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十多分鐘,幕布放下來,演出就要開始了,德雲如果非說有女工作人員,而且是能上台的,也就是主持人了,上台一報幕,演員就來了。

「這兩個是不是剛上來的?」

「好像是,見過兩次。」

易陽是不知道,他就知道老人,新的都不認識了,也沒關注過,不過大霖他們還經常關注,所以知道一些。

「春生現在也成了,開始自己帶人了。」

春生是十八隊的隊長,也是剛熬上來不久,擅長創作和臨場發揮,大霖考核的時候還去了,還算是熟悉。

「師叔,這個好像就是岳哥的徒孫,我記得以前岳哥徒弟和我說過,我還特意問了是哪個。」

「哦,那我可要好好看看,有沒有給他師爺丟臉。」

台上的兩個人顯然也是有經驗的,其實想想也是,只要是能真正上台的,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不行的那些還在後台鍛煉呢。

兩個人說了一段老相聲論捧逗,這可是有些年頭了,其實來說,現在很多相聲演員已經不願意說老相聲了,因為實在是太老了,能找到的點都找了,再說也吸引不了觀眾,但是德雲基本每場都會有一段這樣的相聲,算是不忘傳統吧。

「捧哏的也是你岳哥的徒孫?」

「不是,好像是欒哥的。」

「那就沒跑了。」

易陽整場關注都在都在逗哏身上,突然就意識到了台上還有個捧哏,這不是說捧哏說的不好,其實是誇他,因為捧哏最好的就是能夠讓逗哏得到全部吸引力,這不是他沒說話,而是說明他說的恰到好處,不搶,如果搶了效果就沒有這麼好了。

眾所周知,老郭的徒弟中捧哏最好的最穩的是他的愛徒,也就是大霖口中的欒哥,同時當年也是德雲的管理者,可以說一人之下幾百人之上吧,台上這個捧哏的風格就和他一樣。

第二場上來的大霖也認識,一個還是他岳哥的徒孫,一個是高老師的徒孫,兩個人說的是一段新相聲,中間參加著一些老活,說起來中規中矩,易陽雖然不是特別懂,但是一般的好壞還是能聽出來的。

第三組上來,易陽看見好像有一些熟悉。

「這個,我好像見過。」

大霖看了一下,可不是見過嗎。

「您忘了,那年在您旁邊跟著的不就是他嗎。」

易陽一看還真是,怪不得這麼眼熟,這時候台上可能是個設計動作,演員往下看,這時候幾個人對上眼了,易陽明顯能感覺到他驚了一下。

「得,被認出來了,這場他可不好來了。」

易陽說的真沒錯,中間有兩處明顯是沒弄好,脫節了,下台的時候特意沖著他們這邊鞠了一個躬。

「隊長,台下觀眾……」

「觀眾怎麼了?你說錯了賴觀眾?」

「不是,我說……」

「行了,你別說了,自己去後面反省吧。」

這位到底是沒說出口,不過也是好事兒,後面上來的不知道,所以發揮穩定,也沒出什麼問題,要是知道,沒準也緊張。

最後一組隊長上來了,台下的掌聲明顯熱烈,兩個人也是往台下看,他們當然認識大霖和易陽,看到兩個人也是驚了一下,不過到底是隊長,穩住了。 與此同時,小別墅外,林楠趕到,別墅內此刻房門虛掩,燈光都在亮著,先前徐曉雯的簡訊他看到了,讓他直接上樓幫忙,林楠原本還在門口敲門示意了一下,不過卻沒有回應,正待林楠準備打個電話確認之際,陡然間樓上尖叫聲響起。

「出事了?」一瞬間,林楠也猶豫不得,直接闖了進去,直奔樓上而去,擔心二人出事,甚至在樓下他都能聽到樓上那嘩嘩的流水聲,顯然真的水管出了問題,至於其他的反倒是沒有再多想。

