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旁邊船上的一個男子叫道。 開個單章跟大家聊聊,寫這本書的確就是腦子一熱就發了,細綱我都沒順便。

其實我也沒想到能夠簽約,收到消息的時候真是挺吃驚的。

開始寫吧沒時間,要上課,再加上碼字速度也不是特別快。

所以每天只能一更,可能這也間接導致了這本書的命運。

第一個試水推說實在的,我並不是很滿意,但是那會我正忙著考試,沒太多時間碼字。

有兩天發的都是我之前的存稿,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不斷更,沒想到還是斷了一天。

可能加上自己推薦時候的更新不足,成績不好,導致編輯放棄了吧。

也不能說一點事沒有,那我感覺不太現實,心裡總歸是有點空落落的。

然後我從上推薦到現在差不多也一個月了,裸奔了近八萬字。

然而,最近幾天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收藏開始增加了,還有了很多評論的。

既然有人看,那我就寫下去,我只能說我盡全力保持兩更,開學之後我儘力不斷更。

感謝你們的支持,我實在是編不下去了。

哈哈哈!() 「兄弟,我看你划半天了,不累嗎?」

「累又能怎麼辦?」

蘇小北幽幽道。

不過,他手下的力氣絲毫不減忽然,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而那男子又開口說道:「你就讓這船在江面上飄這不香嗎?還能跟你的小女朋友親近一下。」

「飄著?那不好玩。」

蘇小北聳聳肩,隨後說道。

他將手中的船槳收了回來,旁邊船上的男子還以為他聽了自己的建議。

沒想到,過了一會,令他難以置信的事就出現了。

就在剛才,蘇小北從系統哪裡買了一張名為控風的符文。

可不要小看這一張小小的符文,在它最大能量化的時候。

可以製造一場持續3小時的龍捲風,當然,這樣的一張符文價格當然不菲。

花了蘇小北3000積分,雖說心裡有點不舍,不過難得出來放鬆一下,不玩的盡興哪行。

學會了控風符文的使用方法,蘇小北將它捏在手裡。

嘴裡默默的念出咒語:「卡雞拉胖,卡雞拉瘦。」

下一秒,江面上狂風大作,嚇得人們還以為水中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他只好念出減小風力的咒語:「雞你太美。」

