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貓撲出,在牆壁上折向返回后,就坐在床上看著心有餘悸的幾人,然後抬起自己的腳舔了幾下,就有些意興闌珊的爬了下來。

『媽呀,嚇死我了!』反應過來的小娟雙腿一軟,整個人就差點坐在了地上。

一旁的麻籍伸手扶住了她,然後兩人一臉驚懼的看著前方,看著那此時顯得人畜無害的白貓,然後身體又是一陣哆嗦。

其他人也沒有好到那裡,就連視力強化最強的侯元,已經達到動態視覺的在剛才也只是看到了一陣白光,然後當他再想去細看時,白貓已經回到了病床上。

『行了別鬧了,將你知道的趕緊說出來吧!』秦思宇催促道。

『哼,你們說的東西,全部都是別人想讓你們知道的,也是他們故意泄露出來的,要不然以你們的科技水平,過去沒有一點的歷史反而會懷疑。而懷疑似乎已經成為了你們的天性,所以他們才做出了這些混亂的事情來混淆你們的知識傳承!

蘇醒后通過他的記憶,我了解到了你們現在存在的時間段,基本上可以說你們就是第九紀的生命,而我則是你們前面第八紀的生命。

而至於你們這一紀傳說的神話歷史,大部分都是第八紀鮮活的生命印記,就比如我們蟲族,在第八紀我們被稱呼為妖族,而那一紀也是前面所有紀元裡面,單體力量最強的時代!』

至於前面的時代,第一紀同樣是由我們蟲族創造的,只不過那時候我們還是初代蟲族,還沒有經過那麼多次的基因優化,而在那個時代與我們敵對的,則是你看到的那株大樹的始祖,菌類!

它們現在的後代還存留在這顆星球上,只不過因為造物主的封鎖,再加上天地間供我們進化的暗能量消失,所以它們全都還處在最初的狀態,你們之前看見的大柳樹,就是已經覺醒來的菌族,同樣的它們也出現在了第八紀的歷史中。

第一紀因為雙方互相爭奪生存領地,兩個族群經歷了漫長的戰爭,而且因為戰爭進化除了無數種各異的形態,但在有一天這個情況變了,天空中突然降下許多的火流星,也就是你們口中的隕石,然後第一紀被終結了,而第一紀則被你們稱之為寒武紀。

再到後面的第二紀,這個時候誕生了一個新物種,也就是你們傳說中的矮人與地精,而他們的先祖實際上是同一個起源,只不過因為進化的方向選擇不一樣,所以最後的結局也不一樣。

矮人最後因為出色的鍛造能力,再加上他們不論男女全都驍勇善戰,所以他們被帶走了大部分青壯,留下的少部分老弱,與地精族一起毀滅在了火山爆發中,而這一紀則被你們稱之為奧陶紀。

到了第三紀,殘留在地面深處的菌族因為火山爆發來到了地面,然後這一紀就是它們的紀元,它們也迅速的成長直至覆蓋了當時這個新球所有有陸地的地方,這一紀被稱之為志留紀。

後面的第四紀則是泥盆紀,那是屬於海洋生命的時代,也是科技文明第一次出現鼎盛的時代,當是最強的大國度被稱之為亞特蘭蒂斯,而他們也毀滅了,毀於戰爭下的大陸沉沒,只有那些被選中的人得以倖存。

第五紀石炭紀,那是屬於魚人的後代精靈們的紀元,藉助於魚人時代殘留的科技,他們發展出了魔法文明,但他們自身的智力卻退化了,科技的火種被遺失,然後因為首次出現的個體實力強大,他們也被造物主選中帶走,剩餘的人毀於全球性的寒冰期。

第六紀是巨人的時代,因為那時間陸地上最大的物種是恐龍,所以他們也被稱為恐人,但因為他們脾氣暴躁易怒,再加上他們的體型巨大,不服從管理,所以他們全部被遺棄,也是前面幾紀中,存在時間最短的種族,而他們的遺迹,現在在這顆星球上還有殘留。

第七紀則是我們蟲族的時代,也就在那個時代我們蟲族發展到了巔峰,我們開始向第四季的與人一樣,我們開始探索深空,但也因為這樣,我們遭受到了滅頂之災,幾大古老的蟲后全部被控制,整個族群成了傀儡,然後毀滅在一張致命的病毒中。

