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南星兩人面色難看無比,他們正視的地方出現了兩個巨大的生物,足足有數十米之高,就像是兩座小山,手握著白色的骨鏈,就像是傳說中的勾魂鎖鏈。

「鯤鵬化身,」巨大的牛頭張開嘴巴,聲音蒼老有力,「身為陽人,為何來到陰司?」

「何必理會,直接勾了魂魄吧!」一邊的馬面也開口,那一對只有眼眶的眼睛中閃耀著赤紅色的火焰。

「莫要輕易動手,具有鯤鵬化身,若是鯤鵬發怒,不是我們陰司可以招惹,」牛頭制止了馬面,轉過頭看著還在空中的兩人道「這裡是黃泉地,便是外世界都無法接引你們,就算是逃離了奈何橋,你們都沒有歸宿。」

這話一出,南星和靜雯都是臉色大變,若真是如此,那麼兩人的下場幾乎是可以想象的,這裡荒涼無比,他們走了三日都沒有一點要出去的意思,這牛頭沒有騙他們,就算是現在逃到奈何橋的另一邊,最後等待也只有死亡,除了接引之光不能完全證明,其他的都可以說是真實的,而且兩人也感覺牛頭說的是對的。

「我們無意闖陰司之地,更無意招惹十殿閻羅,只是被別人傳送到了這裡。」南星開口,陰司之地可是有著十殿閻羅,還有黑白無常,十八層地獄小鬼,審判身死之執筆判官,可以說這陰司之地乃是整個世界少有的難闖之地。

「既知十殿閻羅王,看來並非是故意來到此地,想要離開,可有膽進入陰司。」牛頭開口,手中的白色骨鏈用力一甩,在身後生生砸出一道黑色的門,看不清楚裡面,只能夠感覺到無邊的怨氣從中散發,讓人心顫。

「若是不敢,就在此待一輩子吧!」馬面說話毫不留情,似乎對於外來者沒有一點的好感,從一開始便在嘲諷著兩人。

「有何不敢,大不了看一看十八層地獄小鬼如何施刑,」南星也是忍不住生氣,直接落了下來,收起鯤鵬真身,這裡陰氣濃厚無比,南星當下便將道仙袍施展出來,將他和靜雯都籠罩起來,這才好受了一些。

「道門之人,難怪知道閻羅和地獄,那就來吧!」牛頭看著南星的道仙袍,幽幽開口,轉過身,和馬面同時揮舞骨鏈,將這黑色鬼門撕裂,變得寬大無比,那些骷髏兵都在後退,深怕進入這裡,而牛頭馬面則是一步踏了進去,南星狠了狠心,拉著靜雯的手便和靜雯跟了上去,在兩人進入之後,那門便消失無影,原地只有這無數的骷髏兵,開始慢慢的消失蹤影,微微有一股陰風吹過,這裡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好黑,這一次和之前在鱷皇那裡很不同,他們就像是已經到了地獄一樣,四周傳來各種奇怪的叫聲,但是每一聲都好像可以傳入你的耳朵之中,而且是那麼的凄慘,好像四周真的出現了無數鬼怪一樣。

南星只感覺自己的長袍被人拉著,不用看就知道是靜雯,這女人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而且還有一點強勢的感覺,但是對於這種東西卻出奇的害怕,讓南星忍不住暗笑,不過此時卻不是開玩笑的時候,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這裡有牛頭馬面,但是是不是陰司卻是另外一回事,這個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傳說,就是強者。

有的強者用自己的力量創造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創造一個陰司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雖然這樣的強者也只是傳說,但是這裡到底會是什麼地方。

叱!

