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少說有沒有合適我的任務?」

楊風才懶得和蕭判官嘰嘰歪歪的,他就是坑貨每次都想坑自己用網路上那些妹子喜歡說的話就是,你個糟老頭子老壞了

「有。」

說道正事蕭判官也嚴肅了起來,收起自己的嬉皮笑臉他的地盤內,能和他嬉笑的人只有楊風一個其他人都不敢因為害怕他這個上司。

而面對自己上司的時候蕭判官又不是和對方嬉鬧,於是只有抓著楊風的時候才有這種體驗,還別說感覺不錯。

要是楊風知道這二貨在想什麼,肯定會一口老血噴出土幾米遠,有你這樣做判官的?你這簡直就是再拿屬下開刷,一點都不厚道。

「一個押送任務不過對方要價比較高兩千萬銀兩不二價。」

蕭判官豎起四根手指很明確的告訴楊風兩千萬是別人要的價格,而我也要兩千萬。

「靠!」楊風一看就毛了道:「你們怎麼不搶一個任務要四千萬?」

就算陰間的錢不值錢,但自己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你們這樣唬我,真的合適嗎?

一次把我坑慘了我看你們以後還找誰坑去,我不信其他陰司有我楊風這麼多錢。

。 「別忙著生氣,也別罵人,咱們是文明人應該注重自身修養。」

蕭判官語重心長的說道楊風納悶,在心裡暗道:「修養個屁,你們要打劫,我還不能罵人了還有沒有點人性不對鬼性。」

嘿嘿一笑蕭判官將身前的茶杯往前推了一點小聲道,「這個任務你賺大了別怪心對方黑心也別怪我加價,因為這個任務值得這個價格做好這個任務,再鎮守一陣子冥界通道或是繼續做其他任務你很快就能提升到八品怎麼樣很不錯吧。」

「押送什麼東西功勞這麼大,幾品任務?」

楊風疑惑自己現在是九品,那麼只能接八品和九品的任務。

品階高的不是不能接而且你接不到,根本沒人會放給你。

「七品!」蕭判官比劃一下,賊兮兮的說道,「那傢伙最近比較缺錢所以我才能兩千萬打劫過來你九品陰司能接到七品任務你自己想想吧,功勞有多大。任務要求押送比較兇惡的鬼進入冥界,不過不是從你北面進入所以不用擔心他會來找你麻煩,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距離太遠了。」

冥界到底有多大楊風不知道,不過從蕭判官的形容來看大體的就能猜測到一些無邊無際然這樣形容有點誇張,但也說明冥界真的很大,那裡面到底放了多少兇惡的妖魔鬼怪?

「兇惡的傢伙不都是丟下十層地獄的嗎?」

楊風就奇怪了別告訴我投胎轉世需要排隊進入土層地獄也需要排隊?

「你以為想進就能進嗎?哪有那麼容易。」蕭判官白了楊風一眼說道:「別想得太天真那一切都是你們上面活著的人自己猜測罷了,他們有些人也靈魂出竅魂體進入了陰間但只不過是在外圍打轉而已,他們根本進不來內部。既然如此那麼一些消息傳出去。肯定就不準確了。」

無奈的攤開手掌蕭判官表示是你們人自己亂說和我們可沒直任何關係這個黑鍋地府不背堅決不背。

「廢話少說,你只要知道,陰間的一切和你們人聞傳揚的百分之九十不同就行了管那麼多幹嘛,以後你的品階上來了你會看到一個廣闊無邊的世界,四千萬兩要不要我好去回復別人,要不要你一句話,別扯那麼多沒用的,不該知道的事情你現在最好別打聽等以後你會知道的。」

七品任務值得這四千萬兩了,用林料來對比四千萬兩也就十來萬的港幣價格。

專業第三者 楊風不缺那麼點錢他缺少的功績和陰德有足夠的陰德和功績自己才能快速提升自己的品階,四千萬就四千萬隻要一直有這樣的任務楊風就敢一直接就算沒有七品任務八品甚至是九品的也行啊。

「那好說給錢吧。」

蕭判官臉上露出了笑容伸出一隻手要錢看的楊風很無語,你這是窮了多九了,就這麼片刻的時間都等不及?

