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君放開手,扭頭看向軒轅琳琅,星辰般的眸子當中爆掠出一道不悅的冷光,他冷聲問道:「你要阻止我?你想好後果了?」

軒轅琳琅感受到喬君的目光,臉色立馬蒼白起來,呼吸一滯,心臟更是劇烈的狂跳起來!

喬君的這一眼,彷彿直入她的靈魂,嚇得她心神劇顫!

可她依然決然的對上了喬君的眸子,「是的,喬先生,我就是要阻止你! 鬥氣俏冤家:pk冷血總裁 你如果廢了他的修為,我們軒轅家勢必和你交惡!我知道你之所以廢了少主,就是怕他以後會對木總不利,這一點還請喬先生放心,如果他真這麼做了,這個後果他承擔不起!」

喬君眯了眯眼睛,嘲諷道:「軒轅小姐,如果蘭蘭真出了事,他承擔起後果又能怎麼樣?他會補償的起?哼!他這種人,一看就知道從小到大囂張跋扈慣了,他會計後果?鬼信嗎?依我看,只有廢了他,我才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

「給我去死!!!!」

就在喬君說話之際,軒轅劍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大吼一聲,使出全身的力氣,狠狠的向著喬君心口插了過去……

他的眼神異常毒辣,彷彿地獄的惡魔一樣,兇殘!惡毒!暴戾!臉上除了猙獰之色,沒有任何人類的感情表情。

「小心!」

「大哥哥小心!」

「喬!小心!」

林傾城,林巧兒,木蘭蘭,幾人看到這一幕,嚇得花容失色,幾乎在同一時間,三人尖叫了起來。

噗嗤!

刀子插進骨肉的聲音響起!

眾人看去,匕首的刀刃全部插進了軒轅琳琅的胸口位置,而準備閃開的喬君,卻被軒轅琳琅在電光火石之間,一把推開了。

喬君很是木訥的看著胸口位置正噴血的軒轅琳琅,「為什麼?」

軒轅琳琅看著喬君,臉色煞白,用盡全力說道:「我救你,就是想欠你一份恩情!喬,喬先生,我我想成為你的朋友,希望用這一刀換取你的信任!化解你你,你和少主之間的矛盾!」

喬君沒有說話,走過去,兩指併攏,迅速出手,啪啪,幾下,點在了軒轅琳琅的幾個大穴上!

很快軒轅琳琅的胸口位置,正往外噴的鮮血,奇迹般的止住了。

隨機,喬君對著軒轅琳琅的後背猛然一拍打,那把匕首頓時自動彈了出去,掉在了地上。 軒轅琳琅的傷口完全癒合后,喬君這才看向還在不可置信中的軒轅劍,牙縫裡擠出一個字,「滾!」

聞言,軒轅劍立刻回過神來,看了一眼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木蘭蘭,對喬君用極惡毒的口氣說:「好好!閣下,好的很!今日之奇恥大辱,總有一天,我軒轅家發誓一定會十倍百倍的奉還給你!你等著你等著!!」

「少主,你還是趕緊離開!」被喬君治療好后,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的軒轅琳琅立刻勸道。

「琳琅!你剛才為什麼那麼做?」軒轅劍冷冷的問道。

「我這是在救你!」軒轅琳琅道。

「救我?呵呵,真是可笑!你他嗎的還是軒轅家的人嗎?」軒轅劍滿臉譏諷的說道。

「軒轅劍,別以為我怕你!我告訴你,我軒轅琳琅長這麼大,還從沒怕過誰!如果你不領情,可以!你的事情,我以後不再插手!」軒轅琳琅現在有些後悔救下軒轅劍了,這個人太猖狂,遲早有一天他會給軒轅家帶來災難。

「我的事情輪到你插手?你也配!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青丘老不死的撐腰,就不把族中任何人放在眼裡!哼!等我當了族長,我第一個把你全家從族譜中劃去!」軒轅劍嗤之以鼻,滿臉不屑的道。

木蘭蘭看了看軒轅劍,搖了搖頭,火上澆油道:「我剛才還以為你有點男子漢大丈夫的風度,可是現在看來,你根本不配做一個男人!作為男人,如果沒有擔當,沒有知恩圖報,沒有英雄氣度,你算什麼男人?就連小人都不是!還說娶定我了,就你這種人,兩個字,垃圾!」

軒轅劍被木蘭蘭說的氣的渾身發抖,被自己心愛的女人說的這麼不堪一擊,還說成是一個垃圾,他豈能忍受的住?

「既然老子得不到你,別人也甭想得到!」軒轅劍惡毒的說著,唰的一聲,他的手中瞬間出現一把泛著寒冷之光的小利劍,緊接著,他化作一道閃電身影,迅速朝木蘭蘭心臟刺了過去!

