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已經到達古族,他孑然一人入內,目光如電,搜尋前人留下的前進氣息飛速追擊。 飛馳之中,與許辰同行的強者有很多,都是十日內剛剛趕到的不同種族,這些種族可謂是強者盡出,每個皇者身邊都圍繞著七八個帝者。

這群人雖然是後來趕到,但經過前面種族的排查,這古族內的大部分危險已經被清除,他們得以長驅直入,很快看到了前者的身影。

此刻前前後後、四面八方匯聚了太多的強者,各大種族齊聚,皇者一眼望去不下二十個之多,帝者更是不計其數,這其中最以三個陽皇級強者矚目,身邊不僅跟隨著大帝,也跟隨著一兩個本族陰皇級強者,佔據最前方。

然而不論強弱、先後此刻這群人都被一片雷池阻攔。

放眼望去,前面是一座古樸的城池,而在城池周圍有一圈如同護城河的雷池,這雷池下達地底,上達九霄,中間則是密密麻麻的青色閃電在炸響穿梭,其中有不少屍骨在浮沉,偶爾被雷霆劈中,炸成粉碎。

「太乾混沌青雷……」

麒麟在許辰意識海里出聲,帶著驚訝:「許辰你要小心,這混沌青雷極為兇殘,不僅毀滅力巨大,更有一種難以抵禦的麻痹能力,一旦被雷霆擊中將會全身麻痹不能動彈,隨後被鋪天蓋地的雷霆轟擊至死,哪怕陽皇也有隕落的可能。」