「我先問一句,這個押送任務該不會是我一個人去做吧?」

「那怎麼可能。」蕭判官用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盯著楊風。說道:「肯定有大批人跟著你一起行動的,只不過你是屬於鎮場子的存在雖然那傢伙比較凶,但我相信你能解決他前提他能跑出來。你之前在冥界鬧的動靜可不小,不知多少人都流傳你楊風陰司惹不起的話。」

「給錢吧。」

走你!

楊風真想抱著錢就跑不過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算了錢太多,沒有蕭判官的幫助他根本拿不走很快四千萬就過手到了蕭判官手裡,還有之前吞噬厲鬼的錢一起算。

有錢了,有錢了。

蕭判官激動的像是一個孩子,抱著錢數個不停一遍數錢,還一邊提醒楊風道:「別怪我沒告近你啊,時間在半個月後我會給你請假的,安心去就行了。另外送東西的人我已經安排好了、厲鬼的實力等級和數量我會記好的到時候一起算賬沒時間和你每天瞎折騰。」

我就有時間每天陪你瞎折騰嗎?鄙視你!

帶著大批的錢和貨物楊風繼續趕往自己的工作崗位,無聊的任務又開始了,好在可以修鍊。

繼續強化自己的魂體等魂體達到三丈高的時候,就是達到第一階段的時候。

看了一眼自己那才一丈多的魂體,楊風感覺困難重重。

想要達到第一階段不知道還要多久不知道還要燒多少錢,還好我楊風這些年囤積了不少地賣了無數的錢。不然還真扛不住這樣的折騰而且家裡的一-群女人也都很牛掰,賺錢的速度一流。

雖然前期是靠著楊風的關係拉動起來的但品牌已經坐大這是事實日進萬金形容都不為過楊風根本不用擔心自己修鍊會沒錢。

漫長的修鍊又開始了好在修鍊途中時間會過的比較快半個月時間楊風就這樣在不斷吞噬和修鍊吸收之中度過,最近冥界北邊總是鬧得人心惶惶特別是那些厲鬼,一個個就怕自己被抓著去賣錢了。

這陰司太可惡了你買那麼多鬼幹嘛?

還標明全部要厲鬼這可將一些厲鬼嚇得夠嗆誰都不敢嘗試一下那些貪婪的傢伙會不會將自己抓去賣錢,賣去給人吞了想想就覺得可怕。

隨著楊風的到來冥界之中抓鬼的隊伍越發的猖狂,甚至一些比較窮的鬼王都跑出來搶生意,官場的人需要錢他們也需要,沒有錢就沒有資源沒有資源你修鍊個屁。

等著被人變強來弄你好了,楊風可不管冥界會不會因此被鬧得人心惶惶一切都和他沒關係,他只是花錢購買而已又不是他親自去抓捕,一句話能用錢解邊的問題都不叫問題。

半個月時間恍然而過到了楊風需要出動任務的時候,和赤黑兄弟打了個招呼讓他們好好看守好橋頭,老樣子碰到打不過的就放行以後來慢慢處理。

楊風相信現在自己風頭正盛,也沒有幾個不開眼的敢來招惹自己,叮囑好赤黑兄弟楊風就獨自一人離開來到了任務集合地點。

「大人!」

一群鬼差見楊風來了,急忙行禮隨著楊風的品階提升到了八品,加上他之前在冥界之中立下的威名讓這些個鬼差也不敢隨便去挑釁楊風不然到時候楊風隨便背後運作正他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嗯。」

這些鬼差楊風都不認識,所句以表現的熱就平淡了一些輕輕點了一下頭就算過去然後走到了一邊,犯人還沒到來。

「這就是楊風陰司嗎?」

「聽說他的實力很強,放出一條恐怖的雷龍輕而易舉的就將三尖鬼王還有他的部下全部消滅了兇殘啊!」

「赤黑兄弟跟著他可有福氣咯,早知道當初我也爭取一下就好了。」

「你這是眼紅吧赤黑那兩個傻瓜,最近很得瑟,似乎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一群鬼差小聲的用意念聊著,不敢將這些話說出來就怕楊風一個不高興找他們的麻煩。

