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仙帝早知古邪將進攻,也早為自己準備好了退路,那就是拋棄邊荒世界前往更高的世界。

同樣莫東也預感到了古邪進攻的日子不遠,而他也有意的將古邪進攻的消息傳了出去,然而相信的人卻很少。

莫東清楚邊荒世界是守不住的,可他絕對不會拋棄這個被他當作家鄉的世界。

通天門。

莫東再次來到戰場之中,上次在東域沙漠古城中的戰場是重回人族和古邪之戰,那與通天門中的戰場有很大的不同。

那是一種重演,介於真假之中,而通天門中的戰場則是真正的戰場遺迹。

這一次,莫東沒有受到任何攻擊,這並不是通天門通靈感受到他的實力,而是莫東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對以前他生死危險的攻擊直接忽略了。

莫東望著戰場深處的山脈走去。

在很早前,他便猜出這片戰場的存在,最重要的地方便是深處的那座山脈。

「好熟悉……這是泰恆山。」莫東忽然臉色微微一變,抬頭仙念四掃。

終於確定,戰場深處的這座山脈就是泰恆山,不過是沒有被打碎的泰恆山。

莫東飛身而上,沿著泰恆山穿過了層層天穹,看到了一片氤氳之地,透過雲霧能看到一座座仙宮仙殿。

呼吸一口氣,濃郁的天地靈氣對他來講沒有任何用處,但如果是一個御靈境界來到這裡,吸一口便能吐出一個小境界。

「這裡應該就算仙界。」莫東仙念輻射出去,發現了仙界中的一切氣息。

「我來到了真正的仙界,難道通天門中是和仙界相通的。」

莫東心中忽然有種明悟,這明悟不是他剛才想的,而是通天門很有可能和三座大山世界也就是整個大千世界有著極大的聯繫。

「仙帝居然不在。」莫東眉頭微皺,很快就想到了原因,他微微冷笑了一下。

「不知上面又是什麼。」

在凡間傳說泰恆山是直通仙界,但眼下泰恆山明顯還沒有到盡頭。

莫東繼續飛,終於踏上了泰恆山之巔。

他看到了頭頂觸手可碰的一口水井,心下大為疑惑,泰恆山到底通向那裡。

略微沉吟了一下,莫東如今修為堪比仙帝,可是和三座大山世界的大能相比還是差的很遠,他知道叫永恆族的應該很快便找到他。

如今他的修為比北蒼仙尊當年還要強上幾分,但永恆族只要派來更強的人就能將他滅殺。

「都來這裡,怎麼能不上去看看,或許能知道通天門的秘密。」

並且莫東心裡有一個猜測,通天門內的戰場遺迹是三座大山世界,這泰恆山很有可能直通三座大山世界。

穿過水井后,首先看到了三個醒目的大太陽,大到伸手就可以摸到一般,天上並沒有藍天和白雲,有的是類似絢爛的光虹,大部分地方的天上只有太陽的光芒。

莫東仙念輻射出去,他可囊括千萬里的仙念在這裡只有幾丈,雖然沒有辦法知道所在地的情況,但可以想的到,這裡一定就是三座大山,而他則在其中一座大山之中。

根據夏曉薇所說,三座大山原本是有三個原始族群,其中永恆大帝出自永恆族。

「這裡並不陌生。」莫東觀察著四周,低聲自語。

忽然他似有所感,抬起了頭。

那裡一個神色含笑的青年正望著他。

「我等你很久了。」 第196章

掀開四人身上的白布,阿族也在其中之一,難怪會有四個。

這讓蘇府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感到人心惶惶的,何弘翰只好大半夜的叫齊所有的人,今天晚上這件事情不允許任何人傳出去。

「薛副官,找人把這幾個人埋了,並將她們的東西全扔掉。」

「是。」

兩人回到房間裡頭,心裡都有著相同的疑惑,真假小雨事件到底起了什麼樣的作用?

