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老闆一做手勢,說道:「別,我請客,說定了,小花,你去訂飯館。」

旁邊的紅衣女子說道:「是,老闆!」

羅小冬說道:「不用了,哦,我的意思是!」

關老闆說道:「羅兄弟愛吃啥?」

羅小冬說道:「我的意思是,我們吃點家常菜,吃個白菜餃子什麼的。」

小花說道:「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餃子館不錯的。」

關天下老闆說道:「行,那就請羅兄弟吃頓餃子。走!」

幾個人一起,去到了旁邊的餃子館,這時候,天下了濛濛細雨。但是關老闆絲毫沒有喪失興緻,說道:「我只覺得被你的氣功治療后,渾身舒暢不已。好舒服啊!」

羅小冬也覺奇怪,難道真的有好處?

幾個人坐下,不久,餃子館的服務生把熱騰騰的餃子端上來,有白菜餡的,有蘑菇餡的,有韭菜餡的,什麼的,還有牛肉的。

胖子愛吃牛肉,端過來就大吃特吃。

羅小冬笑道:「胖子,你這個吃飯,真真讓我想起了電視劇《薛仁貴傳奇》里的薛仁貴了!」

關天下說道:「這薛仁貴可是李世民時期的一名虎將啊,白袍小將!薛家軍的故事,流傳千古,薛仁貴徵西,薛丁山下山救父親,薛剛反唐,薛雷掃北,等等!」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胖子越吃越開心,說道:「當然了,還有楊家將,我國歷史上,有那麼三大家族,薛家軍是一個,楊家將是一個,還有個啥?」

郭大路擺擺手,說道:「你們自吃自嗨,聽聽關先生怎麼說的,這草藥怎麼發財,才是重點啊!」

關天下擺擺手,說道:「要吃就吃個夠嘛,餃子涼了就不好吃了,我也先吃一點,剛才口吐白沫,沒怎麼吃飯嘛!小花,你也吃!」紅衣女子小花說道:「我倒是在宴會上吃了點,我飯量本來就笑,你吃吧老闆!」

關天下說道:「小花呢,是我的秘書,但是關係你們也看出來了,不一般,我跟媳婦現在已經分居了,我打算娶小花過門,這倒不是小三小四的事,小花跟我三年,對我忠心耿耿,如果沒有小花,我也沒有今天的成就。」

說著,飲了一杯啤酒,然後吃了一個豬肉水餃!

