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蕭不得不承認這個殘酷的事實,這讓她和父親在眾人面前顏面掃地,想到這些都讓她恨的咬牙切齒。

「今入天罰之城的資格,是不能夠使用武器的,所以,他根本無法使用神兵。」

林墨解釋到,想到遠古神兵還在趙炳手裡,他就一陣肉疼,林家要真沒有了這件神兵,陸家知道以後,很快就會向自己發起挑戰了,這也是他不得不擔心的事情。

「父親,那我們也不能放棄趙炳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就是殺不了他,也要把他手中的遠古神兵奪回來。」

林蕭貝齒輕咬,眼中布滿血絲,為了抓住趙炳,她也是拼了。

「先不要慌,一切從長計議,現在他神兵在手,如果真把他給惹急了,反咬一口,後果會很嚴重。」

想到廣場之中,趙炳手握神兵的驚天氣勢,林墨心中不經意的盪起陣陣波瀾。

林蕭默不作聲,眼中晶瑩的淚水在眼中打轉,父親在她眼中一直都是傲視群雄的存在,很少能夠在他的眼中看到膽怯。

但是今天,她看到了父親眼中的忌憚,可見趙炳和神兵合體,給他父親造成了多麼大的心裡壓力。

「蕭兒,回去吧,這裡交給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林墨眼中又恢復了往日的自信和堅定,這讓林蕭心中有了絲絲安慰。

趙炳對身後林墨到來的事情一無所知,他的離去不僅驚動了整個林家,甚至包括整個大陸。

他帶著遠古神兵逃走的消息不脛而走,大陸中的各種勢力紛紛躍躍欲試,大陸之內暗流涌動,神秘的勢力開始集結,暗中打聽消息又活躍起來。

走出一片森林,前面是一片山谷,趙炳並不敢停留,藏經閣老者的話還回蕩在耳邊,屁股底下還隱隱作痛,還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為好。

天空中一片星月,淡淡的月光灑在兩邊的山谷之上,籠罩著一層薄霧,顯得格外寧靜。

林墨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和林蕭回到林府,雖然一路之上林蕭心情很是失落。當然,林墨早已暗自下令,想盡一切辦法掌握趙炳的行蹤。一旦有機會得手,他絕對會報這一箭之仇。 趙炳自知在林家闖下大禍,但是他心中沒有絲毫害怕,他現在最擔心的是身後隨時出現的林家老者,如果他出手,他就是神兵在手也沒有任何勝算。

趁著星光點點,趙炳一路狂奔,額頭滲出一層細汗。

此時,路邊的樹叢中傳來陣陣細小的異響,趙炳警覺的感應著四周的動靜,他稍稍放緩腳步,異響隨之消失,他再次前行,細碎的聲響再次響起。

「林中之人快現身吧,明人不做暗事,不要在暗中鬼鬼祟祟了。」

說完,樹叢之中一片寂靜,沒有任何聲響。

趙炳心中煩悶,被林家老者跟在身後,已經讓他心驚膽戰了,他絕不允許別人再暗中窺探他的行蹤。

他猛的揮出一掌,旁邊的樹叢掀起一陣狂風,幾棵大樹幾乎拔地而起,驚起林中鳥獸紛紛逃竄。

只聽幾聲驚叫,三個黑衣人在大力掌風之下,不得不現身,現出身形,他們沒有想到趙炳的力道如此之大,讓他們藏著暗中都無所遁形。

「還有么,如果再不出來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

趙炳雙目環視,巨大的聲音傳遍樹林,匍匐在地的猛獸忍不住一陣顫抖。

又有兩個黑衣人從樹頂之上跳下來。

「是林家家主派你們過來的吧。」

「少廢話,你快快把神兵交出來,要不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黑衣人亮出亮閃閃的兵刃,在月光下泛著森寒的光。

