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玉澤攔住了拿著包包就要走的林雪初,他不想讓林雪初回去,現在只要一想到林雪初會和別的男人一起說話聊天,或者一起吃飯,季玉澤就感覺自己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季玉澤本來是想等著杜修筠搬出林雪初的公寓后再把林雪初送回去的,他一定要減少這兩個人相處的機會。

不過後面看著林雪初堅定的要回去,還要給杜修

筠做飯,臉瞬間就黑了,說話的聲音也變得硬巴巴、不情不願的。

但這些聲音在傳入林雪初耳朵里后,林雪初飛快的判斷出,其實季總是還是怕自己會怠慢的杜修筠。【#…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我覺得,季總如果你實在不放心的話,你可以把修筠接到你這裡來住,這幾天媒體都在蹲點守著他,他需要一個安穩的環境靜養,我覺得我那裡不是很適合,所以你這裡其實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林雪初由衷地說。

這女人這麼關心杜修筠?還為他想好了他該走的路?連住在哪裡都考慮好了?自己把她帶到這裡不是為了讓她考慮這些的!她是用親身經歷在為杜修筠選擇一個好的地方嗎?

季玉澤拒絕了。

「他不會住在我這裡的。」

如果杜修筠住在這裡,季玉澤天天給他冷臉,保證那個時候的杜修筠會看見那些堵著他的記者朋友其實很親切。

杜修筠可不想被季玉澤渾身散發的冷氣給凍死的。

他不會住在你這裡?

是你惹他生氣了?還是你不知道怎麼面對他,會害羞?

這件事想通之後,林雪初一副很瞭然的樣子,現在的情況就是,季玉澤不讓自己回去,又不讓杜修筠來,然後,季玉澤的意思就是,讓自己直接睡到別的地方?

太狠了季總。

「你可以住在我這兒,男女之間不要離太近了。」季玉澤道。

「我住在季總這裡難道不是跟季總離得近?」

季玉澤看著林雪初:「我是你的未婚夫。」

……林雪初覺得她已經差不多忘記這件事了。

「你的一切行動以對公司的影響為主。」

林雪初:「……」

以前看書的時候,林雪初總是會被書里的主角打動,然後情緒啊思維什麼的都跟著他們走。遇見配角的時候不會有那麼多的注意力。

然後現在林雪初深深的體會到了作為一個配角的無奈。

在季玉澤身體力行的朝著自己撒狗糧的時候,自己作為一個小配角,一直在跟著主角的行動軌跡……

林雪初開始同情配角了。她以後再也不會忽視配角了,在這個位面里,一開始,林雪初覺得自己是個十八線的無名小角色,等她終於被主角拉上檯面之後,又發現,其實自己怎麼也不能主導一些事情,但是配角也是活生生的啊。

林雪初有點煩,想直接離開這個地方。經過一整天內季玉澤對她精神上的壓迫,以及身體上的折磨(吃西紅柿炒雞蛋),林雪初想先離開季玉澤再說。

但是之前的推論好像是錯誤的,季玉澤也沒有想讓杜修筠來的意思,就是單純的讓自己不要回去了而已。

不回去就不回去了!大不了在外面租個民宿住幾天,等杜修筠的風波平息了再說



就跟有心靈感應似的,在林雪初想到跟杜修筠的緋聞的時候,季玉澤開口道:「至於你跟杜修筠的事,我會派人把輿論壓制住。在那之前,你不要輕舉妄動。」

所以其實季玉澤首先囚禁的是自己而不是杜修筠了?

「季總,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季玉澤:「在澄清事情的真相之前,你就呆在這裡。過幾天杜修筠會開新聞發布,說明真相。」

「我不明白您口中的真相是什麼,我跟修筠只是單純的拍了個照片。」林雪初是知道事情的利弊的,也一直因為這件事情而愧疚,但就是在聽了季玉澤的這些急於澄清的話后,心裡不知道為什麼,隱隱有點酸。

不管怎麼說,她平時跟杜修筠只是君子之交而已,別人不知道,季玉澤還不清楚嗎?

