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自己也心裡變態了?

正想要開口,卻見秦琛忽然開啟了藍牙。

「什麼?你說傅中校把你送到車站?車站怎麼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思嬈的放學時間,我這車你覺得讓思嬈坐哪,直接公司的車庫再開一輛商戶車。」

「嗯,對就是這樣。有勞傅中校了。」

「不讓你白跑的,公司給傅中校拿2000塊錢的油卡!」

(傅蘭青:誰TM需要你的油卡!老子不是司機!!!是中校,是中校!!!)

不等那邊回話,秦琛便直接切斷了和Ben連線。

嬈嬈甚至都已經不敢想象那邊的傅蘭青的表情了,怕是都已經剋制不住想要砸方向盤了吧!

見秦琛依舊笑得無比淡定,她終是忍不住開啟了吐槽模式。

「阿琛……你的節操呢?」

秦琛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有節奏的敲擊著,待車停穩之後,一轉身便直接在嬈嬈的嘴唇上輕輕咬了一口。

「節操?對於情敵,只有手段,沒有節操。」

「走吧,我美麗的夫人,我們要去接小公主了。」 SR國際雙語小學里,秦思嬈坐在角落裡,面前的桌子上堆積著各種限定版的玩具和零食。

不僅如此,在她周圍還圍繞著許多學生家長和老師。

「思嬈,你爸爸今天真的會來接你嗎?」一個少婦模樣的人說道,對著鏡子搔首弄姿。

「是啊,思嬈,要不你別等你爸爸了,阿姨帶你去吃好吃的,等我們到餐廳了,你再給你爸爸發個定位,讓他直接來餐廳就行。」另一個牽著小男孩的女人說道。

雖然自個是不可能和秦琛攀上關係了,但是如果自家兒子能把秦家的大小姐拐到手,那也是不錯的啊。

誰不知道這秦琛對外可是就這一個女兒,等他老了以後,這整個SR的還不是都要交給思嬈。

什麼倒插門的女婿不值錢,那得看是什麼門了不是。

一個個學生家長都熱情的很,把秦思嬈的教室幾乎給佔領了。

當然,這也是小丫頭中午的時候,說自家親爹今天會來接自己的緣故。

至於她為什麼一反常態的高調,自然是收了自家親哥的好處。

報復自家老爹來著……

…………

秦琛自是不知道女兒和兒子已經在前面挖好坑等著他了。

心裡還美滋滋的幻想著晚上吃完飯繼續去嬈嬈的小公寓蹭住呢,雖然地方是小了點,還有個討厭的情敵在。但是能和自家媳婦在一起,其他的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嬈嬈也是第一次來這小學,當初因為秦瀚被綁架的事情,秦琛便直接收購了一所小學初中,至於高中,他希望兩個孩子可以自己做準備,去出國或者是在國內參加高考都好。

儘管秦琛已經極其低調的帶著嬈嬈從員工通道出現在校園。

可那張臉,就是一個移動的招牌。

恰逢嬈嬈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還未走到校園門口,他就已經被學生家長和老師包圍了。

「秦先生,好巧啊,你是來接思嬈的嗎?我家小聰剛還說晚上請思嬈去家裡做客呢,不知道您放不方便?」

「去你家做什麼?你家再好能有秦總家的豪宅好嗎?秦先生,我是禹州科技的,和咱們SR下面還有合作呢,兩個孩子也投緣,不如晚上一起吃飯?」

「秦先生……我是……」

「哎呀……你擠我做什麼……」

「喂喂喂,瘋了你丫。還敢踩我,你就算擠到前面的能幹什麼?也不看看你家的兒子長的跟熊似的,思嬈瞎了眼才會看上你兒子……」

「切,你兒子長的好,跟豆芽菜的似的,都不用用手掐的,風一吹就倒了……」

場面越發的混亂起來,從一開始的和秦琛套近乎,最後竟然演變成了母親在攀比自家兒子。

嬈嬈穿著一身運動裝,又低調的帶著棒球帽,自是連教室都擠不進去,索性便依靠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打量著校園的環境。

