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無聲,田七葵拿著手機看了看,依舊正在通話中。

「魚神,你還在嗎?」田七葵試探著問。

「在…」

「哦…」

田七葵覺得有些尷尬,平時和向禕辰打電話,都是被他二話不說掛斷的…

沫愛已成川 但是現在這種相對無言,卻不掛電話的時候…她有點不會了…

「對了,你走的時候餵過七喵了嗎?」田七葵找到了一個話題,便問了問。

「沒有。怎麼了?」向禕辰的眼眸亮了亮。

「沒什麼,我看食盆是滿的,她可能沒有吃東西。」田七葵有些擔心。

暖男獨寵小甜心 「哦…會不會我不在家,它不習慣了?」

不知道為什麼田七葵莫名覺得自己的腦子瓦特了,才會聽到這樣的話…

「你說什麼?」田七葵再次問了一遍。

「沒事,你在觀察看看,如果明天還不吃東西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向禕辰說完這句話,才安心的掛了電話。

他的話沒頭沒尾的,田七葵有些懵逼,不過這樣才是她認識的向禕辰。

高冷,傲嬌…咳咳,沒禮貌。

另一邊。

陸庭瑄和陸庭歡兩個人開著車子朝著陸家的方向駛去。

陸庭歡難得的安靜,陸庭瑄便專心開著車。

陸庭歡的手機里時常傳來嘀嘀嘀的微信鈴音,而陸庭歡則在一旁時不時的發出吱吱的笑聲。

陸庭瑄覺得奇怪,便在一個紅燈處停下車子,查看著手機里的消息。

微信群里陸家大院不停的傳來艾特他的消息。

陸庭瑄皺了皺眉毛,他在這個群里應該沒有什麼存在感…今天這是怎麼了。

他點擊里歷史消息,界面便跳到了最上面的一條。

是陸庭歡發出來了的一張照片…

照片中的男人,眸光流轉,含情脈脈的注視著身邊的女孩…

陸庭瑄愣住了…

他自己都未曾察覺到,他注視那個女孩的目光竟然如此的溫柔。

「哥…你是不是…咳咳咳,動心了?」陸庭歡看到哥哥一本正經的看著手機里的消息,便靠上前試探的問了一句。 我同事…人不錯!」陸庭瑄沒有開口,繼續專註著那張照片…而陸庭歡卻上前補充了一句。

「嘀嘀嘀…」紅燈轉綠,後面的車子傳來催促的喇叭聲。

陸庭瑄的心思有些沉悶,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他放下手機,啟動了車子。

陸家早年間主要的資金來源均是靠玉石起家。

不過因為長輩中的一些人,急功近利,在一次賭石中家當輸了大半,便退出了S市的豪門之列。

近幾年陸庭瑄靠著自己對金鑽玉器的研究,掙了不少的錢,開設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公司。

現在的路陸家雖然不算是頂級的豪門,不過在陸庭瑄的努力下,依舊住著環境不錯的別墅區。

城東的別墅區。

夜晚寂靜,別墅區來往的車輛稀少,沿途的交通順暢。

車子開了二十餘分鐘,便到了陸家的別墅門口。

別墅內的人似乎聽到了汽車引擎的聲音,便興沖沖的跑了出來。

陸庭瑄將車子停穩,陸庭歡便小馬脫韁似的跑下了車。

陸庭瑄不急於一時,拿起了手旁的手機,仔細的看了看這段時間群里的對話。

陸庭歡事無巨細的將田七葵的事情和父母二人彙報,還將了自己在餐桌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女孩的身上。

是這樣嗎?

陸庭瑄自己都不曾察覺。

「爸,媽,我們回來了。」陸庭歡跑到了陸父和陸母面前,像個撒嬌的女孩,搖晃這母親的胳膊。

「爸,媽,我們回來了。」大致看了看消息的陸庭瑄也從駕駛位上走了下來。

和妹妹的歡喜跳躍截然不同的音調,說著同樣的一句話。

「歡歡,快來媽媽這兒。」陸母姚瑤看到兒子和女兒過來,便急忙招手招呼著她。

「來啦!」陸媽媽的意思很明確,便是今晚照片的事情。

「爸媽,你們這麼晚還不休息嗎?」陸家現在大部分業務都由陸庭瑄的處理,陸父陸母兩個人閑來種花種草,頤養天年。

「快和媽說說,那姑娘是什麼情況,看照片好像年紀不大。」姚瑤完全忽視了自家兒子的話,拉著陸庭歡開始問東問西。

陸庭歡將田七葵的情況介紹了一下,說明了是雜誌社的同事。

姚瑤追問了一下家庭的情況,陸庭歡只能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陸家落魄的這些年,雖然富足,但是已經很少參與上流豪門的交際,對於那些門第,家族的觀念也越來越薄弱。

只要兒子喜歡,他們夫妻兩個人便會選擇支持。

「庭瑄,什麼時候叫她來家裡吃頓飯?」姚瑤女士似乎此刻才看到自己的兒子,便象徵性的問詢了一下意見。

「媽…」陸庭瑄有些無奈,他今天才第一次見這個女孩…

怎麼就被她媽媽說到見家長這步了?