他的招式毒辣,眼裡滿是殺看來真的是瘋狂了。

可是有人比他更快,這個人正是喬君!

「找死!」喬君勃然大怒,身形迅速一動,食指猛然探出,對著小利劍戳了過去。

~唰~~

卡擦卡,卡擦!

一股強勁的氣流直接將小利劍戳斷開,那強大的氣流以兩人為中心,向四周呼嘯而過,四周的桌椅板凳也在這一刻紛飛而出!

而林傾城,木蘭蘭,林巧兒三女被喬君的大手帶到他身後,第一時間保護住了。

不像軒轅琳琅一樣,直接被氣流轟中,砸進了玻璃牆中,口噴鮮血,臉色蒼白!

喬君護住三女的同時,強大的力量通過半截小劍傳入軒轅劍體內,噗嗤一聲,軒轅劍口吐鮮血,身上的衣物直接被這股力量震碎。

隨機喬君眸子一眯,對著前方五指化掌,一掌打了出去,頓時掀起滔天紫浪,猶如千丈巨浪一般,朝著軒轅劍的胸口拍了過去。

砰!

卡擦!

噗嗤~

軒轅劍胸口彷彿被一輛大卡車撞擊了一樣,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轟的一聲,砸在了不遠處的楠木桌上,楠木桌四分五裂。他艱難的爬起來,嘴裡連續噴出三口鮮血!

軒轅劍不管不顧口中的鮮血,死死的盯著喬君,如果眼神能殺人,他此時已經殺喬君已經千百回了。

「竟然對一個女人痛下殺手,軒轅劍你他媽的是人嗎?」喬君漫步走向軒轅劍,沉悶的腳步聲猶如地獄的催命鍾一般,不停的敲擊著軒轅劍的靈魂。

「哈哈哈哈……」滿臉驚恐加猙獰的軒轅劍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有本事殺了我啊,哈哈哈,這裡是世俗界,你殺了我,你就要坐牢!哈哈哈……」

「呵呵,傻逼!」喬君淡淡的說著,大手再次按在了軒轅劍的天靈蓋上,隨機一股恐怖的真元,如同千萬伏電壓一般,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招呼了一遍,直到將他的丹田和識海空間摧毀之後,他才放開了軒轅劍!

軒轅劍頓時翻了個白眼,而後軟綿綿的癱在了地上,此時的他徹底淪為不能修鍊的廢物了,就算神仙來了,也不可能讓他重新修鍊!

喬君掃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咖啡廳,最後把目光定格在軒轅琳琅身上,「見了吧?像他這樣的人,冥頑不化,如果繼續待在世俗界,不知道要禍害多少人,我今天廢了他的修為,對他的懲罰算是輕的!」

軒轅琳琅臉色蒼白無比,她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說道:「喬先生,你廢了他修為,跟殺了他有什麼區別?我們軒轅家世世代代注重修武人才,而他恰恰就是我們族中的第一天才,你今天廢了他修為,我們軒轅家肯定不會放過你!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軒轅琳琅說完,直接走過去將軒轅劍攙扶起來,拖著他向著咖啡廳的門口走去!

等兩人走出咖啡廳,木蘭蘭立即就問道:「喬,怎麼辦?軒轅家是修真家族,你得罪了他們,他們肯定會來報仇的!」

喬君收斂起身上的殺意,無所謂的淡淡一笑,道:「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身為堂堂七尺男兒,如果一遇到點挫折,就退縮了,我還配做個男人?如果我不廢了他,他會無休止的找你麻煩!另外我這樣做,就是在給軒轅家提個醒,提醒他們不要太猖狂!」

「好吧!老公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木蘭蘭嗔道。

「嗯!剛才有沒有嚇著你?」喬君看著木蘭蘭問道。

「沒有!有老公在,我什麼都不怕!」木蘭蘭道。

「嗯,今晚上,你就住傾城哪裡好了,我今晚教你們修真入門級功法!」喬君道。

「真的嗎?太好了!」木蘭蘭立馬欣喜起來。

「當然是真的!你們沒有修為怎麼能成?」喬君淡淡一笑。

「大哥哥,我我也要學!」林巧兒一聽這話,立馬跑過來,抱住了喬君的胳膊。

喬君撫摸了一下林巧兒的秀髮,笑道:「沒問題,大哥哥當然要教你。」

「耶!太好了。大哥哥,巧兒好高興呢。我以後成了絕世高手,我就保護媽媽,不讓媽媽受到任何騷擾和欺負。」林巧兒滿臉興奮的說道。 一個小時后,喬君吃飽喝足后,帶著三女從一家快餐店走了出來。

不到一會,他們就來到一人工製成的湖畔邊,喬君雙手搭在圍欄上,看著燈紅酒綠的城市黑夜,突然說道:「跟了我們這麼久,你還是不準備出來嗎?」

「帥哥,沒想到你早就發現姐姐我了。咯咯咯……」

一陣天籟般的輕笑之音從喬君的身旁響起,緊接著一道靚麗的倩影踩著三寸黑皮高跟鞋,突然出現在喬君身旁!