「我看到了,裡面有不少陰皇的屍骨。」

許辰眯起眼睛,目光落在了前面三個陽皇身上,目前看來對他威脅力最大的就是這三人,若是這雷池能幫他解決一個,那就最好不過了。

「這雷池該怎麼渡過?」許辰出聲問道。

現在人人被攔在雷池外不敢踏出半步,有人在想辦法,有人在嘗試,但並沒有什麼有效的方法能讓人安全通過。

有人已是萌生退意,這是死地,想要得到寶物不是那麼容易的。

「太乾青雷乃是極陽之物,唯有極陰之物才能抵禦其中的麻痹奇效,這群人里應該有不少人知道的,但他們怕是不敢輕易嘗試。」麒麟說完。

許辰沉思,極陰之物他似乎並沒有啊。

「唰!」

一個陰皇忽然動了,他手持一片縈繞綠光的青葉護在身側,飛入了雷池。

太乾混沌青雷落下。

這個陰皇身體微微一顫便繼續邁步,並沒有再出現被麻痹的現象。

「哈哈!果然沒有麻痹感了,我先去也!」

這個陰皇大笑,他是一個三頭四臂的怪異種族,四臂興奮亂舞,橫衝雷池之中。

後面強者騷動。

「九幽白樹的葉子。」麒麟出聲,微微詫異道:「這也是先天聖樹的一種,乃極陰之物,他竟然能得到一片這種樹的葉子,乃是有大造化的人啊!」

「轟!」

雷霆聲音忽然炸響,許多道雷霆劈在了頂著九幽白樹葉的陰皇身上,片刻后,陰皇身體被劈的裂開,帶著凄厲的慘叫爆炸,隨後一道光點飛空而起,消失不見。

「這是……他雖然抵禦了其中的麻痹效果,但抵擋不住雷霆的轟殺威力,是他大意了,乃是活該!」

「如此看來極陰之物果然能抵擋麻痹特性,但還不夠,同時需要有強力的防禦能力才能渡過。」

消息很快傳開,眾強者騷動中,有人唰的朝四周飛散。

不少人看到這些人動彈立刻喊道:「這裡是埋葬無數年的古族,這種環境中說不得就有極陰之物,四處找找!」

更多的人動了。

然而前面那三個陽皇卻是沒有動,此刻在人群散開之際,三大煙皇紛紛取出一些物件,有青冥蓮花、鬼臉參等等極陰之物護在身邊,隨後各自撐起一些防禦寶物沖雷而去。

「轟!」

噼里啪啦一陣雷霆爆炸后,三大陽皇皆是衝過了雷池,向著對面的城池飛去。

「快些找,三大陽皇已經過去。」

附近的人都慌了,更加沒頭沒腦的搜尋起來。

「不能再耽誤了。」

許辰心頭微微緊急,這三大陽皇是他的最大對手,如果落後太多他怕是沒多少可能得到帝休桃。

「我身上有什麼東西是極陰之物?」 漫漫婚路 許辰朝麒麟問道。

「並沒有,你也去和周圍人找尋吧。」麒麟說道。

許辰看了一眼四周的人,沉默一會:「不行,這完全砰運氣,運氣好也許能快點,但運氣不好……怕是等寶物被拿走也進不去。」

「那你怎麼辦?你最好不要胡來啊。」麒麟聽出他的情緒,微微緊張道。

許辰搖頭,目光盯向了在雷池中浮沉的青葉上,這是剛才嘗試渡過雷池但被劈死的陰皇留下的九幽白樹葉。

「我只要趕在被麻痹之前撿到這樹葉即可平安渡過。」許辰出聲,聲音瞬間而動,沖向雷池。

「不要啊!你萬一來不及可就被轟殺到沉睡了。」麒麟喊道。

「應該沒問題,就算有問題我也可以利用『絕對庇護』這皇級秘術全身而退,總之行不行,得先試試才好。」

許辰聲音落下,人已是衝進了雷池。

「轟!」

雷霆當頭劈下,許辰速度極快躲過第一道雷霆,身如閃電,瞬間渡過一丈遠抓向雷池中浮沉的九幽白樹葉,這樹葉就在他面前,觸手可及。

「砰!」

一道雷霆忽然披在了樹葉之上,將其劈的翻卷飛向一邊。

「什麼?!」

許辰心中動怒,緊接著飛快出手,連抓三下,但卻似乎死去了預判一樣,三次出手都威能把九幽白樹葉抓在手中。

「轟!」

密集的雷霆朝著他頭頂落下。

「不行了許辰,快退!」麒麟驚呼。

「絕對庇護!」

許辰頓時運作皇級秘術,周身出現一層四四方方的黃金屏障,隨即他抬腳就退。

「轟!」

雷霆降臨,隨即許辰齜目。

這雷霆竟是無視了絕對庇護的屏障!直接穿過屏障落在了他的身上。

「什麼?!」

他內心掀起驚呼,這雷霆也太詭異了!

嗤,一股傳遍全身的麻痹感襲來,許辰原本要退走的腳步,生生停在了雷霆之中。

緊接著無窮無盡的雷霆,像是萬箭穿心一般朝著許辰當頭落下。

「我去,許辰你玩大了!」

麒麟驚恐的嘶吼起來。

……

(有些事情導致昨天晚上嚴重失眠,到早上6、7點才睡著,所以今天的更新稍微遲了一點,大夥體諒,另外,求票啊!) 萬雷臨頭。

恐怖的危機讓許辰全身汗毛倒立,瞳孔凝縮,下一刻,全身麻痹的他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應就被這無盡雷霆直接淹沒。