羅小冬說道:「明白,明白!」

關天下說道:「小花有個妹妹,也是貌美如花,叫花小櫻,對了,羅兄弟,你有對象嗎?如果沒有的話,我介紹給你!」

胖子笑道:「他都三個對象了!」

郭大路也說道:「嚴格的說,沒有對象,都是那些女孩愛慕他。」

關天下說道:「男兒世間走一遭,娶個三房四房的,沒啥,很正常嘛!」

胖子說道:「對嘛,對嘛,你把花小櫻介紹給他吧。讓他做四房!」

這時候,花秘書說道:「其實,我妹妹做四房也沒啥不好的,小的得寵嘛,就說我吧,老闆不知道有多疼我!」

說話聲音嬌滴滴的。

羅小冬不禁覺得背後一陣嘚瑟。

這時候,關老闆不禁終於說到了正題上,說道:「我來說說我說的中草藥發財的事吧!簡單的說,你來種,我來賣,你看如何?」

羅小冬說道:「你有門路?」

關老闆說道:「你可知道國麟購物網?」

羅小冬說道:「馬國麟的購物網站?」

關老闆點頭,說道:「是啊,國麟集團的購物網站,叫國麟購物網。這是一家B2B購物網站,用來給店鋪賣東西的。」

羅小冬很聰明,恍然大悟,說道:「你不會是在網上賣藥材吧?」

關老闆點頭,說道:「除了在網上賣以外,我們還有其他銷路,總之,我們賣中草藥,目前的利潤很可觀,比如羌活,比如天麻,再比如金蟬花,你知道什麼叫金蟬花嗎?」

羅小冬聽得一愣一愣的,直搖頭,胖子試探性的問道:「是一種花嗎?草藥的花?」

關老闆說道:「其實,可能你們外行人不懂,也是正常的,你們聽說過冬蟲夏草嗎?」

羅小冬和胖子、郭大路齊齊點頭,說道:「聽說過。」

羅小冬補充說道:「但是沒見過。」

胖子說道:「這金蟬花就是冬蟲夏草嗎?」

羅小冬也有此問題。

關老闆說道:「這金蟬花和冬蟲夏草,同屬於蟲草,我國的蟲草,主要分佈在高原地區,有大概一百九十多種,不僅僅是金蟬花和冬蟲夏草的,但是最普遍的,最廣為人知的,就是冬蟲夏草,這種極品草藥了,當然,中草藥不僅僅是植物,還有動物的,比如蠍子、蜈蚣,都可入葯。」

羅小冬聽愣了,說道:「那麼,這蠍子蜈蚣還能養嗎?」

關老闆笑道:「羅兄弟,你這見識太短淺了,現在社會上,養蜈蚣甚至養蠍子的人家還少嗎?都發了大財了,尤其是近年來,大家都知道,西藥固然見效快,但是對身體的根本,是很傷的,也就是說,西藥傷身,已經成為一種常識,在社會上流傳了,那麼中藥呢,雖然有時候見效慢,但是一樣可以治療的好。並且有一些疑難雜症,西藥還不一定管用呢,比如滾地龍,你知道啥叫滾地龍嗎?」

羅小冬當然不知道啥叫滾地龍了,說道:「是,什麼動物?」

關老闆拍拍羅小冬的肩膀,說道:「是一種疑難雜症,是病症,但是呢,民間土方子,卻比西醫好使的多了,西醫又是打針,又是吃藥,甚至打點滴,費半天勁,而中醫呢,拿蜈蚣和當歸等幾種葯,混合塗抹,就好了!根本連口服都不用的。」 羅小冬說道:「有這麼神奇嗎?」

關老闆說道:「當然這麼神奇了!更神奇的是,現在的一些治療白髮,比如少年白頭等很多少年病症,中醫藥,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這一點,很多來自中醫藥大學的博士生也好,教授也好,都可以做證明的!」

羅小冬信了。一副崇拜的表情。

旁邊,花秘書說道:「羅老闆有興趣一起做生意嗎?」

羅小冬說道:「我這,小本小利的,根本哪配得上呢?」

關天下說道:「我也是白手起家的,我當時是姑父借了我一百萬,多年前的一百萬,是管用的,所以我沒經歷過一貧如洗的階段,但是也算是白手起家了,我在借錢以前,也擺過地攤,當過環衛工人的,很辛苦,每天早上三點半就定了鬧鐘起來,尤其是風雪交織的早晨,更是要早起,實在是,實在是一種吃不完的苦,遭不完得罪啊!」

羅小冬點頭說道:「沒想到關老闆如此吃苦,也是從苦日子中過來的!我實話說吧,我羅小冬是個孤兒,也是吃苦長大的!」

郭大路補充說道:「羅小冬是吃百家飯,後來有孤兒院的時候才進的孤兒院,為了能夠生活,謀生,放棄了上高中,要不然,他現在也是大學生,當然,因為成年了就必須自立,所以也沒有辦法去湊大學的學費,不是嗎?」

關天下點頭,說道:「看來羅兄弟比我苦,我起碼父母當時條件還不錯,我是為了體驗生活加鍛煉身體,才去當環衛工人的,當了一個多月,然後後來,姑父給了我一百萬,父母給了我二十萬,讓我自己創業,我最早是做玩具外貿的。」

羅小冬奇道:「玩具怎麼外貿?哦,我知道了,向國外賣我們的自己的玩具?」

關天下點頭,說道:「都是一些垃圾啊,一些布藝玩具,我們國家那個時候不似現在這麼發達,科技十分的薄弱,都是找一些人縫製的很便宜的布娃娃之類的,賣到國外去,一個布娃娃賺幾塊錢而已。不像現在,什麼這個俠那個俠的,什麼變形金剛什麼的!」

