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人命很大嘛,在下面待了超過十個時辰居然完好無損的出來了,說吧,再下面拿到了什麼好東西,拿出來跟我們分享一下。」另一波人的眼裡儘是貪意。

「呵呵,你們認為我在下面拿到了寶貝,我就在下面拿到了寶貝嗎?」周寒不屑一笑,「不妨告訴你,我特么之前被困在了一個坑爹的洞裡面,我好不容易才破洞,結果就發現在這水底下了。在水底下真氣結界消耗真氣很快,我這不就立即上來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呢,我等會還要下去呢。」

「你在下面真沒有遇著其他人?」對方倒是沒有立即懷疑周寒的話,如果周寒和歐雅在下面得到了寶貝,那麼出來之後要麼立即逃跑,要麼立即施展寶貝讓他們瞧瞧厲害,但周寒和歐雅兩人卻沒有這兩種行為,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他們沒有說謊。

畢竟還有一點是可以證明的,進入這水澤之中的時候,真氣消耗真的很快。這少年爆氣境八段實力,少年命丹境大成實力,他們決計不可能在水中待滿十個時辰的。

「沒有。」周寒搖著頭,然後看著對方:「聽你們的意思,你們似乎對這片水澤有所了解?」

「沒什麼了解,你們可以走了。」對方頓時立即搖頭,讓周寒和歐雅兩人離開,不知道是故意欲擒故縱,還是真的要周寒和歐雅離開。

「呵呵,我什麼時候說我要走了,我還要休息一下,然後再下去呢。」周寒微微一笑,看出來對方的心思。

如果他和歐雅真邁動腳步走了,那麼對方馬上就可以判定周寒和歐雅兩人在說謊,於是就立即就為以為周寒和歐雅身上有寶貝而採取進攻。

不過周寒既然遇上了這奇怪的水澤,豈能有離開之理,看這些人的樣子,對這水澤似乎還有所了解,那麼周寒自然更要像這些人詢問一下了。

「歐雅,走,我們去那邊休息一下。」說完,周寒領著歐雅朝著一個看上去溫度不太高的石頭後面走了去。

看著周寒和歐雅沒有離開,真留了下來,四撥人眼裡微微有點失望,看來這一男一女真的什麼東西都沒有拿到啊。

於是乎,四撥人立即開始轉動的眼珠子,各自計劃開來,再沒人朝著周寒和歐雅看上一眼。

「周寒哥哥,我剛才在水下好像是看著了什麼東西。」歐雅和周寒來到了石頭後面,對周寒真氣傳音。

「嗯,我也看見了,不過我們現在必須先恢復真氣和消耗的精神力,然後再慢慢來。」周寒點著頭,那東西其實他也只看了一個模糊大概虛影,並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東西。

不過這水澤上面有四撥人,周寒得想辦法把他們都弄走。不然周寒和歐雅下去費老大勁把東西搞著了,然後又被這些人漁翁得利了。 周寒和歐雅休息的時候,四撥勢力有試探性的派了幾個人下去,結果都猶如泥牛入海。

這樣的狀況,讓周寒和偶然都有點意外。

水體下面雖然是比較消耗真氣,但除了這個之外,好像並沒有別的什麼威脅了,這些下去的人怎麼就沒有上來呢?

