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整個13層也在這時候全部分崩離析,化作無數碎片朝四周散去。

出口的位置懸浮在虛空之中,夏嵐就站在外面,滿臉都是焦急,大聲喊叫着什麼。

此時張誠距離出口有幾十米,但是眼下的環境好像是在太空一樣,重力全部消失,在無處借力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靠近。

而隨着13層樓的崩潰,出口位置也開始緩緩縮小,等到出口完全消失,自己很可能再也出不去了。 “不!”蕭晨看着殭屍一口咬在了東方小白的脖子上,大聲的喊道。..他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此時的他眼中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了東方小白那張仍舊笑着的臉。當然,他也就沒有看到,東方小白被殭屍咬着的地方已經化成了一股黑色的氣體,而且已經將殭屍纏了起來!

然後,東方小白就在蕭晨一臉震驚的神色中,整個化爲一團黑氣,然後將那隻殭屍包裹了起來!而在黑氣之中,只能聽到殭屍的嘶吼聲,在這嘶吼聲中,蕭晨能夠聽出殭屍的痛苦!

殭屍本身就是一個詛咒,所以它是不可能有感知的,能讓它感覺到痛苦,應該就是矇蔽了它的本能。連本能都被矇蔽了,就算是沒有智慧,沒有感情的殭屍,也絕對會非常痛苦的。

再之後,那籠罩着殭屍的黑色霧氣散開了,全都聚集在了蕭晨的身邊,然後又重新形成了東方小白的樣子。原來,剛剛東方小白就是那黑色的霧氣,這可讓蕭晨震驚了!

蕭晨怎麼能看不出來,東方小白的這個能力明顯就是一個不死之身嗎!而且最主要的是,東方小白的這個不死之身甚至比他的還要高級。他起碼還需要消耗一下自己的殭屍分身,然後才能恢復本體,而東方小白則是本體根本就不會受損!

這種不死之身其實和孔凡還有孟國慶的不死之身是一樣的,都是比較高級的。只要自身的詛咒之力還有。而且自身的詛咒力量沒有下降太多,那麼這不死之身就可以保證自身的生命。

當然,對付不死之身最有利的武器還是直接針對靈魂的詛咒之物。正是因爲這樣,才稱其爲最可怕的詛咒之物。因爲很多高級執行者都是有不死之身的,而頂級執行者,更是幾乎全都有不死之身!這就導致平時執行者之間動手很少造成傷害,也就是搶奪無主詛咒之物之時纔會互相出手。但是有了針對靈魂的詛咒之物就不同了,就算是擁有不死之身也用不上!

蕭晨更加震驚的是,殭屍在東方小白脫離之後就消失了。很明顯,它被驅除了,已經迴歸它的家園——高位空間了。

而在東方小白的手中。則是拿着一個圓形的小木盒。不知是什麼材料製成的小木盒,很顯然就是這次任務的根源性詛咒之物!而現在他們要做的很簡單,將詛咒之物認主,然後在驅動一次。就可以徹底驅除高位空間中死靈和這件詛咒之物的聯繫。從而終結這次任務了!

看着東方小白笑嘻嘻的將手中的小木盒遞給自己,蕭晨沒有接,而是將小木盒推回給了東方小白,然後說道:“欣然,這個東西你就自己留着吧,你應該用得上。”

而在意識傳導器中,則是說道:“小白,你留着自己用吧。我現在的保命手段夠強了,詛咒之物也有了四五件。用不上這件東西了。”蕭晨的眼中,東方小白永遠是最重要的!

“跟我你還客氣什麼?”東方小白半撒嬌的說道,“我知道你現在很厲害,不過我想,你還是非常需要這件詛咒之物的,因爲它和你的能力最契合!”東方小白說着,就將那個小木盒打開了。

小木盒本身並不是一件詛咒之物,真正的詛咒之物在它的裏面。那是一塊好像果凍的膠狀物,蕭晨在東方小白打開木盒之後就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那是一團血液。只不過由於儲存的時間太長,再加上又是詛咒之物,所以纔會以這樣的形態出現。

蕭晨靠着殭屍對血液的靈敏感知,能夠知道,盒子中的血液其實並不是一個人的,而是很多人。有多少人蕭晨並不知道,但是起碼不下千人!蕭晨將小木盒拿到手中之後,就更震驚了,這竟然是一件高級詛咒之物!

