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寒,剛才多虧你了。」在紫嵐宗的天才舉弓的時候,操符宗暗暗對周寒感激道。如果不是周寒及時用精神力把他拉回來,恐怕操符宗現在已經沒命了。

「不,我還得多謝謝你,是你讓我看見了我和周亮之間的差距。」周寒道。

「周寒,那周亮在舉著破弓的情況下,還能有餘力和你戰鬥,甚至你還不是對手,以後你可得多加小心啊。你看那周亮已經對你起了殺機了,他一定會找機會的。」操符宗提醒道。

「放心吧,就算他找到了機會,也殺不死我的。」周寒沉著說道,自己現在的確不是周亮的對手,但自己還有兩塊石頭呢。

要是被周亮給逼急了,周寒肯定會讓兩塊石頭出戰了。

周亮再厲害,他能打得過兩塊石頭?

這紫嵐宗的天才居然也能夠撼動這破弓,只不過沒能夠移動,宣告失敗了,然後又是其他人上去試了。

「光明祭靈,那周亮怎麼可能舉起破弓還能夠移動,他和釋梟不是打成平手的嗎?」周寒在腦海裡面疑惑的問道。

「這是一件法則兵器,應該是那周亮領悟的東西和這法則接近或者相似,所以他在舉破弓的時候,重量會減輕許多。」光明祭靈道。

「這法則會是什麼,我能夠舉起來嗎?」周寒問道。

「這應該是風屬性的法則,畢竟箭矢飛行要依靠風,你用妖體的話可以舉起來。」光明祭靈道。

「不,我的妖體秘密還不能暴露。」周寒立即搖著頭,「有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舉起來?」

「有,讓這把法則兵器認主就可以。」光明祭靈道。

「認主?」周寒一愣,「它的主人不是箭神嗎?」

「箭神已經死了。」光明祭靈道。

「那怎麼認主,滴血嗎?」周寒激動問道,要是有這麼一把法則神弓在手,周寒還怕個毛的周亮啊。

「你尋找箭神的遺骸,也許那裡可以得到答案。」光明祭靈道。

「箭神的遺骸?」

「騷年,你哪那麼多的問題,你先找到了箭神的遺骸再問行不?」吞噬祭靈插嘴了。

「那好吧。」周寒只好壓下這茬,道:「那魔族是怎麼回事?」

「估計應該是箭神鎮壓封印的魔族掙脫了封印逃出來了,但它不能離開這銅棺。」光明祭靈道。

「那這魔族究竟是什麼東西,這裡面還有沒有別的魔族?」

「這個怎麼說呢,這個牽扯到那場慘烈的上古之戰,當初的位面封印出現了裂縫,那邊的魔族頓時就入侵過來,這個位面的強者雖然聯手抵禦阻止了那場災難,重新封印了那位面縫隙,但也付出了極為沉重的代價,不計其數的強者要麼隕落,要麼被封印,本來以為已經把入侵進來的魔族殺光了,沒想到這些魔族還留下了餘孽……」光明祭靈的話沒有說完,被吞噬祭靈打斷了,「我說光明老夥計,你跟這騷年說這麼複雜干毛,他聽的懂嗎?還是我來說吧,魔族就是另外一個位面的生命,他們生性狡詐兇殘,以吸食生機而活,這銅棺裡面應該沒有別的魔族了。」

「什麼是位面?」

「嗯,這個嘛,怎麼跟你說呢……」吞噬祭靈一陣遲疑,隨即便是道:「騷年,你問那麼多干毛,現在想辦法去找那箭神的遺骸才是吧。」

「哦。」

接下來的各大宗門聖地的天才們,一個個的上去試過了,都沒能夠成功的舉起這把破弓,最後就只剩下了周寒一人。

「周寒,你去試試吧?」龍馭上賓道。

「不了,你們那麼多人都舉不起來,我就不去白費力氣了。」周寒搖著頭,既然知道自己舉不起來了,何必還要去試,萬一到時候那周亮偷襲自己怎麼辦。

這是一個頭生反骨的傢伙,既然他已經動了殺機,就一定會不擇手段。

「你還是去試試吧,萬一你舉起來了呢。」蘭飛翔說道。

「不了,我不去了。」周寒搖著頭,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既然這破弓舉不起來了,那麼我們還是不要在這上面浪費時間了,還是想想怎麼出去吧。」