「光明祭靈,你說這會是什麼原因呢?」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道。

「還能是什麼,八成這水下面還有別的幻術和陣圖,困住了這些人唄。」光明祭靈道。

「幻術和陣圖?」周寒一愣,頓時間就明白了,自己和歐雅還被困在了水下呢,看來那些沒有上來的人,估計都被困死在下面了。

不過這水體如此的詭異,下面又有幻術和陣圖,更加說明了這下面有寶貝的可能性。

待到休息的差不多了,周寒和歐雅兩人站了起來,兩人觀察了一下四撥人馬,然後就朝著實力最弱的那撥人馬走了過去。

雖然說這撥人馬的實力最弱,其實是相對於其他三波人馬而言,他們並不是弱。

人數二十來個,實力最高者爆氣境九段,實力最低著,爆氣境三段。

至於這些人為什麼能夠在短時間內聚集,想必是他們之間有某種聯繫的方式吧。

看著周寒和歐雅走了過來,這撥人頓時就警惕起來。周寒的實力爆氣境八段,也許他們不在乎,但歐雅命丹境大成的實力,這很難搞。

雖然之前他們敢來堵周寒和歐雅,那是因為四撥人馬一起的,現在大家都分開了,不再的臨時團體。

外門大師兄 「喂,你們過來坐什麼?」一個大漢攔住周寒,底氣有些不足。

「不幹什麼,就是來向你們問一下,關於這水澤,你們知道多少。」周寒輕描淡寫說道,再弄走這些人之前,這水澤的訊息還是要搞清楚的。

「我們之前不是說了嗎,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對方立即再次否認。

「好吧,我相信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周寒手中的隕尖槍突然畫過一個半圓,然後眼前這爆氣境五段實力的大漢就捂著咽喉要害慢慢的倒下了,然後周寒一腳踏在他還沒有徹底斷氣的身體上,腦海裡面兩大祭靈一開工,這屍體頓時就化為了一具乾屍。

「額……」

周寒這突然露出的一手,頓時就把這撥人給嚇了一大跳,居然能把一個活生生的人弄成乾屍,這份手段太恐怖詭異了。

歐雅也是愣了一下,沒想到周寒還有這份手段,不過歐雅很快就釋然了,周寒這是在給對方示威。至於他的手段嘛,誰沒有點恐怖手段,比如她歐雅還喜歡用毒呢。

只不過她的用毒跟周寒比起來,有點小巫見大巫罷了。

「小子,你特么找死!」這夥人頓時個個拿出了兵器,把周寒和歐雅兩人包圍了起來。

邢州籃球志 這些人的神情雖然兇惡,但多多少少還是有點畏懼,沒有底氣,他們雖然人多,但對方卻有一名命丹境大成實力的人,這爆氣境八段實力的小子看上去手段也相當厲害,恐怕真動手了,是踢到鐵板啊。

周寒直接無視了這些人的威脅,隕尖槍遙指其中一人:「我只問你一次,關於這水澤,你知道多少?」

「哼,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人話沒有說完,周寒的隕尖槍就那麼簡單直接一刺,頓時間,這名爆氣境七段實力的人被隕尖槍給刺中,然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化為的乾屍。

這一幕,再一次令人這撥人震驚的同時,也驚動了另外三撥人,他們紛紛投來凝重的目光,並小聲嘀咕著。

「這小子爆氣境八段實力居然能直接秒殺爆氣境七段實力的人,估計那一槍包含著兵器感悟啊。」

「嗯,爆氣境八段實力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秒殺爆氣境七段實力的人,相反,若是爆氣境七段實力的人有手段的話,反而能夠做到越級秒殺高手,這少年顯然不是善茬啊!」

「單單這少年的手段就這麼恐怖了,那那女的恐怕更加不用想了。」

「嗯,幸好剛才沒有直接動手,不然咱們肯定會有損傷啊。」

……

歐雅心中也是再次一驚,周寒的隕尖槍刺出去竟然也能把人弄成乾屍,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歐雅心中更是一陣慶幸,幸好自己之前實力攀升到命丹境大成的時候,跟周寒開的只是玩笑,並沒有真正動手。

不然真打起來,極有可能她不是周寒對手。

要知道,周寒還身居雷電和風兩種屬性的源力呢,風屬性的源力她見識了威力,雷電屬性源力可是還沒見周寒施展過呢。

況且周寒能夠弄到那麼多的龍血果,估計他的身上還會有更多的底牌。

「我也只問你一次,關於這水澤,你知道多少?」周寒殺死了這人之後,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得,依舊冷酷冰冷,重新把隕尖槍指著了另外一個人。

這人乃是爆氣境九段實力,想必是這撥人的頭了。

冷汗從他的額頭冒了出來,他連猶豫都省略了,連忙說道:「據說這是火神的埋骨之地。」

「火神?」周寒一愣,「這片墓地空間不是箭神的嗎,怎麼又變成了火神了?」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我都是聽他們講的。」這人連忙指著另外三波人,似乎想要禍水東引,然後大家一起動手幹掉周寒和歐雅。

「哦,我知道了。」周寒點著頭,手上的隕尖槍毫不猶豫直接朝著對方的咽喉刺了過去。

雖然對方已經是爆氣境九段實力了,但在勢的威壓之下,沒有半點反抗能力,像一隻羔羊,被周寒的隕尖槍輕鬆的刺穿了喉嚨,然後化為了一具乾屍。

周寒一眼就識破了,這傢伙在對自己說謊。

剛剛自己一問,包括他在內,四撥人都說不知道水澤,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其他人又怎麼可能告訴他呢。