要知道,他可是連一件高級詛咒之物都沒有,別看管家有兩件高級詛咒之物,那其實都不是他本人獲得的,而是十七號島的那個頂級執行者給他的,他自己連一件都沒有得到過。

而那個人之所以這麼捧管家,還是因爲他找了一個好主子。有詛咒世界中公認的第一人銀眼魔君當主人,十七號島的那個頂級執行者當然要孝敬他一下了,而目的不外乎就是爲了讓管家在銀眼魔君面前幫他說幾句好話,希望在頂級任務中能有人照顧他一下,擁有更大的生存希望。

而現在,就這樣一件高級詛咒之物擺在了蕭晨的面前。蕭晨也知道東方小白說的是對的,因爲這次的任務是和死靈有關的,而他自己也是擁有殭屍分身的血統,這件詛咒之物給他是最適合的。但是他卻依舊有些擔心的看着東方小白,想要將這件詛咒之物給他。

“不用看了!我現在其實也很厲害哦,沒有見到剛剛我的本事嗎?”東方小白見到蕭晨沒有將詛咒之物認主,而是看向了她,對着蕭晨笑着說道。

“對了,我還沒有問你,你剛剛的那是什麼手段?我記得靈媒應該沒有不死之身吧,就算是頂級靈媒,也頂多就是靈魂不滅,能夠奪舍他人的身體而已!”蕭晨看着東方小白疑惑的說道。

“嘿嘿,這你就不懂了吧!”東方小白小笑嘻嘻的說道,“靈媒確實沒有不死之身,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是一個靈媒了!我的血統發生了變異。”

“變異?什麼變異?”蕭晨皺了皺眉頭,他能夠感覺得到,這次的變異或許是向着好的方面進化的,畢竟現在的東方小白可是有了不死之身的。但是他也能感覺到,東方小白的血統變異和她體內的惡靈有關!而一旦涉及到惡靈,蕭晨就不知道事情是好是壞了。

“我現在的血統不叫靈媒了,而是叫做惡靈霧身。擁有不死之身,能夠隨時在虛實之間轉換,還可以將全身都化成氣體!只要不是遇見那種針對靈魂的詛咒之物,那麼就不用擔心我的安全問題了,所以你還是拿着吧。”東方小白說完,把蕭晨拿着小木盒的手合上了。

“惡靈霧身?”蕭晨一聽這個血統和惡靈有關,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東方小白的靈魂已經被惡靈吞噬了小半,還有超過一半已經和惡靈相互融合在一起了,對東方小白的影響絕對不小,只是現在還不知道對她的性格有沒有影響。

不過蕭晨也知道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最主要的是先將任務給終結掉,否則要是在這種情況下在出現什麼意外,那纔是真正讓人笑掉大牙呢!

蕭晨將詛咒之物認主之後,發現這是一件高級的特異類詛咒之物,而且非常的強大!其能力,就是使用一點那種膠狀物,然後就可以打開通向高位空間的通道,借用高位空間中死靈的力量!而且在關鍵時刻,甚至還可以讓人進入高位空間中躲避鬼魂或者人類的追殺。

不過這只是放在一般人手中時的作用,放在蕭晨的手中,那這件詛咒之物就不只是這點作用了!

要知道,蕭晨本來就擁有殭屍分身的血統,而這件詛咒之物又孕育出一隻殭屍。雖然那隻殭屍並不是一個詛咒的源頭,其頭顱和兩隻手也都不是詛咒之物,但是這件詛咒之物卻又可以稱得上是一件殭屍類的詛咒之物。

在詛咒世界之中,最珍貴的詛咒之物不用說,一定是血統,因爲血統是可以陪伴一個執行者一直到死亡的!而只要擁有了血統,只要在三五次任務之中能夠生存下來,那麼幾乎都能夠成長爲一個高級執行者!