林雪初覺得季玉澤應該相信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介意季玉澤相不相信她這件事,但林雪初在開口回復季玉澤的時候,還是夾著一些不滿的。

「單純的拍照?」季玉澤彷彿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然後季玉澤直接把杜修筠跟林雪初的影院合影放在林雪初眼前。

「……」第三次了。

「季總這是幹什麼?之前不是已經給我看過了嗎?」林雪初問。

季玉澤道:「到時候會有人告訴你在發布會上說什麼。」

「說什麼?」

季玉澤道:「杜修筠是你的表哥。」

(本章完) 要不要這麼戲劇化,林雪初不想跟杜修筠變成親戚啊!好不容易有個接觸偶像的機會,到頭來自己接觸的理由竟然是因為自己是國民偶像的親戚?

林雪初不想接受這個設定,拒絕道:「不知季總的這些話,修筠那邊是知道的嗎?」

季玉澤道:「他會按照流程走,你必須配合。」

林雪初覺得季玉澤終於激起了她的怒火。

本來林雪初今天就因為季玉澤的各種壓迫而身心疲倦了,季玉澤竟然還在命令她做這個做那個。

電影必須跟著他看,自己的家不讓回,硬要吃自己不喜歡的食物,現在還用這種態度告訴自己要怎麼處理跟杜修筠的事情。

林雪初有一點點想不通了,明明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現在覺得她對季玉澤的突然就意見很大,還伴隨著某種心裡的酸楚感。

最終林雪初把理由歸結為是季玉澤逼迫她太緊的緣故。

但是林雪初又覺得她不想聽季玉澤口裡說杜修筠怎麼樣。

林雪初道:「我會跟修筠商量出一個合理的方案的,我覺得季總在做事情之前應該考慮清楚,別人到底會不會按照你做的事情來。」

「你想幹什麼?」

林雪初道:「我就是想讓你尊重一下修筠的意見。」

其實現在林雪初想表達的不是這個意思,她覺得她心中那股無名的火不發泄一下的話,自己會很難受。

杜修筠怎麼想,其實林雪初不是很在意,她只是想看看季玉澤在聽見自己說這些話后的反應。

最好能夠跟她吵一架。

林雪初覺得她自己越來越不正常了,本來她的目的是離開這裡的,不知道怎麼就在這兒跟季玉澤杠上了,後面她想停下來,但是心裡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又會「激勵」自己跟季玉澤吵下去。

季玉澤突然有了一種直接把林雪初拷起來不讓她亂跑的衝動,而且這個女人就這麼保護杜修筠?還要尊重他的想法?那她尊重過自己的想法了嗎?

他是不是很明確的說過,為了公司的影響,這個女人必須要快速澄清那些不清不楚的關係?【……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然後,林雪初就這麼跟季玉澤僵住了,一時之間誰也沒再開口。

林雪初不想再在這裡呆下去了。

在林雪初把別墅大門拉開的時候,被季玉澤向後拉了一把,事發突然,林雪初一個沒留神就要往下倒。

季玉澤及時站在了林雪初的後面,伸出手接住了她。

「謝謝季總,不過我現在要走了。」林雪初道。

如果再在這裡呆下去,自己的心情只會受到影響。

在明確知道自己今天的情緒波動起伏為什麼會這麼嚴重之前,林雪初都不想再見到季玉澤了。

季玉問:「你去哪兒?」

為了避免聽見季

玉澤的各種問話林雪初隨口說了句:「我跟人約好去玩密室逃脫,怎麼,季總也要去?」

嫁入豪門:我做主 季玉澤問:「你跟誰約好的?」

林雪初沒有回答,用手慢慢把季玉澤的手給從托著自己的身子上放了下來,直接推門走了出去。

季玉澤之前打車送林雪初回來后,他之前停在影院的車已經被人送回來了。

本來季玉澤想隨便開一輛去送林雪初去目的地的,但後面想到林雪初之前說過,她坐那輛車的時候有種拍電影的感覺。

季玉澤沒有忘記林雪初說過的每一句話,但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林雪初走在路上的時候聽見有人朝著她按了按喇叭,林雪初沒有回頭,而是往左移了一步。