她不著急,可班主任都快急瘋了。

當秦琛的孩子送過來上學時,她已經被上面囑咐過了,要注意影響。但是這兩個孩子一直都挺低調的,秦瀚沒上幾天就去集訓了,思嬈也是個極其的乖巧的,幾乎不用學習就能甩同齡人一條街。

原先秦琛也來過,但是都是思嬈自己去車庫裡上車的。

卻是不想,今天小丫頭竟然把秦琛給召喚到教室了。

更讓她想不到的是,這些學生家長,一個比一個瘋狂。好端端的教室,都被他們搞成了菜市場。

小圓老師站在一旁干著急,奈何她的個子太小,家長們又是紅了眼,根本就擠不進去。

就在她快急哭了時候,忽然手臂一沉。

「副校長……」

「別去,讓她們折騰,秦總裁要是那麼好搞定,這些年秦夫人的位置也不會一直空著了。」

小圓微微一怔,看著擁擠的人群。忽然間產生了一個念頭,那就是絕對不能找太帥太有錢的,不然這他自己的不出去亂搞,麻煩就得找上門。

秦琛還不知道自己無形之中還幫人確立了婚姻觀,因為沒帶助理,秦思嬈又不出來,他只能走到最角落裡把人給拉出來。

看到自家女兒一臉無辜的坐在一堆禮物之間,他的臉頓時就黑了。

「爸比,你來了啊!」

她笑眯眯的蹬著小短腿飛快的撲進了秦琛的懷裡。

然而想象中的溫柔親吻並沒降臨,自己卻是騰了空。

「秦思嬈……我回去再和你算賬!」秦琛黑著臉扛著自家女兒的霸氣,終於逼退了不少家長。

那些爭執的中人雖然心有不甘,可奈何人家氣場太強大了。

秦琛出了門,便瞥見嬈嬈孤身一人站在榕樹下,纖細的身影顯得有些孤寂。

秦思嬈一眼沒認出嬈嬈,見秦琛拽著她直奔一個女人去了,便故意說道:「爸爸,你又換女朋友了!」

「你怎麼能這樣,上次還是Anna阿姨呢!」

小蘿莉脆生生的童聲在寂靜的校園裡無比清晰。

秦琛的臉一瞬間由黑變綠!

「秦思嬈! 大田園 你瞎說什麼呢!」

關乎到自己光輝的形象,秦琛忍不住低聲沖著女兒吼道。

小蘿莉一路被他拎著,早就不爽的了,自打從哥哥那裡聽到秦琛竟然準備認冷晴當后媽,她就恨不得翻牆逃課出來找秦琛算賬。

這會一看到秦琛竟然還帶著人過來了!

那叫一個氣哇!

最讓她接受不了的是,爸比竟然還因為一個女人吼她!!!

哼!!!

不把這女人氣走,她就不姓秦!

小丫頭倔脾氣跟著也上來了,委屈巴巴皺著小鼻子,在半空中沖著秦琛開始撒潑。

「爸爸,你凶我做什麼!我又沒說錯!」

「你自己偷吃,花心大蘿蔔!還不讓我說了!」

「我要去找媽媽,你放開我,放開我……」

「你……」秦琛眉頭擰成了麻花……這坑爹的熊孩子真的是自己親生的嗎?

「是啊……孩子又沒說錯,你這麼凶幹什麼?還是說,你心裡有鬼?怕思嬈拆穿你?」

伴隨著一聲輕笑,秦思嬈發現自己跌入了一個陌生卻又溫暖的懷抱,鼻尖縈繞著淡淡的梔子香氣,讓她躁動的情緒在瞬間被安撫。

「咦?」為什麼自己這個阿姨不排斥呢?

要知道她可是素來敏感的很,不管是對人還是對物品。

茫然的抬起頭,秦思嬈對上了嬈嬈清麗的容顏。

「漂亮媽媽……我不是在做夢吧?」

「當然不是……」嬈嬈溫柔的笑著,用手指細心的將思嬈的頭髮一簇簇整理好。

小蘿莉獃獃的凝望著她的臉,竟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怎麼哭了?」嬈嬈蹙眉,頗有深意的看了秦琛一眼:「是不是爸爸剛才弄疼你了?沒關係,我們不理他,媽媽帶你去吃飯。」

秦琛:……

「我什麼時候弄疼你了?」

「嬈嬈你別抱著她,她這麼肥,多沉啊。」秦琛狗腿的說道,悄然又瞪了秦思嬈一眼。

這丫的,自己白疼她了,竟然還學會造謠了!