但是每種血統的成長方式都不同,最困難的不用說,一定是靈媒。因爲靈媒血統想要晉級,必須要進入《通靈者》這個任務之中,然後還需要進入高位空間收集惡靈碎片,才能夠晉級。

而最簡單的,當然就是像孟國慶這樣的血統,只要有足夠多的鮮血供他吸收,那麼就可以不斷的進化。當然,蘊含詛咒力量強大的血液也不好找。孟國慶想要成爲一個高級執行者,至少要五名以上擁有寄生類詛咒之物的高級執行者的血液,或者一個頂級執行者的血液!

而蕭晨的這種血統,想要晉級也是比較難的。因爲殭屍本身是沒有源源不斷的詛咒力量的,他們的一切力量都是來源於殭屍類的詛咒之物。比如那隻玉蟬,再比如蕭晨手中的這團血液。

由於殭屍不能自己產生詛咒,所以蕭晨能夠製造的殭屍分身一共只有三個,除非再次進入到那個殭屍類的任務中,得到其中的殭屍類詛咒之物,否則一旦蕭晨將三個殭屍分身全都消耗掉之後,他就將會失去這個血統!

而一旦他失去了血統,那麼即使是再次進入到那個任務之中,也不能輕易獲得了。要知道,當時蕭晨得到這個血統有多麼的僥倖!可謂是萬死一生!

ps:這是昨晚的那一章,現在發上來有點晚了,是我不對,抱歉了。

不過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是登陸作家專區的時候,就卡在那裏。顯示是專區公告頁面,但是就是加載不出來! 眼看着張誠越飄越遠,夏嵐也是心急如焚,但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焦急的大喊大叫。

危急關頭,張誠心念急轉,手一揮放出一道鬼氣,鬼氣出手化爲一條帶鉤的鐵索,繞在了前方漂浮的走廊柱子上,用力一拉,帶着自己的身體朝前飛去。

就這樣,張誠像是蜘蛛俠一樣雙手齊動,不停的勾住前方飄散的物體,不斷的朝出口位置靠近。

但是飄到距離出口還有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前面已經沒有可以借力的東西,而出口位置也縮小到只有五十釐米見方,很快就要消散。

張誠臨危不亂,收起鬼氣招出哭喪棍,心念一動,哭喪棍飛快的延伸出去,伸到了出口外面。

夏嵐一見,連忙握住棍尾,但是剛一接觸,她就感覺全身一顫,感覺像是握住了一塊千年不化的寒冰,全身瞬間打了個哆嗦,手臂也變得一片青紫。

哭喪棍畢竟是鬼氣,雖然張誠已經盡力控制,但也不是普通人能隨意觸碰的。

雖然雙手已經失去了知覺,但是夏嵐還是咬緊了牙關,死死的拽着哭喪棍。

張誠也明白夏嵐堅持不了太久,連忙默唸一句,哭喪棍開始收縮,拖着他的身體想出口位置疾飛而去。

十五米……

十米……

五米……

終於,在出口即將消失的霎那,張誠揹着五個孩子從一片虛空中飛出。

不過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出口剛一消失,外面的樓梯也開始漸漸淡化。

張誠手一伸,將渾身顫抖的夏嵐夾在腋下,一個箭步就衝了下去。

木質樓梯很快消散,第十三級臺階也消失不見,身後又變回了通往天台的那道鐵門。

張誠將夏嵐放在地上,渡過去一絲陽氣,夏嵐的臉色很快好轉,聲音微弱的問道:“孩子……孩子救出來了嗎?”

“救出來了。”張誠偏了偏身子,將背後鼓鼓囊囊的襯衣給夏嵐看了看,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可惜沒逮到左慈,這傢伙狡猾的很,估計剛纔老鬼一死他就跑路了。”

“算了,孩子要緊,趕緊看看他們有沒有事。”

張誠點點頭,取下背上的襯衣,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仔細檢查了一下五個嬰兒,發現這些小傢伙雖然雙眼緊閉,但是卻呼吸均勻,應該只是昏睡過去了。

他逐一渡過去一絲陽氣,五個嬰兒很快驚醒,小小的鼻子皺了皺,同時“哇哇……”大哭起來。

五個孩子同時大哭,就好像一堆高音喇叭同時響起,張誠哪見過這種情況,頓時慌了手腳。

“這是怎麼了?難道受了什麼內傷?”