知道季玉澤把車停在林雪初的旁邊,車窗是開著的,季玉澤道:「上來。」

林雪初停下,扭過頭對著季玉澤笑了笑:「還是不勞煩季總了,下面就是大路,我可以直接打車的。」

林雪初有點納悶了,之前明明看著這個地方離自己的公寓只有十分鐘的路程,怎麼現在感覺十個十分鐘都到不了……

「你已經走錯了。」季玉澤道。

「大路在那邊,你從這裡下去的話只會離市區更遠。」

林雪初轉過身看了看自己走過的路。

……所以你為什麼不早說?還一直跟在我後面。

林雪初沒話了,也不想走了,雖然她不是很想跟季玉澤說話,呆在一個空間,但是要她再走那麼遠的路,她果斷的選擇了季玉澤的車。

就是順便搭一程而已,林雪初一上車,系好安全帶就把眼睛給閉上了,她發現只要自己一上季玉澤的車,都是這個舉動,到後面都有慣性了。

「你真的很不想看見我嗎?」 萌寶發飈:總裁必須負責 車行駛了一半兒后,季玉澤突然開口,車廂內的兩個人是一如既往的相顧無言狀態。

美男剋星釘子戶 林雪初由於之前已經睡的足夠了,一路上閉著眼睛也僅僅是在閉目養神。

聽到此,林雪初睜開了眼睛,看著前面。

「季總指的是什麼?」林雪初問。

「字面意思。」

林雪初問:「我怎麼覺得季總你今天很傷感?」

是你自己做的飯不好吃還是你的感情不順,為什麼要傷感呢?你可是男主加霸道總裁。

「傷感只屬於我這樣的人。」林雪初道。

季玉澤扭頭看了看林雪初,道:「你傷感的事情是什麼?」

「我怕我待會玩密室逃脫的時候會走不動。」

季玉澤:「……」

林雪初沒管季玉澤的反應,想起待會應該什麼緩解害怕。

林雪初今天的計劃本來是回家的,但是由於季玉澤的「監視」,她不得不把回家的念頭拋在一邊。

這個時候天使陸晚晚來了。

陸晚晚道:「雪初姐!杜影帝真的不是蓋的!我太喜歡他在裡面的形象了!」

「…….」看來自己真的不具有女主應該有的審美。

「現在我們看完電影了,我在跟上次我們一起的人打算接著去玩那個遊戲,這次我們一定要把它復盤出來!」

林雪初想起之前在陸晚晚的帶領下,她跟員工們玩的密室逃脫,由於各種原因而沒能走完全程。

現在既然陸晚晚再次邀約,林雪初的勝負欲湧出。

不過這次,林雪初看了看旁邊的季玉澤。

第一次玩的時候只有四個人,遊戲里有npc的存在,沒把林雪初嚇了個半死。

但是她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把季玉澤給叫著啊!

季玉澤有一個設定林雪初記得非常清楚:男主不信鬼神但是怕鬼。

第一次遇見這個設定的時候,林雪初是真的沒反應過來,但由於男主奇怪的點多了,所以林雪初也就欣然接受了這個設定,不過是真是假有待考察。

考察的方式就是帶季玉澤一起去玩密室逃生。由於林雪初已經玩過了,所以真正要面對一切恐懼的只有季玉澤。

林雪初已經想到季玉澤靠在漆黑的空間里的牆邊一動不敢動的畫面了。

神筆聊齋 林雪初覺得自己剋制不住的笑了起來。

「季總,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密室逃生?」林雪初發出了邀約。

季玉澤一直看著前面,後面掃了眼林雪初,冷冷道:「到時候記得保護我。」

???直接就繳械投降了?林雪初震驚。

季總還有這麼反差萌的一面呢?

「害怕的話你可以不去的。」林雪初提醒道。

季玉澤目光堅定的看著前面,道:「我不。」

不過這個時候是不是可以讓杜修筠來保護季總呢?

(本章完) 季玉澤沒有玩過密室逃脫,或者說他什麼也沒有玩過,他就是單純的想跟著那個女人而已。

誰知道她一個人的話安全不安全。所以季玉澤幾乎是直接答應了林雪初。

雖然季玉澤不知道密室逃脫裡面有些什麼,但是聽見關鍵詞后還是可以猜測一下的,不過季玉澤其實不害怕,不知道為什麼就直接想讓林雪初保護自己了。

反正他要這個女人時時刻刻跟他在一起,不然萬一她離開這裡回去了,跟杜修筠呆在一起的話,季玉澤覺得,他可能會有,直接過去把杜修筠從林雪初家提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