「呵,誰給你的膽量,敢在這裡說大話。」

感應到幾個黑衣人的修為,都在劍氣出體中級以下,趙炳自然不會把他們放在眼裡,就是武功高絕的林家家主他都不怕,更別說這幾個小人物。

「你偷走了家主的神兵寶刃,今日你必須留下來。」

「我要是不留下來呢?」

「休怪我們刀劍無眼。」

幾名黑衣人殺氣騰騰的面對著趙炳。

趙炳這才想起來,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眼前的這幾個人應該是林家家主的死士,之前他走出林家之時,曾經殺死了幾名,嚇的剩下的人不敢靠近。

而眼下的這幾位,應該是被林家家主趕出來,來向他復仇的。

「你們覺得能夠勝的了我么?」

現在神兵在手,趙炳有足夠的實力藐視他們。

「今天就算是死,我們也要把神兵多回來。」

趙炳不屑一顧之間,對這些人心中升起了一絲憐憫,明知道必死無疑竟還來到找他決戰,他們無非是想要維護死士的名譽。

總裁追妻:搞定摳門助理 想到這裡,本來怒氣沖沖的趙炳反而不生氣了,他沒有殺人的嗜好,也不想成就他們殺身成仁的美譽。

「你們走吧,我不想殺你們。」

趙炳收回體內的真氣,轉過頭去,大踏步向前走去。

「你們看不起我們,我們今日來只求一死,你休想逃走。」

背後幾名黑衣人用盡全身力氣,盪起一陣狂風,向趙炳襲來。

下定決心的趙炳根本不給他們機會,他提運真氣,一溜煙的消失在大路的盡頭,給他們留下的只是身後片片的塵煙。

「讓這臭小子逃了,怎麼辦。」

「追。」

幾個人不打算放棄,一路向西跟來。

趙炳一路狂奔,等到天蒙蒙亮的時候,才稍稍放緩了腳步。

一夜未睡,再加上長途奔襲,趙炳真是又累又困,他到附近找到一家酒館,想吃上一頓飯好好歇一歇。

旁邊正好有幾個人在議論:

「你們有沒有聽說,有一個叫趙炳的小子,在昨天竟然用林家的神兵,把林家家主林墨給打敗了。」

「是啊,聽說那個趙炳現在手裡拿著神兵,各路人馬都出動了,都要把他給搶到手。神兵可是千年不遇的寶物。」

坐在一邊的趙炳陣陣心驚,這消息傳播的速度比他逃跑的速度還快,可見這神兵在整個大陸的人眼中真是非同小可。

他望了一眼腰間的神兵,此刻遠古神兵像是睡著了一般,光芒盡斂,光輝不在,如果不仔細辨別的話,很難發現他的特別之處。

趙炳一邊坐著一邊想,雖然自己手握神兵,幾乎無人可敵,可是再強的實力也抵不過千軍萬馬輪番上陣,這僅僅過了一天,他就嘗盡了被人追殺的苦頭,如果再這麼下去,他不知道還能撐得過幾天。

想到這裡,他必須想一個對策,要不然非得被人打成篩子不可。

他緩緩的放下碗筷,偷偷跑到後院,在馬棚之中折騰了半個時辰。

當他從馬棚之中走出來,來到水槽邊的照了照鏡子,他對眼前的自己這才放心。

只見趙炳披頭散髮,污臟不堪,衣衫襤褸,腰間不知從哪弄來的葫蘆,就連腳下的鞋子都故意挖了幾個洞。

他故意走了幾步,相當滿意,轉眼變成了一個街邊的乞丐。

當他再次回到酒館的時候,酒保不僅沒有認出他,還大聲呵斥把他趕了出來,呵斥還不忘剛才那個吃飯不給錢的傢伙,說是去趟茅房,結果不見了人影。

趙炳嘿嘿一笑,把神兵捆在胸前,學著乞丐的樣子,向前緩緩的走著,他不能走的太快,以免被人發現馬腳。

不得不說,這招瞞天過海還真奏效,只走了不到一里地的功夫,他身邊就有四五隊裝備精良的人馬擦身而過,其中有三對人馬還問他是不是看到有一個年輕人路過,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來找他的。