不敢耽擱,林楠速度極快,一口氣直接闖到二樓,徐曉雯和關悅的尖叫聲更是響亮了,正好從關悅的卧室衛生間內傳出的,正常而言這種地方肯定不能強闖,但眼下聽著她們的尖叫,還有流水聲,林楠直接就走到卧室內,一眼就看到擺在床上凌亂的內衣。

儘管林楠不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老男人,但那麼一大堆花俏的東西,還是讓林楠覺得異常的辣眼睛。

「看不出來,這兩個小妮子竟然還喜歡這種類型的東西。」看著看著林楠自己都忍不住暗自咽了一口口水,強念緊箍咒來讓自己保持冷靜一些。

有著上次的經驗,林楠沒有直接推門,天知道裡面是什麼場景。

「關悅曉雯,我是林楠,你們沒事吧?」林楠站在衛生間門口開口。

衛生間內,關悅的尖叫完全是被徐曉雯給弄的,不斷的朝自己身上撩水,如同打水仗一般,雖然尖叫不斷,但二人其實並沒有任何的擔心,大不了等會出來再換件衣服好了,總閘關了也就沒事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陡然間她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而且還是那道一直縈繞在心間的那個男人的聲音。

此情此景?林楠竟然再度出現在自己家中,出現在卧室衛生間門口?

一時間,關悅感覺到有些凌亂!

再看看身邊的徐曉雯,剎那間關悅明白了很多,她靈動的雙眼之中帶著那種得逞的意思。

「好你個小妮子,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關悅轉頭,小聲對徐曉雯教訓道。

「嘿嘿……」徐曉雯被關悅教訓,也不在意。

「關悅,反正我是豁出去了,我就是喜歡她,你不也是嗎?既然如此我們幹嘛還要顧及那麼多,我就不信咱們兩個嬌滴滴的大美女還吸引不住他!」徐曉雯信誓旦旦的說道,當真是不顧一切了,雖然一想到如此呈現在林楠面前也有些羞澀,但那種愛驅使著她這般做。

然後,根本不待關悅再開口,徐曉雯一把拉住了關悅,直接開口叫了出來。

「哎呀,林楠你來了,趕緊進來幫忙一下,這水管擋不住了!」徐曉雯大叫一聲,顯得很慌張,關悅一聽嚇了一大跳,沒想到徐曉雯這麼瘋狂,眼下二人身著這麼暴露的衣服,尤其是徐曉雯,完全真空上陣,自己也差不多的,此刻更是被濕身,這般情況下林楠出現,幾乎等若是將她們都看光了。

她想開口喊一聲,想躲躲,更加理智一些,但卻被徐曉雯拉住,不讓她開口。

衛生間門外,林楠原本還顧忌一些,但徐曉雯都開口了,他確實也聽到裡面水管的漏水噴洒的聲音,也沒有多想,直接開門進入,準備修水管。

然而就在剎那間之後,衛生間大門打開,當看清衛生間內的情況后,林楠只想說一句!

卧槽!

太香艷了,明亮的衛生間內,儘管滿是水珠,但卻遮擋不住這最美妙的畫面,兩女身在其中,渾身濕透,勾勒出最動人的曲線,將她們傲人的身材完美的展露而出,雖然看似還有著一些東西遮擋,並沒有完全赤裸以對,但相比於全身赤裸的那種,林楠絕對要說一句實話。

更特么的的誘人!

情難控的,林楠有了反應,都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雖然林楠不想承認,但不得不說,這個時候根本控制不住,此情此景,估計聖人也不行!

這一瞬間,林楠簡直是鼻血都流了出來,儘管關悅之前意外之下被林楠看了個光,徐曉雯也在林楠不小心之下暴露在自己透視眼之下,但這種情況絕對是超乎想象,畫面不可描述!

