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她還忍不住的回頭說道:「別斷手斷腳了,直接弄死吧!」

光頭男人:「……」

顧珊珊走出賭場,心情非常的差。

公司的錢沒有了,現在根本就運營不下去了。

她到底該怎麼辦啊!

她腦子裡面想到了蕭逸楓,如果她去找蕭逸楓的話,說不定會得到資金的。

但這時候,公司的管理人員過來了。

「顧總,公司現在進原料的資金沒有,根本不能生產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工人們現在都沒有事情可做,而且他們聽到了一點風聲,吵著要您將上個月的工資給他們發了。」

顧珊珊現在真的很頭疼。

原來,辦公司真的不是她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如果當初她好好在公司,跟著顧玉明學習的話,有了經驗,也不會這樣了。

顧玉明卷著錢走了,公司一大堆爛攤子等著她去收拾。

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已經拿不出一分錢了。

她還沒有去求助蕭逸楓,然後就被告知,公司要破產了。

將有新的公司,收購她的公司。

「到底是誰?竟然在這個時候,強行收購我的公司!」顧珊珊憤怒地問道。

「是……是蕭氏集團。」助理小聲地說道。

蕭氏集團在海城,誰人不知啊。

甚至公司的員工,都知道蕭氏集團來收購了,非常的高興。

之前,蕭氏集團主要涉及房產娛樂等等,卻從來沒有涉及過化妝品這個行業。

蕭逸晗為了擴大自己的公司,然後先收購一個小公司,作為發展的開始。

剛好手下的人,便盯上了顧珊珊的公司。

「蕭氏集團!!」顧珊珊咬牙切齒地說道。

她沒有去招惹他們,沒想到,他們卻欺負上門了。

新仇舊恨,全部湧上了顧珊珊的心頭。

她再也忍不住了。

……

這一天。

蕭逸晗從公司出來,然後就被顧珊珊給攔住了。

許久沒有見到了顧珊珊,蕭逸晗倒是吃了一驚。

「顧珊珊?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來這兒要做什麼?」蕭逸晗問道。

「蕭逸晗,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顧珊珊罵道。

「你出門沒吃藥嗎?」蕭逸晗說完,便要離開。

他還有事情呢,並不想和顧珊珊這樣的人糾纏。

顧珊珊是什麼樣的人,他心裡再清楚不過了。

「今天,你不把話說清楚,你休想離開!」顧珊珊擋在了蕭逸晗的面前。

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

「顧珊珊,你再這樣的話,我就叫人了?」朱彬立馬說道。

顧珊珊如今都被趕出蕭家好久了,居然還敢攔住總裁的車。

「蕭逸晗,除非你撞死我!不然的話,我不會讓你從這裡過去的1」顧珊珊再次說道。

「好,給你幾分鐘的時間,你說吧。」

「你為什麼要讓人收購我的華美公司?」

「收購你的公司?」蕭逸晗皺了皺眉。

這時候,朱彬在他的耳邊說道:「華美公司是最近剛收購的一個化妝品公司,但下面的人不知道,這個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顧珊珊。」 也就是顧珊珊創立的品牌。

蕭逸晗對於華美倒是有些熟悉,前些天,關於收購的事情,他是簽了字的。

但是下面的人,根本沒有跟他說過,這個公司是顧珊珊創立的,所以蕭逸晗並不知情。

「蕭逸晗,將我的公司還給我!」顧珊珊厲聲說道。

蕭逸晗這才慢慢地說道:「顧珊珊,是你自己經營不當,商場上面,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你既然想要做這個行業,你就應該清楚的。還給你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做夢了!」