到了第八紀,這一紀中那些消失在遠古災難中的種族全部慢慢出現了,各族在大地上開始角逐廝殺,爭奪領地。

也就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一個新的種族誕生了,他們就是猿人,然後他們從精靈那裡學會了掌握自然的力量,從矮人那裡學會了鍛造的技能,再加上魚人退化的科技,他們崛起成為了一股新的力量。

因為他們的崛起侵佔了其他種群的利益,所以戰爭爆發了,這個時候他們這個種族的優點爆發了出來,那就是他們恐怖的學習能力以及理解能力,而最後的結果就是,我們也改變了他們的進化方向,因為最開始的時候,純肉體的能量才能抵禦各族的進攻。

也就在這一紀的中期,他們這一族分成了兩個進化方向,一支專研開發身體的潛能,另一支則研究各種的科技力量,然後雙方聯合直接奠定了他們第八紀霸主的地位。

同樣的也就在各族都開始返回到各自的巔峰時,這個時候造物主們再一次出現,但這一紀因為我們早就有了準備,所以我們跟造物主間發生了戰爭,但結果可以預料的,我們輸的一敗塗地,所有的力量與科技在他們面前都沒有用,更甚者他們的戰士中還有著先前擄走的其它幾紀的生命,而他們比我們進化的更徹底。

最終在我們戰敗被俘后,他們選擇帶走了我們所有的族人,然後將這個世界陷入到一片光與熱的火海,然後第八紀在經歷了八十萬年後結束,而這一紀則被你們稱為新近紀。』 第四百一十三章泰坦星人

『那他們究竟是誰?怎麼可能控制地球長達數億年之久!』劉勝瞪大了眼睛問道。

此時房間內的氣氛簡直沉悶到了要發霉的程度,每一個人的心情都相當沉重,他們根本就沒有料到,苦苦追尋的答案竟然這麼殘酷,那是長達六億年的血淚史啊。

『對於你們而言這恐怕確實是難以接受,畢竟時間太漫長了,但對於一個已經達到了宇宙科技的文明來說,這麼點時間根本就在可接受範圍,因為隨著時間的發展科技的進步,生命體的壽命也是會出現增長的。

就拿我自身來說,孕育期的我可以沉睡數千年,而一旦主動的為我們補充大量的能量,我可以一直存活到這些能量消耗殆盡,等待一個可以適合我生存的時間環境。

這也是我們在相隔數個紀元後重新出現的原因,但一旦出生,最起碼的我就可以自然存活數百年之久,但如果我的生命層次發生改變,我還可以再多存活一些時間!』白貓一副自然的說道。

『那豈不是說,能量不止,我們就可以無限的存活下去?』麻籍的聲音有點顫抖的問道。

『你想多了,因為你們體內數道基因鎖的存在,所以你們就算能量充足,存活的時間也是在這具身體的上限。但如果你們可以保持不斷的進化,然後利用進化的力量不斷的打開基因鎖,那長生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實現,當然前提是你能打開那麼多的基因鎖,還有不被敵人殺死!』白貓瞥了麻籍一眼,似乎為他的想法感到可笑。

『長生啊,這是多麼誘人的目標!』劉勝感慨道。

『你做夢的樣子真的很可笑,第九紀註定了要比第八紀殘酷得多,之前所有紀的生命都會再一次出現,所以你先活下來再說吧!』白貓對幾人的想法嗤之以鼻。

『那經過了這麼多紀,你們有收集到他們這些造物主的線索嗎?』秦思宇皺著眉頭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但如果連自己的敵人是誰都不知道,而是和一群日後可能的盟友打的你死我活,秦思宇覺得這樣的未來未免太悲哀了一點。

『第八紀的後期,在戰爭中我們俘獲了對方的一名蟲族蟲后,然後想通過對她的審問發現那些造物主的來歷,但不料這一切是他們早就設計好的,為的就是靠近我們的蟲后,然後控制她!