「奇怪了,我們派出去的人都去了那麼久了,怎麼一個都還沒有回來?」那小小的話立即讓眾人嗅到了不對勁的味道。 「會不會是這銅棺空間裡面還有別的魔族,他們都被魔族給殺死了?」蓬萊聖地的綠衣少女說道。

「這個不好說呢。」紫嵐宗的一個天才道。

「周寒,你認為呢?」有人把目光投向周寒。

「我想應該是沒有魔族了吧。」周寒說道,想必吞噬祭靈不會跟自己說假話的。

「那他們為什麼沒有回來呢?」

「這個就不知道了。」周寒搖著頭,這不是個好兆頭。

「各位,我建議我們不要再分開了,相互之間也放棄間隙和仇恨,先團結起來,找清楚原因離開這裡吧。」那小小的意見得到了眾人的支持,然後眾人就開始慢慢的靠在一起,然後朝著同一個方向移動。

周寒和釋梟等人站在一起,那周亮幾次想要靠近,都沒能夠得逞。很顯然,這周亮想要背後下手,只可惜周寒不會給他機會。

不過,要是一直被周亮這麼給盯著,也特么不是個事情啊。

周寒意念一動,乾脆立即就衝出了人群,朝著另外一個地方猛衝而去。

「喂,周寒,你去哪兒?」眾人連忙朝著周寒大喊,但周寒的速度太快,眨眼間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麻痹的,一定是那符宗的周亮給逼的,我看他幾次想要接近周寒。」有人吼道。

要知道,周寒可是能夠殺死魔族的人,周寒不在了,他們要是遇上魔族了,那可怎麼辦。

只可惜周寒跑的太快了,他們沒反應過來。

面對眾人的征討,周亮表情冷酷,直接就帶著符宗的一幫人離開了團隊。

「這傢伙那麼狂妄自大,一定會付出代價的,我們不管他,走,朝著周寒的那個方位追過去,看能不能追上去。」幾個宗門聖地的天才立即朝著周寒離開的位置跑了去。

周寒故意這麼離開,就是想要讓周亮這混蛋來追自己,然後自己讓石頭教他做人。

哪想到這傢伙根本就沒追來,周寒的計劃落空了。

不過吞噬祭靈既然說這銅棺裡面沒有了魔族,那麼周寒就乾脆一個人活動算了。

要是跟著那些人一起尋到了箭神的遺骸,到時候那認主的方法鬧出來了,場面也許就會亂了。

周寒雖然是得到了神箭,但沒有神弓,這神箭就跟一根燒火棍子沒什麼兩樣的。

所以,對於這神弓,周寒那是志在必得。

那些人雖然是朝著周寒的方向追了過來,但這銅棺內部的光線非常的暗淡,他們根本就不找到周寒的真實位置。

周寒在黑暗之中摸索了好一陣子,都沒有摸索到銅棺的邊緣。

顯然,銅棺內部的空間大的很。

估摸著距離其他人都很遠了,周寒意念一動,拿出了幾個火摺子。

本來周寒還有幾個夜明珠的,沒辦法,都讓小龍女給坑了去啊。

這火摺子的光亮雖然是暗淡,但對於周寒這強大的視力來說,僅僅一點點的光明就已經足夠讓周寒看見幾千步內的情景了。

周寒藉助火摺子快速的移動,突然之間,周寒的腳下傳來了咔嚓的聲音。

周寒低頭一看,這居然是一柄腐朽了的兵器。

由於這兵器通體被鏽蝕了,不再在光線下面反光,和地面的顏色差不多了,所以便是蒙蔽了周寒的眼睛。

周寒蹲了下來查看了這把兵器,這兵器應該只是一把普通的砍刀,這上面沒有留下任何銘符的痕迹。

這令周寒有點納悶了,這可是勇者之墓裡面的神秘銅棺,這裡怎麼可能會出現普通的兵器?