她有著波浪卷一般烏黑秀髮,月牙一樣的秀眉,高挺的鼻瓊,櫻桃般的紅唇噙著一抹致命的誘惑。

她的身材堪稱完美絕倫,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褲將她的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該挺的挺,該翹得翹,加上纖細的小蠻腰,修長的大長腿!讓人很難移開視線。

「你的隱身術實在是不怎麼高明。」喬君說道。

「不高明?你知道我是誰嗎?」女人無視林傾城和木蘭蘭她們,直接直勾勾的盯著喬君,那雙迷人的丹鳳眼彷彿勾人魂魄似的,極具有魅惑力。

「是你來找我的,我怎麼會知道?」喬君沒好氣的道。

「我叫血靈兒,是一名白金級的殺手!」血靈兒說道:「有人雇傭我來殺你!你害怕嗎?」

「血靈兒?」喬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女子,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你知道我?」血靈兒疑惑的問道。

「不錯!確切的說,我認識你的同胞姐姐,她叫血芯兒!我十二歲那年,你母親血蓮仙子帶著血芯兒找過我師父!你姐是來向我求醫的。」喬君看著血靈兒,根本沒有因為她是殺手世界的禁忌存在而感到一絲一毫的害怕。

「你是那小神醫?」血靈兒震驚了,她姐姐當年得了風寒,如果不是那個小神醫救了她,恐怕她姐姐就真的和她陰陽兩隔了。

「風寒對於普通人來說,幾顆藥丸就能解決。但你們血族不一樣,你們一生不會輕易得病,得病對於你們來說幾率太小了。可你們一旦得了病,世俗界的醫生,根本治不了。哪怕是普通的風寒感冒!」喬君淡淡的道。

血族的每一個人生命力極其強,他們的壽命也很長!就算是沒有任何修為的血族人,也能活一千多歲,這根本原因在於,他們的血液是藍色的,天生就具有強大的修復功能,他們的肉身一旦毀了,就算只剩下一滴血,也能修復肉身。

血芯兒之所以得了風寒,那是因為她的血液里被人注射了一種世間極其罕見的極冰,這種東西只要一滴就能把人凍僵。如果不是血芯兒的血液非同不一般,她恐怕早就被凍成冰棍了。

血靈兒獃獃的看著喬君,她姐姐至今為止都沒有忘記過喬君,奈何從哪之後,她們母女三人就被血族的人趕出了家門。後來,她們三人走投無路之下,三人這才選擇了殺手這個職業。

「怎麼不說話了?你不是來殺我的嗎??我倒想看看,你怎麼對自己的恩人下殺手!」喬君眯著眼睛盯著血靈兒,冷聲說道。

「不不!喬先生你誤會了。我怎麼可能對自己的姐夫動手!」血靈兒連忙搖頭說道。

「喂!血靈兒,你把話說清楚,誰是你姐夫?」木蘭蘭上前一步,一把將血靈兒拉了過來,立即不高興的問道。

「當然是他了,我姐姐可從來都沒有和其他男人交往過,她看上的人還用我提醒嗎?」血靈兒道。

「喬,我不准你跟殺手交往!」木蘭蘭扭過頭,看向喬君立即說道。

「呵呵,我說過跟殺手交往嗎?蘭蘭,你太敏感了。」喬君笑了笑。

林傾城道:「喬,其實你心裡不是這麼想的,你肯定巴不得見她姐姐是不是?」

「我見她做什麼?」喬君鬱悶的要死,他的確想見見血芯兒,因為血芯兒是她十五歲之前,認識的第三個女孩。

當年,他帶著血芯兒滿山到處抓野山雞烤著吃,兩個人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如果不是血靈兒的出現勾起了他的回憶,他確實把血芯兒給忘了。

「當然是再續前緣呢!」林傾城用勾魂攝魄的鳳眸盯著喬君的臉色變化。

「傾城,你吃醋就說嘛!幹嘛誣陷我啊!」喬君理直氣壯的道。

慕少的千億狂妻 「我就是吃醋了。你這麼優秀,那個女孩見了你不倒貼啊?還用得著我來誣陷你?」林傾城努著櫻唇極為不高興的道。

「得了,我說不過你,行了吧!」喬君直接無語了。

「姐夫,我可告訴你,如果你娶了我姐姐,你肯定幸福死!我姐姐不僅長得漂亮,而且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還會洗衣服,做飯!會幹家務活。保證你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血靈兒道。

