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堂則作為官方零售店,直營明月集團發布的這些新品。

祛疤膏和美白膏的銷量,最後還是超過了明雨卿的預期,銷售的異常火爆。

傍晚的時候,明雨卿拿到了銷售數據清單。

鳳諭:傾城醫女 「成功了。」明雨卿臉上笑顏如花,止都止不住。

「成功了就好。」陳墨也笑了起來。

明雨卿開心,他也開心。

祛疤膏和美白膏等新品賣的越多,他那五個億個翻得越快嘛!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晚上我們出去吃飯,我請客。」明雨卿站了起來,笑吟吟的說道。

「好啊!好啊!」陳墨立即點頭。

「帶上詩琳一起事情。」明雨卿又道。

陳墨的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

兩個人的燭光晚餐,跟簡詩琳一起去幹嘛啊! 縱使陳墨再不願意,明雨卿還是把簡詩琳給帶上了。

三人到了一家高級中餐廳。

侍者將菜單送上。

「我要兩隻大閘蟹,還要……」

「別,吃這個對你身體不好。」

陳墨打斷了明雨卿的話,說道:「菜單給我,我給你點吧!」

「哦。」明雨卿知道孕期有很多避忌,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把菜單遞了過去。

陳墨結果菜單看了看,然後對侍者道:「給我們一人來一份羊雜湯吧!我要超大碗的。再要幾個你們的招牌菜。」

侍者很快記下,「稍等一下,很快就給您送上來。」

「等等,我要兩隻大閘蟹。」簡詩琳招手道。

「你也不能吃。」陳墨忙道。

螃蟹屬於寒涼之物,對孕婦無益。

這也是剛剛他攔住明雨卿的原因。

「我怎麼也不能吃?」簡詩琳不知道明雨卿也懷孕了,還以為是最近她身體不太好,所以才不能吃。

「你最近身體也不太好,就別亂吃東西了。聽我的准沒錯。」陳墨擺擺手,不容簡詩琳辯駁,直接讓侍者離開了。

簡詩琳瞪了陳墨一眼,但終究還是沒跟他吵鬧。

這不是讓總裁看笑話么!

難得跟總裁出來吃飯,簡詩琳可不想被陳墨打攪了好心情。

「詩琳,集團最近的業績提升,你知道了吧?」明雨卿問道。

「知道,我雖然在休假,但也一直都有關注這些事的。」

簡詩琳說到這個,也是有些激動,「沒想到那祛疤膏和美白膏竟然會賣得這麼火爆。再加上美容院開張,還有本草堂那邊的收入,我們明月集團這個季度的業績,至少能抵得上去年三個季度的總和。」

「我預計,這個季度的業績,抵得過去年一整年的營收。」明雨卿笑起來的樣子,可謂是明眸皓齒,特別動人。

簡詩琳都看呆了。

在她的印象里,可從沒見過總裁笑得這麼開心。

沒想到,總裁笑起來,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好看。

簡詩琳臉蛋微紅,有些羞赧的低下頭,不敢跟明雨卿對視,充滿了小女兒的嬌羞姿態。

陳墨看得很是無語。

這簡詩琳,即便懷孕了,也依舊是彎的啊!

「其實,明月集團能有今天,主要還是有陳墨的幫助。」

這時候,明雨卿又說話了,她看著簡詩琳道:「要是沒有陳墨,我怕是已經死了,而明月集團也會被龍騰集團等競爭對手給吞食掉。詩琳,陳墨為我為明月集團做了很多,我希望你們能和平相處,別總是一碰面就吵架,行嗎?」

「我會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總裁你放心吧!」簡詩琳二話不說,直接就答應了。

答應的這麼爽快?

陳墨心頭有些不舒服。

丫的,這簡詩琳對明雨卿,還真是言聽計從啊!

而他這陣子對簡詩琳無微不至的關懷,到頭來這女人卻還不領情呢!

