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他的話,沐青青終於明白了,這雲嵐宗想要讓自己完成的任務到底是什麼,肯定是眼前這位精神和身體上完全已經失控的傢伙。

而就在這時,那雷漿之中的氣泡漸止,就連那如岩漿一般的殷血色也是逐漸減退。

「哈哈,終於要成型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男子幾近癲狂,望著那逐漸變色的雷漿狂笑道,片刻之後,他緩緩的轉過頭來,將目光對準了手腳被束的沐青青身上。

「去吧,成為我的活祭!」說完,他一把扯起沐青青向那雷漿池扔去。 沐青青眼見那雷漿離自己越來越近,而自己的雙手卻又是絲毫不能動彈,就連與王絡之間的溝通依然沒有反應。

噗通!

那男子力氣奇大,沐青青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掙扎,便被他丟到了那雷漿之中。

進入到的雷漿的一剎那,沐青青慌忙調動體內那運行緩慢的靈力在體表形成了一道結界,勉強將自己的體內包裹而進。

隨後她緩緩的睜開雙眼,這雷漿之中似乎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渾濁,周圍的事物看得還是比較清楚,而且這雷漿中好像並沒有那神獸的身影,難道是那名男子的情報有誤?

正當自己疑惑之時,一股熱浪逐漸滲透了她的防護,漸漸的向她的皮膚包裹而來。

刺啦!

沐青青甚至是聽到了自己皮膚被熱浪灼傷的聲音,可這熱浪卻又是如此的怪異,沐青青連忙凝神細看,原來那滲透進來的東西真的不是什麼岩漿,而是一絲絲如頭髮絲一般的電弧,它們一但接觸到了沐青青的皮膚,便會發了灼燒之氣,在她的皮膚表面留下一道紅色的印記,隨後便會消失不見。

隨著沐青青的身體越落越深,那電弧的大小也正在逐漸增大,在那池底,隱隱的似是有手臂粗細的電弧穿梭於其中。

即便是危險重重,但沐青青卻發現束縛在自己手腳的繩索,竟然被那些跳動的電弧一點點侵蝕,最後逐漸消散了。

沒了那繩索,體內的靈氣似是恢復了許多,護在體表外面的結界也正好瀕臨破碎的邊緣,就當沐青青想要加護結界,再次反身向池面上浮去的時候,卻在那池底見到了一條若隱若現的不明物體。

那物體看起來不足幾寸大小,懸浮在池漿之中,那些來回穿梭跳動的電弧不斷的向那物體衝撞而去。

「幫幫我!」

不知為什麼,沐青青好似聽到了一道聲音,那聲音似近似遠,飄忽不定。

「什麼人?」

冤得王府千金嫁:皇城路太窄 沐青青紅唇未動,只是用意念清喝道,她相信與她說話的那個東西一定能聽得到。

「我就是你看見的那個東西,只要你過來,我便可以答應你任何的要求!」

聲音的主人,分不清男女,但卻是一副低沉靡麗的嗓音,沐青青聽后,卻有那麼一瞬似是被其迷惑,而後便身不由已的向那根不明物體靠近而去。

唰!

一直蟄伏在原地未動的那不明物體,竟是如同那飛箭一般,猛然沖向了沐青青。

而沐青青只感覺到眼前黑光一閃,而後額頭驟然一痛,片刻之間,彷彿有什麼東西鑽入了自己的身體之內。

竟是連那自己體表的防護都未曾擋住他分毫,而沐青青的身體也是在這一瞬,猛然僵住,與此同時,在那氣海的深處,卻是有一抹難以抑制的麻痛感散蕩開來。

竟然是那不明物體!

…….

一夜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的快,如今已是天色已然大亮!

可站在那雷漿邊上的虎面郎,卻是度日如年,他面色焦急的看著那逐漸變得正常的池面。

因為他以往曾在古書上看過,在這神龍沖飛之前,在池漿中拋入一具活人的身體,那初生的神龍便會將自己在雷漿中受難八十一天的怨氣全都釋放在活人的身上,怨氣盡失的神龍會有一瞬的安寧,在這種時刻用特殊法門製成的捆龍索將其捕獲,最後逼他與自己契約,那麼這件事便算是成了。

只是此時的情況似乎與古書上所記載的有些不同,那活人入池之後,水面應該翻騰不止,血漿四處飄散,可如今這雷漿的顏色已經從血紅之色,逐漸變得正常,哪裡還有那一丁點翻騰的跡象?