那一戰我們整個族群被毀,整個卡達蟲系被連根拔起,只有我們這一批,是蟲后靠著吞噬了那誘餌蟲母的力量后,在自己瀕死的邊緣產下了我們,然後我們就被僅存的蟲王搶了出去。

他們本來將我們打算當成卡達蟲系重新崛起的希望的,但因為蟲后死前吞噬的那誘餌蟲后,使得我們幾個根本就不能被孕育出來,而且其他幾位蟲卵先後因為逃跑中受了不同程度的損傷,所以最後他們讓我吞噬了我的幾位姐妹。

但我依然無法孕育出來,因為誘餌蟲后的基因,篡改了我們卡達系的基因組,所以我註定成為了一顆永遠不能出世的蟲后,然後直到族群所有戰士戰死,我落在了他們的手中,然後因為特殊性,被他們安置在了南極的神廟中。

我雖然不能被孕育出來,但我的神經意識卻已經覺醒,我可以借著卵殼觀察這個世界,我可以感受一切,然後我記下了一切!』

『那他們究竟是什麼樣子?』侯元也是一臉的鄭重,同時也示意其它幾人不要在小聲議論。

『他們的形態各異,什麼樣子的形態都有,而且皮膚的膚色也是千奇百怪,當然他們之中最多的還是你們這種樣子,就好像人類一樣,而且這一類人佔了他們之中的大多數!

剩下的就是我們前幾紀被擄走的那些人,以及一些我們也沒有見過的形態,就好像野獸一樣!當然最後在吸收了誘餌蟲后的基因記憶后,我終於看見了那一切的魔后黑手,也就是造物主泰坦人!』

『泰坦星人?泰坦不是土星的第六顆衛星嗎?』劉勝心中一動道、

『他們要是那個泰坦星早就不存在了,這顆泰坦星存在於銀河系的中心星域,不管是形成時間,還是星球的質量都是地球的數十倍之多,而且他麾下有數不盡的礦產星球,再加上其他的殖民星球,以及他們劃分的十二提坦守衛星域,共同構成了銀河帝國這個龐然大物。

而我們地球,也只是十二提坦星球中的一個,負責的是第四懸臂的安全問題,而在我們裡面,還有六顆同樣的守衛星球,共同構成了銀河帝國的絕對防禦圈!』

『這樣的力量,我們拿什麼去對抗他!』褚華幾人聽后一臉灰敗,完全想不到他們未來如何跟這樣的敵人對抗。

『無法對抗就只能等死嗎?』白貓鄙夷的看著他。

褚華為之老臉一紅,嘴唇蠕動了兩下,辯解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實在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辯解。因為對方的實力確實超出他們目前許多,就算是末世前遇見這樣的敵人,地球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更何況他們現在!

『那你說我們怎麼辦?』褚華紅著一張臉問道。

『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他們只是要培養一批戰士,那又為什麼在每次帶走一個個族群后,又為什麼費力的毀掉他們生存的家園,讓他們繼續繁衍不更好嗎,就像是割韭菜一樣,一茬又一茬的。

他們為什麼數次毀滅那些文明,無非是他們自那些文明的發展軌跡上感受到了威脅,所以他們剪斷了他們的發展方向,逼迫著他們換上另一個方向,無非是因為,他們需要的只是戰士,而不是這顆星球上的科技!

這一次的進化考驗才剛剛開始,參照第八紀的災難降臨時間,我覺得你們最少有百年的時間發展,因為你們這一紀的進化速度,並不是所有紀內最快的。

所以我們這些潛藏的力量才會醒過來,打算趁著這段時間快速發展,然後趕在他們來之前襲擊他們的觀察哨所,將時間再向後拖延一段時間,徹底的為我們的成長爭取時間!』

『這個決定是你們在第八紀商量好的,還是說你自己的單方面決定?』秦思宇皺著眉,腦海里則在不斷的計算著。

『我找誰商議,第八紀的末期我們是最先陷落的一支,怎麼去找人商議!』白貓無奈道。

『既然如此,也就是說時間的限度可能並不是這樣,但目前我們的等級都還很低,所以造物主降臨的危險還不構成,收割的條件也不足,而這就是我們的成長空期。

只要我們趁著這個時間,努力的提高自己的能力,儘快在收割前增加自己的準備,到時候我們最起碼還是有抗爭的實力,然後不行我們就先撤退,踏入星際空間!』秦思宇設想道。

『你這樣想還是有點不足,最起碼單靠我們自己是無法達成的,我們必須要有我們自己的地盤、勢力、人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發展的起來,而且我們必須選擇聯合,這樣的大事說舉國之力也不為過,你有這樣的力量嗎,將所有人聚攏起來?』侯元很冷靜得給秦思宇澆了一盆涼水。