「你過來一下。」

等了一會,見犯人還是沒有到來,楊風看了過去只見十幾個鬼差只有一個女的,他先是感到驚訝、隨後對對方招招手示意她過來。

「我?」女鬼差愣了一下,乖乖的走上前來問道:「大人不知您有何吩咐。」

其他鬼差都古怪的看了過來,暗想,這位還不會有什麼興趣吧。

不過他們註定要先望了楊風真沒有那種想法,讓這女鬼差過來只是有點事情詢問而已。

「沒什麼事只是想問一下,這時間已經過了吧為什麼犯人還沒到?」

女鬼差想了一下回答道:「大人是這樣的,這樣的犯人通常在送來的時候都會走特殊的界面通道,所以有時間時聞會晚一些畢竟通道有時候會不穩定。」

「界面通道?」

這可是個新鮮詞難不成地府還連接著很多個世界不成眨眨眼睛,楊風好奇的問道:「什麼世界?」

「就是……」女鬼差下意識的想回答可忽然想到了什麼急忙打住,尷尬的看著楊風訕訕一笑道:「大人我也不大清楚您還是自己去詢問判官比較好小的不知道還請大人不要為難與我。」

信息量很大啊。

難不成真的有很多個世界聯合一起,然後通向地府?那是不是意味著自己所處的世界只是其中一個?

乖乖,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似乎好可怕的樣子。

不行找個機會一定要好好的調查一下才行不然自己不安心!

「那沒事了,你過去吧。」

楊風擺擺手示意她離開女鬼差急忙離開她自己都沒想到不小心說出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話,有些話換成大人物可以說但是她不行,她只是一個最低級的小鬼差而己,不該說的別說不知道問的別問就這麼簡單。

「轟隆隆!」

就在楊風暗暗猜測的時候,在距離他不是很遠的地方天空出現一條裂縫一陣紫色的光芒出現,隨後一架馬車出現只是拉車的不是馬而是鬼。

慢慢的馬車走了出來這馬車就是一個囚車在囚車之中關著今天楊風需要押送的人,囚車之上有封印從外面你根本看不到裡面有什麼,是什麼樣的人實力有多強封印直接隔絕了一切這是為了防止某些鬼怪打歪腦筋,而不像人間古代那樣犯人還露出頭來,讓大家能看的清楚他是男是女長什麼模樣。

在陰間你想看到這些是在做夢,甚至除了押送過來的人,除了楊風之外其他鬼差都不知道自己會押送什麼樣的犯人,他們只知道上面來了命令讓他們協助品陰司楊風將犯人押送到冥界之中去。

從東部入口進入,犯人從什麼地方進去也是有進究的,因為蕭判官坐鎮北邊,如果是他這裡出來的任務那麼就從北邊進去如果是其他方位的判官手裡出來的就要從這邊走才行。

好在判官開了路、一路都是綠燈,也不會出現有不長眼的東西出來鬧事的局面。 除非是犯人跑出來了,這中間的路途可不是一般的漫長要知道陰間真的很大除非你實力頂天飛行的速度超級快,不然慢慢走吧,好在地府也不是吃素的,修建起來了一些特殊通道,只要從這邊走過很快就能抵達另外一邊否則就這樣押送這馬車過去,天知道要走到猴年馬月才能抵達冥界東面。

有點類似於之中的傳送陣,卻也不屬於傳送陣因為都是臨時開啟的,沒有一直開著使用的說法,這是地府特別設定的。

除了有身份牌的人能開啟通道就算是鬼帝來了也只能灰溜溜的回去,暴力根本無法打開通道。

「咔咔!」

兩隻小鬼使勁的拉著車不得不說陰間拉扯的存在真牛掰不是牛馬,而是小鬼,說起來也對陰聞別的不多就是鬼多。

「你好。」

一個陰司模樣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之中的人朝著楊風走來抬起手身份牌的氣息露了出來,楊風也抬起手。

「你好,楊風。」

兩人分別露出身份牌讓對方感知自己的氣息這樣才算完全的接班成功,除了地府規定的人,外人是得不到身份牌的地府不允許,實力再強也不行,有身份牌就能免去很多麻煩。

「那麼接下來的路就麻煩你們了,這東西很兇,不過關在囚車內,很安全。」

說完就回到通道內,通道慢慢的消失不見。

「出發!」

楊風也沒說什麼最好就是任務安全的完成,不需要他去操心太多楊風最討厭麻煩。

「多抓幾個小鬼來這樣的速度,什麼時候才能到通道入口處?」

楊風揮揮手讓下面的鬼差們行動起來,別於看著兩隻小鬼拉動這囚車很困難,你們眼睛長在了屁股上嗎?