更別說聽他的,不懟他就很不錯了。

「陳墨,我也希望你能好好跟詩琳相處。」明雨卿又看向陳墨。

「我知道。」陳墨應了一聲。

事實上,自從跟簡詩琳那一夜過後,陳墨就沒再為難過她了。

特別是發現簡詩琳懷孕后,他更是像個貼心小棉襖似的,處處關心著她,照顧著她。

只不過簡詩琳有時候不太領情罷了。

「那今天我們就喝一杯,慶祝明月集團更進一步!」明雨卿招來了侍者,點了一瓶白酒,當然不忘給自己要了杯果汁。

「不喝酒不喝酒。」陳墨連忙搖頭。

「今天高興,你和詩琳喝一杯吧!互相敬個酒,以後好好相處。」明雨卿就想讓兩人和平相處,現在正好又在飯桌上,互相敬一杯,有什麼事情過不去呢!

別說,陳墨和簡詩琳的事,一杯酒還真過不去。

更主要的是,簡詩琳不能喝酒啊!

她現在懷孕四個多月了,喝高度白酒,那不是要她肚裡孩子的命么!

「詩琳她身體不太好,不能喝酒,喝了會死人的。」陳墨張嘴勸阻,直接把後果往大了說,否則怕嚇不住明雨卿。

果然,聽到陳墨這話,明雨卿愣了愣道:「這麼嚴重?詩琳身體怎麼了?」

「也不是什麼大毛病,就是她最近身子骨有些虛弱,而且前幾天還感冒了,現在滴酒都不能沾。估計得修養很長一段時間,你可千萬別喊她喝酒了。」陳墨認真的囑咐道。

「知道了,那喝飲料吧!」明雨卿只能這樣說道。

「總裁,你也不能喝酒嗎?」這時,簡詩琳隨口問道。

「我這身體也不太行,陳墨最近幫我調理呢!」明雨卿笑著解釋了一句。

「那總裁你可得好好修養修養,千萬別累著自己了。」簡詩琳說罷,又看向一旁翹著二郎腿,正抓著杯果汁喝的陳墨,語氣不客氣的道:「你可一定要把總裁的身體給調理好,否則我饒不了你!」

「雨卿,你看看她這語氣,完全沒想跟我和平相處的意思啊!」陳墨指著簡詩琳,對明雨卿說道。

「詩琳,我是跟你說認真的,以後別胡鬧了好不好?」明雨卿柔聲道。

「好。」簡詩琳輕輕應了一聲,「以後我會跟他好好相處的。」

「那就好,大家干一杯!」明雨卿舉起了果汁。

齊玉良緣 陳墨和簡詩琳也舉起杯子。

三人一起碰了個杯。

抿了一口果汁后,簡詩琳猶豫了一陣,還是道:「對了總裁,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明雨卿道:「什麼事,你說。」

簡詩琳咬著嘴唇道:「我,我懷孕了。」

噗!!!

陳墨直接噴了簡詩琳滿臉果汁。

「王八蛋,我殺了你。」簡詩琳氣急敗壞的朝陳墨撲過去。

「我不是故意的……」陳墨沒敢閃躲,直接讓簡詩琳撲了個正著,並且雙手還攬住了她的柳腰,就怕她不小心摔地上了。

「你就是故意的。」簡詩琳掐著陳墨的脖頸不撒手。

只是臉蛋和頭髮都沾滿了果汁,模樣看起來有些狼狽。

「詩琳,你快鬆開,鬆開他。」明雨卿忙過去勸架,把簡詩琳給強行拉開,然後道:「咱們去洗手間清理一下,回來再找他算賬。」

簡詩琳還想踹陳墨兩腳,但想到之前被扯到腿筋,想想還是作罷,氣呼呼的跟著明雨卿走了。 金牌毒妃 餐廳洗手間里,明雨卿面色古怪的看著簡詩琳,「詩琳,你怎麼懷孕了,孩子的父親是誰?」

簡詩琳搖了搖頭:「不知道。」

明雨卿瞪大了眼睛,「這個你都不知道?」

「我做的是人工受孕,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很正常的。」簡詩琳早就想好了措辭。

她今天跟明雨卿攤牌,是因為她知道隨著時間過去,自己的肚子越來越大,懷孕的事情是怎麼也不可能瞞住的。

不過簡詩琳並不想跟陳墨扯上關係,所以才想了這麼個借口。

明雨卿錯愕道:「你怎麼會想到做這個?」

「總裁,其實我跟你一樣,是個不婚主義者。可我又覺得,這輩子要是沒有個孩子的話,會很遺憾,所以才做了這個。」簡詩琳回答的天衣無縫,說完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現在孩子已經四個多月了。」

