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林軒兒卻是一把掙脫了他,而後繼續說道:「我丟的不是你的人!今天我在這裡就把這件事說清楚了,我林軒兒從此以後,和林氏家族沒有絲毫關係!」

說道最後,林軒兒也是故意提高了自己說話的音量,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這句話!

當即,那些原本就一臉詫異的人此時也是更加震驚的看著林軒兒的身形,他們完全不知道,林軒兒和林耀之間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而林耀也是完全沒有想到,林軒兒這一次竟然是下定了決心,非要和自己斷絕父女關係了。

瞬間,林耀感覺自己極為尷尬,再加上葉天之前給他心裡留下的種種印象,讓得此時的林耀瞬間就暴怒了起來。

「這是你自己說的!今天過後,可沒有你再後悔的時間!」

暴怒的林耀也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即便面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林耀也依然是如此說道。

而林軒兒聞言,則是釋然的笑了笑,而後說道:「我會記住我自己說過的話!也請你記好了!」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之前一直以林氏家族為傲的林軒兒怎麼突然之間如此決絕的要和林氏家族脫離所有的關係。

但是眾人看得出來,今天的林軒兒和林耀兩個人,沒有一個像是開玩笑的。

而此刻追逐葉天的葉濤也是緩緩停下了自己的身形,因為他發現他現在已經完全追不上葉天了,即便葉天還沒有啟動速影。

此刻,葉濤也是將目光轉向了林耀和林軒兒兩個人,看著他們兩個那劍拔弩張的樣子,葉濤也是吃了一驚,而後對著一旁的葉天說道:「不至於吧?就因為這事,就要斷絕父女關係嗎?」

而葉天聞言,卻也只能是無奈的吞了一口唾沫,此刻的葉天感覺怎麼全世界只有自己還有著一顆純良的內心呢?

「你不上去勸勸嗎父親?」

沉吟了片刻,葉天看著父親那極為在意的樣子,當即也是如此說道。

「嘿!你自己乾的好事,讓我給你擦屁股!更何況,現在你才是族長,怎麼還能輪得著我呢?」

葉濤也是極為不悅,當即便是轉身對著葉天一通訓斥。

而葉天見狀,也只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好吧,誰讓你是我父親大人呢!」

說著,葉天也是對著林耀和林軒兒走了上去。

然而,此刻的林耀甩下了那句狠話之後,也是沒有絲毫要停留的意思,直接是轉身離去。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葉天看到這一幕,也沒有上前阻攔,而後,葉天緩緩走到林軒兒的面前,看著林軒兒臉龐之上那抹掩飾著痛苦而綻放出的笑容,葉天說道:「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幸福,對不對?」

聞言,林軒兒也是將目光從林耀的身上拉了回來,而後落在葉天的身上,看著葉天此時那真誠的表情,林軒兒終於是由衷的漏出一抹笑容。

「我相信你做出的選擇,是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葉天看到林軒兒情緒有所好轉,當即也是再度說道。

而林軒兒此刻也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後狠狠點了點頭。

「那麼,我堂堂葉氏家族的族長,今天就屈尊收留你吧!」

葉天此刻微微漏出一抹笑容,旋即極為溫柔的如此說道。

林軒兒嗔怪的白了葉天一眼,而後卻是瞬間反應了過來,旋即便是再度說道:「你現在……真的是葉家族長了嗎?」

葉天轉身看了看自己身後那一道道望來的目光,旋即再度看了看林軒兒,而後說道:「怎麼?就這麼明顯的事情,你都看不出來嗎?」

林軒兒看著那一道道投來的目光,當即也終於是有些尷尬的將自己的腦袋垂了下去。

此時此刻,眾人也是再度響起一陣議論之聲。

「你看他們兩個,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還如此打情罵俏的,看來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萬萬沒有想到啊,林耀的掌上明珠,天池城的一朵妖艷之花,竟然就這樣被葉天那小子奪走了……」

「怎麼?難不成你還吃醋不成?依我看吶,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你也沒有那個福分喲!」

一陣陣議論聲響起,然而此時的葉天和林軒兒二人也是懶得解釋,畢竟,這件事於他們而言,可有可無,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影響。

然而,葉濤卻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一個人,他很清楚,過早的破了童子之身,對於修鍊有著極大的影響,無法專心致志等問題也會接踵而至。

當即,葉濤便是再度來到葉天的身旁,而後說道:「她不能留在葉家!」

葉濤此話一出,不僅僅是葉天和林軒兒微微一怔,就連眾人也是一個個都極為詫異的看著葉濤。

眾人顯然也是沒有想到,葉濤竟然對自己兒子的把控如此嚴格!

