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夜一直負責情報方面的工作,他想了想說道:「雷神,林巧兒被魔影的虛神境強者帶走了。」

「魔影在什麼地方?」喬君立即問道。

「北土國,遺忘之地。不過那個地方周圍空間極度不穩定。直升機很難到達哪裡。曾經孤魂小隊的一位元嬰三層的修士,因為在那裡無法施展開御空術,而被遺忘之地上空的空間力量絞殺了。」殘夜沉聲說道。

「殘夜大哥,不管遺忘之地是龍潭還是虎穴,我喬君都要去救。何況是小小的空間不穩定。

現在大家先填飽肚子,然後用水球符好好洗個澡。完了,我帶大家一起去遺忘之地。」喬君說道。

「行!就這麼辦。」苦瓜僧立即說道。

「誒?雷神兄弟,那火球怎麼一直在燃燒,它怎麼不滅呢?」猛牛疑惑的問道。

「那是用靈氣和火之符凝聚出來的火球符。只有靈氣供應不足的情況下,它才會熄滅。」喬君笑著解釋道。

「我聽說過火球符,雲城古玩一條街,賣的那些符籙,也有火球符,就是沒有一個是真的。

你用火球符烤野雞吃,肯定好吃,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猛牛搓著手說道。

喬君走到之前的位置,看著大家說道:「大家快來吃吧。都快涼了。」

霸劍道 冷冰冰他們相互看了看,隨即都笑著向喬君這邊走來,直接蹲下幫忙烤野雞,唯獨慕容雪和林傾城沉默寡言,走過來后,靜靜地坐著,什麼話也沒有說。

喬君瞥了一眼慕容雪,心裡苦澀無比,慕容雪這樣,多半都與他有關,自己對她忽冷忽熱的,感情方面更是委婉的拒絕了她。

而像她這樣痴情的女人,一旦愛上了誰,就無法更改,也就意味著很難從傷痛中走出來。

「自己到底怎樣做,才能讓她從傷痛中走出來。不再這麼拒人千里之外了。是接受她,還是不接受她?」喬君心裡這樣問自己。

一個小時后。

所有人找了個隱蔽一點的地方,用水球符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后,喬君直接祭出日月神劍,很快日月神劍在半空中,極速放大,足足有一架小型直升機那麼大時,才停了下來。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是吃驚的看著日月神劍。

「雷神,你這劍,原來是一件如意法寶啊,能大能小。」殘夜震驚的說道。

「我看不止是如意這麼簡單。它肯定是一把神劍。」南天王也是震驚的說道。

……

喬君笑了笑,隨即看向大家說道:「先別說了,辦正事要緊,大家到我飛劍上去。」

「好嘞!哈哈,我先來!」北天王哈哈一笑,直接一躍而起,穩穩的站在了神劍上。隨後,殘夜,猛牛他們一一跟上。

冷冰冰看了一眼喬君,也一躍而起,穩穩的站在了飛劍上。

「雷神老公,不許在我面前摟別的女人!」韓刀月暗中用傳音之術傳音給喬君,隨即也一躍而起,踏在了日月神劍上。凌珊珊緊跟在後面。

林傾城自從見到喬君后。一顆心一直在林巧兒身上,所以她並沒有多想,也跟著一躍而起,如今築基三層的她,短短的五年時間,為了找到喬君,大多時間,她都是在修鍊,實力可以說是突飛猛進了。

現在只剩下木蘭蘭和木天華了,木天華因為沒有任何修為,喬君只好連同他一起帶上了飛劍。

嘩嘩!喬君剛踏上神劍,為了以防萬一,他便在日月神劍的周身便布置了一道道金光閃閃的結界,直接將所有人保護了起來。

「現在大家可以安全了。不用怕摔下去了。」喬君笑了笑,隨即直接催動日月神劍,化作一道長虹向白雲之巔飛去。

……

雲層中,日月神劍極速飛掠著,而在劍身上,所有人看著眼前的藍天白雲,不由自主的心生陶醉,只不過因為林傾城情緒低落的原因,大家一直保持著沉默。

「傾城,你放心,我已經用神識掃了一遍遺忘之地,巧兒她除了被囚禁在魔影的牢房裡外,什麼事也沒有。我待會到了遺忘之地,就把她流救出來。」

喬君看著心事重重的林傾城,壓制住心裡的滔天怒火,盡量保持著平和的語氣安慰道。

因為他的神識看到的並不是這樣,那個曾經古靈精怪,乖巧懂事的小丫頭,如今卻被這群惡魔折磨的不成人樣。

她不僅修為被廢了,而且她瘦的都快成皮包骨了。整個人攣縮在牢房的角落裡,神情獃滯,眼神空洞,彷彿植物人。 「真的嗎?巧兒她真的沒事?」林傾城立即激動的問道。

「當然了。不過一會兒,你要待在日月神劍上,下面太危險了。待我把巧兒救出來后,我們回家。」喬君溫柔的說道。

「喬,我全聽你的。你要注意安全,知道嗎?」林傾城得知林巧兒沒事後,心裡總算踏實了許多。

「沒事的。他們奈何不了我,相反的,我要讓他們知道得罪我喬君的下場到底是什麼?」喬君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眼裡的殺機不停的涌動。

