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列印個東西,這麼久?"雲帆說。

蘇北不好意思的看著他。

"我不大會用那個複印件,在網上百度了一下,現學現用!"蘇北乾笑著說道。

雲帆看著蘇北,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蘇北以為,他看穿了什麼。

她趕緊繼續解釋。

"對不起,我不該說謊,我不光現學現用浪費了時間,我還接了一個電話,私人的,真是不好意思,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了!"蘇北誠懇的說道。

雲帆詭異的看了蘇北一眼。

他剛才只不過在想,總裁將蘇暖留在這裡,到底是什麼用意。

沒想到,她竟然這麼老實,所有的實話,都抖出來了。

"你很誠實,讓我沒有想到!"雲帆說完,笑了一聲,臉上的笑容,意味深長,久久沒有散去。

蘇北站在他面前,徹底傻眼了。

這是個什麼意思,自己干站在這裡,能走嗎?

還是說,她站在這裡,看這位雲助理,笑!

還笑得這麼詭異!

邪王訂製寵:爆萌小醫妃 她抖了抖肩膀,怎麼感覺有點瘮得慌呢!

蘇北看著雲帆,忍不住露出一抹忐忑的表情。 聽到這三個字的沈呈眼眸抬起對上紀優陽深邃的眼神時,沈呈下意識咽了口唾液,莫名感覺心裡有無法描述的複雜感。

「哥,我要你一輩子,只能忠於我,不論何時何地,你的命,都是屬於我一人,沒我允許,此生都不能娶妻,對我不背叛,把我當作你的唯一。」他這輩子失去的東西太多,太多,如今,他能要的並不多,只要沈呈一個好知己,好兄弟就夠了。

他沒有足夠的資本和權力能讓Augus衣食無憂保Augus一世平安,但是他能傾盡所有拿命去對Augus好,「好。」深呼吸一口氣的沈呈緩緩將身體放下,靠在紀優陽的肩膀上。

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滿足,也更加堅定和清楚的知道,他的Augus沒有拋棄他,他還是擁有一切,不是一個人。

紀優陽抬起的手落在沈呈的背上,輕輕拍了拍,「那我不打擾你,先回去了。」

聽到紀優陽要走,沈呈心裡捨不得,因為他知道,紀家的人對紀優陽不好,所以捨不得紀優陽回去遭人冷落欺負,「今晚就留下來吧,哥照顧你。」沈呈撐起身看著紀優陽,說話的時候,皺著眉。

紀優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指腹撫過沈呈那菱角分明的下顎,「你這就一張床也敢留我,你不怕傳回瑞士,說你沈先生把真正的少東家收入囊中?」

「你心有我,我便不懼任何流言蜚語。」只要Augus不拋棄他,以真心相待,別說是傳這種事情了,就算是任何身敗名裂的事,他都無所謂。

永遠都別低估一個一無所有的人,為了擁有溫暖能犧牲到什麼地步,這就是紀優陽對此時的沈呈做出的評價,紀優陽忍不住笑了,輕輕捏了捏沈呈的臉頰,「那就便宜你了,今晚你小爺我,就在你這歇下了,若是伺候不好,明晚我就不來了。」

看到紀優陽笑得那麼開心,他的心也跟著愉悅起來,之前的不愉快就像被風吹散的烏雲,天空重新晴朗起來,「我給你找睡衣去。」

紀優陽看到沈呈開心的樣子,心情也跟著放鬆,「哥,我要你衣櫃里那件新買的。」

他怎麼知道?「……」一臉疑惑的沈呈看著紀優陽。

「對了,哥,你畫的素描還真不錯,我已經擺到辦公室去了,謝了。」紀優陽掀開被子起身下床。

素描?