然而葉天此時卻是微微一笑,旋即說道:「葉族長,難道您忘了,現在我才是家族族長,怎麼能輪得著你發號施令呢?」

「你!」

葉濤也是一臉的嚴厲,可是面對葉天此話,他也是無話可說。

葉天見狀,再度一笑道:「父親,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放心吧,天兒不會喪盡天良的,即便不是為了我自己,也會為了軒兒著想,在她成人之前,我不會做出你想象的那種事的。」

葉濤半信半疑的看著葉天的表情,也只好是點了點頭道:「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然而此刻的林軒兒卻是再度嬌羞的垂下了腦袋,成人之前,那豈不是只剩下一年多一點的時間? 只要有一個人得到了消息之後,絕不會有人再來騷擾夜元鈺了。

他們只要盯緊了得到消息的人不就行了。

想到這裡,夜元鈺一臉崇拜的看著沐靈夕,那眼中的仰慕之色,簡直猶如實質。

若是說自己之前的生活猶如一片死水的話,那現在的生活,簡直就是處處充滿了驚喜。

而這一切,都是沐靈夕帶給他的。

想到這裡,夜元鈺再次堅定了自己追隨沐靈夕的腳步。

兩個人一路疾走,終於來到了一處莊嚴的建築物前。

只見那樓匾上鐫刻著幾個遒勁的大字——兌換殿!

看來自己並沒有找錯地方。

沐靈夕抓著手中的彩色玉碟,一臉興奮的對夜元鈺說道。

「走!我們去看看這尊級的修鍊資源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夜元鈺也是一臉按耐不住的興奮,看了看手中的七彩玉碟,頓時跟上了沐靈夕的腳步。

直到來到大廳之中,沐靈夕奇怪的發現,這裡並沒有什麼人呢!

只見周圍一片空曠的景象。

「有人在嗎?我們要兌換東西。」

空蕩蕩的大廳中,沐靈夕聲音空寂的回蕩著。

夜元鈺也是一臉疑惑的四處打量著。

他們不會來搓地方了吧!

可是剛才看的時候,卻是是兌換殿沒啊!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自沐靈夕和夜元鈺的身後響起。

「怎麼現在才來兌換東西?」

沐靈夕和夜元鈺聞言,頓時朝身後看去。

只見一個蒼老的老者,正背著雙手,一臉責備的看著他們。

沐靈夕見狀,就知道他們可能來的不是時候。

想到這裡,不有的開口說道。

「我們是這一屆的新生,還不知道咱們兌換殿的規矩,還望導師告訴我們正確的時間,下一次,我們一定早點過來。」

沐靈夕恭敬的說完。

那老者臉上的神色頓時鬆緩了幾分。

「原來是新來的學員啊!這倒是情有可原,記住了,這兌換殿只有每月初的時候才會開放,現在已經是月中了,能兌換的東西早就被兌換光了,你們來也白來。」

說道這裡,那老者正要轉身離去。

但是沐靈夕卻是聽出了這話中的所隱藏的一些信息。

原來這兌換東西還是要搶的呢!並不是所有人只要有積分就能兌換到東西的。

但是今天他們來看的,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而是尊級的修鍊資源,她就不信了,這尊級的修鍊資源也被人兌換光了?

看了那準備離開的老者一眼,沐靈夕直接開口說道。

「導師還請留步,我知道其他的修鍊資源可能早就被兌換完了,但是不知道導師這裡的尊級修鍊資源,也被兌換完了嗎?」

沐靈夕語氣平平的看著那老者問道。

然而那老者在聽到尊級兩個字之後,卻是不可思議的轉過頭來。

「你說什麼?兌換尊級修鍊資源?你難道已經達到了?」

那老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在這兌換殿中已經呆了一輩子了,還沒見過哪個學員前來兌換過尊級的修鍊資源呢! 田園花香 林軒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時是怎麼了,總是情不自禁的去想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非常清楚,隨著葉氏家族在天池城再度站穩腳跟,自己和葉允兒之間的那段故事,也是時候再度展開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時間的推移,葉天的思想自然也是越來越成熟,當初的自己總是覺得自己欠葉允兒一個承諾,自己必須要對葉允兒負責。

可是現在,葉天已經不再這樣想了,葉天覺得自己現在對葉允兒沒有那種非常特別的感覺。

但是葉天也不敢確定,畢竟自己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沒怎麼和葉允兒接觸,自己對葉允兒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愫,自己也完全說不清楚。

