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羅小冬催促道:「司機師傅,能不能快速點!」

司機說道:「我已經儘力了,小兄弟,你是有什麼急事嗎?」

羅小冬想了想,怎麼說好呢?自己身邊就有兩個美女,如果說去接女朋友,這是不是顯得荒唐?

可是轉念一想,管他俗人眼光如何,自己去找歐陽小西,刀山火海,都不會停止下來,於是說道:「我女朋友在等我,在,在南部國麟廣場!」

省城有兩個國麟廣場,和江南市一樣,都是馬國麟先生的產業,馬國麟,雄霸天下,資產幾千億元應該是有的,但是這些日子以來,彷彿失蹤了一般,隱居了,馬國麟的兒子,叫馬家豪,第一秘書,叫林建明,這些羅小冬都知道。

羅小冬說國麟廣場,並說國麟廣場的南角落。

司機師傅,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感覺,斯斯文文的。

奇道:「你女朋友?」

然後從鏡子里看到羅小冬的左手臂,白珊珊正挽著他。

而右邊,夏璇則看著窗口外面,司機師傅奇道:「那這兩位是?」

羅小冬面色平靜,堅定,說道:「我有三個女朋友!」

夏璇回頭了,看了一眼司機,然後笑道:「是啊!他艷福不淺!」

這句話語出,把司機師傅的話給塞住了,因為司機師傅本想說一句艷福不淺的。

結果,被堵住了。

司機於是伸出右手,做了個誇讚的手勢,說道:「了不起,了不起!」

然後說道:「你一定是有錢人,和我們這些窮人沒法比。」

羅小冬說道:「其實我農民出身的,對了,還有多久到啊?」

司機師傅說道:「快到了,還有五分鐘車程!」

羅小冬點頭。

司機師傅說道:「對了,我看你女朋友,像是大明星夏璇啊!」

羅小冬笑道:「她就是夏璇!」

司機是否一驚,說道:「什麼!」

夏璇說道:「司機師傅,我就是夏璇!」

說著,摘下墨鏡,夏璇的墨鏡,不是黑色的,是橘子色的,摘下后,師傅嚇一跳,說道:「天啊,你真是以前的大明星夏璇?那,那這位就是羅小冬了?」

羅小冬說道:「是我!」

接下來,司機師傅說道:「不對啊,我記得你羅小冬,網上報道你有兩個女朋友,一個叫白珊珊,一個就是夏璇你了,你何來的第三個女朋友呢?」

羅小冬說道:「這是最近的事了,恕我不能解釋的太清楚,抱歉了!」

師傅說道:「沒事沒事,大家都有隱私嘛!只是,你來這邊,沒找南蘇北陳切磋切磋嗎?」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羅小冬心裡一震,說道:「南蘇北陳?你是指陳文軒和蘇鳳鳴,是嗎?」

司機師傅說道:「對啊,這是省城的兩大江湖勢力,據說也是當年的九幫十八派的後代了。」

羅小冬驚道:「怎麼,你也認識九幫十八派?」

司機是否說道:「不認識,不過我喜歡看一些幫派往事的小故事,我經常到處載客,所以,聽到的故事也多,我有一次啊,去給人送東西,那人滿身刺青,是混幫派的,說是蘇鳳鳴的手下,臨時車子壞了,打我的車送東西,因為車程很長,所以我們聊了一路,我對這個感興趣。」