衛生間內,看到林楠獃獃的站在門口,關悅臉上大羞不已,恨不得奪門而逃,在這衛生間內想找個地方遮擋都不能,徐曉雯雖然之前大膽,但這個時候她身上是最暴露的,讓她覺得自己臉頰一陣滾燙,不過心中的那份堅定讓她將這份羞澀戰勝,看到林楠注視自己的目光,甚至還忍不住挺了挺胸前的挺拔之處,更是明顯與動人,對著林楠露出一副極其誘惑的表情。

可以說,前凸后翹這個詞估計就是專門為這個時候的徐曉雯準備的,林楠不得不承認,真特么的妖精。

更甚者,看呆了的林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徐曉雯給拉進衛生間的,原本這一幕他還想矜持一下的,不過反應過來后,他滿是苦笑,心中一直猛念大悲咒,努力的讓自己平復下來,不過卻好像不管用,尤其是徐曉雯這個小妖精還就磨蹭在林楠身邊,親昵的拉著林楠,雖然說的是修水管,但怎麼硬是往自己身上湊,幹嘛還拿某些顫顫抖抖的東西觸碰自己的手臂,好像要觸電了一般,讓林楠眼睛都不敢睜開了。

「林楠哥,你念叨什麼呢?」徐曉雯調笑著開口,這一幕真和傳說中的小妖精調戲傳說中的唐僧一樣。

這更是讓林楠苦笑不已,這個小妖精,今天這是怎麼了,吃藥了?這麼大膽的。

「兩位美女妖精,我就是來修個水管的,還能不能修了?」林楠開口,索性閉上眼睛,顯得委屈不已,真是不敢看,生怕自己把控不住,太尼瑪的殘忍了。

「嘿嘿,你倒是張開眼睛修啊,我又不攔你,相反我們兩個妖精陪著你好不好?」徐曉雯的轉變不可謂是不大,聲音魅惑,徹底豁出去了,這一刻她甚至早就準備好了,哪怕是林楠硬是直接霸佔了自己,她也絕對不會反抗,這是自己認準了的人。 衛生間內,關悅簡直是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就站在徐曉雯一旁,雙手原本還下意識的阻擋一些,從一開始的嬌羞,到一種特殊的忐忑與期待,一直到現在的顯得有些不滿了。

當然,這種不滿的怒不是對林楠,甚至她非常理解林楠此刻的作法,更是讓她相信與愛慕這個男人,但更多的是對徐曉雯這種極端的方法不滿。

這算什麼?主動赤裸相送嗎?還是兩個一起?

這種事情,更理智的關悅感覺自己干不出來!

儘管,她也想願意……

「好了曉雯,別鬧了!」關悅發飆了,也顧不得其他,直接上前,將磨蹭在林楠身上的徐曉雯給硬是拉住,然後直接朝外拉,徐曉雯不從,依舊還想拉著林楠,不過最終還是被拉走,在關悅看來這個閨蜜完全是走火入魔了。

好不容易的,關悅才在徐曉雯的反抗下將人給拉走,林楠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一把把門給關上,恨不得自己立刻好好沖個冷水澡降降溫,否則內心的那份躁動難以壓制。

「妹的,還真是被胖子這貨給猜對了!」良久好,林楠這才自語了一聲,重重的深呼了一口氣,頭上臉上都是水,而且是涼水,否則不足以壓制林楠心中的躁動。

自然,林楠身上的衣服也都濕了,也好在進來之前林楠的外套留在外面,否則全身上下定然是要濕透了。

這絕對是故意的,滿滿的套路!赤裸裸的誘惑,設局呢這是!

努力的平復了一下心中的躁動,林楠還是老實的開始修水管。

當然,只是一眼林楠就看出來了,純粹的人為破壞的,修起來倒也不算難,暫時能做的就是先裹住,等明天再換個合適的水管就行了,不到五分鐘,衛生間內的水流便止住了。

然後看了自己這一身,林楠滿是苦笑!

自己也和她們一樣,都濕身了!這種情景赫然和楊胖子說的基本上一致!