就在南星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眼前突然一亮,原本的黑暗消失不見,雖然不是那種太陽照下來的亮光,但是要比黑暗好了太多太多,回過身來,自己身後果然是靜雯,玉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擺。

「有我,」南星握住靜雯的手,悄悄的對她說到,很是自信的看著前方,靜雯看著握著自己手掌的南星,臉頰突然一紅,不過在這裡沒有人看到而已。

「前方就是陰司重地,你們能不能離開黃泉地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牛頭的身體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和常人一般大小,那一對牛角也成了黑色,一旁的馬面也差不多,兩者的眼眶燃燒著熊熊的火焰,比之那些骷髏兵不知道濃厚了多少。

「這種事情應該只有閻羅王和判官可以決定吧!」南星點點頭表示知道,這和他的《西遊記》差不多,腦海之中的這部聖書可是真正的一部神話獸書。

牛頭馬面似乎微微有些驚異,對於面前這個小鬼知道陰司事情感到很奇怪,要知道一旁的靜雯也只是知道輪迴有著牛頭馬面,還有就是地獄的王,僅此而已,而南星卻知道十殿閻羅,判官,黑白無常,這種事情本身就不正常。

「看來你有著很大的不同尋常,」牛頭開口道「我們會送你去見判官大人,那位大人才能決定你們能不能離開。」

「判官?陸判官嗎?」南星喃喃。

牛頭馬面無語的看了一眼這個小鬼,終於還是沒有理會,反正這個小鬼知道的很多了,現在就算是這個小鬼知道十殿閻羅王的名號他們也不會感到驚異了,路判官都已經被人知道了,其他的恐怕也不會不知道了。

而這個時候南星和靜雯才有了時間看著四處,這裡就像是在地穴之中創造了一個城池一樣,一條條路出現在了地面,這裡更加的荒涼,沒有一絲的草木,這裡是生命的中終結之地,一切的生命都無法在這裡生長。

牛頭帶著他們足足走了有一個時辰,他們終於離開了這交錯縱橫的洞穴之路,來到了一片廣闊之地,而遠處,他們就看到了一座城,一座陰森森的城。

「前方就是鬼城,入城之後不要說話,若是有鬼干擾你們,直接殺掉。」牛頭開口,聲音變得冷冽無比。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鬼城,屬於陰司,裡面到底如何,沒有人知道,而現在南星和靜雯就要經過鬼門關了,南星身上的道仙袍也在這個時候閃耀出光芒,將這層層的陰森之氣擋在外面,靜雯緊緊的跟隨在他的身邊,兩人小心的跟在牛頭身後,這裡的一切都太過於陌生。

「到了,」馬面的聲音依舊是那麼的不爽快,似乎對於南星他們兩個活人這件事情很是不滿,這也是南星將骨殿偷偷準備好的原因,這裡太過於危險了,實在不行他就只能帶著靜雯躲入骨殿了。

「入鬼城,鬼門關。輪迴自由主,生死兩迷茫。」有人在叫,不,是有鬼在叫,聲音幽幽慘慘,讓人聽了不由的沉迷於其中。

「靜心,」南星在靜雯背後輕輕一拍,靜雯頓時清醒了過來,兩人看著鬼城,更加的小心,單單隻是聲音便可讓人沉迷,這鬼城的鬼有些可怕。

看著面前的鬼城,兩人也是忍不住驚嘆,這鬼城很大,雖然沒有長安城那樣的規模,但是作為一座城已經足夠了。

轟!

兩扇緊閉的大門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音,就像是山嶽崩碎了一般,像是一張大嘴,又像是從深淵透露出來的一點光芒,令人忍不住一個寒顫。

「從這裡穿過去,一直向前走,我們會在那裡等待,」牛頭開口,身形猛然間變大,和嗎馬面幾步走了過去,很快便消失在這迷霧之中。

「他們怎麼走了?」靜雯開口,看著四周臉色便是微微一白,這裡太過於陰暗了,難怪靜雯會這樣,這裡可是鬼城,剛才有牛頭馬面在這裡,那些鬼想來還不敢放肆,但是現在牛頭馬面離開了,兩個活人出現在鬼城,靜雯已經不敢往下想了。