「這個是個女人只要學了就會!你可別拿這說事啊!」林傾城緊跟著說道。

「我看你挺漂亮的,不如就勉為其難的做小吧!我姐做大!」血靈兒用鳳眸掃視著林傾城的絕美身姿,突然說道。

「做小?血靈兒,你是不是也想嫁給喬?我告訴你別做白日夢了!喬是不會同意。」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木蘭蘭道。

「我和姐姐都嫁給他一個人不好嗎?到時候,我和姐姐做大,你們做小老婆!這不是順理成章的事嗎?」血靈兒道。

「夠了!血靈兒,現在我只想問你,是誰雇傭你來殺我的?」喬君的表情突然冷了下來。

看到喬君冰冷的表情,林傾城和木蘭蘭立馬閉嘴了。

「抱歉,這是行業規矩!我不能說!」血靈兒正色道。

「行業規矩?那好,請出招吧?打敗了你,這個規矩不就破了?」喬君眯著眼睛道。

「不不不,我是不會跟姐夫打的!更不會殺我姐的恩人。大不了那一百個億我不要了。」血靈兒連忙搖了搖頭。

「那你還是沒有跟我說,你的某后指使者是誰!」喬眯著眼睛道。

「姐夫,別急嘛,過幾天你就知道了。到時候,我姐也會來找你的。」血靈兒道。

她已經做好決定了,那就是踢喬君殺了那個幕後雇傭她的黑手。因為此時的她也不清楚那個某后黑手到底是誰?她只是接受了殺手組織的安排來殺喬君的。

「告訴她,我不想見她!我不喜歡雙手沾滿無數人鮮血的女人。」喬君的語氣異常果決。他殺人有自己的原則,不該殺的就廢了修為,該殺的絕不手軟。

而殺手不同,她們為了錢就連無辜之人都敢殺! 「姐夫,你太傷我姐的心了!我姐姐這幾年一直在打聽你的下落,從來都沒停止過。她為了你,她可以終生不嫁。可是你倒好,嫌棄她雙手沾滿鮮血,哼!

姐夫,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母女三人做殺手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實話告訴你,我們這是為了生活!為了生活!!你懂嗎?

干殺手這行業其實也有自己的原則,我們殺得人基本上都是十惡不赦之人!要是去殺普通人,再給多的錢,我們也根本不會接!

竹馬青梅 這一次我接這個任務就是姐姐特意安排的!具體原因她沒有說,我只是在我們殺手組織的網上看到了你的一些資料而已。

現在見到你后,我明白了,姐姐是看到了你的名字和資料這才打電話給我……」

血靈兒正要繼續說下去,卻被喬君擺手打斷了,「血靈兒,你可以走了!去告訴你姐姐,如果她能放下屠刀,金盆洗手!我還是會把她當我的童年知己!

可是如果她做不到,那就算了。我這輩子都不會見她,還有你,這次是來殺我的,如果你是來殺我的朋友,你今天恐怕不會這麼容易離開!」

血靈兒頓時氣急,狠狠的跺了幾下高跟鞋,「姐夫,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姐不做殺手,難不成,你來養活啊?」

「別在說了,趕緊離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喬君語氣冰冷的說道。他現在一個頭兩個大。一提起血芯兒,他就覺得自己頭疼。

血芯兒雖然很優秀,絕對是每個男人喜歡的那種賢妻良母,但他招惹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他不想再讓血芯兒也摻和進來。

血靈兒看到喬君冰冷的表情,只好氣呼呼的說道:「姐夫,你不是男人!我血靈兒看不起你!」

說完,嬌軀一轉,一步踏出,直接沒入黑漆漆的天際,消失的無影無蹤!

林傾城用勾魂攝魄的鳳眸看了一眼血靈兒消失的方向,隨機轉過嬌軀看向喬君,抿了抿櫻桃小嘴,「喬,能不能跟我說說,你為什麼拒絕血靈兒的姐姐?」

喬君看了一眼林傾城和木蘭蘭,這才說道:「男人花心必須有個度!超過這個度,那就是不負責的表現!這和混蛋有什麼區別?

我直接拒絕見血芯兒,也許你們會說我虛偽,會說我虛情假意!但是你們有誰能想到我拒絕血芯兒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實話告訴你們,其實我拒絕血芯兒就是為了你們,你們已經把我的心佔據的滿滿的,容不得再裝下別的女人。

即便是這個人如何喜歡我,如何愛我,我的心不可能再軟了。我想對你們負責,我必須這麼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