手中所握的捆龍索緩緩握緊,難道是出現了什麼變故不成?

嗖!

突然,一道破風之聲驟然響起,那男子不愧也算是一方霸主,連忙身體側翻,躲過了這一擊。

「說,你把她怎麼樣了?」身形剛剛站穩,身後卻是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單單是聽其聲音,虎面郎便感覺周身一凜。

「哦,原來是一名如此嬌俏的小哥呢,不知道那死丫頭又是你的什麼人呢?」虎面郎掩面一笑,一副欲拒還迎的模樣。

「你說什麼?」王絡劍眉微蹙,聲線似是又冷了一分。

「哦? 歌武新紀元 心疼啦?只是可惜了,晚了!」

虎面郎翹著蘭花指,手拿一方絲帕,掩面笑道。

「當真……找死!」

話音未落,一道泛著陰森寒氣的棍子已經到了那虎面郎的面前,對著他的胸口怒砸而下。

「哼!」虎面郎冷哼一聲,一個閃身便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噗嗤!

沒等他身形站穩,一道讓人牙酸的聲音驟然響起,只見趙勾手拿蛇形短刀,緩緩浮現在了他的身旁。

「你?」

那虎面郎當下大驚,他不知道這雷漿旁何時又出現了一名少年,當下捂著自己整在汩汩淌著鮮血的腹部沉聲喝道。

「你倒是眼瞎,一隻小獸站在你的身旁許久,你竟是一點沒有發現!」

趙勾收回短刀,緩步走回到王絡的身後站定。

「說!你到底把她怎麼樣了?」

王絡手中的屠靈棍緩緩抬起,搖指雷漿岩邊的虎面郎。

「哈哈哈,入了那雷漿之中,你認為她還可以活著出來么?」

虎面郎癲狂不已,失血過多臉上已然是慘白一片。

「趙勾,看著他,不能讓他這麼容易便死了!」王絡眼底浮現一抹冷厲之色,隨後閃身來到那雷漿之前,絲毫沒有猶豫,一躍而下!

「師父!」

趙勾沒想到王絡竟然跳得如此乾脆利落,輕喝一聲,雷漿之中早已經沒有了王絡的身影。

而後轉身看向一旁的虎面郎,他已經面色發白,雙眼發花,看來已經是命不久已。

「師父說了,不能讓你死得太容易,所以,你現在還不能死!」趙勾一把拉起那虎面郎,隨後從乾坤袋中摸出一粒丹丸塞進了他的口中。

王絡落入那雷漿,只感覺一股焦灼之氣瞬間向自己襲來……. 沐青青此時只感覺到自己似是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中的自己被一條碩大的雷電纏身,絲毫不能動彈。

而那雷電之中所釋放出的強力電弧,不斷的侵襲著自己的身體,似是要將她的骨頭乃至血肉全都消融。那劇烈的徹骨疼痛,幾乎已經讓她到了昏厥的邊緣。

儘管如此,她卻怎麼也不能發出半點聲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被那些強大的能量逐漸侵襲。

而自己的經脈以及血液之中,似乎已經被那跳躍的電弧逐漸包裹,好在之前自己的經脈經過那塑骨池的再造,其韌性與厚重度已經達到了變態的地步,所以實質性的傷害卻是沒有多少。

但那種徹骨的疼痛已經讓她的意識飄忽,整個人都已經變得昏沉不已。

此時的王絡眉間微蹙,看著懷中那已經處於昏迷狀態的沐青青。

現在的沐青青臉色微青,但那光潔的額頭之上,卻是不卻有汗水淌下,全身上下已被汗水所浸透,以至於沐青青那玲瓏有致的身軀卻是一覽無餘。

「把那傢伙的眼睛蒙上,上身的衣服脫光,綁在雷漿池邊,用雷漿一寸一寸的澆噬他的身體,若是要斷了氣,拿最好的丹藥續著便是,我要讓他疼夠九九八十一天!」王絡咬著一口鐵牙,沉聲喝道。

趙勾不敢耽擱,連忙轉過頭去,照王絡的話去做。

言畢,王絡再次向沐青青看去,雖說他不知道沐青青在那雷漿池底到底遭遇了什麼,想來也不是什麼好事,但如今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受到如此大難,卻不能幫上分毫,心裡便向被什麼東西揪著一般。

不過,轉念間,他又突然想到,自己與沐青青乃是契約的關係,自然可以勾通。

於是,將沐青青緩緩平放在地,又從她的乾坤袋中拿出一件乾淨的衣衫為其蓋好,自已這才盤膝在她的身邊坐下,逐漸進入到了入定的狀態。

王絡的靈力正在逐漸的向沐青青漸漸靠去。

刺啦!