夏嵐聽見哭聲,緩緩鬆了口氣,撐起身子看了一眼,笑着說道:“沒事,他們應該是餓了,從凌晨到現在一口奶沒喝,能不哭嗎?”

“哦……”張誠撓了撓頭,目光轉到夏嵐的胸前,“要不你先喂點?”

夏嵐臉一紅,怒道:“我又沒生過孩子,哪來的奶!快把他們抱下去吧,這些孩子的父母估計都要急瘋了。”

“好。”張誠又將襯衣背在背上,扶起夏嵐,坐電梯下了樓。

一樓的大廳裏,孩子的父親早就急得雙眼冒火,那五個女人更是眼淚都要哭幹了,只是一臉悽然的乾嚎着。

幾十個家屬圍堵在大廳門口,羣情激奮,手裏還扯着橫幅。

“黑心醫院,監守自盜!”

“還我孩子,嚴懲無良醫院!”

一夜之間接連丟失了五個嬰兒,這麼大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江城,很多媒體也擠在人羣裏,記者伸長了話筒,連珠炮似的對着那些醫院工作人員發問。

劉院長汗如雨下,臉都漲成了豬肝色,不停的解釋着什麼,但是從早上找到現在,連孩子的影子都沒看見,這些家屬哪還有耐心聽什麼解釋,紛紛揮舞着拳頭、大聲喝罵,養眼要拿劉院長來償命。

要不是十幾個保安咬牙擋住,只怕劉院長現在已經擡進搶救室了。

剛出生不到一天的嬰兒,到現在已經失蹤了十幾個小時,很有可能凶多吉少了,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剛出生就夭折,這些年輕的父母簡直是肝腸寸斷。

“我的孩子啊!媽媽對不起你啊!你等等媽媽,媽媽這就下來陪你!”

一個女人終於承受不住巨大的悲痛,突然大叫一聲,狀若瘋癲的朝着大廳柱子奔去。

那女人的老公頓時大驚失色,慌忙想拉住女人,但是情急之下哪裏來得及,眼看慘劇就要發生。

就在此時,電梯門突然打開,響亮的哭聲也瞬間傳遍了整個大廳

“哇……哇……”

一聲聲稚嫩的哭泣猶如天使的絃樂,直達在場每個人的心頭,那企圖撞柱子的女人也生生的停下了腳步,不可置信的轉過了頭。

無數道目光和攝像機都彙集在了打開的電梯門上,下一秒張誠揹着五個孩子,扶着夏嵐走了出來。

“孩子!孩子找到了!”

“那是我的孩子!”

“我的幺兒啊!想死媽媽了!”

孩子父母一見,頓時紅了眼眶,哪裏還顧得上別的,推開保安就跑了過去,從張誠的手中接過自己的孩子,又是哭又是笑。

“呼……”劉院長看了看那五個孩子,見都沒什麼大礙,一直強撐着的神經才終於鬆弛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恩人吶!”一個男人突然跪在了張誠面前,聲淚俱下的說道:“我都四十多歲了纔有了這麼一個孩子,你救他就等於是救了我們全家,我給你磕頭了。”

剛纔想撞柱子那女人也跪在了地上,抱着孩子泣不成聲,只是不停的說着“謝謝”。

一個女記者擠了過來,將話筒遞到張誠的嘴邊,激動的問道:“這位先生,請問你是警察嗎?對於這次的事件能不能跟我們說幾句。”

張誠看着那些孩子的父母,臉上也滿是欣慰,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不是警察,但見義勇爲是每個公民的義務,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具體的問題,你們可以問我身邊的這位警官。”

張誠也是累得夠嗆,不想跟這些記者糾纏,將皮球提給夏嵐,自己就走到了一邊。 而現在,蕭晨得到了這件詛咒之物,就有了另外的一個用途。蕭晨可以用它來提升自己殭屍分身的使用次數!雖然不一定能夠提升多少次,但是這種救命的能力,那是多少次都不嫌多的!