胖子說道:「好的玩具也很暴力的,比如什麼哈嘍氣體什麼的!」

羅小冬說道:「是啊,現在聽說這樣的玩具,很多都是我國製造,賣到全世界,賣的就是一個品牌,一個商標,而那些玩具,都有系列的,買了兒子要買妹妹,買了妹妹小孩子哭著鬧著要買姐姐什麼的,最後湊了一家子整整齊齊齊齊整整!」

關天下說道:「我最初以為你不懂,看來你還蠻懂的,後來呢,我大概是五年前開始正式接觸中草藥,從那以後,開始了翻本的道路,我最初的時候,是經過多年的創業和探索,有大概三十多個億。」

羅小冬說道:「三十多億,這也十分了不起了!」

關天下說道:「後來,我接觸了中藥,開始做重要的收購和分銷的買賣,然後,現在我大概有兩百二十多個億了,僅僅是五年的時間,絕對不騙你,羅小冬,跟著我干吧!」

胖子和郭大路都很高興,羅小冬說道:「可是,我本錢有限,我手中還有兩個事情,一個是挖野海參的隊伍,另一個,是做海洋網箱養殖大黃魚的,是劉建先生和我合作的。這兩個隊伍,我都放不下啊!」

關天下說道:「馬上入夏了,海參隊伍解散了吧,挖野海參是春秋兩季才能挖的!」

羅小冬說道:「我明白,可是,好不容易招募起來的人才,還有我的小船,挖海參用的船隻……」

關天下點頭,皺了皺眉頭,說道:「那這樣,春秋兩季挖,我們知道,海參也可入葯,我可以幫你在網上售賣一下野海參,也是可以的,你現在挖了是怎麼賣的?」

羅小冬說道:「去金海市或者隔壁市區的農貿海鮮批發市場上賣掉,怎麼了?」

關天下說道:「那價格是否便宜了一點呢?」

羅小冬說道:「當然是便宜很多了,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實了。」

關天下說道:「我有辦法,回頭秋天吧,秋天你的野海參,進給我,我買下來,放到網站上賣,賺了賠了算我的,至於進貨價嘛,肯定比你的批發價要高,你看如何?」

羅小冬欣喜,說道:「當然可以了。」

胖子看到羅小冬彈指間又賺了一筆錢,或者說即將賺一筆錢,高興的不得了。

這時候,關天下說道:「這僅僅是一筆小錢,你整個春天,野海參給你帶來的利潤,有一百萬嗎?」

羅小冬簡單算了算,說道:「七十多萬,不足百萬!這是扣去所有的費用,包括那員工的工資什麼的,還剩下,憑空剩下的七十多萬,我已經很滿足了。」

關天下說道:「做生意不能就這麼滿足了,七十萬,九牛一毛而已,我要你每天賺七十萬嗎,你信不?」

胖子驚道:「一天七十萬,十天就是七百萬,一個月就是二千多萬,怎麼可能?」

羅小冬說道:「這……」

關天下說道:「來吧,我的方法就是,我依然是做中間商,賺差價,說白了就是二道販子,在網店上賣,而你呢,則是做供貨商。」

羅小冬奇道:「我上哪裡供貨?」

關天下說道:「哪裡供貨?你不會自己種嗎?」

羅小冬說道:「種?」

關天下說道:「你以為我和你啰嗦這麼多,就是為了,就是為了那點破海參嗎?我要你種千斤萬斤的三七,天麻和羌活!」

胖子說道:「羅小冬,笨蛋啊,小南山,還有你家三畝荒地,還有整個水庫和池塘,你都用來幹嘛了,當然是用來種地了。種什麼?自然是種植大麻了!」

關天下說道:「大麻你個頭,是天麻!」

胖子捂著臉,笑道:「對,是天麻,天麻!」

大家哈哈大笑。

關天下說道:「你手中有多少畝地?」

羅小冬說道:「三畝地!」

羅小冬說完這三畝地,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關天下說道:「沒關係,你家裡,我這麼說吧,你村裡有荒山野嶺嗎?」