所以,如今的葉天也只能是將這些女兒情長的事情先往後放一放,至於方才所說的那一句「林軒兒成人之前,我不會對她做你想象的那種事。」也只是為了讓自己的父親放心而已。

此刻,看著葉濤的確是安靜了下來,葉天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看向牧氏家族那邊。

此時此刻,提名儀式已經進展的差不多了,而葉天和葉濤幾個人當即也是對著牧正走了上去。

走到牧正的跟前,葉天笑道:「牧叔,以後,你可要再勞累一些了。」

牧正聞言,當即也是豪邁一笑,而後說道:「沒想到我牧正有生之年,還能遇到一個如此信任自己的人,葉族長情放心,牧某一定竭盡全力!」

葉天也是揮了揮手道:「牧叔,不必與我客氣,你是看著我長大的,我是什麼樣的性情,你也很是清楚。」

牧正當即也是再度一笑,而後說道:「是是是,天兒啊,雖然安置好了十大家族,可如今畢竟還是有著一個空缺啊,是時候想一想,由誰來填補這個空缺了。」

葉天點了點頭,而後便是說道:「牧叔,既然你如今已經是第三家族的族長了,這樣的事情,交給你豈不是再合適不過?這天池城內有哪些個家族是踏實做事的,哪些家族是玩弄權謀的,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牧正看著葉天那真誠的表情,當即也是面露凝重之色,而後直接是對著葉天抱了抱拳道:「承蒙葉族長信任,牧某一定不負所托!」

「牧叔,你看你又來了。」

葉天看著牧正如此客氣的樣子,卻是有些不太適應,當即也是這般說道。

而牧正也是再度一笑,而後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說道:「好,天兒放心,這件事牧叔一定能做好!」

說著,牧正也是看了看一旁的葉濤,而葉濤從牧正的眼神之中,自然也是能夠看得出那一絲消退已久的火熱再度湧現而出!

至此,祭天典禮和牧氏家族的提名儀式圓滿結束,葉天在父親和君王的的「威逼利誘」下,也是不得不做這個葉氏家族的族長。

在眾人面前,葉天承諾的信誓旦旦,一言一行看起來都有著無限的信心,然而到了家族之中,處理起一些事務的時候,葉天卻是感覺力不從心,這族長,可真的沒有想象中那麼好當的。

眼看著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多天,葉天竟然發現自己除了處理一些身為族長必須要處理的事情之外,竟然連一點修鍊的時間都沒有!

這讓葉天非常的苦惱,對於葉天來說,什麼事都沒有修鍊重要!

更何況,那鬼宗徒眾如今還對天越國虎視眈眈,在這樣的危機之下,葉天豈能就這樣浪費自己的時間?

清晨,陽光傾灑在大地,萬物猶如驟然復甦一般,綻放出勃勃生機。

葉氏家族的新大院內,葉天早早起床,來到父親的房間處,將父親叫起來之後,在門口直接說道:「父親,我今天想去修鍊,一應事務已經交由執事霍都了。」

葉濤聞言,先是微微一怔,而後也是沉吟了良久。

對於葉濤來說,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讓葉天擔任這個族長,一方面是因為自己實力不足,而另一方面,更是因為想要讓葉天就這樣做一個平凡的人,不要再去接觸那些更加危險的事情。

可是,看著如今的葉天對實力依然如此渴求,葉濤也是不得不想,或許自己這個方法,真的留不住葉天!

他本就是天上的鳳凰,即便把他留在了鳥群里,也顯得格格不入。

思索了良久,葉濤終於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去吧。」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開開心心的笑了笑,而後也是馬不停滴的對著自己的房間行去,簡單的整理了一下之後,便是來到了新家族的練武場,閉目修鍊。

此刻,柳璇也是緩緩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而後來到了葉濤的身旁,柳璇一臉愁容的看著葉濤問道:「你還是讓天兒去了?」

葉天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望著天空,良久之後,終於是嘆息道:「隨他去吧,這天高地闊的,想要留住一個人很容易,可是想要留住他的心,只怕是沒那麼容易。」

柳璇也是隨之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那你說,天兒究竟會不會捲入到什麼危險當中?」

柳璇作為一個婦人,不需要了解那麼多的明爭暗鬥和陰風詭雨,她更不知道什麼國家之間的利益牽扯。

對於她來說,只有一個心愿,那便是自己一家三口平平安安,闔家歡樂,這,便是一個婦人最大的願望!

而葉濤對於柳璇此時問出來的這個問題,卻是無言以對,葉濤緩緩轉身,看著此時的柳璇,沉吟了良久之後說道:「或許,咱們這個兒子,生來便註定非凡,他的一生,不可能平平碌碌的度過,你我,也不必勉強什麼。」

柳璇默默點了點頭,想要反對些什麼,卻也實在想不出合適的理由。

此刻的葉天盤坐在練武場之上,對於他來說,修鍊是非常愉悅的一件事情,一修鍊起來,他便無法自拔,捨不得退出。

今日這一修鍊,便是足足修鍊到了天色昏暗而下,然而他依然是沒有要退出的意思。 感受著體內越來越濃郁的靈力能量涌動,葉天也是逐漸感受到一股即將要突破的感覺,不過,此時的葉天卻感覺不太對勁。

這一次要突破的感覺和之前的幾次都完全不一樣,似乎體內的靈力能量也在此時變得躁動了起來。

這是葉天之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在自己的身體表面,已經是涌動起了一股青色的能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