可惜的是,這件詛咒之物屬於一次性的詛咒之物,就好像東方小白的藥片那樣,用一點就少一點啊!而且還不像陳宏的人頭那樣可以恢復的,否則單是這件詛咒之物,甚至就可以讓蕭晨的殭屍分身更加強一點了!

雖然不能晉級成爲高級血統,但是卻可以媲美中級高等甚至頂等的詛咒之物。現在看來,蕭晨還是需要進入《帝王歸來》這個任務世界中取得其中的玉蟬詛咒之物才行。

不過蕭晨看到手中的這件詛咒之物之後,對那件玉蟬更加期待了,因爲他猜測,那隻玉蟬很可能是一件頂級詛咒之物!

他的猜測可不是無緣無故的,而是有一定根據的。因爲這次的任務本是一次中級高等的詛咒任務,但是這件詛咒之物卻是一件高級中等的詛咒之物!要知道,這次任務雖說有一定的難度異變,但是隻不過出現了一天而已,而在那一天之後,任務的難度就又恢復成了正常的情況。

不過詛咒之物卻給了他一件高級詛咒之物,這就不由得讓蕭晨浮想聯翩。殭屍的一切力量都來自殭屍類的詛咒之物,而殭屍類的詛咒之物卻是可以培養出一隻中級高等的殭屍,而這件詛咒之物本身是一件高級詛咒之物。蕭晨覺得。或許這就是殭屍類詛咒之物的真正意義!

殭屍類的任務往往都要比一般的任務要難很多,因爲殭屍類任務有其特有的一點,那就是殭屍潮!雖然比不上頂級難度任務中的鬼潮。但是也是相當煩人的了,一般的中高級執行者都不敢輕易對上殭屍潮的!

而蕭晨認爲,殭屍類的任務中,那件根源性的詛咒之物很可能是要比殭屍的等級高上一級的!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合理的解釋爲什麼一件詛咒之物能夠培養出一隻殭屍這麼變態。殭屍身上還有整整三件詛咒之物!

要知道,假如根源性的詛咒之物和殭屍一個級別,那麼豈不是說這一件根源性的詛咒之物還比不上一隻殭屍?那這件根源性的詛咒之物又怎麼能夠培養出一隻這樣的殭屍呢?這豈不是自相矛盾了嗎!就算是詛咒世界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詛咒,但是也都是有其根源的。不可能有無緣無故的恨和愛,當然也不可能有無緣無故的詛咒。

想到這裏,蕭晨就更加激動了!要知道。現在頂級詛咒之物只有一個方法能夠取得,那就是在頂級難度的詛咒任務之中。而即使知道這件詛咒之物在哪裏,也需要看看一同執行任務的人。

一般來說,一個頂級任務中。都會有四到五個詛咒之島參與其中。這還是指一般比較簡單的頂級任務。要是上了頂級高等,那麼基本上都會涉及到十數個詛咒之島的! 夫君系統我在古代當女君 甚至頂級頂等的任務,幾乎所有的詛咒之島都有參與,除非那座島上連高級的執行者都沒有。

而現在,一個僅僅是在高級任務中就有機會得到的頂級詛咒之物就擺在他的面前,怎麼能不讓他激動呢?要知道,雖然他現在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而且還是他進入詛咒世界時就帶着的。但是他卻一直都不知道這件詛咒之物應該怎麼使用。他現在能夠使用的一小部分的詛咒力量,還是在他死過一次之後才解開封印的。

蕭晨現在也只知道似乎死亡一次在活過來能夠提升自己對這件詛咒之物的掌控能力。但是難道讓自己沒事去找死嗎?自己的殭屍分身本來就不多,要是這樣找死,可能自己還沒有將這件詛咒之物解封到高級詛咒之物,自己就要真的死了!

所以在蕭晨看了,想要解封這件詛咒之物簡直就是遙不可期的!而《帝王歸來》這次任務就不一樣了!要知道,這只是一個高級任務,執行週期都不會太長,可能也就幾個月的事,到時候一旦自己得到了這件詛咒之物,不就馬上可以和惡靈言者進行聯繫,讓他救東方小白了嗎!