難不成昨晚Augus真的來過。

想起自己閑的沒事幹,胡亂畫畫的素描居然讓他看到了,沈呈的臉就不自覺浮起一絲的通紅,覺得有些難為情。

走到門口的紀優陽回頭看了眼低著頭不斷嘆氣的沈呈。

不管怎麼說,總算是解決了這件事,不必再憂心忡忡,紀優陽鬆了一口氣,但臉上卻沒有之前那種輕鬆愉悅的笑容,步伐隨著心裡那份沉甸甸的心事也變得沉重起來。

盼望著祁任興能做點什麼,結果什麼都沒做成,還讓他的木姐姐踏入這吃人不吐骨頭的臟地方,真是夠讓人失望。

想起紀澌鈞和賴毓媛的事情,紀優陽就氣的咬牙切齒。

遲早他會讓紀澌鈞知道肆意糟蹋他木姐姐的感情,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

從紀公館離開后,紀澌鈞回公司開會,這一場緊急股東會議上,紀澌鈞被一群股東圍攻,借著網上那些報道足足罵了半個小時。

「當初,紀董出事,老夫人讓你代替紀董管理公司,我們是相信你,才會捧你坐這個位置,可是你給我們交出什麼成績來,股市跌到停,你還讓不讓我們吃口飯了?」

「如果你喜歡上娛樂新聞,不注重自身形象再做出這種事情來,我看你還不如拿著這張有人買單的臉去做明星算了。」

「海域的項目要做,但絕對不是這樣做,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們集團為了拿下這個合作,總裁都去賣身了,日後,你還讓其他人怎麼相信我們公司是靠實力辦事的。」

坐在主位的男人,端起桌上的咖啡,唇瓣微微張開,一口接著一口吞咽下,始終沒有對這些羞辱謾罵的質疑做出一句回應。

既然他已經從這些人口中了解到這場會議的目的,那也可以結束了,不用再浪費時間。紀澌鈞放下手中的杯子,眼眸看向前方的大屏幕,「如果沒有其他的要事,那會議就到此為止。」

看到紀澌鈞如此傲慢的態度,有些股東氣不過,直接拍桌子,「紀總,海域的項目,如果拿不下來,那下次的股東會議上,我很難保證,還會看在老夫人的份上繼續投你一票。」

無所謂,反正,也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他不過就是一個能被替代的工具,想起小寶在紀公館受了傷,他家兮兮又被紀家的人如此羞辱,他根本不想給這群人面子,直接切斷視頻。

坐在會議桌一旁的費亦行,看了眼紀澌鈞沉重的臉色,原本想說話,見紀澌鈞起身了,費亦行拿起手中的iPad跟著起身,「紀總,那群股東簡直就是吃人血的資本主義家,你給他們賺錢的時候,怎麼不見有人表揚半句,一出點事,各個都吵著要開會聯合起來追究責任。」

費亦行剛替紀澌鈞打抱不平的話音落下,就看到Nina快步走來,費亦行將憤憤不平一堆沒說完的話都吞回肚子里。

「紀總,總部的叢副總來了大半個小時,在會客室等您。」

叢韜?

他怎麼來了,怎麼他不知道叢韜要來見紀總?費亦行一臉疑惑。

「讓他來我辦公室。」

「是。」

Nina離開后,費亦行跟上紀澌鈞回辦公室。

紀澌鈞前腳進了辦公室,後腳叢韜就來了,費亦行開門給他進時問了句:「有什麼要事?」

叢韜一臉難以形容的表情,嘆了口氣,隨後快步走向紀澌鈞。

紀澌鈞聽到腳步聲,彎腰打開保險柜拿私章,剛打開保險柜就看到保險柜里塞滿了各種各樣的零食。

他第一反應就是,肯定是那臭小子,瞞著木兮偷偷藏在這裡的。

不過,那小子怎麼會有他保險柜的密碼?

紀澌鈞想起來了,好像有一次,那小子坐在他辦公椅,他當時要拿東西開過一次保險箱,沒想到這樣就讓那小子看到還偷偷記下來了。

「紀總。」

叢韜的聲音響起,紀澌鈞緩過神來,拿出私章后,將保險柜的門關上。

「你不是在寒城出差,怎麼過來了?」

「事情忙完了,臨時接到工作調動,很不解才過來詢問紀總。」

「工作調動?」紀澌鈞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撿起放在一旁的文件。

「是的,在六個小時之前,我接到了職位調動的通知,把我從物流部調到了運營部,紀總這是你的決定嗎?」

聽到這話的費亦行下意識看了眼紀澌鈞,他怎麼不知道紀總做了這個決定?