「翰哥,你想通了嗎?」臨天亮時,蘇心優才出聲問何弘翰。

他搖搖頭,他也沒想通這真假小雨起到的是什麼樣的作用。

天未亮,薛副官火急火燎的敲他們的門。

「司令,不好了,鬼子的大部隊正日夜趕往邊。」

兩人猛地起身,穿好衣服讓薛萬里進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鬼子一其派了多少兵來?」他的兵死活都調不回來,這會要有個兩萬的兵來攻城他都沒有辦法應付,因為他的匪兵已經派去搗毀那個喪屍山洞。

「剛接到的消息,小鬼子派兩萬精兵過來,準備一舉拿下梧桐城,司令我們現在只有幾百個兵,怎麼辦?是做好撤退準備嗎?」

這確實有點難,飛龍寨本身也沒什麼兵,因蘇心優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管理他們了,蕭陋管的話就跟放養沒什麼區別,只要不幹壞事就好。

何弘翰不語,正在思考著什麼。

「司令再不撤,還有三天鬼子就要大開殺戒,到時可是會損失非常的大。」見自己家主子不說話,薛副官急了,再次提醒他。

好半晌,何弘翰才說「之前我們收編的山寨,全部命人去收拾好,然後通知梧桐城所有的人包括鄉鎮的全部都搬到山寨上去避開。」

薛萬里,面上的神情更為嚴重了「司令,來不及了,只能往無人的大山裡躲避,之前那些寨子還是有些明顯,很容易就被攻陷。」

看來這次鬼子是想來攻打梧桐城個措手不及啊。

「叫他們都到飛龍寨上吧,我那地方多,有人守著,後山有個很大的空地一直丟荒著,搭建帳篷的話,幾萬人不成問題。」

整個梧桐城有十五萬人,全部搬走的話根本就沒有地方安排給他們住。

「夫人,飛龍寨最多也就藏個幾萬人,還是有很多人都沒地方住的。」

蘇心優想了下說「沒事,把18到45歲的男人都拉出來一起對抗外敵,還有就是讓他們自己去找別省的親人暫時避一下。這樣就能減輕不少的負擔。」

何弘翰沒發話,誰也不敢立即執行。

一夜沒睡的他們,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真的是一點睡意都沒有。

「按照夫人說的去做。」他抬起頭來那才悠悠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時天已經大亮,因為昨晚的事情,蘇府上下的人都還在睡覺。

「翰哥,我們先睡一會吧,不然的沒有精力去面對那此事情。」

「嗯!」

沒有兵,以前站在廣場中央曾承諾過的話,現在很快要變成笑話。

*

撤離的事情並不順利,沒有人相信鬼子過來攻城。

最不相信的蘇心悠的堂叔,因為他捨不得那間蘇心悠父親留下來的胭脂水粉廠,一直帶動人說不搬走。

沒有辦法,只好讓那些願意相信的人先搬到飛龍寨去。

搬遷工作尤其是大批量的時候根本就不夠,槍聲便四起。

梧桐城裡走了一大部份人,沒走的現在後悔已經晚了,因為城門不會再打開讓他們出去,去了也是送死的。

小鬼子突然襲擊梧桐城,著實打臉之前一直說不需要兵的守著的人的臉。

何正新接收到消息之後立即派兵前來支援,只要何弘翰的人能夠堅持到他的兵來了就行。

鬼子並不是直接全部兵來攻城,而是有一部分帶著喪屍在城外的大小村落中掃蕩侵佔。

從五千的兵到三千,再到兩千,這幾千匪兵根本不擋不住兩萬兵。

不少人根本不聽命令,非要出去,硬是把北門打開,一窩蜂的沖了出去,結果損失慘重,幾乎是衝出去的都死了,還差點門沒關上,鬼子從那門直接進來。

就算那些人不聽話,何弘翰還是沒有放棄他們,而是命人挖地道出去。

司令總部何弘翰和蘇心優正在燒軍事上的重要文件,這些都是不能落在鬼子手裡的。

蘇心優把手裡最後一張紙撕碎放進火堆里說道「翰哥,東門已經被鬼子佔領,城陷在即,咆哥的人從南門來突圍,我們現在快走吧。」

何弘翰猛地將她抱進懷裡重重地親了一口說「親愛的,你先走。」

知道他不甘心就這樣把城送了出去,想要堅持到他老爹的援兵過來,但是這樣真的很危險,如果沒能堅持到他爹的援兵,那麼他就會被鬼子俘虜,到時他爹就更難救出他了。

「翰哥,現在不走,一會沒機會走了,我們都沒有三頭六臂我們是凡人,乖聽話,我們快走吧。」

何弘翰緩緩地說「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脫身,時間耽擱不得,你快走。」

接著他對自己的手下,下命令「護夫人離城。」

「你不走,我就不走!」蘇心優不想自己先離開留下他一個人,也是鐵了心不走。

知道他心有不甘,知道他心裡有恨,這聲戰爭根本是可以不用畏懼小鬼子的,無奈借出去別的地方支援的兵要不回來。

就好像家裡只剩一袋米,借出去給人吃了,餓死自己人,這怎麼說也會讓會笑話,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