「雷神,前面就是遺忘之地,空間力量極度不穩定,罡風肆虐,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高空飛行吧?」殘夜突然看著前面罡風肆虐的一大片區域,皺著眉頭問道。

「不!那並不是空間力量不穩定。而是有人在哪裡故意布置了一座空間陣法。這種空間陣法只有懂得空間法則的人才能布置出來。」

喬君看著眼前的虛空,淡淡的說道。臉上卻掛著不屑,對方也領悟了空間法則,但是只是一點皮毛而已。和自己比簡直就是螞蟻和大象一樣。無法相提並論。

他的那點空間法則對付修為在虛神一下的人還可以,但是對付像他這樣的化真,那就微不足道了。

「空間陣法??」

聽了喬君的話,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那罡風吹的,如同是一道道龍捲風一樣,到處肆虐,別說是人進去了,就連飛機進去了,也會被撕裂成碎塊。這麼恐怖的空間陣法誰能布置出來?

「呵呵,你們不是一直想見識一下我的實力嗎?那我現在就讓你們見識見識!」喬君淡淡一笑,旋即,一隻手對著虛空伸了出去……

很快,一隻巨大無比大手立即在他的眼前形成,這隻大手遮天蔽日,足足佔據了一大片虛空,五根手指如同是五根定海神針一樣,非常恐怖,而那手掌中間湧來的浩瀚之力足以毀滅一切。

此時此刻,所有人看著眼前如大山一般的大手,吃驚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猛牛,苦瓜僧,山椒,殘夜等人更是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連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的雷神老公,能嫁給你這麼厲害,這樣有安全感的男人。我此生足矣!」韓刀月吃驚過後,心裡突然想道。

「喬,好喜歡你現在的一手遮天的樣子。我木蘭蘭能愛上你這樣有勇有謀的男人,真的是好幸福!好幸福!」木蘭蘭心裡想道。

「巧兒,看到了嗎?這就是你心目中超級厲害的大哥哥,十年不見,你肯定想他了。其實,媽媽也很想他,特別想他,也很想你。你要等著你大哥哥來救你。」林傾城看著喬君幻化出來的大手,心裡想道。

「諸位師兄,看到了嗎?他就是你們的師弟,他現在可以為你們報仇了。你們的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冷冰冰看著遙遠的天際,心裡喃喃自語,師兄們的大仇至今未報,這是她心裡永遠的一道傷痕。

「想不到,十年不見,他竟然如此厲害了。我喜歡了他十年,想了他十年,等了他十年,他知道嗎?我這樣值不值得。我以後該怎麼辦?不!我喜歡他,一輩子都不會放棄他,哪怕為他犧牲,為他付出一切,我也心甘情願。」慕容雪心裡突然下定了決心,那就是一定要堅持下去。

……

「破!」喬君看著自己幻化而出的恐怖大手,突然低喝一聲,頓時,那龐大無比的大手對著眼前的虛空,無比強勢的鎮壓了過去。

它所過之處,狂風大作,恐怖的氣勢席捲著八方,那好似龍捲風一樣的恐怖罡風在它面前,彷彿是清風拂面,毫無殺傷力,瞬間被大手上傳來的空間法則之力,席捲了進去。

不到半分鐘時間,眼前的虛空再也沒有一絲罡風,空間更是緩緩穩固了起來,也就是說這大手直接摧毀了有人布置的空間陣法。

「何人敢放肆!!」

就在這時,遺忘之地深處,突然魔氣衝天,十八位劫變境的強者腳踏虛空,如同一道道電光一樣,極速像喬君這邊飛掠而來。

不到十秒鐘時間,他們就站在了喬君的面前。

「小子你敢毀我魔域的空間陣法,簡直罪無可恕!拿命來!!」

其中一位劫變七層的黑袍老者,怒不可遏的盯著喬君,而後抬起手中的大刀,對著日月神劍就是凌空一刀劈砍了過去。

這一刀魔氣衝天,恐怖的黑色真元夾雜著無盡的刀芒,瞬間撕裂了他眼前的虛空。

老婆,寵寵我吧 喬君冷笑一聲,剛剛消散於空的恐怖大手突然凝聚起來,瞬間籠罩了這方天地。而後掌心之中突然發出一股恐怖的席捲之力,那十八位劫變境強者以及那黑色的大刀,連同黑色刀芒全部被毫無徵兆的席捲進了大手之中。