羅小冬說道:「當然有,荒山野嶺嘛,大家都有的,我們的山,叫小南山,小南山下,有,嗯,一個水庫。」

羅小冬忽然做了個手勢,說道:「你莫非,你莫非是想讓我包下整個山頭幫你種天麻?」

關天下一拍羅小冬肩膀,說道:「聰明,羅兄弟,這可是一個天賜良機!」 羅小冬說道:「包下整個山頭,成本倒不高,我估計村裡壓根就沒人肯去包這破山頭,但是接下來面臨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灌溉怎麼辦?我可能要打好幾口機井,但是要打機井,就要打機井的車能開過去,現在都是那種吊車用來打機井的,但是要開過去,就要先修路,所以,要把這整個小南山附近的路全部修好,這絕非易事,所以,這就引出了第二個問題,我要雇傭整個村子的勞動力開山劈石才行,我要付出多少工錢,這是第二個問題。」

關天下說道:「這就是你的問題了,羅小冬,我可以保證的是,每斤的批發收購價,絕對不低於我國南方最大的中藥材市場的批發價。」

胖子說道:「南方最大的重要市場的批發價,是多少?」

關天下說道:「看在你救命的份上,我給你透個底,比如天麻片吧,進貨價和最後的零售價,利潤大概是五倍!」

羅小冬、胖子和郭大路,三個人都驚呆了!

胖子喃喃自語,說道:「我第個老天爺啊!」

郭大路也說道:「這,這怎麼可能!」

羅小冬稍顯淡定,說道:「我早聽說中藥的利潤非常大,沒想到大到這程度,最暴力的中藥材是誰?是啥?」

關天下說道:「我覺得是金蟬花,因為同樣是蟲花,冬蟲夏草太稀有,不好做網上售賣,而金蟬花,則是比較好找的,野生的也比較多,利潤大概是八到九倍吧,從最初採集到最後網上批發到最後網上零售!」

郭大路說道:「那我們就種植金蟬花!」

關天下和大家哈哈大笑,胖子說道:「郭大路同學,你真是異想天開,這金蟬花如果能種植的話,大家都不幹活了都去種金蟬花了!」

郭大路默默後腦勺,說道:「怎麼?金蟬花不能種植嗎?」

貌似天師 郭大路笑了。憨厚的笑了。

關天下說道:「你們三個真有意思,羅小冬兄弟,你看,種三七還是天麻,還是羌活,這三樣我覺得比較適合你們種植!」

羅小冬看了一下三個的報價,基本都差不多,羌活是一百八十塊錢一斤,天麻片是一百九十塊錢,而三七是分類的,有的類別高大兩百五十塊錢一斤,有的類稍便宜一點。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為了使得市場不太飽和,我決定三個都種植。」

關天下說道:「三個都種植,好樣的,我給你提供種子!」

胖子問道:「是免費的嗎?」

羅小冬笑道:「當然不是免費的好嗎?」

關天下笑呵呵,避開這話題,說道:「夏初,是種植的最好時節,你要回去后馬上開戰起來,開山劈石,準備種植。」

羅小冬尚有猶豫說道:「來得及嗎?」

關天下皺了皺眉頭,顯然他也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畢竟關天下對整個小南山的情況,不是很熟悉,應該說,完全不了解。

關天下是個謹慎的人,所以也不能貿然做決定!

就這樣三人告辭,吃了餃子,回到小龍村。

小龍村的南部有一座山,叫小南山,羅小冬看看,發現小龍村南部的小山脈,連著那邊大欖村和白石村的山脈呢。

要租下來,是個麻煩。

不管怎麼樣,試試看吧。

已經留了關大老闆電話號碼:還有小花,花秘書的電話號碼。

婚姻風暴 ……

這一天,劉廣才剛剛給幾個他認為缺少關懷斷斷不行的孤寡老人送去溫暖。每家每戶,根據吳鎮長和鍾華麗主任的意思,送去了五百塊錢!

這五百塊錢,是鎮上撥款,專款專用。那村長劉廣才也不敢貪污!

我為國家修文物 劉廣才這個人,說好,也不算太好,但是說壞呢,他也沒貪污受賄,所以,也不算淮。

而牛開山和王亮,則是權力有限。

牛開山是書記,王亮是王海的爹,爸爸,王海在村裡溜達,啥也不幹,王海算是個土流氓,但是不算打的厲害,就是個溜溜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