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就算在苦在艱難,他也沒有萌生出自殺的想法。

「這裡有點不對勁!」

此刻在意之下,他才從空氣中聞到一股清香。

這股清香很淡,如果不是李修明實在是飢餓,還真難以聞到。

他撿起發光圓球,圓球也不在發燙,快速往回走去。

終於,他再次做在了補給站的岩石上氣喘吁吁。 想到之前的情況,他后怕不已。

他將發光圓球放在眼前,仔細端詳。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剛才就是它發光發熱救了自己一命。

圓球散發著白色的熒光,剎一看很刺眼,可是眼睛盯著卻沒有絲毫不適應。反而緩解了眼睛了疲勞,酸痛。之前使用聚眼的後遺症也消失全無。

李修明能夠肯定,之前在那個甬道中一定是陷入了幻境,在腦海中出現了一些絕望的想法,那些詭異的香氣肯定有問題。

他可不是偏向虎山行的那種鐵頭娃,大病初癒,此時一心只抱著求生的心態。

這第二條甬道排除,在也不會去第二次。

雖然在巨石縫隙中看到了光亮,但也可能不是出口,而是更危險的地方。

李修明只好這樣安慰自己。

再次補給一番。恢復了體力。

話說這個鐘乳石留下的水珠確實神奇。不僅緩解體力,還能恢復精神。

看向剩下的兩條甬道的選擇。

這次李修明打算反其道而行之。

選擇了第四條甬道。直接跨過了第三條。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抓緊緊的抓住發光圓球。

邁入了第四條甬道之中。

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

一股冷風襲來。

李修明渾身一抖,打了個寒顫。

他想起了大狗的呼吸聲。

「希望不是另一隻大狗。」李修明心裡想著。

在走了幾步,摸在周圍的黑色岩石上,岩石泛發著冰冷,就像是冷冰冰的冰塊。

這裡已經是岩石都被蒙上了一層發白的寒霜。

李修明知道前面會更加寒冷。他已經裹緊了身子,縮成一團。

但是他並沒有放棄,因為他感覺到這條甬道跟之前的甬道不一樣。

這裡有點像自然天氣形成的,而之前的兩處都感覺是陷阱一般。

又不知道怎麼了多久,甬道中的溫度越來越低。

李修明牙齒打顫,碰碰作響。

突然,一股寒風來吹。

李修明渾身一個激靈,將身子縮的更緊了些。

可是他不驚反喜,因為在風中看見了一片潔白的雪花飛舞。

他不知道從哪裡爆發出力氣,腳步加快。小跑,中速。狂奔。

終於,他走到了盡頭。

寒風襲來。

此時他豪情萬丈,他,李修明終於出來了!

不過外面一片漆黑,在發光球體照耀下,只能看見皚皚白雪。

怪不得,會這麼寒冷,原來是下雪了。

他感覺這裡可不是四九城,四九城就算是冬天,也不會下這麼大的雪。

難道是東北?

黑暗中他靠著一絲熒光,行走在雪地上。

積雪很厚實,踩在上面發出吱呀的聲音,是個打雪仗的好地方。

可是李修明可沒有心情在這裡打雪仗,此時他蜷縮著身子,盡然躲避寒風。

可是寒風無孔不入,吹著久了身子有些麻木。

手指僵硬,腳步一直麻木的邁著。就算是寒夜,他也不想放棄活下去的希望。

漸漸的,他的意識開始模糊。

漸漸的,他停下腳步,站在了原地。

借著熒光,看到了周圍的白雪,抬頭看到了星空。

天空中熒光閃耀,繁星點點。放在以前一定是一片美景。

可是!

這…不是…原來的世界啊!

「啊!!!」

他在漆黑的雪夜發出了凄慘的吶喊。

走出甬道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這裡不是地球,也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

因為繁星密布,猶如浩瀚宇宙。天空中的星光,就像吞噬天地的巨獸。那麼的壓抑,令人窒息。

努力了這麼久,這裡竟然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世界。

其他在見到大狗的那一瞬間,他就有所想了,可是他不敢多想,因為失去了報仇的,他也就失去了全部。

報仇是他心中的全部信念,他就是靠著這個信念,才苦苦支撐著這幾年。

然而這個世界如此陌生,危險。

這些他都不在乎。

黑夜中,凝望著天空。

看著繁星,他迷惘了。

意識漸漸模糊,最終倒在了雪地之上。

遠處的甬道之中,傳出了詭異的笑聲。

不知是人,還是鬼。

山洞之中,小狗嗅著地面,在尋找小夥伴的蹤跡。時不時奶叫兩聲。

似乎在說,你在哪裡?