還想要引動其他人一起來對付我,呵呵,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我的媽呀……」

樹倒猢猻散,圍著周寒的這些人,頓時間個個掉頭就跑,眨眼間就沒有了蹤影。

周寒也懶得追殺,他的本意就是要把這些人全部趕走,讓他們再也不敢回來,目的已經達到了。

搞定了這撥人,周寒和歐雅又朝著下一波人走了過去。

這波人剛才目睹了周寒越級秒殺對手的情景,毫不懷疑,這周寒的戰鬥實力至少是命丹境小成了。

見著周寒和歐雅走了過來,這撥人的首領立即嚴陣以待,先直接就布好了陣型。

周寒雖然不懂陣型,但有光明祭靈在,對這樣的東西他根本就不在乎,扭頭對歐雅道:「你站在這裡等著就是了,我一個人搞定。」

「嗯。」歐雅點著頭,停住了腳步。

一來由周寒出手,她不插手,周寒表現的越是強大,就越能夠威懾這些人,畢竟她這個命丹境大成實力的人還沒出手呢。

二來嘛,歐雅想要看看,眼前這個少年,他的實力究竟幾何。

周寒直接大踏步就走入了對方的陣型之中,然後看著那首領:「對於這水澤,你知道多少?」

「呵呵,小子,夠狂妄啊,敢就這麼明目張胆的進入我的陣型,想要知道答案,你先破了我的陣再說!」此人話音一落,周寒眼前的情景就變了。

這是一個封閉式的空間,隔絕了天空,隔絕了大地,隔絕了空氣和一切,可以說這是一個牢籠。

這屬於禁錮型的陣圖,聯合施展的人越多,其防護禁錮能力就越強大。

被困在裡面的人若是不能脫困,這陣圖逐漸縮小空間,最後會爆體而亡。

見著這封閉式的空間越來越小,歐雅不由得有些緊張,周寒能破掉這陣圖嗎?

噗!

周寒的隕尖槍照著光明祭靈給指點的陣眼輕鬆一刺,這禁錮陣圖頓時間就消失了,而周寒的隕尖槍也是停留在這首領的胸口要害部位了,周寒的語氣冰冷:「現在,你可以說了嗎?」

「額……」周寒的話才這這首領反應過來,他的心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二十來人布置的陣圖,就這麼輕鬆被他給破掉了?

要知道,就算對方破掉了陣圖,但他可是命丹境小成實力啊,對方的兵器都遞到了自己的面前,自己居然都沒回過神來,這太詭異了。

「我說。」這首領一下子意識到了自己和手下跟周寒之間的差距,他和手下人決計不會是這個少年的對手,更何況對方身後還站著一個命丹境大成實力的人沒動彈呢,於是這首領為了活命,那就相當的爽快配合了:「據傳說,火神和箭神是知音,箭神隕落之後,火神就在這墓地空間陪著箭神,直到死去。於是火神就把自己的墓地也建立在這墓地空間了,這片水澤的下面,據說就是火神的墓地了。」

「很好,你可以帶著你的人走了。」有人配合,自然最好,而且這樣對後面兩撥人的威懾能力也更大了。

「好,我們走……」這人正欲離開,被周寒一把抓住了胳膊,「等下。」

「你還有什麼事情嗎?」這人頓時有緊張起來。

「沒什麼,記住了,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周寒抓住這人的胳膊,讓光明祭靈確認了一下,這人是真的不敢再來了,於是才放開了他。

「是是是!」這人鬆了口氣,連忙帶著一干手下慌忙離開了。

搞定了兩撥人,接下來只剩下兩撥人了。

不過這兩撥人相對來說就有點棘手了,因為他們的人數眾多外,高手也不少。

不過這對於周寒來說,沒有多大的區別。 「看來這少年的胃口很大啊,要把我們兩撥人都給趕走呢。」見著周寒弄走了兩撥人之後,剩下這兩撥人很快就團結了起來,以防被各個擊破。

命丹境大成實力一人,命丹境小成實力三人,其他爆氣境實力人員若干,對於周寒來說,可以忽略不計。

見著這兩撥人立即聯合了起來,周寒的態度依然沒有半點改變,走到了這兩撥人兩個首領面前,態度看不出任何情緒,語氣卻是冷酷:「兩位,我奉勸你們立即將你們知道的東西告訴我,然後識趣的離開,再也不要進入我的視線,不然……」