「別怕,還有我,」南星輕聲的安慰著身旁的靜雯,目光看向四周,這裡的陰氣隨著牛頭馬面的離開開始變得濃重起來,而且似乎有著什麼東西正在出現。

「這是活人的氣息,怎麼鬼城會有活人?」怪異的聲音從那些迷霧之中傳了出來,聲音詭異,而且無法捉摸。

「還有一個漂亮姑娘,老夫多年沒有吃過這樣細皮嫩肉的了。」另外一個聲音傳了出來,不僅猥瑣,而且還有一種陰森的可怖,這裡是鬼城,這裡都是令人憎惡的鬼。

南星心中發寒,更有一種冷意,他雖然也殺不過人,但是吃人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被否決的,如果是轉獸吃人,那麼還情有可原,人吃獸,獸吃人,這本就是天道循環,但是鬼就不同了,鬼本來就是人,若是還吃人,這會觸碰到每一個人的正常底線。

叟!

速度很快,有幾個鬼影子已經到了南星兩人的身邊,黝黑色的鬼爪子悄悄的伸向了南星的頭顱,他們似乎當南星看不到一樣。

「找死,」南星怒極,渾身的異象之力都在滾動,眉心間的那隻冰蝶都要展翅高飛一樣,這一次南星是真的怒了,這裡絕對不是傳說中的陰司,或者說這裡只是一個小陰司,而掌管天道輪迴的陰司絕對不是這裡,否則這些鬼早就投胎畜生道去了。

轟!

南星第一次含怒出手,身後的真皇竟然因為這次南星的變化變得更加真實了一點,強大無比的壓力瞬間像是颱風一樣碾壓了過去,這些鬼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接就在這龐大的其實下被碾碎,而以南星為中心,周圍除了靜雯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快走,」剛才那個猥瑣的鬼聲透露著驚恐,就想要逃跑,但是下一刻一根手指便出現在了他的頭頂,將他的身體毀滅,什麼都沒有留下。

鬼城城門。

「這種力量,那個小鬼不然不簡單,」牛頭感受著從鬼城內傳來的氣勢,開口說道。

「你就不擔心那個小鬼把鬼城毀了,怎麼說也是我們布置了不少時間出現的。」馬面開口道,已經沒有了之前那樣的盛氣凌人,「而且這種氣勢,恐怕我們兩個也無法承受下來吧!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更不用說那些鬼了。」

「毀了就毀了,區區一個鬼城而已,」牛頭冷哼一聲道「你還是小看了那個小鬼,剛才那種力量他還不能完全發揮,否則不是我們,就算是路判官在這裡都無法堅持,那種讓人心悸的氣勢,就像是帝皇一般。」

鬼城。

看著這裡已經毀的差不多了,南星這才收手,身後的真皇也慢慢的消失,只是南星自己都沒有看到,真皇消失的時候似乎對著天空冷哼,又似乎是說了什麼,只不過他沒有看到而已。

「這下應該沒有不長眼的了,」南星冷笑著看著四處,還有不少的鬼活了下來,看向南星的目光充滿了恐懼,就像是看著之前的牛頭馬面一樣。

「相傳鬼城很強,為何?」靜雯有些不解,但是看著不敢上前,甚至開始逃竄的鬼,她心中到底還是鬆了一口氣。

「若真是傳說中的鬼城,只怕單單鬼門關我們就過不去,可惜這裡並不是那傳說中的鬼城。」南星開口,目光看向遠方,這裡只怕和自己想的差不多,如果真的是那樣,南星搖搖頭,沒有再說話,靜雯雖然好奇,但是也沒有追問,實際上她也有些懷疑,只是沒有南星想的那麼多罷了,這終古世界到底還是一個獨立世界啊!