王絡猛然睜開雙眼,一道跳躍的銀色電弧突然將王絡的靈力彈射而出。

王絡根本不能靠近沐青青的體內。

「她的體內到底有什麼?為什麼連我都不能靠近?」王絡疑惑不已,隨後目光落在了地上的沐青青身上。

此時沐青青的身體因為巨大的疼痛,而蜷縮到了一起,看起來是那樣的不堪一擊,與平時的那個吃貨模樣有著天大的差別。

如白玉一般的容顏卻是變成了有些怪異的青白之色,黛眉緊皺,貝齒緊咬,想必是極為痛苦。

沐青青的疼痛只有自己才能體會,一雙纖白的手掌緊握成拳,就連那指節之處也變得青色一片。

眼見沐青青如此,王絡的心頭卻是微不可察的一顫!

似乎她此時的疼痛已經轉嫁到了他的身上,就連他的身體也跟也一起疼了起來。

「傻丫頭,你一定要挺過來!」王絡伸出手,放在了沐青青那光潔的額頭之上,輕輕的為她拭去不滲出的汗水,低低的輕喃聲響起,也不知沐青青有沒有聽得到。

而沐青青體內的那隻不明物體,此時終於看清了它的全貌,它竟然是一隻一寸來長的……黑蛇?

只是它與蛇不同的地方在於,它的頭上竟是長了兩隻小小的犄角。

這隻小小的黑蛇在沐青青的經脈之中不停的竄動著,看樣子,是想要突破這些經絡的束縛。

「小黑蛇,你到底要做什麼?」沐青青的本心還保有一絲清明,不由得開口怒喝道,但其嗓音之中卻是透著一抹沙啞之聲。

「黑蛇?等我霸佔了你的身體,百年之後,我便可以直接一飛成龍,這樣的好事我怎麼可能錯過?」黑蛇的聲音與那池底所發出的聲音當真是同一人,雖說分不清男女,但是那一抹慵懶靡麗的聲音,卻是讓沐青青印象深刻。

「霸佔我的身體?」

沐青青聽后,心神微動,與此同時,那氣海之上懸浮的五角內丹卻是顫動了起來。

一旁的王絡自然是立刻覺察到了沐青青的動靜,而後他猛然閃身進入到了屠靈棍之中,器靈與主人之間的連接在此時突然變得清晰無比,而王絡自然也感應到了沐青青體內所存在的那隻黑蛇!

隨著沐青青內丹的顫動,她體內的靈力突然變得狂躁起來,那一股股不斷沖刷著經脈的靈力,似是要將那小黑蛇纏繞而進。

而沐青青一直匍匐在地的身體,更是緩緩坐起,而後擺出了修鍊的手印。

小黑龍在沐青青的經脈之中,不斷閃躲著那怒沖而過的靈力,隨著他每一次的躍動,它身體便會釋放出一股銀色的電流,直接灼燒在沐青青的經脈之上,為此,沐青青的身體也是猛然一顫!

「哼!」那小黑龍突然冷哼一聲,而後化做一道黑忙,對著沐青青的氣海襲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濃郁的能量突然注入到了沐青青的體內,那能量泛著陰森的霧氣也同樣對著那氣海快速掠去。

「絡哥哥!」沐青青當下大喜,沒想到這個時候,王絡還會進來幫助自己。

「別分心,注意封鎖那隻黑龍,將它制服!」

王絡那清冷的聲音在沐青青的腦海之中響起,聞言,沐青青連忙收斂心神,控制著體內的能量,對著那黑龍襲去。

「想抓我?」黑龍怒喝道,而後從口中吐出一道電弧,對著沐青青的氣海襲去。

嘭!

