨大聲音再一次響徹雲霄,當然,這次是人喊出來的,龍傑極其鬱悶地聲音響起:「沃斯卡!來幫忙啊!頂不住了!」

沃斯卡?

紅樓之石頭新記 這個姓我好熟悉啊。

結果沒幾秒鐘,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銀色的光芒,這道光芒出現后便向四周延伸,最後呈現出一道門的形狀。

而後,一頭金毛直接從門鑽了出來。

「爹?」

這我連風都不怕了,直接脫口而出就是這麼一句。

雖說我三年都沒見我老爹了,但是他那一頭標誌性的金毛我還是很熟悉的。

我做夢都沒想到我爹居然能來。

隨著我爹的出現,又有十一個人從半空中那道門鑽了出來,等這十二個人齊全,與之而來的是恐怖的靈力威壓瞬間爆發,我爹的聲音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