「走吧!」兩人直直的向前而去,直到兩人離開,這裡才再次出現黝黑色的鬼,看著南星二人離開的背影還在瑟瑟發抖。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就這麼讓他們過來嗎?」馬面開口道。

「沒有那麼簡單,我可是安排了後手的,或者說只要是想要通過這座鬼城的都會遇到,」牛頭說到「實力也只是稍遜於我們而已。」

「那應該也打不過那個小鬼吧!」馬面開口道。

「本來就沒有想過能贏,況且那個小鬼有鯤鵬化身,而且還有剛才的力量,又有道仙袍,若是真的出了事,估計我們這個小陰司就該覆滅了。」牛頭開口道「他對於自己的力量還不能完全使用,否則大可以直接打破空間離開,而不是在這裡。」

這一下馬面沒有話了,仔細想想,那個小鬼真的有太多的後手,他的後台到底如何,他們也不知道,但是現在表現出來的已經足夠了。

「我們安全了嗎?」靜雯跟在南星身後,四周變得安靜起來了,那些鬼都離開了,或者說暫時的離開了南星所過的區域,這些鬼的實力並不強,如果強的話也不會被牛頭馬面強行的關在這鬼城之中,那些稍稍有點頭腦的鬼也看到了其他鬼的下場,自然不會觸到南星的眉頭,這讓他們的速度加快了很多,而且沒有任何的阻礙。

「沒有那麼容易,總感覺更大的一團陰氣在接近我們,」南星皺著眉頭,那些小鬼應該不會再接觸自己了,但若是那些強大的鬼呢?根據剛才那個被自己殺死的鬼就可以看出活人似乎對鬼是大補之物,而且在傳說之中,鬼就以吸收常人的陽氣來加強自己,在這個多少年都不會有人的鬼城,南星相信自己兩人就是兩塊散發著香氣的肥肉。

轟!

幾乎是本能的反應,南星拉著靜雯便是一個驢打滾,而在他們剛才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坑,兩根觸手一般的東西從那裡緩緩收起,而一個被骷髏包裹的黑色生物從那裡緩緩出現,剛才的觸手便是他的手指。

「這是什麼東西?」南星看著這個出現的東西,實在是太奇怪了,在外面是骷髏兵一般的身體,但是在那骷髏內竟然包裹著黝黑色的鬼身,和剛才的鬼差不多,只是那隨時可以伸長的手指有著強大的破壞力。

「這和文載中所說的鬼王有些相似,據說鬼王為了表明自己身為眾鬼之王的身份,會為自己添加一個強大的骷髏軀體,沒有想到是真的。」靜雯看著這個新出現的鬼,或者說是鬼王,連忙從懷中拿出獸書,這獸書果然是受到如今天道所青睞的,即便是到了陰司都可以使用,立馬一個防禦護罩便出現在了兩人身上。

「也不能一直這麼守著,」南星微微一思考便知道自己還是要去戰鬥,否則無法通過這裡,他們便無法見到牛頭馬面,更無法見到判官,而且南星可不相信牛頭馬面還會一直在那裡等著他們,應該是有一個時間的限制,「如果是鬼王的話,或許可以讓霸王來試一試。」

南星一開始想到的是酒劍仙,但是酒劍仙的消耗實在太大了,尤其是釋放幾次雷電之後,而霸王項羽不同,血氣衝天,鬼物一般會懼怕這種血氣衝天之人,最重要的是霸王消耗的轉氣要小很多,這樣一來,即便是戰敗了自己也有力氣去召喚別人。

一道靈光閃現,南星手中的獸書也變得暗淡無光起來,這靈光很快匯聚,一個握著長槍的男人出現在場中,長槍被抗在了肩膀,穿著一身的鎧甲,就像是一個將軍。

「這是當初斬殺蛇鳥的那個獸靈?」靜雯看著這個衣著有了變化的獸靈,微微發愣。

「是的,如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樣的話。」南星沒有繼續開口,目光炯炯的看著霸王,總感覺霸王和其他的獸靈有著區別,雖然同樣都是獸靈,但是霸王所用的轉氣很少,而且總是覺得霸王有一種氣質,和真皇很像,難道說是因為霸王曾經也是王者,也曾經稱皇,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能。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轟!