『我們根本沒有選擇,所以就先從第一步來做,先擁有自己的地盤,你們覺得選擇那裡比較好?』秦思宇問道。

『現階段蟲族的身份還是有點驚世駭俗,再加上這些事說出去信的人也沒有多少,所以就我們幾個知道就行了,再加上為了掩護埃迪卡拉的種群發展,我們必須尋找一個足夠隱蔽的地方!』侯元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最好的可能就是我們組成兩部分,明面上是我們進化者的勢力,暗地裡則有蟲族幫助我們,所以我們的發展肯定阻礙不打,唯一需要關注的就是隱族的存在,還有就是其它的物種競爭!』劉勝也敲著桌子強調道。

『在我繁衍族群的時候,我需要大量的食物,屍族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另外考慮到隱蔽性,最好選擇在一些靠近城市的山林中,而且山林的面積一定要大!』白貓也說出自己的要求。

『既要滿足科技的要求,又要滿足人口數量的要求,另外地域、環境等綜合因素考慮下來,我覺得選擇我的家鄉是個不錯的地方,正好後面我還需要回去,就選擇在那裡吧,你們怎麼看?』秦思宇提議。

『秦嶺的面積不小,再加上那裡有國內最大的溶洞群,蟲族藏起來絕對方便,而長安城自古以來就是人口大城,再加上周邊為數不少的衛星城,交通什麼的也便利,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劉勝點頭,算是同意秦思宇的提議。

『長安那邊的工業也發展的不錯,之前國內的航空航天設備大都在那裡研發,所以科技方面也滿足!』侯元點頭。

『最重要的是,長安的古城牆保存得比較完整,只要稍加改造,就是一座跟金陵城一樣的倖存者城市,我們完全可以以那裡為基地,向著周邊不斷開拓安全範圍!』

眼見侯元與劉勝都附和了自己的提議,秦思宇心中一喜,立刻加了一把勁,爭取讓其他人也同意自己的意見。

『行,那就選擇長安吧,我們儘快上路吧!』麻籍表態表示支持。

重生之漣漪 『我也同意!』小娟接上,然後將目光看向了剩餘的三人,分別是褚華褚強兄弟以及董瑞琪。

『同意!』三人點頭,決議正式通過。 第四百一十四章秦思瑤、施倩、婁清芸

眾人將事情確認清楚后,秦思宇就示意這邊沒事了幾人回去休息,同時也將白貓埃迪卡拉趕離了自己的房間,然後自己躺在了床上閉著眼睛假寐。

剛才雖說跟幾人已經確定了後面的大致方向,但說實話秦思宇心裡真的沒譜,而且此去長安還有近七百公里的直線距離,算上一些路不能通行,再加上還要穿越秦嶺山區,所以綜合算下來,最起碼還有上千公里的路程。

而自申城到江城這一千多公里,秦思宇他們走了近五個多月的時間,一路上自春走到了秋,穿江過城翻山越嶺,幾乎是歷經了磨難。

屍潮、鼠群、大洪水,暴動、隱族、老柳樹,幾乎每一次都是險象環生,而在這一路上,有人加入隊伍,也有一些面孔永遠的消失,而最讓秦思宇感覺痛心的,莫過於他藏在內心深處的任憶曦了。

一想到那個女孩,秦思宇的心就一陣陣抽搐得生疼,眼前不時閃過那如畫的笑顏,閃過她的惡作劇,閃過她曾經的嬉笑怒罵的表情。

雖然他們認識的時間很早,互相之間也算是熟識,可那時他只是將她當作了妹妹一樣,因為她跟自己的妹妹秦思瑤,真的是一般大。

但因為後來他認識了程萌,然後去老師家裡的時間少了,相反任憶曦到研究所的時間卻多了起來,秦思宇現在細想了一下,卻突然發現自那時好像她就很少捉弄自己了,魔女的印象也只是因為之前的經歷。

及到末世后再相遇,因為那時雙方之間都有今天沒明天的,再加上戰鬥之後心裡放鬆之下,每一個人都需要傾訴那種脫離死亡的興奮感,漸漸的雙方之間就有了寄託。

而且在再次遇見之初,任憶曦就清楚的表達了對秦思宇炙熱的情感,那時秦思宇還刻意迴避了一下,但卻被她炙熱的感情融化了。

這一路走來,他們最開始的目的並不明確,就像當時在疁(liú)城倖存者營地一樣,那時候他因為老師的要求,在那邊逗留了近一個月的時間,然後直到任憶曦死去的那一晚,他才離開了那邊。