周寒想不通,立即又仔細在四周尋找一下,很快,周寒又有了新的發現,他找到了更多的普通兵器腐爛留下來的殘渣碎片。

「光明祭靈,你認為這預示什麼?」 鶯妃後傳之鳳引江山 周寒在腦海裡面問道。

「還能預示著什麼,找不到箭神的遺骸,也許永遠都不可能有機會出去了。」光明祭靈道。

「……」

周寒開始繼續尋找了,很快,越來越多的兵器殘渣被發現了,甚至還有很多細微的白灰。

這其實都不是白灰,而且人死掉之後的白骨,白骨經受了漫長的歲月,已經變成了灰,即將徹底的湮滅殆盡了。

「這很是奇怪,凡是進來這銅棺之中死掉的人,他們的白骨不都被銅棺給丟出來了嗎,怎麼著銅棺空間裡面還會有這些玩意?」周寒喃喃自語著。

「也許這都不是人骨,而是魔族的骨頭吧。」光明祭靈道,「這銅棺之中鎮壓著的魔族,經過了漫長的歲月之後,它們死亡了。」

「光明祭靈,這銅棺是上古留下來的嗎?」周寒問道。

「嗯,這是一件曾經產生了器靈的兵器,只不過現在這銅棺的器靈應該沉睡了。」光明祭靈道。

「器靈,什麼是器靈?」周寒問道。

「器靈,這個怎麼說呢,就是法則兵器產生了智慧,繁衍出了靈智,就好比我和吞噬老夥計一樣,有了單獨的思考能力一樣。」光明祭靈道。

「你的意思莫不是說,這銅棺乃是一件比法則兵器更加厲害的兵器了?」周寒問道。

「嗯,估計現在那各大聖地裡面都鎮壓有魔族,他們都是用這樣的器靈兵器鎮壓的,法則兵器根本鎮壓不住魔族。」光明祭靈道。

「那我們能不能把這器靈銅棺給弄走?」周寒激動道,這可是比神弓更加厲害牛叉的兵器啊。

「那法則神弓你都搞不定,你還想要打這銅棺的主意,省省吧,騷年。」吞噬祭靈又插嘴了,「還不趕緊尋找箭神的遺骸去,不然別說那法則神弓了,你連出不出的去都是個問題。」

「哦,好吧。」周寒只好老老實實繼續開始尋找。

但漸漸的,周寒覺得有點不對勁起來,總是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跟著自己似的,周寒幾次猛然回頭,卻什麼都看不見。

這感覺真特么操蛋,就好像半夜走路,撞鬼了一樣。

「光明祭靈,你覺得我後面跟著的是什麼東西,會不會是靈還是魔族?」周寒忐忑不安的問。

「應該不會是靈,靈存在不了那麼長的時間,更何況魔族也會吸食靈。」光明祭靈道,「你也看見了,這銅棺空間裡面的魔族都化成了灰,最後一隻也被殺死了,就算這裡面還有魔族,它肯定是躲著你還來不及,怎麼敢跟著你。」

「那這是什麼東西啊?」

「我也不知道。」光明祭靈道。

「騷年,我看你乾脆甭管了,繼續尋找箭神的遺骸吧。」吞噬祭靈道。

「可身後有東西跟著,我的心裡總是不踏實啊。」周寒無語。

「不踏實也沒辦法,這裡面不能使用感應能力,只能強迫自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吞噬祭靈道。

「麻痹的……」周寒罵了一句,只好強迫自己不去想身後跟著的那東西,繼續裝著尋找的樣子。

這玩意跟著自己,肯定會有所目的,周寒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走著,走著,周寒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因為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背上似乎坐了一個人,而且這個人越來越重,慢慢壓的周寒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周寒不管是扭頭看,還是用手摸,都特么什麼都看不見,摸不著,難道真見鬼了?