霸王出手了,手中長槍可以劈開山嶽一般,直直的向著那鬼王甩了過去,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將鬼王擊飛,那堅固的骷髏外殼都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霸王沒有乘勝追擊,身上燃燒著如同血液一般的氣息,狂暴無比,幾乎可以將這天地崩碎。

「皇者氣息,霸王氣質,是誰?」幾乎在瞬間,牛頭和馬面就有了反應,遙遙的看著並不是很遠的地方,那裡赤紅一片,鬼城的天空都被染做了血色,一些弱小的鬼這個時候完全縮了回去,不敢出現,而一些靠近的鬼直接被這紅色的氣息所吞殺。

「那個小鬼,到底,」牛頭一對鬼火眼睛閃爍不停,語氣充滿了驚異,甚至看著那赤紅色一片的時候都有些畏懼。

「吼!」鬼王怒吼,十根手指變得細長無比,一瞬間便伸張開來,向著霸王刺了過去。

「無知小兒安敢傷吾?」霸王眼睛一瞪,身上的鎧甲都成了赤紅色,這氣息瞬間凝結在了一塊,化作一條赤色的長龍撲了過去,直直的撞在了那十根手指之上,那手指幾乎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就被這赤色長龍毀滅,那長龍速度不減,很快便撞在了鬼王身上,在鬼王身上穿出了一個大洞。

「吼!我是不會死的,」鬼王大叫,身上的大洞開始快速的修補,這陰森的氣息就像是他的補藥一樣,被他快速的吸收。

「死吧!」霸王冷哼,一躍而起,手中長槍如同長龍捲動,這鬼王想要躲避,猛然間發現自己無法動彈,那赤紅色的氣息就像是山嶽一樣,壓得他根本無法移動,霸王整個人化作猛虎,可以撕碎一切敵人。

「不,」眼看著長槍朝著自己的腦袋而來,鬼王心中憤怒,但是更多的卻是恐懼。

啪!

長槍裹著赤色光芒,瞬間便將鬼王吞噬,那可怕的力量讓鬼王沒有一絲反抗之力,便是南星都楞住了,雖然知道霸王強大,但是這種程度也太讓人驚訝了吧!

「還有那邊的兩個,需要解決嗎?」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就這麼讓他們過來嗎?」馬面開口道。

「沒有那麼簡單,我可是安排了後手的,或者說只要是想要通過這座鬼城的都會遇到,」牛頭說到「實力也只是稍遜於我們而已。」

「那應該也打不過那個小鬼吧!」馬面開口道。

「本來就沒有想過能贏,況且那個小鬼有鯤鵬化身,而且還有剛才的力量,又有道仙袍,若是真的出了事,估計我們這個小陰司就該覆滅了。」牛頭開口道「他對於自己的力量還不能完全使用,否則大可以直接打破空間離開,而不是在這裡。」

這一下馬面沒有話了,仔細想想,那個小鬼真的有太多的後手,他的後台到底如何,他們也不知道,但是現在表現出來的已經足夠了。

「我們安全了嗎?」靜雯跟在南星身後,四周變得安靜起來了,那些鬼都離開了,或者說暫時的離開了南星所過的區域,這些鬼的實力並不強,如果強的話也不會被牛頭馬面強行的關在這鬼城之中,那些稍稍有點頭腦的鬼也看到了其他鬼的下場,自然不會觸到南星的眉頭,這讓他們的速度加快了很多,而且沒有任何的阻礙。

「沒有那麼容易,總感覺更大的一團陰氣在接近我們,」南星皺著眉頭,那些小鬼應該不會再接觸自己了,但若是那些強大的鬼呢?根據剛才那個被自己殺死的鬼就可以看出活人似乎對鬼是大補之物,而且在傳說之中,鬼就以吸收常人的陽氣來加強自己,在這個多少年都不會有人的鬼城,南星相信自己兩人就是兩塊散發著香氣的肥肉。

轟!