趙炳每次都很鄭重的點點頭,然後揚起髒兮兮的臉,告訴他們他沒看到什麼年輕人,但是看到了好幾隊人馬走過去,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聽到這樣的答覆,那些人臉上更是著急,都飛一般的向西狂奔而去。

看到遠去的煙塵,趙炳慶幸自己現在的樣子,要不然,自己就是不被他們殺掉,估計也被累死了。

雖然偽裝暫時迷惑了他們,可是也給趙炳帶來不小的麻煩。

因為幾乎沒有酒館和客棧讓他進去,每次他走過他們的門口,就換來一陣呵斥,還時不時的聽到門廳之內一陣狂吠,惡犬都不待見他。

這讓趙炳頭疼不已,這讓他過上了風餐露宿的生活,剛開始忍受一頓兩頓還可以,可是時間長了,每每聞到路邊飯館飄過的陣陣香氣,他的腿真是怎麼也挪不動。

「什麼時候能夠結束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啊」

趙炳搖搖頭,端著半個陶碗,久久凝視。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這裡有一個乞丐耶。」

當趙炳咽掉口水,剛要挪開雙腿想要去樹林里打點野味來解解饞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

趙炳下意識的轉頭,身後不遠處竟然是一個妙齡少女,二十齣頭的年紀,粉嫩的臉頰在陽光下泛著惑人的光澤,一雙烏黑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一襲紅衣映照著迷人的曲線。

「真的美的不可方物啊。」

趙炳心中暗暗驚嘆,一連幾日,他進客棧、酒館的機會都沒有,就連在路上行走,都得弓腰低頭,保持隨時撿漏的姿勢,哪有機會欣賞身邊的美麗景色,更別說美人。

他轉過頭去,妙齡少女絕美的容顏足以讓她回味很久。

此時,他正站在一個較大的酒肆門前,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可能是裡面飄出來的酒菜的香氣把他吸引過來。

「快走,快走,你這叫花子,別在這裡礙著生意。」

從裡面走出一個人,應該是裡面的店小二,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趙炳很識趣的點點頭,默不作聲的向別處走去。

可能是連日來飯沒吃飽,趙炳感到一陣頭暈眼花,兩隻腿很是無力,走的稍稍慢了一些。

「死叫花子,真是不知好歹,阿黃,出來咬他。」

凶神惡煞的店小二嫌趙炳走的慢了,喚出裡面的一直滿身黃斑的大狗,向著趙炳的大腿咬去。

趙炳心中大驚,雖然這幾日他苦練打狗棒法,可是情形實在是有些兇險,眼看大狗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咬上血洞。

趙炳大急,體內真氣就要透發而出。

忽然,只聽大狗一聲慘叫,慌亂的鑽到桌子底下。

趙炳急忙收斂真氣,還好,殘破的衣角只是微微拂動了一下,並沒有被人發現。

「好險。」趙炳暗暗心驚,剛才情急之下出於自保,體內真氣差點不自控的暴露,如果被別人發現,那可就慘了。

他這才發現,原來是那個妙齡少女揮出一掌,救了自己一命,他抬起頭,好幾日沒有見過美景的渾濁的眼睛,又不由得看的痴了。

「這位客官,都是這叫花子和這死狗驚嚇了您,我這就教訓他們。」

剛才還凶神惡煞的店小二,語氣頓時變的和風細雨,看到妙齡少女的樣子,臉上樂開了花,因為以他多年的職業素養,他聞氣都知道這位妙齡少女一定身家不凡。

果然,妙齡少女走到身前,看了趙炳一眼,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說道:「我請他吃飯。」

她順手掏出一錠白花花的銀子,遞給了店小二。

店小二張大著嘴巴,聽到這話差點沒暈過去,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要請一個連狗都嫌棄的叫花子吃飯,他沒有聽錯吧。