蕭晨一直以來,都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拯救東方小白,爲此,他不惜使用讓殭屍咬自己一口,然後獲得血統的方法來強迫自己變強,但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成長速度還是太慢了。

或許應該說,他沒有考慮到東方小白的情況。東方小白是一個執行者,她不可能就這樣一直等下去,她也有自己的任務。而在任務中,遇到危險簡直是太常見了。而很多危險,就像現在這樣,會加速東方小白的靈魂被侵蝕的。所以儘管不想靠別人,但是蕭晨還是將方法放在最簡單的地方。

而自己成爲頂級執行者之後,請動惡靈言者幫忙,當然是最方便的辦法了。而陳宏打的主意,就是讓蕭晨儘快掌握自身的這件頂級詛咒之物,因爲頂級詛咒之物太難獲得了,一般都掌握在三大一流詛咒之島手中,只有他們允許,纔有高級執行者能夠得到頂級詛咒之物!

沒辦法,誰讓頂級詛咒之物屬於戰略性的資源呢,一個頂級執行者能夠輕易除掉數倍於他的高級執行者,而且頂級詛咒之物不僅強大,而且在使用的時候不需要消耗詛咒之力,並且相同的使用次數,頂級詛咒之物受到的詛咒抗性也要低一些。

總之,頂級詛咒之物的好處數不勝數,所有的執行者都想要得到,但是卻被牢牢的掌握在三巨頭的手中,只有得到他們的首肯,才能夠成爲一名頂級執行者,才能夠讓自己的詛咒之物成爲二流的詛咒之島,才能夠真正的成爲詛咒世界中的頂層人物。

現在,就有這樣的一個機會擺在自己的面前,一個不受三巨頭控制的頂級詛咒之物,一個很可能是誕生在高級任務中的頂級詛咒之物,怎麼被能不讓蕭晨感到激動?

蕭晨當下不再猶豫,通過意識傳導器將自己的猜測對東方小白說了一下,東方小白當然也是一陣激動,但是蕭晨卻能夠從她的表情中看到不情願!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東方小白不願意被惡靈言者醫治?蕭晨很疑惑,但是馬上他就反應過來了,這應該就是東方小白血統進化的後遺症之一,她現在已經接受了惡靈吞噬她本身靈魂的事實,不在意這些了!

這樣的猜測讓蕭晨毛骨悚然!因爲東方小白曾經說過,當惡靈吞噬了她的靈魂超過一半的時候,就會自裁,因爲她相信,哪怕是惡靈言者,也不可能將靈魂融合超過一半的她與惡靈分開而不傷害到她本身的靈魂,那樣一來,不管怎麼都是一個死,還不如自殺呢!省的麻煩蕭晨和陳宏。

但是現在呢?東方小白只不過被惡靈吞噬了一小半的靈魂,剩下的大半隻不過是被惡靈所融合,還屬於她自己,她的想法竟然發生了改變!這一切都一定是惡靈對她的影響,竟然讓她改變了自己本來的想法,那麼說她就是以後想要自殺的念頭再一次出現,也不會施行了!

這其實並不重要,因爲蕭晨從來就沒有過想要讓東方小白自殺,就算是東方小白自己想要自殺,他也不會允許的。但是重要的是,只是小部分的靈魂吞噬,就讓東方小白的想法發生了改變,甚至已經不願意再將體內的惡靈除去,那麼等到東方小白的靈魂大部分都屬於惡靈的時候,豈不是真的會發生陳宏一直所擔心的事情嗎?

東方小白將會成爲一個擁有智慧的惡靈!她還是東方小白,還擁有東方小白的一切記憶。但是,她的靈魂已經成爲了一隻惡靈!而她的性格也不可避免的成爲一隻惡靈,而惡靈想要做的,就是毀滅,毀滅所有的生靈!而到時候,三十三號島的執行者能夠倖免嗎?自己是不是也要被變成這樣的東方小白親手殺死呢?

蕭晨不敢再想下去,因爲這太可怕了,他不敢想象東方小白變成那個樣子,也不敢想象那樣的東方小白對他出手時他應該怎麼辦。讓他出手殺掉東方小白他是絕對做不出來了!