「完了……」

麒麟在他意識里驚叫。

這裡的雷霆每一道都危險萬分,殺陰皇如切菜,哪怕陽皇在這雷霆之下也扛不住,萬道雷霆一起降臨,許辰,必死無疑,而麒麟和許辰早已神魂訂下契約,許辰死他也的死。

「我他娘就說了你別亂來!現在完蛋了,多少大風大浪我都挺過去了,今天要在這雷溝里翻船!」

麒麟一個勁的喊著。

許辰則全身麻痹到不能自己,同時連他也由心的冰涼,似乎感覺到了死亡。

「嗡!」

忽然之間金光綻放。

意識海內金鼎開啟,像是一個黑洞一樣忽然把降臨到許辰身上的所有雷霆直接席捲、吞噬。

「嗯?!金鼎!」

麒麟看到異象,但見雷霆全部被吞噬后,他內心大起大落吼道:「好,太好了,得救了!我他娘的太謝謝你了!」

「呼。」

許辰長鬆了一口氣。

然而金鼎並未停下動靜,金光依舊璀璨,大肆吸收雷霆。

「嗡嗡嗡!」

金鼎就像是渴了很久的人在喝水一樣,大股大股的把雷霆吞下。

從外面看去。

只見許辰全身金光綻放,彷彿體內有無盡吸力,把雷池中的雷霆源源不斷的吞噬進身體之中。

不一會,這雷池之中的雷霆就變得稀鬆起來,雷霆減少了很多。

同時整片雷池皆是瘋狂的顫動,似乎感受到危機,在搖擺、掙扎,想要擺脫許辰的吞噬,但無論他如何掙扎,這股吞噬里都掙脫不了。

「轟!」

雷池中忽然一聲巨響傳出。

緊接著有九成雷霆分裂,就像是壯士斷臂一樣,丟下一層雷電后,剩下的無盡雷霆一下子憑空飛起,最後匯聚成一顆雷電纏繞的雷球,破空而去。

「太乾雷靈珠?!這是先天聖物啊!許辰抓住它,別讓它跑了!」

麒麟竭嘶底里的嚎叫。

許辰腳步一動,然後目光再看卻無法看到雷珠,對方已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去,太可惜了!」

麒麟大嘆搖頭。

許辰穩下身體長出一口氣:「能活下來就算不錯了,這次我卻是大意了,萬萬沒想到這雷電竟然能無視我的絕對庇護。」

「那可是太乾雷靈珠,如果集齊太乾、太坤、太虛、太陰四種雷靈珠,你就能融合本源雷珠,那是頂級的先天瑰寶,殺至尊如螻蟻!」

「哦?」許辰挑眉:「這麼厲害?」

「這還不算!如果你能集齊本源雷珠、風珠、火珠、冰珠,即可融成鴻蒙靈寶,四象珠!鴻蒙靈寶你知道嗎?那是諸聖的本命法寶,足以抵擋聖者之威的超強寶物,比先天聖物強無數倍!」

麒麟在咆哮,心痛至極。

許辰挑眉,被這鴻蒙靈寶四個字驚到了心臟,隨即他搖頭:「你想太多了,我們連太乾雷珠都未拿到手,你就想到四象珠了,這種東西不會這麼輕易就得到的。」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他沉靜下來,然後目光看向後面的城池:「現在還是想想怎麼把帝休桃得到手吧,這東西可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現在雷池消失,已經有太多的人發現異狀然後瘋狂的飛沖而至。

雖然對於雷池的消失趕到驚奇,但帝休桃的重要性讓他們顧不上考慮這些。

「唰。」

意識海內,金鼎忽然綻放出幾個金字:「煉化太乾雷霆能給你分一滴本源雷液,或者是四支毀滅雷矢,你選擇吧。」

許辰心裡頓時大喜,又能得三支毀滅雷矢?那東西的威力讓他一度驚心,正可惜只剩下兩根的數量不夠用,現在又能來四根?

「本源雷液是什麼。」

縱然是心裡有了想法,許辰依舊是問了一句。

「這是好東西啊。」 廢柴風華絕代 麒麟道:「煉化本源雷液給我吧,得了之後我能煉化一種雷霆神通,不弱於皇級秘術,而且是永久性的。」

「皇級秘術?」

許辰微微考量,皇級秘術雖然也是底牌,但單純威力來看,還是這雷矢強大。

更何況現在正逢緊要時候……

「始麟,現在的情況毀滅雷矢更適合我們,你的皇級秘術,我以後有機會補償你。」

許辰說完看向金鼎道:「我要毀滅雷矢。」

金鼎光芒一閃,開始煉化。

許辰也不顧不上等著他煉化結束,睜開眼睛,朝著前面的城池飛奔而去。

同時他心裡感慨了一聲,這金鼎,真的成精了,現在都學會讓他選擇了。

不對啊……

是不是這傢伙越來越貪了?為什麼兩種東西不能一起給我,只讓我選擇一種?!

念頭轉瞬而過,許辰入了古城之中。

飛過城牆的時候,麒麟聲音傳出:「無定城?這似乎是古洪荒時的一座人族古城啊!」

「這裡是我人族的遺迹?!」

許辰心頭一震,又是先天聖果,又是先天雷珠,古洪荒時的人族是有多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