之後因為受傷他流落在了疁(liú)城周邊,登傷好之後他又帶著婁氏姐弟回到疁(liú)城基地,然後在看到留言后再趕去婁城基地。

再之後的風景區,新吳市、龍城,一直到了金陵城,因為齊明的事再耽誤一番,在這之前還因為遇見了吳琦,一時激怒下還去了趟潤城。

一直到現在的江城,在終於找到了妹妹之後,距離末世爆發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半年,想到這秦思宇不禁有點暗恨自己,同時也警醒後面路上必須要加快進程了。

想得越多,秦思宇只感覺自己的腦海越發的清明,然後好多的念頭紛至沓來,就像是一團亂麻一樣,總是理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他乾脆不再去想,強制自己進入睡眠,因為江城的屍潮,註定了他需要插一手,只有這樣才能快速帶著妹妹離開。

慢慢的秦思宇進入了睡夢中,然後也不知道他們見了什麼,臉上竟然浮現出一絲絲笑意,使得陽光照射進來時,都沒有忍心驚動他。

另一邊秦思瑤在將自救會的所有人整頓好后,向著幾個一直跟著自己的姐妹,以及幾位一直支持自己的隊長解釋了一番,將所有的事情原委坦誠相告,然後也沒管對方是不是聽進去了,直接告訴了幾人自己的想法,就出門直奔秦思宇這邊而來。

而在她離開后,孫丞輝也立刻叫來自己的幾位心腹隊長,然後一番吩咐下去,幾人就離開了他的房間,消失在了外面的暮色中。

天才狂醫 看著窗外的縷縷光線,孫丞輝的眼睛微微眯起,臉上浮現出一絲得逞的笑容,然後不知道因為想起了什麼,這一絲笑容消失,轉而是臉頰上浮現出一律陰霾,同時他一拳砸在了室內的牆上。

此時的天色已經慢慢放明,而在那一扇扇窗戶後面,擔驚受怕了一夜的江城倖存者們,才慢慢的拉開遮擋光線的厚重窗帘,讓那一縷縷晨曦驅散房間內的黑暗。

就像是夜間覓食的鼴鼠一樣,一個個離開安全房子的倖存者,偷偷摸摸的出現在窗戶后,樓梯口、街角,用自己小心翼翼的眼神,一點點的看著這個略顯安靜的街道,直到確定了沒有危險,才走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而在秦思瑤與孫丞輝這邊在向下面人傳達命令時,在江城的普通辛存者慢慢開始一天的忙碌時,王者之拳的胡曉原,已經將一道道命令快速地傳遞到了麾下的每一個隊員的手中,然後一場場對於空白勢力區域的接受就開始了。

昨晚前往中央公園的幾支隊伍,為了保證對王者之拳的絕對壓制性,都將自己隊伍內的中堅力量全部帶走,而在戰鬥結束后,這些人一部分投靠了秦思瑤這邊,另外一部分則選擇向胡曉原這邊投誠,

所以今天對地盤的接收,主力就是這些剛剛投誠過來的人,而王者之拳自己的根本力量,幾大隊長麾下的精英隊員們,則開始趕回營房休整生息,準備為後面的大戰做準備。

底下的戰士休息了,胡曉原他們卻不能休息,凌晨的這一戰徹底的改寫了江城的勢力結構,而且因為自救會的偷襲,他們這邊也是損失慘重,戰後的清查也是刻不容緩的事。

同時,那即將到來的屍潮,他們也必須重新派人前去偵查了解,務必在屍潮來到江城城下時,拿到更多的有利情報。

秦思瑤趕到秦思宇眾人所在的醫院時,外面的天色已經徹底的明亮,而且因為凌晨下過雨的緣故,外面的天空顯得藍盈盈的,空氣中也不像前幾天那麼的悶熱。

向著前台的護士打聽了一下,秦思瑤就直奔秦思宇所在的樓層,路上路過一面鏡子時,為了不讓秦思宇發現她眼角的悲傷,還對著鏡子刻意的練了幾下笑容。

上到樓層上時,還沒等她敲門,樓層的隔斷防化門就被自裡面拉開,然後一個男人的臉就出現在秦思瑤的眼中。

看見是秦思瑤,男人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就為她讓開了身體,秦思瑤看了一眼男人,只記得是昨晚在哥哥的隊伍中,她應該是看見過這人。