一點氣都不出,真是不醒。

「快快快,抓幾個小鬼過來當苦力。」

被楊風訓了頓一群鬼差,這才明白過來急忙散開到處去抓小鬼好在陰間鬼多,不一會,一群鬼差就抓著一群小鬼過來這些個小鬼們嚇得渾身發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就被鬼差抓了過來。

「你們沒犯事也不需要因為自己的安全而擔心,抓你們過來只是幫拉車事情結束之後你們就能回去了。」

明星寶寶酷爹地 鬼差也不給這些小鬼抗議的機會直接丟了繩子過來要麼拉車,要麼我找你麻煩你自己選擇吧。

十來個小鬼馬上拉著繩子開始拖著囚車,只要不犯事就好,他們這就放心了。

小鬼多了,拉囚車的速度確實快了很多。

陰間各地看起來都差不多灰濛濛的,到處是光禿禿的石頭,植物都很少見剛開始的時候楊風還感到興緻勃勃,可時間久了他就沒有觀看的心思。

隊伍很順利的抵達了通道處,在驗明了楊風的身份之後,負責開啟通道的人將通道打開楊風帶著人走了進去。

從北邊進入,出來就是東面橋頭不遠處不得不說這樣的通道真的很方便。

若是靠自己走和飛行的話能熬死人,就算陰間時間不值錢也招架不住這樣的折騰。

「厲害啊,哥們能從我們大人手裡搶任務付出肯定不小吧!」

東面看守橋頭的陰司是個魁梧大漢,一臉的手鬍子說話很豪爽,和楊風自我介紹認識后就開起了玩笑。

楊風將任務搶走了,這不是什麼秘密。

陰司們都知道可問題是別人有錢能搶走,你能有什麼辦法囊中羞澀就別怪大人不照顧你。

你要是多上貢一點或是實力夠嗆,讓大人能注意到你,任務還會溜出去。

這大鬍子陰司和之前的楊風一樣屬於九品對於這樣的任務他根本想都不敢想象先不說自己能否接到,就算接到了也不見得能安全的回來,眾所周知押送不難回來才行。

押送到了地方你要將犯人放出來吧,但犯人在冥界之中可能會暴起傷人那時候你沒有足夠的實力,會死的很凄慘。

所以大鬍子陰司一點都沒有羨慕嫉娘恨的意思要說羨慕肯定是有的,但別人有能耐啊你就乖乖的羨慕吧嫉妒和恨?算了吧。

現在誰不知道這位是蕭判官的大紅人是很多人眼裡的大財主,千萬不要去得罪了他不然自己被陰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哪裡,不過是小意思而已。」

反正大家都知道自己財大氣粗,楊風也就不謙虛了過度的謙虛那就是虛偽該認的時候就果斷的認,只是楊風沒想到的是自己果斷的承認反而讓大鬍子陰司無語的苦笑起來。

看看,這氣魄意思做人難,做鬼更難啊。

他娘的,我活著的時候怎麼就沒想到撈個鬼差身份然後進階成為陰司呢不然我早就發達了。

苦笑著,大鬍子對楊風說道:「有時間找你喝酒。」

「放心!」

貌似天師 地府也有酒不過是那種喝了能潤養魂體的酒價格很昂貴。

「沒問題。」

對方沒有任何為難自己的意思,楊風乾嘛去要做壞人呢,笑著應了下來,帶著人走了過去。

真正的考驗快開始了楊風帶著人走過大橋,進入了冥界東面之中。

他需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同時也需要保證下面這些鬼差的安全,至於幾個小鬼進入冥界后就被楊風放走,一群鬼差一臉懵逼的在楊風指揮之下正拉起了囚車。

「好了。停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