「你……你……蕭逸晗,你太過分了,你負我在先,現在又搶了我的公司,我恨你!」顧珊珊大聲地喊道。

然後,這時候朱彬已經叫保安過來了。

保安將顧珊珊給帶走了。

顧珊珊現在真的是走到了絕路了。

朧游白書 她又去找了蕭逸楓。

希望蕭逸楓能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夠出手相救。

她不想自己的心血就這樣沒了。

她終於能夠體會,當初顧氏破產的時候,顧玉明整天喝酒的感受了。

那種失去一切的痛苦,和不甘心,真的讓她受不了。

她以為蕭逸楓會救她的,畢竟當初顧言馨和蕭君煜出車禍的時候,不是她設計的。

真相已經大白了,是蕭逸楓冤枉了她。

但是她沒想到,蕭逸楓像轟狗一樣的將她轟了出來。

顧玉明已經捲走了她所有的錢,公司也被強行收購了。

轉眼間,顧珊珊得到的一切,一夜之間,又失去了。

她又被打回了原形。

當顧珊珊回到顧家的時候,看見顧玉明躺在了地上。

生活系巨星 白鳳還在哭著照顧他。

「這都是造了什麼孽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白鳳傷心地說道。

顧珊珊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全是冷漠。

甚至恨得咬牙切齒的,都是顧玉明拖累了她。

「珊珊,你回來了,你父親被人……被人斷掉了幾個手指……」

「哼!不是讓他們斷手斷腳嗎?怎麼才被切了幾根手指頭啊!」顧珊珊諷刺地說道。

「顧珊珊,你怎麼能這樣啊?他是你的父親啊!」白鳳忍不住的罵道。

「從今以後,我沒有這樣的父親。我和他,再也沒任何關係,他死了也別找我。還有你,如果你一心想要維護他的話,那你也別認我這個女兒了!」

顧珊珊說完,然後便跑著走了。

……

顧言馨沒想到,顧珊珊竟然會來找她。

對著她就是一陣的辱罵,說搶走了她的公司等等。

要她變得一無所有。

顧言馨也聽蕭逸晗說了關於華美公司的事情。

這件事情,蕭逸晗事先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一定會去做的。

顧珊珊自己經營不善,來這裡找她算賬,實在是可笑。

「顧珊珊,你已經破產了,你在這裡和我鬧,有什麼意思嗎?是顧玉明將你的錢全捲走了,你應該找他算賬啊?」

「顧言馨,你和蕭逸晗別做的太絕了,會有報應的,老爺天在看!」

「是啊,老天爺在看,顧珊珊,你總是喜歡將責任歸到別人的身上,我想請問你,你的破產和我有什麼關係?是我捲走了你的錢,是我幫你經營的公司嗎? 重生之千金毒妃 還是說是我讓你的公司破產的?」

「請你搞清楚這些問題,再罵人吧,這件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天了,你仍然是沒有想到辦法,就算不被蕭氏集團收購的話,也會被其它公司收購的,你破產的命運,早在顧玉明捲走錢時候,就已經註定了。」

「你現在將責任推到我們身上,不是很可笑嗎?」顧言馨說道。

「顧言馨,你們欺人太甚了!!你們會遭到報應的!」顧珊珊篡緊了拳頭。

然而,這時候,有兩個穿著便服的男人過來了。

他們直接走到了顧珊珊的面前,然後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證。

「顧珊珊,有人舉報你,涉險謀殺劉國棟,請你跟我們回警局,接受調查。」

事情來的太快,顧珊珊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呢。

「你們……你們是什麼意思?」顧珊珊問道。

「劉國棟的兒子,說你殺了他的父親,故意給劉國棟服用了大量的性、葯,導致劉國棟而死。」

「我沒有……我沒有……我是冤枉的……」顧珊珊大聲地喊道。

這個時候,她自然不能承認了。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多久啊!

原以為就這樣結束的,誰知道,自己破產了,還被劉國棟的兒子給告了。

看著顧珊珊就這樣被抓走了,顧言馨冷笑。

沒想到,報應來的這麼快。

……

本以為顧珊珊被抓進去了,應該一時半會兒也出不來。

顧言馨沒想到,因為證據不足,顧珊珊沒幾天又被放出來了。

這天。

顧言馨正在外面,然後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喂。」

「顧言馨,是我。」顧珊珊說道。

「顧珊珊!」顧言馨吃了一驚,顧珊珊出來了?

一會兒,顧言馨便聽到電話裡面,傳來一陣孩子的哭聲。

「媽媽……媽媽……媽媽……哇哇……哇哇……」

顧言馨一聽,就是蕭君煜的聲音。

這蕭君煜的聲音啊!

蕭君煜怎麼會在顧珊珊的手裡?

「顧言馨,你兒子現在正在我的手中,你現在最好是乖乖的聽我的話。」顧珊珊說道。

「顧珊珊,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顧言馨緊緊地捏著電話嘶吼道。

蕭君煜就是她的命根子啊!

「待會兒,我會發一個地址給你,你一個人來,如果你不來的話,我就立馬殺了你的兒子,還有,不準報警,一旦被我發現以後,你兒子就沒命了!」

「好,我一定會照著你說的去做的。」顧言馨說道。

隨後,她給保姆打了一個電話,問問是什麼回事。

保姆說,她帶著蕭君煜和簫梓銘出來玩,然後突然間出現兩個黑衣人,將蕭君煜和簫梓銘給搶走了。

還將她綁在了一個地方,好不容易她逃了出來,還沒來得及給顧言馨他們打電話呢。

顧言馨一下子便將電話給掛斷了。

這個顧珊珊,當真是喪心病狂了嗎? 或許,她們之間的賬,現在該好好的結算一下了。

一會兒,顧言馨便收到了一個地址,前往幾十公里以外的一個廢棄工廠裡面。

「顧言馨,你一個人來的嗎?」顧珊珊在電話裡面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