既然對方也認識自己,她就沒有自報家門,感應了一下他的能量等級,發現是個二級進化者,就對他微微點頭致謝。

『隊長在走廊中后的七十九號病房,他現在應該還在睡覺!』看見秦思瑤對自己點頭,男人輕聲對她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秦思瑤一愣,然後也輕聲的說了句謝謝。

離開門口,秦思瑤快步向著後面走去,就在這時她看見前面護士站那裡探出來一顆女人的頭。而那人看了她一眼,就又很快的縮了回去,同時那邊也傳來一陣噓噓的說話聲。

沒等秦思瑤走到那邊,一個女人自護士站走了出來,看著迎面而來的秦思瑤,笑著伸手道;『你就是我們隊長的妹妹秦思瑤是吧,你好我叫施倩!』

『我是,你好!』秦思瑤驚奇於眼前女人的靚麗程度,然後也自然的伸出了手,跟施倩的手握在了一起。

『隊長現在正在休息,之前他已經勞累了好幾天了,再加上昨天他也受了很重的傷,所以現在還在睡覺,我們也沒有叫醒他,你現在過來要不先等一下,我先去叫醒他!』施倩款款說道。

『沒事,不用叫醒他,我輕一點就在旁邊看著他!』秦思瑤搖頭。

『行,那我帶你過去,對了你們一會跟婁姐說一下,就說我帶秦思瑤小姐去隊長病房了,免得她一會找不到我有叫我!』施倩對著秦思瑤說完,又轉頭對著護士站的兩個女人說道。

『嗯,你去吧,婁姐那有我!』護士站內一個女人對兩人點頭。

『你們這邊就你們幾個守在外面嗎,隊里的其他人呢,我記得昨晚你們人數不少啊?』秦思瑤前後左右再度看了看,略微有點皺眉道。

『昨晚上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只有我們幾個因為一直留在車上,所以倒是沒有什麼事,然後今天為大家警戒看護的任務就被我們主動承擔了,當然還有其她幾人,只不過她們現在還在給其他傷員包紮!』施倩眼睛轉了轉,心裡已經明白了秦思瑤話里的意思,但還是慢慢的回答道。

『你是誰,說話是什麼意思,還有施倩你不等在護士站,跑過來做什麼,不知道大家需要安靜嗎!』突然左邊的一間病房門打開,婁清芸一臉疲倦的走了出來。

此時她的全身已經布滿了星星血跡,就連額頭兩邊的頭髮,也因為被汗水打濕而粘在了臉上,看著出現在面前的二人,她的眼裡全是責怪。

『你們既然幾大主力進化者全都負傷修養,那就更應該加強這裡的防護才是,怎麼在外面就只有這麼點人,而且最強的一位才是剛剛達到二級進化者,你們有沒有將他們的安危放在心上!』秦思瑤毫不客氣的看著婁清芸道。

『正因為我們將他們的安危放在心上,所以才在確定了他們已經沒事後,才為其他受傷的隊員治療!另外說一句,你能上來是因為我們放你上來的,而不是你想上來就可以上來,你真當我們隊員受傷了現在好欺負嗎?』婁清芸絲毫不讓的看著秦思瑤。

『還有施倩,潘姐怎麼會讓她上來的,她是誰?』婁清芸刀子一樣的目光看向了一邊的施倩。

『他是秦哥的妹妹秦思瑤,你放她過去吧清芸姐!』小娟的聲音突然在婁清芸腦海中響起。

聽到這條消息,婁清芸的臉突然一紅,而此時施倩才急切的張嘴打算說話,卻被婁清芸突然制止了。

『抱歉,不知道你是隊長的妹妹,他現在還在沉睡,你要不要現在外面等一等!』婁清芸紅著臉不自然的笑道。

『怎麼,你又突然認識我了?』秦思瑤愣了一下,她本以為眼前這醜女人又要說什麼話,沒想到對方卻突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娟姐告訴我你的來歷了,抱歉之前沒有認出你來,昨晚我一直忙著替隊員包紮,也沒有機會看見你的臉!』婁清芸解釋道,而一邊的施倩就那樣安靜地站在兩人旁邊。

『原來如此,你們相當於有個活體雷達在,難怪這麼放鬆,我錯怪你們了,對不起!』

婁清芸一解釋,秦思瑤立刻明白了原委,既然自己錯怪了別人,便直接乾脆的就道歉,然後道;『我想去我哥的病房看看他,可以吧!』

『行,那就讓施倩帶你去吧,我還有幾個隊員要處理,就不帶你過去了!』婁清芸點頭,然後看了看施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