幾乎是本能的反應,南星拉著靜雯便是一個驢打滾,而在他們剛才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坑,兩根觸手一般的東西從那裡緩緩收起,而一個被骷髏包裹的黑色生物從那裡緩緩出現,剛才的觸手便是他的手指。

「這是什麼東西?」南星看著這個出現的東西,實在是太奇怪了,在外面是骷髏兵一般的身體,但是在那骷髏內竟然包裹著黝黑色的鬼身,和剛才的鬼差不多,只是那隨時可以伸長的手指有著強大的破壞力。

「這和文載中所說的鬼王有些相似,據說鬼王為了表明自己身為眾鬼之王的身份,會為自己添加一個強大的骷髏軀體,沒有想到是真的。」靜雯看著這個新出現的鬼,或者說是鬼王,連忙從懷中拿出獸書,這獸書果然是受到如今天道所青睞的,即便是到了陰司都可以使用,立馬一個防禦護罩便出現在了兩人身上。

「也不能一直這麼守著,」南星微微一思考便知道自己還是要去戰鬥,否則無法通過這裡,他們便無法見到牛頭馬面,更無法見到判官,而且南星可不相信牛頭馬面還會一直在那裡等著他們,應該是有一個時間的限制,「如果是鬼王的話,或許可以讓霸王來試一試。」

南星一開始想到的是酒劍仙,但是酒劍仙的消耗實在太大了,尤其是釋放幾次雷電之後,而霸王項羽不同,血氣衝天,鬼物一般會懼怕這種血氣衝天之人,最重要的是霸王消耗的轉氣要小很多,這樣一來,即便是戰敗了自己也有力氣去召喚別人。

一道靈光閃現,南星手中的獸書也變得暗淡無光起來,這靈光很快匯聚,一個握著長槍的男人出現在場中,長槍被抗在了肩膀,穿著一身的鎧甲,就像是一個將軍。

「這是當初斬殺蛇鳥的那個獸靈?」靜雯看著這個衣著有了變化的獸靈,微微發愣。

「是的,如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樣的話。」南星沒有繼續開口,目光炯炯的看著霸王,總感覺霸王和其他的獸靈有著區別,雖然同樣都是獸靈,但是霸王所用的轉氣很少,而且總是覺得霸王有一種氣質,和真皇很像,難道說是因為霸王曾經也是王者,也曾經稱皇,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能。

轟!

霸王出手了,手中長槍可以劈開山嶽一般,直直的向著那鬼王甩了過去,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將鬼王擊飛,那堅固的骷髏外殼都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霸王沒有乘勝追擊,身上燃燒著如同血液一般的氣息,狂暴無比,幾乎可以將這天地崩碎。

「皇者氣息,霸王氣質,是誰?」幾乎在瞬間,牛頭和馬面就有了反應,遙遙的看著並不是很遠的地方,那裡赤紅一片,鬼城的天空都被染做了血色,一些弱小的鬼這個時候完全縮了回去,不敢出現,而一些靠近的鬼直接被這紅色的氣息所吞殺。

農家悍女之空間有田 「那個小鬼,到底,」牛頭一對鬼火眼睛閃爍不停,語氣充滿了驚異,甚至看著那赤紅色一片的時候都有些畏懼。

「吼!」鬼王怒吼,十根手指變得細長無比,一瞬間便伸張開來,向著霸王刺了過去。

「無知小兒安敢傷吾?」霸王眼睛一瞪,身上的鎧甲都成了赤紅色,這氣息瞬間凝結在了一塊,化作一條赤色的長龍撲了過去,直直的撞在了那十根手指之上,那手指幾乎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就被這赤色長龍毀滅,那長龍速度不減,很快便撞在了鬼王身上,在鬼王身上穿出了一個大洞。

「吼!我是不會死的,」鬼王大叫,身上的大洞開始快速的修補,這陰森的氣息就像是他的補藥一樣,被他快速的吸收。

「死吧!」霸王冷哼,一躍而起,手中長槍如同長龍捲動,這鬼王想要躲避,猛然間發現自己無法動彈,那赤紅色的氣息就像是山嶽一樣,壓得他根本無法移動,霸王整個人化作猛虎,可以撕碎一切敵人。

「不,」眼看著長槍朝著自己的腦袋而來,鬼王心中憤怒,但是更多的卻是恐懼。

啪!