最後,周寒乾脆就一屁股坐了下來,尼瑪的,老子不走了,我特么倒要看看,這究竟是什麼玩意在作祟。

果然,周寒這一坐下來之後,背上的重量就不再增加了,最後周寒居然很真實的感覺到好像真有什麼東西從自己的背上下來了,背上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沃妮馬……」周寒頓時嚇的渾身直冒冷汗,尼瑪自己的背上還真有東西啊。

周寒扭頭一看,差點沒嚇的魂飛魄散。

不知道什麼時候,周寒的身後站著了一個老太婆。

這老太婆已經非常的蒼老了,皮膚乾枯的就像老死的樹皮包著骨頭,渾身佝僂像餓死鬼一樣,最讓周寒感到恐懼的是,是這老太婆的那雙眼睛。

這雙眼睛竟然冒著綠光,就像黑夜之中狼的眼睛一樣,不,這老太婆的眼睛比狼的眼睛還要可怕的多,周寒僅僅只看了一眼,後背便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股冷氣。

這是一雙死神的眼睛,一雙不能讓人正視的眼睛,這雙眼睛能夠吸收人的靈魂,能讓人瞬間成為行屍走肉。

老太婆就那麼站著不動,就那麼盯著周寒看,周寒被看的渾身發毛,不敢直視老太婆的眼睛,心中大駭。

尼瑪,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嗎?

「光明祭靈,這是老太婆是怎麼回事?」周寒在腦海裡面大聲求助道。

「這應該是銅棺的器靈。」光明祭靈道。

「啥,銅棺的器靈?」周寒一驚,銅棺是器靈能化為人形?

「我怎麼看著不像啊。」周寒無語的問道,這特么就是一個老鬼。

「這銅棺的祭靈看上去似乎已經失去了靈智,成為了沒有智慧的祭靈。」光明祭靈道。

「不懂。」

「很簡單,由於歲月太久了,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比如她要對付這些被鎮壓的魔族而受到了創傷等等,她的智慧失去了,她距離消亡已經不遠了。」光明祭靈道。

「不能讓她消亡啊,不然咱怎麼出去啊?」周寒連忙道,而且這老太婆要是消亡的話,那這銅棺豈不是也特么廢了。

「沒有任何生命是可以永恆存在的,沒有任何智慧生命能夠扛得住漫長歲月的侵蝕。」光明祭靈道。

「光明祭靈,說重點啊,我們現在能不能依靠她出去啊。」周寒道。

「我試試吧。」光明祭靈道,「不過這過程可能有點不好承受,你得先有個心理準備啊。」

「什麼過程?」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很簡單,這器靈雖然已經失去了靈智,但她的本能還在。我試圖跟她溝通的時候,也許她會出現一些我們意想不到的狀況。」光明祭靈道。

「比如呢?」

「可能她會強迫跟你做男人和女人之間那種原始繁衍動作。」吞噬祭靈插嘴道。

「啊……」 「周寒,別搭理這吞噬老夥計,他就是跟你開玩笑的。」光明祭靈立即糾正道。

「那就好。」周寒的心情頓時就變得穩定了一下,尼瑪啊,這麼老的一個老太婆,然後再那啥,換了是誰,估計都接受不了的。

「那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呢?」周寒問道。

「可能會來攻擊你吧,不過你放心,我和吞噬老夥計會護著你的。」光明祭靈道。

「嗯,你去試試吧,為了出去,沒有選擇了。」周寒只好點著頭,然後光明祭靈就發出了柔白色的光明,朝著那老太婆籠罩了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