我找不到你了,捉迷藏,你贏了。

馬路上,車水馬龍。李修明站在馬路中間,迷茫的看著周圍的景象。

「媽的,小子,你TM不要命了!」一個寶馬Z4的車主伸出車窗,大聲罵道。

李修明被罵了,無動於衷。轉過頭,對著司機微微笑了笑。

司機被這個「神經病」的微笑嚇住了。回到車裡。暗罵了一句,也不再叫喧李修明。

李修明聽著絡繹不絕的喇叭聲,回過神來。走出了馬路中心。

他漫無目的的走著,周圍都是熟悉的街道。

路過了外語學院。他停下腳步。

天命神相 他沒有進去,獃獃的看著大門,一時間出了神。

「這位同學?」

李修明感覺衣服被人拉住了。

回頭望去,是一個甜美的少女。抱著厚厚的書本,帶著黑框眼鏡。

「這位…」看清了李修明的臉龐,他還是叫不出「同學」這個字眼。

「我也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先生。」

在少女眼中,明顯露出了後悔的神色。顯然想幫助自己的行為有些衝動。

少女異樣的眼神對李修明有些好奇。

兩人都沒有說話,李修明看著少女。表情冷淡。

少女看著李修明表情害怕,後悔。

兩個人似乎引起了外語學院的師生的注意。停下腳步,都像兩人走來。

門衛也走了兩個過來。

看著這群人怪異的表情,李修明皺了皺眉頭。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少女似乎鼓起了勇氣,緊緊抱著書本。從口袋中掏出一個精緻的化妝盒。遞給了李修明。

李修明疑惑的打開化妝盒,看見了自己,嚇了一跳。

自己的臉上,血跡滿滿,不過都已經結痂了。但是一些觸目驚心的傷痕讓自己都不敢直視。

「這些傷痕是怎麼來的?」他心中想著。

獃滯的將化妝盒還給了少女,卻在遞給的途中,被少女拒絕了。

原來,自己的雙手也髒亂無比,灰層,血跡,傷痕密布。

兩個黑漆漆的手指印印在了化妝盒上。

難怪少女會拒絕。

「抱歉。」一股嘶啞,低沉的聲音從李修明的口中傳出。

少女聽了,嚇了一個激靈,差點沒把懷中的書本抱穩。

李修明也很奇怪自己的聲音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他不在停留,因為他看見兩個門衛掏出了「打狗棍」。

而後他像回家的路走去。

路上路過了那個長年關顧的小超市。

透過玻璃,還能看見那個正在忙碌的大學生少女。

少女似乎有被注視的感覺,當看見門外的李修明時,露出了嫌棄厭惡的眼光。

李修明沒有停留,離開了超市門口。

以前每次進去買東西,這個小姑娘都很熱情。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面孔。

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認出李修明。

這是他從小生活到大的地方。

看著朱漆大門,貼著兩年前的對聯。

敲了敲門。

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大媽走了出來。並不是熟悉的母親。

「你誰啊。」

大媽見李修明沒有說話,大聲朝著身後喊道:「老公。」

一個大腹便便的年輕人走了出來,肌肉發達,像是健身房的教練。

這對夫妻還真是奇特。

五十歲左右的大媽,高大雄壯的青年。

李修明沒有打擾它們兩個幸福的生活,就此離去。

看著李修明落寞的背影,大媽厭惡的嘀咕了一句。

「神經病。」 看著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李修明感覺這裡的一切陌生而又熟悉。

不知不覺走到了菜市場,這是李修明的母親最喜歡來的地方。應該說是兩年前最喜歡來的地方。

每天給丈夫跟兩個兒子做菜,是他最大的樂趣。雖然辛苦,但是樂在其中。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懷念的身影從李修明的身邊走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