「這周吧,這周怎麼樣,正好咱家菜地里的白菜差不多成熟了…」姚瑤女士好客的勁上來了,興緻勃勃的安排起了日程。

「你媽媽知道你有女朋友了,高興的像個孩子。」陸庭瑄的父親陸永上前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寵溺的看著姚瑤。 陸庭瑄笑笑,點了點頭。

他一直很羨慕父母親之間的感情,這麼多年了依舊相近如賓,而母親也被父親寵的像孩子一樣。

即使現在家裡的境況大不如前,一家人依舊過得開心。

姚瑤拉著陸庭歡聊了好久,直到她不停的打著哈欠,也不捨得放過。

最後確定下來周末邀請田七葵來家裡,姚瑤才放心讓女兒去睡覺。

陸永和陸庭瑄兩個人男人全程沒有說話,看著母女兩個你一言我一語的樣子,心裡十分滿足。

而關於周日的聚會…陸庭瑄心裡竟然有了一絲絲的…期待。

第二天一早。

田七葵起床,發現七喵的食盆里依舊是滿滿的。

而七喵則無精打採的倒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食盆里的貓糧卻紋絲不動。

「怎麼了?七喵?」田七葵抱起七喵,雖然只是一天沒有吃東西,但是好像輕了不少。

田七葵看了一眼時間,離著上班的時間差不多,但是七喵的問題可大可小。

地獄名媛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給主編樂陽打了一個電話。

她簡單的說了一下因為家裡寵物的原因,需要請一天假。

編輯組的工作剛開始,還在籌備期,並不繁忙,樂陽對此也沒有什麼意見。

與樂陽請過假之後,田七葵又和同組的陸庭歡解釋了一下。

昨天有了毛深深的小插曲,加上一起吃火鍋的情誼,陸庭歡已經單箭頭的將田七葵列為了閨蜜的範疇了。

「啊?那它嚴不嚴重?要不要陪你一同帶它去看醫生呀?」

「暫時不需要,我想先在家觀察一下七喵的情況。」

「那好吧,如果有什麼需要,你記得打電話給我呀!」陸庭歡倒是很熱情。

田七葵掛斷電話,便開始陪著七喵玩。

飼養寵物除了提供它的吃住之外,陪伴一樣的重要。

田七葵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工作忙忽視了它…

就在田七葵還在自責的時候,向禕辰的電話打了過來…

「什麼事情?」田七葵接到向禕辰的電話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中,魚神好像很少主動聯繫她…

為什麼出差一兩天竟然這麼頻繁。

「你怎麼了?」向禕辰聽著女孩有些蔫蔫的聲音,便著急的問道。

「沒什麼,七喵好像有些不舒服,我在家裡陪著它。」

「不舒服?」

「嗯,好像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沒有吃東西。」

田七葵說道這裡,心情就更加的擔憂。

昨天和毛深深分析貓三情形的時候,她說的頭頭是道,但是換到自己的七喵,她卻沒了主意。

「我下午就可以回家,如果有需要我陪你一起帶七喵去看醫生。」溫潤的聲音從電話的那頭傳來,流入了心底,田七葵一時的晃神。

『回家?』從電話里傳出來的這兩個字,讓她的心悸動了一下。

「麻煩你了。」田七葵的心裡想要拒絕,但是卻希望這個時候有一個人陪在身邊。

向禕辰掛斷了電話,便馬上起身,收拾東西,準備回鳳凰灣。

剛剛還在做夢的倪秋軒聽到向禕辰開門的聲音,揉了揉眼睛。 「怎麼,不習慣一個人睡嗎?」倪秋軒穿著睡衣,從床上爬起來。

他打開門,身體抵著牆,聲音有些慵懶。

「我要回去了…」向禕辰東西收拾的差不多,整個人顯得輕鬆不少。

「呵,男人!」倪秋軒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關上了門,繼續睡覺。

「呵…」向禕辰並不覺得著急回去見自己的小女人有什麼問題。

他拿著為數不多的行李離開了倪秋軒的家。

向禕辰本以為這次出來要兩三天的時間,田七葵才會發現七喵的變化,卻不想才一個晚上,便得到了回應。

這樣的落差,讓他的心裡興奮了不少。

他開著車,快速的朝著鳳凰灣駛去。

路上,向禕辰將整個計劃在腦海里過了一遍,並且還腦補了她可能會提出的問題,自己是否可以沒有漏洞的對答如流。

確認無誤后,長吁了一口氣。

鳳凰灣家中。

「七喵,你怎麼不吃東西呢?」田七葵蹲在地上,對著縮成一團鬱鬱寡歡的毛茸茸柔聲的問道。

「喵嗚~」七喵有氣無力的回應,田七葵的心更加愧疚。

「喵嗚~喵嗚~」七喵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緩緩的抬起頭,朝著門口望著。

而在房門口徘徊了幾分鐘的向禕辰,竟然有些緊張。

像個青澀的少年,去面對心儀多年的女孩一般…

「七喵,你要出去嗎?」田七葵似乎發現了七喵始終盯著門口,但是卻一步都不願意挪到的樣子,便將它抱了起來。

被抱起來的七喵開始很溫順的在田七葵的懷裡,快到門口的時候,便開始努力的向外掙扎。

田七葵皺眉,卻還是按照它的意願打開了房間內。

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房門口。

顯然突如其來開門的動作,讓門口的男人有了一些意外。

思念中的女孩帶著抱著軟綿綿的貓咪站在門口,似乎一切都如靜止了一般。

四目相對,不聲不響。

「喵嗚~」七喵看到向禕辰,便掙脫了懷抱,似乎用盡了力氣,朝著男人撲了過去。

向禕辰還在發獃,卻還是順手將撲過來的喵咪拎起來抱在懷裡,但是表情卻換上了一臉的嫌棄。

「不是說下午才回來?」突然手中一空,田七葵也便回了神。

她雙手撲了撲,自然的放下,側過身子,讓男人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