唯一的區別可能是女主比他描述的還要主動一些,也好在關悅還算是理智,否則那種情況林楠真不保證自己不會腦袋一熱干出點什麼,下半身動物有時候大腦是會短路的,不受控制。

「唉!」林楠忍不住嘆氣一聲,注意聆聽了一下,二女此刻好像不在屋裡,林楠渾身濕漉漉的,整個衛生間也都是水,林楠索性留在衛生間再冷靜一下,否則腦海中都是先前那麼誘人的一幕,林楠覺得自己太難受,憋不住啊!

正好留在這裡也順道也將衛生間給整理一下,到處都是水。

與此同時,二樓的另外一件房間內,房門緊閉,二人渾身暴露的衣服也總算是在關悅的親自督導下給換了下來,儘管滿頭依舊濕漉漉的,但至少已然不再那麼超級暴露了,關悅滿臉寒霜的教訓著徐曉雯,現在想想簡直是要被她氣死了,怎麼能這麼做?

「小妮子,你瘋了嗎?怎麼能這麼做!」關悅教訓。

不過徐曉雯完全就是一副不管不顧的態度,哪怕是此刻換上了衣服,但也是一副非常大膽的睡裙,看上去可愛異常,而且依舊是真空上陣,讓關悅非常的無語。

「丫頭,你有沒有聽到我的話!」關悅感覺自己要瘋了!

「好了關悅,你就別教訓了,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你可以說我是瘋了,不過我很清醒,我願意這麼做,我就是喜歡他,哪怕是以這種方式,我也願意爭取試試,真若是他願意,還是之前我說的那樣,我願意和我最好的閨蜜分享這麼一個男人!」徐曉雯見關悅怒的不行,總算是最後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不過這句話不說還好,越說關悅越是覺得不可理喻了這丫頭。

「既然我們都喜歡,幹嘛還要那麼藏著耶著的?只要他願意,我可以捨棄一切給他!」

「還有你關悅,都保守了那麼多年,沉穩了那麼多年,就不能讓自己放縱一下嗎?今晚你就跟著我,你放不開的話,我來!」

…………

徐曉雯的一番話,讓關悅傻眼了,反倒是最後不知道該怎麼去阻攔這個瘋狂的閨蜜了,因為有些話直指她的內心最深處的東西,徐曉雯願意給一切都交給這個男人,自己豈不是一樣?

要瘋狂放縱這麼一次?她可以嗎?

關悅捫心自問……

最終,她下意識的被徐曉雯拉了出去,身上裹著的一個外套也硬是被徐曉雯給脫掉,露出一件睡衣,雖然沒有徐曉雯那麼暴露,但依舊帶著一些特殊的誘惑,看起來宛如一位賢妻模樣。

衛生間內,林楠耗費了七八分鐘的時間,將濕漉漉的衛生間給清理了個乾淨,身上的衣服也趁機脫了下來擰了一把,雖然很冰涼,但林楠身體好,應該不至於凍感冒。

眼看著差不多了,林楠也準備趕緊打道回府了,這個地方不宜多待,兩個小妖精實在是性情大變,太過危險,安全第一,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不過這邊才剛一開門,便是兩道人影出現在眼前,雖然換下了之前那種露骨的衣服,但此刻的睡衣也太隨意與明顯了一些,領口大開,露出大片的雪白,尤其是徐曉雯這丫頭,深溝都看的一清二楚,某些點點更是清晰可見!

要命!

林楠忍不住自語了一聲!隨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能被這兩隻小妖精給降服了!

「你們都沒事吧,水管修好了,明天再換一個就好了,你們先忙,我先撤了!」林楠開口,急忙就要撤。

不過這個時候他即便是想走,徐曉雯也不願意,直接一臉熱情的擋住了,精緻的臉龐,不得不承認是一個美人,尤其是這般展露在林楠面前,任何一個男人都要心動。

「謝謝了林楠,若不是你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徐曉雯笑著開口說道,好像剛才的事情都不曾發生一樣,並且主動上前,要給林楠擦擦身子。

「你看看都濕透了,趕緊換換吧!」徐曉雯熱情不已,林楠推脫,不過早有準備的徐曉雯就堵住大門,不讓林楠走出,讓林楠一臉的苦笑與無奈,看的出來這丫頭完全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啊,更甚者眼看著林楠不動,上前就要幫林楠寬衣,嚇得林楠連忙往後縮了縮。

「曉雯,你別啊,我還是不用換了,沒事的。」都要脫自己衣服了,這還得了?