他手裡拿著沉甸甸的銀子,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客官,您看,他是一個乞丐,如果讓他進我們店的話,會影響到我們的聲音。」

店小二很難為情的說道,這也是事實,如果讓一個渾身髒兮兮、一身臭味的人到飯館吃飯,估計也沒啥人來了。

「嘻嘻,今天我就是要請他吃飯,是不是嫌錢不夠,那,錢我有的事,如果還不行的,今日我把你們這個酒館包了。」

說著,妙齡少女又掏出一個沉甸甸的金子,這可不是小數目。

店小二心想這是遇到大主顧了,自然是眉開眼笑,可是讓叫花子吃飯可是第一次遇見,他不敢做主,趕緊把掌柜的叫出來。

一個滿臉油膩、體態微胖、頂著一個瓜皮帽的中年笑眯眯的走了出來,得知事情經過以後,看到金燦燦的金子,忍不住心動起來。最後竟然答應了這個要求。

趙炳詫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感覺這件事情發生的太過荒唐,一個妙齡少女要請自己吃飯,還不惜花了這麼大的價錢,這簡直太符合情理。

「還不趕緊謝謝這位姑娘。」

店小二遠遠的呵斥著趙炳,確實,他身上有股子餿味。

趙炳嘿嘿笑了兩聲,一個箭步進了酒肆,來到大廳正中央的一個桌子上,一屁股坐下,等著上酒菜。

「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啊。」

店小二見趙炳一副當仁不讓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心想這真是天上掉餡餅,路邊的乞丐都能大模大樣的來沖大了。

妙齡少女隨著也跟了進來,門口已經擠滿了人,不斷的向裡面張望,這些人自然不是來看趙炳的,他們無一例外的把目光都投到妙齡少女的身上,妙齡少女咯咯一陣輕笑,讓門外的人一陣傾倒。

趙炳把一臉嫌棄的店小二叫過來,嘰里呱啦狂點了一堆菜,聽的店小二眼神一愣一愣的。

不多時,只見趙炳的桌子上堆滿了熱騰騰的大塊肘子,醬牛肉、紅燒排骨、炸羊排等,一水的大肉。

看到滿桌子的菜,趙炳的眼都紅了,他髒兮兮的小手在褲腿上蹭了蹭,也不用筷子,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這麼多天沒有吃到肉腥了,那叫一個爽。

趙炳猛的抬頭,發現妙齡少女竟然看著自己發笑,可能是自己的吃相實在是太難看,可是這個妙齡少女實在是對他實在是有點太好,讓他有些不自在。

等趙炳酒足飯飽之後,他打了一個大大的飽嗝,大搖大擺的就要走。

「嘻嘻,吃飽了,連聲謝謝都沒有。」

妙齡少女銀鈴般的笑聲傳到趙炳耳朵里,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舒適無比。

「謝謝姑娘。」

趙炳壓低了聲音,雖然他糊裡糊塗的被一個美女請了一頓飯,但是他腦子卻不糊塗,這幾天來他風餐露宿,忍氣吞聲,無非是不想暴露身份,省去麻煩,如果被別人識出聲音,可就麻煩了。

「我說小乞丐,你想不想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啊。」

妙齡少女眨了眨眼睛,讓人無法拒絕。

趙炳回過頭,差點驚掉了下巴,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妙齡少女與他是初次見面,更提不上什麼緣分,他為何要對自己如此。

趙炳稍一愣神,然後露出一個憨憨的笑臉:「姑娘,多謝美意,我穿著這身,挺習慣的。」

眾人皆倒,身邊女神相伴,還能給買單,竟然還有勇氣拒絕,這還是人嗎。 對於趙炳的拒絕,妙齡少女一臉吃驚,忽閃忽閃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但是很快,她的臉上就浮現了一層燦爛的笑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