長槍裹著赤色光芒,瞬間便將鬼王吞噬,那可怕的力量讓鬼王沒有一絲反抗之力,便是南星都楞住了,雖然知道霸王強大,但是這種程度也太讓人驚訝了吧!

「還有那邊的兩個,需要解決嗎?」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還有那邊的兩個,需要解決嗎?」霸王的語氣淡然冷漠,就像是抹殺倆只螞蟻一樣,但是他指的方向,不就是牛頭馬面所在地方。

「不用了,已經勾勒,」南星連忙開口,這要是把牛頭馬面殺了,自己該怎麼去找判官,該怎麼離開這鬼地方。

高冷戰將的命格女孩 「嗯!」霸王點點頭,化作獸光消失,南星手中當時候用來寫得骨板微微放光,下一刻便歸於了平靜。

鬼城城門。

「被秒殺了,」馬面開口,牛頭點點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鬼王的實力並不弱,僅次於他們,但是卻被秒殺了,那赤紅色的光芒可怕無比,有著無比可怕的力量,鬼王被秒殺了,那麼他們也絕對不會是對手,就算不會被秒殺,也絕對支撐不了多久。

「若是真身在這裡,我,」馬面忍不住發著牢騷。

「禁言,」牛頭瞪了一眼馬面,馬面終於還是閉上了嘴巴,什麼也沒有說,似乎也知道自己說的話並不是現在應該說的。

迷霧之中很快便出現了兩個影子,在沒有了任何鬼的阻礙之後,這鬼城對於南星兩人來說就和平地是一樣的了,當看到牛頭和馬面的時候,南星並沒有說話,靜雯也是一樣,他們都知道彼此所要表達的意思,只是看一眼就足夠了。

「走吧!」牛頭開口,手中骨鏈甩動,巨大的城門被打開了,幾人快速的離開這鬼城之中,這裡也慢慢的變得平靜起來,只不過在這鬼城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傳聞,當你看到漫天綻放的赤色霞光時,趕緊躲起來,那是真正的死亡徵兆。

鬼城就像是一個入口,一個通往陰司的入口,他們再一次跨過了石橋,下方流動的是黃泉之水,幾人走過石橋,來到了黃泉水的盡頭,那裡有一個人,白髮蒼蒼,看不到面貌,看不清身形,只有那一頭白髮飛舞,在一口大鍋前不知道在熬制著什麼,嘴裡念念叨叨,幾人走過,她也像是沒有看到。

「這是誰?」靜雯忍不住開口。

「沒有必要知道,」牛頭的聲音一如既往,就似乎看不到一樣。

「在這黃泉路的盡頭,熬制著無名的湯,也只有孟婆了,」南星看了一眼牛頭,然後開口道「據說孟婆對世間充滿了愛,所以才會化作孟婆,據說孟婆是一位偉大的強者,是世界最美的女人,只是。」

南星沒有再說話,只不過說的已經非常清楚了,靜雯微微帶著痴痴的目光看著孟婆,瞬間感覺這個看不清樣貌的人是那麼的偉大。

「今生已知前生事,三生石上留姓氏,不知來生她是誰,飲湯便忘三生事。」南星開口吟道,這是一首詩,一首關於孟婆的詩,雖然沒有出現孟婆,但是這每個字都指的是孟婆,除了孟婆又有誰能夠掌握這三生石,又有誰能夠熬制孟婆湯。

「不愧是回眸公子,」唐人好詩,靜雯自然不能罷免,看到南星張嘴便能做出詩來,眼睛滿滿的都是欽佩。

「這小鬼,」牛頭馬面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的驚訝,孟婆這樣隱匿的秘聞都能夠知道,不得不說這小鬼的不簡單。

嘩嘩!

就在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孟婆前的一塊石頭劇烈的搖晃,很快的便從土石之中鑽了出來,這塊石頭從地面直接漂浮了起來,閃爍著幽藍色的光芒,讓人一陣目眩,很快這石頭的光芒變化了,成了土黃色的光,接著又成了綠油油的顏色,三種顏色不斷的在這石頭上閃爍,根本停不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