「呵呵,小子,你知道我們是誰嗎?」其中一個首領中氣十足。

「你們來自哪裡這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希望你們能珍惜你們的生命。」周寒依舊面無表情。

「行,小子,不要以為你會點兵器感悟就能夠越級挑戰,告訴你,我們這幾個都是越級挑戰的高手,我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幾分能耐!」對方說罷,爆氣境實力一下的人盡數展開,留下了命丹境大成實力這人和另外三名命丹境小成實力的人,將周寒包圍了起來。

「最後的忠告,一旦動手了,你們將沒有退路了。」周寒隕尖槍蓄勢待發。

「哼,少廢話,拿命來!」實力最高那人大吼一聲,雙掌一動,一股極度的陰寒氣息朝著周寒籠罩而來,顯然這人乃是冰屬性的源力,這是他的冰屬性源力攻擊。

另外三人,兩人的兵器散發著詭異的氣勢,想必是兩種兵器感悟,另外那人則是雙掌滿是火焰,朝著周寒抓來,這是來自符籙的攻擊手段。

以一敵四,周寒沒有半點畏懼,隕尖槍一個橫掃千軍,勢之力量激蕩開來。

轟轟!

兩個持著兵器的人被這麼一影響,手上的兵器被撞飛了,兩人也被兵器的力量給帶飛了。

雙掌滿是火焰這人倒霉了一點,隕尖槍的槍鋒掃過他的雙手,擦出了尖銳的火星的同時,周寒腦海裡面的兩大祭靈瞬間一動。

隕尖槍雖然沒有破掉這傢伙的防禦,但他卻擋不住兩大祭靈的陰招,瞬間被吸成了乾屍。

而那實力最高的人,他的冰屬性源力攻擊轟擊在了周寒的後背之上,事實上周寒跟就沒有躲。

轟擊在周寒後背的冰屬性源力氣息直接被吞噬祭靈給吞噬了,沒有對周寒造成半點傷害。

實力最高這人大駭,沒想到這能夠隨便冰封殺死一隻妖將級妖獸的寒氣,居然無傷這少年,他連忙想要暴退。

「哼,回來吧!」

周寒手掌一翻,吸掌猛然一出,巨大的吸力狂風頓起,將這人給拉了回來,然後周寒的隕尖槍猛然刺了過去。

叮!

隕尖槍的槍尖沒能夠刺入這傢伙的咽喉皮膚,看來命丹境的防禦能力比爆氣境強很多啊。

不過這依然改變不了這人的命運,兩大祭靈開動,又是一具乾屍呈現。

「這,這,這……」

兩撥合在一起的爆氣境人員見狀,個個嚇的的目瞪口呆。

這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啊,實力最強的和那使用符籙的人居然就變成了乾屍,另外兩人被兵器給打飛了,這少年的戰鬥能力簡直太恐怖了。

「我的媽呀……」那兩名被兵器帶飛的人想要立即逃跑,連兵器都顧不上撿了。

「我說過,一旦動手,你們不會有後悔的機會了。」周寒冷哼一聲,吸掌一出,頓時便將這兩人給拉了回來。

對於這兩人,周寒也懶得問話了,先是讓光明祭靈掃描了他們的記憶,然後就讓他們成為了乾屍。

剩下兩撥爆氣境人員瞬間就鳥獸散了,周寒也沒有追殺下去,讓他們把恐懼帶出去也好,省的周寒完事之後,又有人來到了這裡守株待兔。

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擺平了四撥人馬,歐雅的神情那是極度的駭然。

越級挑戰,對手甚至乃是命丹境大成實力,在周寒的手裡都沒能夠逃掉,幾乎的秒殺,這周寒的實力簡直就是深不可測啊。

要知道,那命丹境大成實力的人,他那冰屬性的寒氣攻擊決計不是一般的強者能夠抵禦得了的,而周寒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一樣。

不過最可怕的,還是他把人變成乾屍的手段。

明明他的兵器都無法刺入對方的皮膚之下了,但卻能夠把人變成乾屍。

「光明祭靈,這命丹境實力的人,他們的防禦也太強了吧,我的隕尖槍居然破不了。」周寒總結道,剛才他最強一槍沒能夠掃掉那人的雙掌也就罷了,後面居然還無法刺入對方的咽喉要害。

「你的隕尖槍鋒銳還不夠,還需要開鋒。」光明祭靈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