「這不是我的決定。」如果不是他,那最大可能就是岳昭,岳昭所有的舉動都是老夫人授意,所以背後做出決定的人就是老夫人。

「紀總,我手上還跟著幾個單子,有幾噸進口的貨物馬上就要進港了,給出的職位調動是立即執行,也沒有做任何交接準備,這要是出事了……」叢韜很激動,說話的時候來回走動,整個人急躁的很。

低頭蓋章的紀澌鈞聽著岳昭來回踱步的腳步聲,目光輕輕垂落,「費亦行,去問問是誰接手,調任之前做好交接,不能有誤。」把手上蓋好章的文件遞給費亦行。

費亦行上前兩步,雙手往前伸,接過紀澌鈞遞來的文件,「是。」

「咚。」耳邊忽然傳來一聲碰撞聲,費亦行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碰到的桌子傳來震動感,回頭就看到衝到桌子前面,滿臉激動的叢韜,「紀總,這對我來說不公平,我兢兢業業努力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在物流部干出點成績,現在就被人調到運營部做一個主管,這事要傳出去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工作出了錯,所以才會被變相降職。」

費亦行伸手拉住叢韜的胳膊,「叢副總,請冷靜點,這調任未必就是降職,運營部是公司的核心部門,多少人想去都未能進入,這對你來說可是好事。」

對於叢韜來說,一個副總經理的位置就是遠遠比一個小主管強,他寧可呆在物流部也絕對不願意去一個什麼運營部做小主管聽人差遣。「紀總,你能不能跟岳副總裁說說,別把我調走,就讓我在物流部繼續幹下去。」

紀澌鈞看著叢韜那一臉擔驚受怕惶恐不安的樣子,心裡有失望,「你先去運營部,過段時間,海域項目完成了,這邊需要一個負責人,我會把你調過來。」

「謝謝紀總,謝謝紀總。」剛剛還火急火燎,一副生怕中年失業的叢韜這會開心到滿臉笑容。

此時紀澌鈞說話的語氣,聽似平靜,卻帶著一種比之前還冷淡的音調,「行了,下去吧。」

「是。」因禍得福的叢韜開心到走路帶風,滿面春光。

費亦行送著叢韜出去,把人送到門口后,叫來Nina送人,隨後回到辦公室,來到紀澌鈞辦公桌旁,「紀總,你怎麼會讓叢副總負責海域項目?」剛剛他是看出來了,這個叢韜雖然能幹,但是遇到重要事情,事關前程就會急得不像樣,這樣沉不住氣的人,豈能位居要職。

「……」

見紀澌鈞不說話,費亦行以為紀澌鈞是對調任很不滿,「老夫人這擺明就是怕紀總您的勢力危及到她的權益,變著法子在消減您的勢力。」實在是太過份了!

「去忙吧。」如果是換作以前,他心裡多少會有些不舒服,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心思再去想這件事,他的兮兮不肯見他了,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她什麼時候才肯見他。 雲帆笑了半天,才發覺,蘇北竟然站在自己面前。

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快去忙啊!"雲帆說道。

蘇北傻傻的看著他。

"雲助理,我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更何況,你剛才說我誠實,是在罵我呢,還是在諷刺我,搞得我心裡很是不安!"蘇北老實的說道。

雲帆徹底懵逼了。

他絕對,沒有見過這麼實在的人。

以前的蘇暖,他敢保證,絕對不是這樣的。

他也沒法生氣,只能耐心的解釋。

"蘇暖,是這樣的,我剛才的話,既不是諷刺你,也不是在罵你,你為什麼不能往好處想想呢,我是在誇你,現在你這麼老實的員工,真的很少了,有的人,大不了說個謊,挨兩句批評,也不會對上司說實話,說自己打電話,或者偷玩手機,所以上,我真的是在誇你,懂了嗎?"雲帆很有耐心的說道。