重生之昭雪郡主 「媽媽!!!你看他,他還說我肥!!!」

「啊啊啊,媽媽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日子裡,他天天嫌棄我,還把哥哥給關起來了!」

秦思嬈一邊在嬈嬈懷裡蹭著,一邊還不忘繼續黑秦琛。

眼淚在流,面朝著秦琛的嘴角卻是揚起了一個嘚瑟的弧度。

嬈嬈臉色更不善了,直接橫了秦琛一眼:「對啊,秦瀚呢……我怎麼沒有看到瀚瀚?秦先生,什麼叫做把瀚瀚關起來了?」

「這……這怎麼可能呢?我不是告訴你了嘛,我是送瀚瀚去體能夏令營了,而且,你不是前幾天才和他通過電話嘛。」秦琛一臉的尷尬的說著,眼瞅著那些學生家長就要追過來了,他慌忙的伸出手,將一大一小摟在懷裡,飛快的朝著車庫走去。

嬈嬈掃了一眼身後的家長大軍,眼睛挑了挑,也沒再繼續逼問下去。

……

車庫裡,Ben已經開了一輛賓利等在了那裡。

見他們過來,便主動為他們打開了車門。

嬈嬈抱著秦思嬈坐在了後排,秦大總裁也想邁腿上去,卻是被嬈嬈素手一抬,攔在了外面。

「夫人,你這是……」一想到自家被訓練的跟大頭兒子似的秦瀚,秦琛莫名的心虛著,眼神里也情不自禁的帶著一絲絲討好。

嬈嬈挑了挑眉,微微一笑:「麻煩秦總裁委屈一下,坐前面可好,我想和思嬈說說悄悄話。」

「悄悄話?」秦琛一怔!心中大駭!自家女兒有多不靠譜他可是已經見識到了啊!

這已經都敢光明正大黑自己了,要是說悄悄話。

那簡直是不敢想象啊!!!

「嬈嬈,你看我們是一家人,你們說話不帶我合適嗎?」

「一家人?」嬈嬈唇角揚起的弧度又大了一分:「可我剛剛可是聽思嬈說,秦先生的女朋友加起來那都能組成一個加強連了?」

「污衊!這絕對是污衊!」秦琛毫不猶豫的否定。

「我發誓……我對你……」

「啪嗒!」在他揚起手的一瞬間,車門關上了。

秦琛頓時在風中凌亂了……

他被自家媳婦拋棄了?

五分鐘后,Ben從前座探出了腦袋:「老大,您還上車不?夫人說您要是不上車的話,我們就去接龍先生一起吃飯了!」 請龍衍吃飯?

吃他妹!

秦琛黑著臉一言不發的上了車,渾身冒著濃濃的煞氣,讓開車的Ben忍不住手都開始發抖。

秦琛系好安全帶,將腦袋抵在座位上,豎起耳朵想要偷聽一下後座上嬈嬈和自家女兒的悄悄話。

可惜的是,他剛把腦袋湊過去。

「啪嗒!」一聲,後排的隔音板便落了下來。

這下秦琛不僅聽不見,而且連自家的媳婦的盛世美顏也看不到了!

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陰沉沉的盯著窗外。

Ben透過鏡子,看著自家老大鐵青的臉,想笑卻又不敢笑,抿著嘴唇,他憋的很辛苦。

「開你的車……不然下個月非洲考察項目就派你去!」

Ben:……

關我毛事!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擋板放下,嬈嬈的整個人的心扉也隨之敞開。

雖然說秦琛是自己人不假,但有些悄悄話,那是屬於母女之間的小秘密。

「漂亮媽媽,這次你來了還會走嗎?」

「能不能不走了,我會乖乖的,我保證也會讓爸爸乖乖的。」小蘿莉見秦琛看不到她們了,便一改剛剛的強勢,輕輕的搖晃著嬈嬈的手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