一道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那道電弧竟直接撞到了氣海之上的五星內丹之上。沐青青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沐姑娘!」正在給那虎面郎澆灌雷漿的趙勾突然低喝一聲,但自己又不敢離開這虎面郎的身旁,當下便是一口怒氣全都撒在了他的身上,一大勺雷漿全都澆在了他的眼珠之上,本就奄奄一息的虎面郎大疼得慘叫一聲,隨後便沒了動靜。

其身上已經被趙勾不知澆了多少雷漿,起初還會慘叫,而這一下,估計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沐青青的內丹被那黑龍吐出的雷電打中之後,卻是發生了劇烈的顫抖,與之前的顫抖不同,這一次卻是在那一角之上,隱隱的亮起了一隻芒,隨後便是第二角,接著是第三角…….

五角的星芒顏色不盡相同,而後那些星芒自內丹之上緩緩升騰而起,其中標卻是是那正在經脈中不斷閃動的小黑龍。

剛要進入到氣海之內的小黑龍,卻突然發現了一絲異常,而後便要閃身離開。

可是它快,那五色星芒更快,只是一瞬便已經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吼!

寸長的小龍竟是發出一道響徹天地的龍吟之聲,整座玄冥山中的魔獸聽后,全都嚇得瑟瑟發抖,而後匍匐在地。有的甚至被這道龍吟之聲震得七竅流血而死。

落!

沐青青紅唇輕啟,一道聲音陡然落下,那懸浮在黑龍頭頂的五星芒陣也是霎時間壓下,那黑龍的身上,竟然出現了數道傷痕!

「你!」

那黑龍沒有想到這沐青青居然還能有如此本事,自己的筋骨可是歷經千年淬鍊,又經這化龍池九九八十一天的血肉再造,理應強橫不已,怎麼這個丫頭的一個內丹,便將自己傷成這副模樣。

「黑龍,我若沒有猜錯,你應是在這化龍池中飛龍不成,被打回了原形吧,現在在你的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是你同意與沐青青契約,那麼你還有一絲機會變成真正的龍,二嘛……」王終的話在此刻卻是一頓。

黑龍聞言,心中也是在不斷盤算著,那二到底是什麼,不用王絡說那黑龍的心中自然也是清楚,無非就是將自己徹底斬殺在此。

自己在那化龍池中其實並不算完全失敗了,只不過在最後的關頭不知怎的變成了這副模樣,而且當時也是危機不斷,若不是自己果斷躲進了這丫頭的體內,若許最後也會被那池底的雷電烤成一條焦龍。

御王圈寵:棄妃天天想爬牆! 然而既然躲過了,自己也有信息在百年之內再次衝天,到那它即便不用那在化龍池再次化骨,也同樣可以。

可是眼前的危局似乎讓它無法可解,除了那第一條,似乎也並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但讓自己與一名人類的丫頭契約,實在是辱沒了自己名頭。

骨血里的高傲,怎能讓自己輕易選擇臣服?一條真龍找了一名人類的丫頭當主人,這說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了大牙,不行不行!

可若自己真的不答應她,想要斬殺自己,也只不過是一念之間。

「黑龍,我的忍耐有限,十息之間,若是你還不能抉擇,那麼我便替你選了!」王絡的聲音再次傳來,而這一次,卻聽得黑龍不由得一顫。

而後緩緩抬眸,看著那五顆璀璨的星芒,黑龍的眼中終於閃過一絲驚恐之色。

因為那五顆絲毫不起眼的星芒,已經將自己的氣息鎖得死死的,根本沒有機會掙脫。想到剛才那道攻擊,以及自己還在汩汩流血的身體,也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十息已以到,看來這黑龍卻是不願與你契約,到是不如斬殺了他,我們也早些回去交差吧!」王絡那懶懶的聲音傳出,彷彿殺一條真龍,真的如同殺死了一隻雞那般簡單。

沐青青聞言,心念微動,那五顆璀璨的星芒便是發出了陣陣的嗡鳴之聲,看其樣子隨時都可以斬落而下。

吼!

一道龍吟響徹天地,只是那星芒的嗡鳴之聲,也引得那黑龍發出了一道無比凄慘的吼聲,而後便是蜷縮成了一團,生怕再次被那星芒所斬。

「我、我願意和你契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