蘇北終於露出一個放心的表情。

"我懂了!謝謝雲助理不罵我!"蘇北傻笑著說道。

"至於你接下來要做什麼工作嘛,這讓我想一下……"雲帆斟酌著說道。

他剛要拿起一份文件,讓蘇北去看一下,再安排接下來的工作。

讓她大概熟悉一下,助理的工作流程,以及需要幹什麼。

結果,桌上的座機,就在這個時候,不偏不倚的響了起來。

"雲帆,給我磨一杯咖啡!"路南說完,就掛了電話。

雲帆無奈的睜了睜眼,

好吧,總裁大人,你真的很拽!

雲帆起身,本來打算去給路南磨咖啡。

可是,當他看見正在等待著自己,給她下指令的蘇北,頓時笑了。

"蘇暖,這樣吧,你先去給總裁磨一杯咖啡,要用最上面那個盒子里的咖啡豆,不然總裁不會喝的!"雲帆笑眯眯的說道。

蘇北皺了皺眉。

為什麼她會覺得,眼前這個雲帆,有點不懷好意呢!

只不過,他都這樣說了,自己當然要聽他的指揮行動。

吃雞奶爸修仙傳 蘇北點了點頭。

"好,我這就去!"蘇北說完,就轉身離開。

看著辦公室的門關上,顧念城的臉上,升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總裁平時不是最喜歡吐槽自己磨的咖啡嘛!

今天,就讓蘇暖去伺候他,看他到時候,還要不要再吐槽自己的手藝不行。

蘇北出了辦公室,她快速的找到了咖啡機。

只見她拿下最上層的咖啡豆,手指熟練的開始研磨起來。

看她的動作,似乎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

很快,一杯熱氣騰騰的現磨咖啡,就出現在蘇北面前。

沒有人知道,在美國的這一年時間裡,她自己磨了無數杯咖啡。

沒有生下顧紫蘇的時候,她每次瞌睡的時候,就想喝咖啡,可是,那個時候,她有孩子,還能忍得住。

生完孩子之後,因為身體太差,總是想睡覺。

她便讓顧念城買了咖啡機,自己現磨咖啡。

現在,她的手藝,跟那些咖啡店的員工相比,應該一點都不差。

蘇北端著熱氣騰騰的咖啡,向著路南的辦公室走去。

她敲了兩下門,就聽見路南清冷的聲音。

"進來!"

蘇北聽到聲音,便伸手推開門,小心翼翼的端著咖啡,向著路南走去。

路南聽到開門聲,卻沒有聽到腳步聲。

他有些吃驚的抬起頭,一眼就看見向著自己走來的蘇北。

他略微有些錯愕。

"蘇暖,怎麼是你?"路南吃驚的神情,讓蘇北略有不爽。

"怎麼不能是我,不就是一杯咖啡嘛,我又不是磨不出來!"蘇北很是不羈的說道。

路南粗了蹙眉。

"你磨的咖啡,能喝嗎?"路南說道。

蘇北癟癟嘴。

"能不能喝,你嘗嘗不就知道了!"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路南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你放下來,我嘗!"路南說。

蘇北走過去,將咖啡輕放在辦公桌上。

"好了,你嘗嘗!"蘇北說。

路南點了點頭,伸手攪拌了兩下。

他抬起頭來,發現蘇北還沒有走,站在原地,傻傻的看著自己。

路南皺了皺眉。

"你怎麼還不走!"路南的聲音有點不耐煩。

蘇北怔了怔。

"你喝啊,你不是說,我磨的咖啡不能喝嗎,我倒是要看看,究竟能不能喝!"蘇北說著,巴巴的看著路南,等著他喝自己磨的咖啡。

路南蹙眉,看了她一眼。

"好了,你別看了,我馬上就喝!"路南說完,將面前的文件往前推了一點,拿過熱氣騰騰的咖啡,抿了一小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