林楠承認自己有點小魅力,但這也太可怕了?徐曉雯這丫頭都被自己的魅力給著魔了? 雖然穩住了,但是明顯兩個人還是有一點兒緊張,速度就加快了一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碰到這事兒也淡定不了。

「得,看來咱們來了不是什麼好事情,你看給孩子們弄的,不過現在的演員比原來強了不少,我記得以前看過誰演的,差點兒沒直接讓他下台。」

易陽年輕的時候,偷偷去過小劇場,看過一次一隊的演出,現在已經不記得名字了,就知道第一個上台的說的真是屁都不是,只不過當時德雲的粉絲基礎好,所以也沒人說什麼,要是以前肯定被觀眾喊下台,不過易陽在後面還是聽到有觀眾再說終於下去了,這是人下台之後說的。

「沒辦法,參差不齊,當年每個隊都有這種情況,但是你又不能不讓人鍛煉,這幫人就只能硬著頭皮上,您是沒見過有的上台之後什麼都忘了,話都說不出來。」

「說你岳哥呢?」

聽了這個幾個人都笑了,誰不知道當年嶽嶽就被哄下去過,上去就忘詞兒了,後來能再一次站起來,那都是幸運。

很快台上的表演結束了,不過現在小劇場也會有最後演員集體出場見面的環節,大家都上了台。

「台下如果有老觀眾,應該聽得出來,我們真是後面有點兒緊張,可能特別是第三個節目和我,原因可能大家不知道,我就解釋一下,剛才的王成宇上台的時候認出來台下的一些人,然後我上台也認出來了,這些人就是造成我們緊張的原因,師爺,師叔,您各位台上來吧。」

「走吧,人家都點名了。」

幾個人順著邊上往台上有,眼睛好的觀眾已經認出來了,主要是易陽,近兩年活躍在各大新聞,網站,如果是年輕時候,他可沒大霖他們受歡迎。

「啊,易陽先生!」

認出來就要喊,現在大家為了表示尊敬吧,叫易陽都加上了先生兩個字,這個先生不是男女區分的那個先生,而是一種對學識淵博人的尊稱,在他們看來,易陽就是學識淵博的人。

易陽上台之後,站起來很多人,直接行了個拱手禮,都喊先生。

這些人不是粉絲,是易世界資助的各個學校的學生,可能有的已經畢業很多年了,畢竟易世界公益已經辦了幾十年了,可以說是一代人甚至兩代人了,這些人為了表示對易陽的感激,有個不成文的約定,見了易陽行拱手禮,叫先生。

觀眾還有不明白的,有是暈暈的跟著站起來。

「都坐下吧,你們把觀眾都弄暈了,我說過了,不必如此,你們只要以後多多回報社會就好。」

「是。」

大家都坐下來,有人不知道問了一下,得到回答才知道了原因。

「沒想到我一來讓孩子們都緊張了,其實我們幾個真是沒有什麼事情,然後就順便進來看看,沒想到的是出現了這個插曲,其實每個劇種每個人表演的都不一樣,你們只要把自己想演的表達出來就成了,觀眾是否喜歡,你要看大部分還是小部分,有的時候必須做出取捨,我們幾個就不在這兒打擾了,去後台等你們。」

說完,幾個人就走了,台上就給了演員,易陽不想喧賓奪主,幸好是最後邀請他上台,要不然不想也沒辦法了。

前面主持人說了表演結束,幾個人又回了後台,每個人都恭恭敬敬的站著,易陽是師爺,更是幾個人的老祖,大霖也是師叔,師爺,還是德雲的東家之一,陶洋當代名家,和郭家的關係,足以改變他們的一切。