「四個多月……」

明雨卿忙掀起簡詩琳的衣服,然後就看到了她已經隆起的腹部,「真的懷孕了?」

「我騙你幹嘛呀!」簡詩琳哭笑不得道。

明雨卿摸著簡詩琳的肚子,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良久,她才咬著牙根,對簡詩琳道:「詩琳,咱倆算是想到一塊去了,其實我也做了人工受孕。」

「什麼!」

這下輪到簡詩琳瞪大眼珠子了,她訝然的道:「總裁,你做那個幹嘛?」

「因為我跟你想的一樣啊!我不想找男人,又想要個孩子,所以就做了。」明雨卿面不改色的道。

自從懷孕之後,明雨卿就一直在想著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打掉是不可能打掉的。

她想要這個孩子。

可是隨著肚子越來越大,她沒有男朋友,又沒有結婚,難免會受到非議。

怎麼解釋懷孕的事,成了困擾明雨卿的一個難題。

直到剛剛,聽了簡詩琳的自述,明雨卿可算是找到個完美的說辭了。

簡詩琳心頭百味雜陳。

她既不想明雨卿找男人,又不希望明雨卿孤獨終老。

現在明雨卿有了孩子,她這心頭又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總覺得明雨卿被玷污了,不純潔了。

……

餐桌上,餐點已經上齊全了。

可陳墨卻是一點胃口都沒有,不僅吃不下去,還有種度日如年,如坐針氈的感覺。

他完全沒想到,簡詩琳竟然會把懷孕的事給自曝出來。

這下完了。

明雨卿要是知道簡詩琳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種,那該如何是好?

還有,如果明雨卿也把自己懷孕的事給曝出來,那簡詩琳又會有什麼反應?

估計會提刀把他給大卸八塊吧!

陳墨焦慮不安的想著,一個頭兩個大。

不負星光不負你 這時候,明雨卿和簡詩琳回來了。

陳墨立馬直起了身子。

明雨卿和簡詩琳落座。

「陳墨,詩琳懷孕的事,你之前早就知道了對嗎?」明雨卿看著陳墨,語氣淡淡的道。

「嗯。」陳墨點了點頭,額頭上沁出了汗珠,整個人慌得一批。

「總裁,你別怪他,是我不讓他跟你說的。」

簡詩琳忙接過話頭,對明雨卿解釋道:「我身體沒什麼毛病,又沒交男朋友,做人工受孕這種事,說出去會被同事笑話的。」

啥?

陳墨一愣。

簡詩琳在桌下踢了他一腳,嘴上卻道:「陳墨,你說對吧。」

陳墨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對對對,你說的對。」

「這有什麼好笑話的。我也跟你一樣做的人工受孕,他們敢笑話你,那可就相當於笑話我。他們要敢笑話老闆,怕是想換工作了。」

明雨卿說這話的時候,也在桌下抬腳踢了陳墨一下,並用眼神輕瞪了他一下,才繼續道:「不過這種事情,確實也用不著主動給別人解釋。我之前也是囑咐了陳墨,讓他別把我懷孕的事說出去的。」

啥意思啊這是?

陳墨懵了懵。

良久才反應過來。

這兩人,該不會都用的這個借口吧?

陳墨看了看兩人的臉色,心頭稍安。

看來明雨卿和簡詩琳,相互都不知道對方懷的都是他的孩子啊!

「對了,我們剛剛一致決定,由你來做孩子的乾爹,你怎麼說?」明雨卿看著陳墨,說道。

「乾爹?」

這又是什麼操作。

陳墨汗的不行,他可是孩子的親爹,做什麼乾爹啊!

「是啊,你當我們孩子的乾爹。」

明雨卿說道:「不給孩子找個爸爸,那以後孩子自卑怎麼辦?放心,只是掛個名頭,好好對待孩子就行,不用你花錢撫養。」

陳墨哪裡是擔心花錢撫養孩子,他是不想當挂名爸爸啊!

明明他是孩子的親生父親,幹嘛要當乾爹。

這沒道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