蕭晨擡起頭,看着東方小白的眼睛,在心中說道:“小白,要是真有那樣的一天,該怎麼辦?”而心中想着這樣的話,他的眼神變得更加憐惜。

東方小白看了一眼蕭晨,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這樣看着自己。不過接下來,東方小白出手了!她出手的對象,正是站在一旁的舒婉!

沒有任何預示的,舒婉的頭顱掉落下來。而東方小白就站在她的身後,手中拿着的則是一把長刀。這件詛咒之物正是得自十七號島那個低級執行者的。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感到震驚!而東方小白則是大開殺戒! 但是在場的人一聽張誠這番話,卻是瞬間肅然起敬,雖然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看看張誠衣衫不整、灰頭土臉的樣子也知道肯定經歷了艱險。

不是警察還這麼勇敢,救出五個孩子還能這麼低調……

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這簡直就是一股清流啊!

就在衆人震驚欽佩的時候,後面的一個記者突然大聲叫了起來。

“我認得他,他是張誠!上次也是見義勇爲,幫助警方抓了好幾個通緝犯,當時警方找了他好久,最後才知道他在江城一中讀書,爲這事刑警隊還專門去他學校頒獎,那天我就在現場!”

什麼?!

一聽這話,衆人更是震驚得無以復加。

原來這年輕人做過這麼多好事,事後卻一點都不願意聲張,現在還把露臉的機會留給了警方,自己默默走開……

天啊!

什麼是金子般的心!

這就是啊!

什麼叫默默付出、不計回報!

這就是啊!

一幫記者都感動得眼含熱淚,長槍短炮對着張誠瘋狂的咔咔咔,同時心中暗下決定,回去一定要將張誠的事蹟大寫特寫,不能讓這樣偉大的青年白白流血流汗!

那些孩子的父母家屬更是感激涕零,對着張誠不停鞠躬道謝,有些想掏錢感謝的,又怕玷污了英雄高尚的情操,一時間猶豫不決。

張誠被閃光燈閃得眼暈,不明白自己只是隨便說了句話,怎麼這些人就像打了雞血一樣。

不過好在這種情況沒持續多久,兩輛警車就停在了門外,幾個警察撥開人羣走了進來。

夏嵐一見,連忙上前交代了幾句,讓這些警察負責接待媒體,自己跟着張誠離開了婦幼保健院。

坐在車上,夏嵐長鬆了一口氣,笑着對張誠說道:“總算那五個孩子沒事,你今天也算做了件好事。”

張誠搖搖頭,沉聲說道:“這次是運氣好,但是左慈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要是再發生這種事可就說不一定了。”

夏嵐一聽,表情也嚴肅了起來,“你說得對,老鬼一死左慈就逃了,說明肯定傷得不輕,不敢跟你交手,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儘快修復傷勢、恢復實力,肯定不會就這麼放棄。”

“不錯……”張誠點點頭,“我這人手不夠,這事只能靠你了,在抓到左慈之前,派人到各大醫院的婦產科守着,如果發現不對也不要輕舉妄動,儘快通知我。”

“行!”夏嵐也知道這事耽擱不起,點了點頭就拿起電話開始安排。

雖然鬥法抓鬼方面警察出不上什麼力,但勝在人多,而且這種事也必須要警方介入,否則左慈又控制了什麼人,到時候被自己弄死了,搞不好還要背上個殺人犯的罪名。

“對了。”張誠將車子開出婦幼保健院,問夏嵐道:“上次不是說有個什麼聘書嗎?辦下來沒有?”

夏嵐看了張誠一眼,笑道:“你不是不在乎嗎?怎麼想起要問了?”

張誠撇了撇嘴,“現在你也知道我身份了,那我就不瞞你,現在這事弄得越來越複雜,加上宋星海那根攪屎棍亂搞,我估計法術界已經開始注意江城了。你給我搞個特殊顧問的身份,我從此以後就算是半個公家人,即使暴露了法術界也不敢輕易動手,要不到時候又是一場大戰,萬一傷及無辜,你身上的責任肯定不小,我這也是爲你考慮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