「師爺,您和師叔過來提前告訴我們,也好招待您啊,這還弄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這是十八對的隊長,李筱華,屬於三代弟子,不過時間比較靠後了,估計和三代開頭的差了十幾年是有的,不過到底是和師父見過大世面的,雖然剛才緊張,但是到了台下說話自然的就親近,畢竟他師父曾經的德雲高層,易陽當時見了也要給面子,當然了,倒不是易陽怕什麼,主要是老郭交代了,想讓人好好管理,就必須從自身給予他尊重。

「我們就是遊玩到這裡,聽你師叔說剛來不是很順利,就進來看看,對了,那個小王,過來,之前也不是沒見過,怕什麼。」

小王同學走出來,有點兒不好意思,而且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隊友正在向自己行注目禮。

「師爺好,師叔好。」

「這會兒看著挺乖巧,那天在後台因為什麼事兒,把我扔下就跑了,我可記得你呢。」

易陽這麼一說,他更不好意思了,不過也知道師爺是開玩笑的,就傻笑也不說話,他這樣子倒是把其他人逗樂了。

「好了,節目也看了,人也見了,我們還要到處走走,就不在你這兒了。」

聽說易陽要走,自然是強烈挽留,最後實在是留不住了,李筱華提出來能不能請易陽留下來一幅墨寶。

「你怎麼知道我會寫字?」

「嘿嘿,我師父說的。」

易陽一下就明白了,自己被出賣了,他說的會寫字可不是能寫就是會寫,而是真的練過,幾十年了,就算他不經常寫,字也是很好了,起碼也是一流的水平,不過真正拿到過他寫的字的人少之又少,李筱華師父算一個,德雲一共送出去五幅,除了他師父還有嶽嶽,大霖,陶洋,以及老郭,可見這有多珍貴了,更別說現在了,易陽的名氣在這兒,寫點什麼,有都是人想要,這和書法造詣沒關係,主要是因為寫字的人。

「也成,就給這個小劇場寫一個吧,可以掛在外面,或許給你帶來點人氣。」

聽易陽願意留下墨寶,趕緊去拿了紙筆,都是上好的,每個德雲劇場都有。

「八方賓客至,流連忘還家。」

提了幾個字,易陽落款,就算成了。

「好字,師叔……」

「打住,你別想讓我給你寫扇子,回頭你說不定送給誰了。」

一句話說的六十多的大霖有點兒臊的慌,雖然這事兒他確實幹過。 小別墅一樓餐廳內,氣氛顯得很怪異,林楠坐在中間,徐曉雯和關悅一左一右,雖然之前感覺關悅還算是克制,但這個時候,林楠已然不那麼認為了。

至少從眼下來看,這兩人此刻有一拼了!

兩個人,都是一身誘惑的睡衣,雖然關悅的遠沒有徐曉雯的性感,帶卻帶著一種溫婉之感,和徐曉雯這一左一右的,簡直是兩種風格,相輔相成的,著實是受不住。

更讓林楠異常難受的是身上的這套衣服!

在衛生間內,林楠經不起徐曉雯的軟磨硬泡,只能無奈的換下了他的衣服,然後被關悅給親自手洗了,至於換上的睡衣原本林楠還以為多的一套備用睡衣,不過出來之後看到關悅滿臉的羞紅,再加上隨即徐曉雯的補充,讓林楠顯得更為尷尬與曖昧。

這套看起來還算是正常的睡衣,赫然是關悅經常穿的貼身之物,怪不得之前林楠接過後覺得有股淡淡的幽香,原來竟然出自此處!

別墅內,哪怕是坐在餐廳內,林楠也是如坐針氈,左右兩女都貼的很近,哪怕是不說話,但身上的香味,那種性感與溫婉,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之下,是個男人都無法保持淡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