慢慢的控制這股風吹動小船前進。

旁邊的男子已然目瞪口呆,等到一會他回家之後。

跟他媳婦說起這件事,差點以為他變成神經病了。

感受著微風輕輕撲面而來,凌雪伊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好舒服啊。」

旁邊的人也是一陣羨慕,紛紛開口道:「兄弟,你這是什麼神奇的魔術,能不能教教我們?」

…………

而此時船上的蘇小北和凌雪伊,似乎開啟免打擾模式,將他們的話過濾了一樣。

「小北,你是怎麼做到的。」

凌雪伊宛如一個小迷妹,故作吃驚的問道。

而蘇小北也配合她的表演,裝傻充愣的說道。

「我做什麼了,我什麼都沒做啊。」

說著,倆人會心一笑。

凌雪伊當然是一個聰明的小女生,既然蘇小北不說,那她也不問。

等到他想說的時候自然就會說。

於是,她張開雙臂,閉上眼睛,享受著眼前的安靜和溫馨。

與此同時坐在她對面的蘇小北鬆了一口氣。

不是他不想告訴凌雪伊,而是他不知道怎麼開口。

難道跟她說,我之前被一群大漢堵在牆角里,然後突然蹦出來個高科技系統。

估計說完了凌雪伊會口吐芬芳,然後暴揍他一頓。

或者像某些網文裡面寫的一樣。

我撿到了一枚戒指,

裡面居然有個老頭。

他說他已沉睡多年,

今日被我無意喚醒。

與我有緣收我為徒,

將一身武功贈予我。

………

享受完之後,這個折磨人的女魔頭又想來體驗體驗什麼叫作刺激。

無奈之下,蘇小北只好念出加大風速的咒語:「哈撒給,面對疾風吧。」

這下被凌雪伊抓了個正著,想裝傻都裝不了。

不過,她現在是沒功夫想其他的了。

因為,現在的速度已經無法讓她思考其他的事情,只能牢牢的抓著船上的扶手。

而他們在別人的眼中似乎就是一道黑色的殘影一樣。

而這一切,都被一開始的男子收進眼底,看到這一模,還是沒忍住心中的卧槽。

另一邊,凌雪伊緊緊抓著船上的扶手,她的頭髮在後方起舞。

而蘇小北則是輕描淡寫的看著她。

他的心裡湧上一股莫名的酸爽:「叫你掐我,叫你揍我,叫你體驗。」

當然,這些他只敢在心裡想想罷了。

堅持了幾分鐘,凌雪伊終於受不了了,就這樣屈服於蘇小北了。

停止之後,她的腿還在不停的顫抖,搖搖欲墜的感覺,再加上剛才一頓胡吃海塞。

這一下就都爆發了,全都吐到了船上,看的蘇小北滿臉黑線。

「果然,自作自受啊,你說說我怎麼就這麼賤呢,她讓我加速就加速,現在好了,吐玩了肯定又得我收拾。」

………

剛收拾好,沒過多久就到終點了,看著滿臉幽怨的蘇小北。

凌雪伊的心裡就十分舒服。

下了船,倆人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行走。

走著走著,就看見很多情侶坐在情侶石凳上不停拍照。

這個石凳是因為上面的一串串數字才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

什麼1392010(一生就愛你一個)

還有732016(今生愛你一人)

這些東西在現在已經成為小孩子玩的玩具了,蘇小北對此不屑一顧。

但是,他好像忘了自己身邊就有一個披著成年人的外皮,而內心比幼兒還幼兒。

凌雪伊蹦蹦跳跳的就拉著蘇小北過去了。

看著11張刻著不同數字的椅子,她拉著滿臉怨氣的蘇小北全坐了一遍,還專門找了幾個路人給他倆拍照。

前前後後玩了幾個小時之後,凌雪伊可算是玩累了。

生怕她反悔,蘇小北連忙掏出手機,在網約車APP上叫了一輛計程車。

回去的時候,倆人坐在後面欣賞著江城美麗的夜景。

………

「唔,終於回來了,我快累死了。」

剛踏進酒店大門,蘇小北便感動的不得了。

不過,他沒有發現凌雪伊跟剛才比起來有點不一樣。

等了好一會,他們才坐上電梯。

而這時,女魔頭似乎做了一個艱難又重大的決定。

當踏出電梯的那一瞬間,凌雪伊輕輕的從蘇小北的臉龐劃過。

然後,她便捂著臉便逃走了,將蘇小北一人留在那裡。

愣了好幾秒,他才反應過來,這丫頭居然親了他。

(°3°)

摸了摸臉,有股濕乎乎的感覺,這居然是!!!

ヽ(`⌒メ)ノ

回到屋裡,躺在床上的蘇小北翻來覆去想了好久,決定還是要將這一切告訴她。

想著想著,他就睡著了,在夢裡,他夢見了凌雪伊突然變成了魔鬼,幽怨的向他招手。

「你過來啊~」

嚇得他一激靈,原來只是個夢啊,嚇死我了。

此時,外面已經陽光明媚了,看來昨夜下完雨之後,今天的天氣就變得十分美好了。

前幾天都是凌雪伊叫他起床,這次他終於翻身做主人了。

話音剛落,便傳來了敲門的聲音,蘇小北還以為這來的是凌雪伊。

連忙穿好衣服打開房門,原來是孫海生啊。

「你一大早過來幹什麼。」

蘇小北吐槽道。

「那個,我來通知你一下,咱們10點的飛機,一會就要走了,怕你辛苦兩天起不來。」

剛說完,他就被蘇小北無情的推了出去。

果然,這個世界還是重色輕友的。 ………

吃完早飯過後,蘇小北一行人踏上了返航的飛機。

這次凌雪伊可就沒有辦法逃避了。

剛才上車的時候,她就裝作肚子疼,要自己一個人爬在後面。

現在上了飛機,空姐和實驗室的其他人早已經被後面機艙坐著的孫海生收買了。

「嘿嘿,這下子就沒有一個人上前打擾他們了。」

孫海生嘿嘿一笑。

然後,他帶上了按摩眼罩,準備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

…………

前面的氣氛是相當的尷尬。

既然這樣,她就只能乖乖的坐在蘇小北的旁邊。

「那個………你。」

凌雪伊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說了半天鳥語,蘇小北愣是一句也沒聽懂。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