羅小冬點頭,說道:「原來如此。」

司機師傅說道:「南蘇北陳,這在省城很出名的,那個刺青小夥子說道,他的恩師,就是蘇鳳鳴,蘇鳳鳴武功蓋世,力大無窮,說是想找你羅小冬切磋呢!」

羅小冬驚道:「這是他的弟子,那個小夥子說的?」

司機師傅說道:「對啊,就是那個小夥子說的,說他恩師蘇鳳鳴,早就想找金海市的羅小冬切磋了,切磋一下誰是省內第一高手呢。」

羅小冬嘆口氣,說道:「我不是很想打架的。」 定國公府和鄭國公府世代交好,兩家往來甚多,因此趙明越幾次都表示,想要讓兩家聯姻。

夏家嫡支只有夏昭衣一個獨女,夏文善說做不了主,他當初允諾過夏昭衣的師父,今後夏昭衣的親事隨夏昭衣開心。

此事一度令不少人嘩然,哪有女兒家的親事隨女兒家自己,不過什麼事放到夏大小姐身上,又覺得也不是那麼驚世駭俗。

於是趙明越又親自暗示到了夏昭衣面前,夏昭衣委婉表明了拒意,但趙明越沒有作罷,此後見一次便重提一次,直到沒多久后爆發了北境之亂,此事才算不了了之。

而趙明越心心念念想要讓夏昭衣嫁去鄭國公府,就是嫁給眼前這個白衣男子,鄭國公府世子,趙琙。

夏昭衣算了算年歲,趙琙如今至少也有十九了吧,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竟將她這好好的院子給折騰成了這樣,還大半夜穿個白衣過來彈琴,這是要幹什麼,這是要鬧鬼嗎?

夏昭衣轉過頭去看著四處,說道:「你不像是膽子這麼大的人,這四周藏了不少你的護衛吧。」

「先不提我的護衛,」趙琙濃眉輕擰,俊秀清朗的面容露出些不悅,「你還未說,你如何知道我的?你又是誰?」

黑暗裡面枝椏迎風,招擺急促,這裡雖經過一番推牆倒院般的翻修,但具體方位風向不變,如果要藏人的話,夏昭衣知道一般都會藏在哪裡。

「回答我的話,小丫頭。」趙琙又說道。

「嗯。」夏昭衣應道。

她收回目光,落在男子的臉上。

只是過去兩年的時光,他的容貌基本沒有改變,眉眼秀致凈麗,肅容時眸光深斂,隱伏殺機,笑時放肆而沉穩,截然不同的氣質,在這人身上混合的恰到好處。

世人都能被他純良無害的模樣給騙了,只有走的近的人才知道這人有多陰險狡詐。

「此處亡人的故人,」夏昭衣說道,「我叫阿梨。」

趙琙唇角微微勾了縷笑:「沒想到,你竟認識我亡妻。」

夏昭衣:「???」

「嗯,」趙琙看著她的神情,淡笑,「看你年歲尚小,你如何和她認識的,她以前遊歷江湖時撞見的?」

「我不記得她有過婚配。」夏昭衣說道。

蜜愛成婚 「你能知道她多少事情呢?」趙琙笑道。

夏昭衣回身又朝四邊看去,邁開小步在夜色里踱著,閑閑道:「夏家出事後,這院子你就佔為己有了?你不怕被人發現,牽連到鄭國公府么?定國公府被抄家一事,你們定也受創不少,那陣子是不是很難熬?」

趙琙唇邊依然帶笑,看著她的小身影:「那些煩心事,不提也罷,今夜夜色有感,適思故人,阿梨,我想聽聽看你口中的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思念她太甚,你便說些她的事與我聽,當可憐可憐我。」

「不要試探我,」夏昭衣緩慢說道,「我說跟她是故人,就是故人,你知道她多少事,我便也知道多少,而且知道的肯定比你還多。」

「哦?」

夏昭衣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方才藏在於府的那個人,是你派去的?」

此話一出,她便明顯看到他眼眸裡面一凝的寒光,不過夏昭衣知道,趙琙不是什麼急躁的人,不會沉不住氣,立馬就要讓他藏在暗處的手下們衝出來。

他那幾個貼身侍衛如若還是原先那些人,夏昭衣還真不能保證自己今天可以安然離開。

「你也去了於府?」趙琙問道。

「於府跟夏家出事有些關聯,是嗎?」

「你為何要管這事?」

夏昭衣淡笑:「因為是故人啊。」

她在旁邊一張石凳上坐下,冰冷的手指隨意放在膝蓋上,夜色沁涼,她沒有縮一下,小身板坐的筆挺端正,看著趙琙,繼續說道:「不用揣測和猜疑我身後有誰,我隻身一人,另外,我確信你這一個月來定聽過我的名字,說起來,我在佩封所行之事,還幫了你們鄭國公府一把呢。」