「你們死的嗎?架夫人出去!」見他的手下不為所動的,何弘翰怒喝。

小兵們才反應過來的請蘇心優出去。

蘇心優並不想走,所以這區區幾個小兵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三兩下的放倒了。

早知道會這樣,何弘翰忍痛敲暈蘇心優讓人將她帶走。

等蘇心優醒來,小鬼子已經佔領了梧桐城,他們用了四天的時間佔領城池,其實我方人數少,不該用那麼久的,全都是因為有何弘翰在死死撐著,撐到最後,何家軍來了,但是城池沒有那麼容易奪回來。

何弘翰沒有從那城裡出來,在聽到這個消息時,蘇心優哭暈了好幾次。 第二百九十四章霧魔山大決戰

「我等你很久了。」

這種語氣,這種神態莫東感覺很熟悉,也感覺心神發寒,他沉默不語。

眼前這個青年給他的感覺太怪了,但無論如何怎樣想,這個青年的實力絕對能瞬間秒殺掉他。

「我一直都不是很清楚,你為什麼要執著的追尋永生,我們身為永恆一族,在這片世界上本就是主宰,本來就可以永生不死。」

青年淡淡道:「而你因為自私,帶回來一道不知什麼地方的門戶,從而讓我們這個世界暴露在外,差點被古邪毀滅,可你還不知輕重,最後居然自崩於天地。」

青年眼中抹過一絲嘲諷:「你知道你死後,我們永恆族差點被滅族,不,你根本就不明白你對永恆族代表著什麼,你明明是這裡最強的人,卻和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一樣,不懂得承擔責任,永恆大帝,你不配!」

「好在天不絕我永恆族……」青年感慨一句,忽然面露淡笑。

「永恆族有兩次被人挽救於大廈傾倒之際,一次是你,一次是我,現在永恆族在我的領導下重現最榮盛的時刻已經不遠,而我距離大帝之位也是觸手可得。」

「我將是新的永恆大帝,至於你……在永恆族需要你的時候,在這片世界需要你的時候,你沒有盡到自己該有的的責任,所以……」

青年眉心忽然浮現一道符印,「你應該永遠的不要再回來。」

青年眉心符印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卻透露著無比玄奧的氣息。

莫東並沒有感受到生死危機,可正是這樣才讓他毛骨悚然。

忽然一種寂無湮滅之力湧來,莫東心中有著無窮的無力感。

可是差距實在太大,莫東連一絲的反抗之力都沒有。

突然,一種玄妙的力量介入,莫東的身影消失在這裡,而在他離開之際,他看到了青年臉上的錯愕。

……

「是通天門救了我。」

莫東看著自己在通天門中,低聲自語。

「他便是永恆族現今的掌控者,也是派人對聞無在、北蒼仙尊這兩個永恆大帝轉世之身趕盡殺絕的幕後者嗎。」

莫東站在泰恆山之巔,頭頂的水井已經消失,只有一層屏障。

這層屏障就似乎是為了保護他。

……

通天門世界千年時間已過。

外界世界過去了數年,數年時間裡莫東的大名早已響徹天下。

這天,平靜的霧魔山中忽然傳出一聲聲吼叫,吼叫如妖獸,但又不像。

霧魔山區域氤氳霧靄都受到了吸引,如萬流入海般收縮到霧魔山。

霧魔山真正的面貌第一次顯露在眾人眼中,這一天不僅霧魔山出現異變,葬靈河的水流也是急速奔騰,按照肉眼可見的水速,想來便是御靈境界摔入進去,也會粉身碎骨。

「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葬靈河其實是一位仙界大能布置的陣法,意在封印霧魔山。」

一位東域強者想到一個傳說臉色一變。

「眼下霧魔山和葬靈河都在變化,是不是說霧魔山中被封印的存在要出現。」

「聽說霧魔山是封印魔頭的地方,一旦魔頭出世,將霍亂人間,沒有人能抵擋住。」

驚慌的聲音開始在東域流傳。

天龍谷,一襲紫衣的中年人,目光深邃的看著霧魔山方向,他正是被救出的姬道。

此時,他露出笑容。

「我們藏了萬年,終於不需要再掩藏了,眾位兒郎們,和我一起恭迎靈界大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