十八位劫變境強者臉色立即大變,想都沒想,就立即施展御空術,想要逃出對方的大手之中,可是無論他們如何飛躍,如何掙扎,如何蹦躂,都是徒勞。

「你們這十八頭豬!今日不殺你們,難解我心頭之恨!」喬君冷冷的說著,幻化而成的大手上突然湧來一股恐怖的空間法則之力,瞬間將這十八位劫變境強者籠罩,不到十秒鐘時間,這十八位劫變境強者便被無盡的空間法則力量絞成了虛無。

藺家小福寶 除了他們手上所戴的十八枚戒指提前被喬君用神識卷了過來外,什麼也沒有留下。

喬君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讓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看著眼前這道偉岸無比的背影,久久都沒有緩過神來,此時此刻,他們除了不敢相信,就是不敢置信。

「師姐,這十八枚戒指就留給孤魂小隊的人吧!你們辛苦了這麼久,總給收點利息吧!」等恐怖的大手再次消散於空后,喬君轉身將手中的戒指遞給了冷冰冰。

「師弟,這?」冷冰冰本想拒絕,可是一大把戒指被喬君硬塞給了她,「師姐,拿著吧。你們每人一個,多餘的你留著。」

「好吧!」冷冰冰只好收了起來,隨後將手中十四枚戒指遞給了殘夜,「殘夜分給大家。雷神說的對,這些年,大家都辛苦了,總該收點敵人的利息了。」

「哈哈哈……」聽得此話,孤魂小隊的所有成員都咧開嘴,哈哈大笑起來。 「好了,現在大家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去救巧兒出來。」喬君看了一眼遺忘之地的最深處,突然淡淡的說道。

「師弟,不如我們跟你一起去吧?」冷冰冰立即問道。

「不!此時魔影基地高手如雲,你們去了只能是送死。」喬君淡淡的道。

「那好吧。」冷冰冰有些苦澀的說道。魔影內部確實高手如雲,虛神境強者就有十二位。他們去了只能拖喬君的後腿。

唰!喬君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一步之間,消失在了日月神劍上。

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魔影總部基地的洞口了。

因為魔影組織的人長期生活在黑暗中的緣故,所以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山洞,或者地底下。而在這裡絕大多數山洞都是從高高的崖壁上開闢出來。

整個山洞四通八達,不僅被掏空了,而且布置了無數的機關,一步小心就有可能萬箭穿心。

喬君腳踏虛空站在離洞口不遠虛空中,看著看守洞口的兩名築基三層的黑衣男子,冷冷的問道:「想活還是想死?」

見識了喬君恐怖實力的那兩個黑衣男子,此時渾身顫抖不止,眼神里露出濃濃的驚恐之色。

但是一想起魔影對付叛徒的狠辣手段,他們倆毅然決然的提起了手中的大刀,鼓起渾身的力量,沖向了喬君。

喬君嘆了一口氣,瞬移過去,將兩人直接掐死後,一步跨入了洞中。

來到洞中,喬君就看到長長的圓形走廊里,無數魔兵拿著大刀,沖向了自己,他們眼裡殺機涌動,渾身充滿了恐怖的魔氣。

喬君二話不說,一拳下去,全部放到,然後直奔深處,直到所有衝上來的魔兵,被他全部幹掉后,喬君突然發現自己被引誘了,而且還迷失了方向。

「哼!想用這種方法對付我?腦子進水了吧?」喬君看著機關重重的漆黑空間,冷哼了一聲,隨即身體詭異的消失不見。

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魔影基地魔主專門用來議事的大殿外面了,喬君施展隱身術,隱藏了身上所有的氣息。

此時,大殿內威嚴無比的魔主正陰沉著臉,看著下方魔影組織的一眾高手,冷冷的說道:「現在他被引誘進了機關重重的魔窟。如果連魔窟內的機關都無法阻止他,我們魔影恐怕就徹底的完了。」

「魔主,屬下斗膽問一句,連您也不是他的對手?」其中一位乘鼎九層的長發男子,恭敬的問道。

「我還沒有踏入化真。而他已經是化真一層的高手了。」

魔主陰沉著臉,沉聲說道,「剛剛本座得到消息,昨晚,時光領域的所有高手被一名神秘男子殺了個乾乾淨淨。連祭壇也被摧毀了。祭壇的封印對他形同虛設。而他們的族長為了保全時光族人的實力,像個縮頭烏龜一樣,根本不敢出面應敵。

現在看來,我們所面臨的敵人就是同一個人了。」

「什麼?竟然是同一個人??」

聽得此話,所有人臉色大變,時光族人高手如雲,卻也被人殺了個乾乾淨淨,那魔影豈不是要遭殃了,這該如何是好?