「是,此事還要多謝姑娘。」趙琙說道,臉上的冷然退去一些,又浮起了笑意。

夏昭衣也笑了笑,而後很輕的說道:「趙琙,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什麼皇上要對定國公府下手,這些時日看了很多,聽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我在想,也許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吧。」

趙琙低低一笑,說道:「你連定國公府是如何被定罪的都不知曉,就要管這事情?」

「天下將亂,皇上要穩人心,安是穩,殺也是穩,我們的這位皇帝是個心狠的人,在他看來,安撫功臣未必有殺雞儆猴來的有用。夏家的定國公和世子都沒了,剩下個受了重傷的將軍和不到十歲的小兒,這的確是最好下手的對象了吧。」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夏昭衣說道。

「我不知道。」趙琙搖頭。

「你看,朕連這麼大的一個功臣都能殺個滿門,還有什麼是我不敢做的呢。」夏昭衣笑道。

趙琙又笑了,看著她:「你這小丫頭,你懂個什麼呢。」

幾片落葉被急來的風帶落下來,夏昭衣抬起頭看著枝椏,平靜的說道:「大乾一共十四個大兵營,除卻這些兵營之外,世家大族們也有養著自己的軍隊,越是亂世,越是將不從命,所以當個仁慈的君王,哪有當個暴君來的懾人呢。君王要立威,那就一定要見血,濫殺無辜也不行,一定要有借口,定國公府被擺出來的一條又一條罪責,都是處心積慮謀定好了的吧。」

趙琙還是想笑,但笑不出來了。

他看著這個小丫頭,因為她的臉上遮著層布,視覺的重心便都落在她的眉眼上。

她這樣抬頭看著上方的眸子,非常的明亮,像是織著一汪水光,額前的碎發被寒風吹開,白皙光潔。

她很認真,說這些話的時候,口吻很靜,話語卻似帶著悲愴。也許是夜色太深了,他也太困了的原因,他恍惚覺得她的聲音像是從漫漫長古的時空里飄出來,落在寒山清野上,輕飄飄的,又沉甸甸的。 司機師傅說道:「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知道這句話最早是誰說的嗎?」

羅小冬奇道:「這我還真不知道。」

司機師傅說道:「這不是一句古話,這是一個新鮮詞兒,是古龍先生說的,就是我國著名的武俠作家古龍,古龍寫了李尋歡、楚留香等精彩絕倫的故事,同時也創造了這個辭彙,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羅小冬說道:「哦,長見識了。」

司機師傅說道:「古龍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愛美女,最後四十八歲就去世了,他去世后,好友給他湊了四十八瓶XO酒,向他致敬。酒和女人,是浪子一生必備兩樣東西,古龍幾乎做到了,他活出了他想要活的。但是同時也伴隨著寂寞。你呢,羅小冬,你有沒有想過,你三個女人,你會活成什麼樣子?」

羅小冬沉默了一會,沒有回應。

這時候,車到了,羅小冬遠遠的,沒看到任何歐陽小西的蹤影。

然後,下車來,付了錢,羅小冬喊道:「歐陽小西!」

夏璇也喊道:「歐陽小西!」

白珊珊也跟著喊。大雪茫茫,整個國麟廣場上一個人也沒有。

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半了。

距離早上十點鐘左右的第一通電話,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了。

羅小冬著急,到處找,這時候,從一扇門裡,出來了一個人,這個人穿著灰白色的毛衫,沒穿外衣,沖向雪地里的羅小冬。

羅小冬一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歐陽小西!