「諸位放心好了,本座已經通知了下去,將那丫頭帶到這裡。如果他要大開殺戒,本座就殺了那丫頭,魚死網破。」魔主冷冷的說。

聽到這裡,喬君的臉色立即冰冷了下來,巧兒是他的逆齡,這魔主竟然要拿巧兒威脅自己,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轟!

喬君一怒之下,直接一腳將眼前的石門踢成了一堆石渣,隨即如同是一座殺神一樣,走進了大殿之中。

此時此刻,大殿內的所有人包括魔主,看到喬君的第一時間,臉色齊齊狂變,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魔主用顫抖的語氣問道。

「想讓我上當,你覺得可能嗎?你們那狗屁魔窟,對我來說就是垃圾玩意。」喬君冷笑著說道。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魔主臉色無比難看的問道。

「我想怎麼樣?我想想看!」喬君裝作苦惱的樣子,隨即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笑著說道:「我今天就想殺人,痛痛快快殺人!」

他的話音剛落,整個人便消失在了大殿內,等他再次出現時,大殿內所有高手的身體,竟然莫名其妙的開始慢慢渙散了起來,緊接著他們的身體竟然變成了一股黑煙,然後消散在了大殿之中。

魔主看到這一幕,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身體更是不受控制的往後退去,「你你,你!」

「你什麼你?現在該輪到你了。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如此折磨巧兒?」喬君如同是地獄的惡魔一樣看著魔主,語氣帶著恐怖的殺氣。

「為什麼?哈哈哈,就因為她有混沌聖體,她的血液可以助本座功力大增,哈哈哈哈!」魔主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既然知道要死,何必在意對方到底多強?

「你們這群畜生,簡直就是豬狗不如的王八犢子,老子今天不殺你們,誓不為人。」喬君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憤怒,瞬移過去,將魔主的半個胸膛,一拳砸開了。

緊接著,他就按住魔主的頭,一拳一拳的泄憤!直到把魔主活活砸死為止!

喬君看著被自己活活砸死的魔主,這才站了起來,身體詭異的消失,很快,他所過之處,所有的魔兵盡數被他殺掉,一個不留。

直到一名虛神境強者挾持著眼神空洞無物的林巧兒,出現在用玄鐵打造的鐵牢門口時,喬君這才止住了腳步,冷冷的看著這位虛神境強者,「我數到三,如果你還抓著她的脖子,我就讓你嘗嘗什麼叫生不如死!!」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隻身一人來到魔影基地。你就不怕魔主殺了你嗎?」虛神境強者冷冷說道。

「白痴!」喬君不想廢話,瞬移到那人後面,直接一拳將他轟殺。

然後,冷厲的目光開始漸漸變得柔和起來,他輕輕扶住披頭散髮的林巧兒,滿臉自責的說道:「巧兒都是大哥哥不好。大哥哥幫你報仇了,現在大哥哥這就給你治傷!」 看著懷中,瘦成皮包骨的林巧兒,喬君的心裡堵得慌,一滴眼淚更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

他沒有再任何猶豫,輕輕扶著她,讓其躺在了地上。

拿出七根金針,一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瞬間刺進了林巧兒身體上的七個大穴。其中就包括譚中穴,百會穴,太陽穴。

緊接著,喬君的身體內湧出無數的星光點,他控制著星光點,慢慢引入每一根金針上。

很快這七根九星神針如同是復活了一樣,開始星光爆掠。

喬君的神識附著在每一根金針之上,抬手一揮,頓時,所有金針開始有規則的抖動起來。

隨著星光點的湧入,喬君身體內湧出的紫色真元也緊跟著自然地旋轉了起來。

很快的,紫色真元瘋狂地竄入林巧兒的身體之內。

而從這一刻起,她身體內的體溫開始回溫,血液開始加速循環,受損的骨骼開始自動癒合,那乾瘦的血肉開始自動生長,受損的丹田開始被修復!

喬君眸子緊閉,渾身上下都被汗液浸透了,但他依然不敢懈怠,星光點和紫色真元不間斷的從他身體內湧出……

事發至今,林巧兒不知受了多少罪,也許是一天,也或許是一個月,也許是五年。

但是在喬君看來,林巧兒所受的傷仍然是心靈的創傷。那魔主如同惡魔一樣,用她的血來練功,試問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少女,她怎麼可能忍受的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