歐陽小西說道:「羅小冬,你們終於來了!」

羅小冬看了看那走出來的地方,是一間炸雞店,說道:「走,我們去炸雞店內說話!」

然後四個人,羅小冬和三個美女,就這麼去了炸雞店。

這家炸雞店的店員和老闆都在,店員們和老闆奇怪的看著羅小冬,然後老闆說道:「歐陽小姐,這位就是你的男朋友?」

歐陽小西說道:「是啊,是我男朋友,這兩位是我的好姐妹。」

炸雞店老闆說道:「奇怪了,他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嗎?不是我說你啊,小兄弟,你,你這穿的也太寒酸了!」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今天走的匆忙,沒來得及換衣服。」

這時候,老闆說道:「就算是老話說,人是衣裳馬是鞍,但是你也不帥氣啊,不知道歐陽小姐看上了你哪一點呢?」

羅小冬說道:「我們彼此相愛,也沒啥特別原因的,謝謝老闆你關心了!」

那老闆說道:「不是,我說,今天歐陽小姐在我這待了一天,我還請她吃了一盤炸雞,我聽她講了她和父親決裂的故事,深為感動,所以我收留她在此一天,整整五個小時啊,我以為她為的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大帥哥呢,結果原來是個土包子,原諒我的嘴巴就是這麼直。」

羅小冬呵呵一笑,說道:「沒事沒事,我都習慣別人叫我土包子了。」

這時候,旁邊有一個店員認出了夏璇,說道:「這不是大明星夏璇嗎?」

老闆驚道:「什麼?」

然後說道:「夏璇?」

夏璇摘了墨鏡在擦風雪,說道:「是啊,是我。我現在退休了,你也不用喊我大明星了。」

那老闆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莫非你就是羅小冬?」

羅小冬笑道:「是我,是我,讓你見笑了!」

老闆急忙擺手,說道:「歐陽姑娘啊,你怎麼不早說,你跟的是羅小冬啊!羅小冬聽說是金海市第一高手,我在網上看過他和東方家族決鬥的視頻,那武功,那手法,我也是個武術愛好者呢!」

店員說道:「那老闆你認不出來羅小冬?」

老闆抓抓頭,說道:「太遠了嘛,我是指網上拍攝的太模糊,看不到正臉。現在看到了,以後就認識了,來羅小冬,我請你們四個吃炸雞!」

羅小冬笑道:「大家也餓了,一起吃點吧,我付錢!」

這時候,大雪之中,小炸雞店頓時熱鬧了起來,不少看客們,也都圍聚過來找夏璇簽名合影,夏璇一一答應。態度很是和善。

這時候,忽然,歐陽小西咳嗽了一聲,羅小冬意識到了什麼,手放在了歐陽小西的額頭說道:「你感冒了嗎?」

歐陽小西點點頭,說道:「輕微的感冒,不要緊的!」

羅小冬說道:「沒事的。我可以治療!」

這時候老闆轉過身去拿炸雞了,所以沒注意羅小冬的手正在往歐陽小西的臉頰上摸。其實不是摸,而是輸入仙力!

這一輸入仙力,那歐陽小西的感冒馬上好轉,歐陽小西只覺得自己身體內一股子熱氣在翻騰,說不出的受用舒服。

歐陽小西驚奇的說道:「這,這還是你的神力?」

羅小冬點頭。

歐陽小西點頭,說道:「夠了,我好了!」

然後,這時候夏璇忙著簽名合影,白珊珊在旁邊都看到了,說道:「好了就好,我知道羅小冬會治療感冒的。」

然後這時候炸雞上來了,大家一起吃,羅小冬沒吃午飯呢,大家狼吞虎咽,為了防止老闆以為大家是吃白食的,羅小冬先掏出了兩百塊錢,說道:「我們不是有心吃白食,只是我急著來找歐陽小西,所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