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此事與我無關啊,皇上!他們要來,我也沒有辦法!!這事兒與我無關!」

李孝常開始在大叫。

劉德裕瞪了他一眼,這一切都被李承乾看在眼中。

李世民早就氣在心頭,哪裡聽得下他的大叫。

於是便道:「准!來人,你們配合太子對這府上進行清查!一定要好好的查!」

「不可啊,不可啊!皇上不可以啊!不能這樣啊!」

可是哪有人聽他的話。

「是!父皇!」

李承乾接了令。

「程伯伯,我們開始吧!這一次,我們要進行地毯式的搜索,一定能搜出點什麼。」

「地毯式?」

程咬金不解。

「就是完全搜索的意思,這裡的每一件東西都不放過的意思。將這裡搜個底朝天!」

李承乾這才發覺到自己用到了現代詞。

所以直接糾正了自己的意思。

「是是是,每一件東西都不放過,包括茅房在內!」

程咬金這下學聰明了,剛才他差點誤了事。

李承乾看了一眼許敬宗,他正痛苦的癱坐在地上。

李承乾之後點頭稱是!

「那好,我們開始吧!」

完事之後,李承乾便帶著大家開始對李孝常的家進行了大搜索。

他有理由相信,這李孝常一定有鬼。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罷了。

李世民的臉色從一開始到現在,變得越來越差。

長孫皇后只能在一邊不斷的勸著。

讓他放寬心一些,不要氣壞了,對身體不好。

李世民哪裡聽得進去?

他看著場上三人,強忍著想殺人的心!!

如果不是想知道結果的話,他早就殺了他們!

而隨著地毯式的搜索之後會有怎麼樣的結果,恐怕只有李孝常一人知道了。 接下來,李承乾便程咬金帶著數百人進入了李孝常的府中搜索了起來。

這一次,他們可以說是肆無忌憚的搜著,先是將這府上的人全部清出來,讓他們站到了一起。

而後便是對著李孝常府上的一切可疑的地方進行了搜索,自然也少不了一些比較特殊的地方。

比如地窖之類的地方。

眾人等不斷的深入搜索著,有些人按耐不住了,直接暴露出問題。

時不時的聽到有人在打架的聲音。

而後,真的在李孝常的府上搜出了另外三人。

他們分別是統軍元弘善、左監門將軍長孫安業、滑州都督杜才幹!

這三人躲避得十分隱秘,在三個不起眼的地方搜出來。

他們身上所穿的竟然是普通家丁的服裝。

這種衣著意味明顯,明顯是要避開搜捕,從而試圖瞞天過海。

但是他們選擇錯誤了,在李承乾的嚴密搜索下面,這些人根本無處藏。

這些人被扣下,李承乾讓他們跪倒在地。

他先是發問:「你們來這裡幹什麼?」

沒有人回復。

「不想回復是吧,那本王有著各種方式讓你們說!你們知道繡花針吧?」

李承乾這麼說道。

三人不解。

這三人沒有被送到李世民那裡,而是被李承乾先審問,他想知道這三人來這裡要做什麼,隨後直接與李世民說就可以。

否則一旦送到李世民那裡,可能還審不出什麼來。

畢竟這三人也算是功臣了。

特別是長孫安業,他是長孫皇后的異母同父的哥哥,如果將他送出,一定會被李世民顧及親戚的關係,而從輕發落。

如是是自己的話,那一定得好好伺候一下他們。

一定要問出個所以然。

而單純問的話,沒有任何的作用,但是用到了一些刑法的話,就不一樣了。

三人哪裡知道李承乾想說什麼。

而接著李承乾又道:「這繡花針除了可以縫縫補補之外,還有一個作用,你們一定不知道。」

程咬金也是問:「這繡花針不就是女眷在用的東西嗎?它能有什麼作用?」

「來人,將繡花針拿過來!」

李承乾不理程咬金,反倒是說道。

這時有人遞上了一大把繡花針,算著應該有數十根吧。

「這是什麼?」

李承乾伸出手來。

「太子殿下,這是手,你就不要讓我們猜了,直接說吧!」

程咬金有些受不了了。

「哈哈哈,好!你們聽好了,所謂十指連心,當這繡花針刺入你們的手指時,那種感覺一定是十分舒服的。」

李承乾的話一出,讓人不寒而慄。

這種刑法,大家都沒有聽過。

但是卻可以感覺到,如果真的那麼做的話,基本是會痛不欲生了。

為什麼?因為十指連心,手痛的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李承乾走向了三人。

先是到了長孫安業邊上。

「長孫安業,你來李孝常府上做什麼?」

「臣,只是來玩!」

「玩?哼,玩的話,至於看到我們就跑嗎?玩的話,皇上都來了,你們卻不出來迎接,這可是欺君之罪!你難道不知道嗎?」

李承乾的話讓得長孫安業是無言以對。

「杜才幹,你呢?」

李承乾又問了另外一人。

那人還是不語。

「不說話是吧。本王說過,繡花針,你們可以試一試!」

完后,他手一揮,程咬金會意。

「先從長孫安業開始吧!這人沒有先後,你們都有機會,誰先說,誰就不必受到處罰,不說的,十根繡花針等待著你!」

李承乾如此說道。

而程咬金這時衝過去,一把扣住了長孫安業的身體。並且讓其露出了雙手。

至於李承乾則是拿出一根繡花針。

「長孫安業,本王再問你一次,你過來這裡是幹什麼的?」

「沒幹什麼!」

「很好,嘴硬,本王喜歡。但本王手中的繡花針就不喜歡了。」

完后直接拿起繡花針刺向了長孫安業的中指。

這剛刺入不到一毫米,長孫安業就大叫了起來,整個人開始發抖。

李承乾直接停下。

接著問:「來幹什麼,快說!否則這針怕是要刺入了!」

「不說是吧!那本王不客氣了!」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李承乾將針推入,直接刺入大概三毫米的地方。

痛得長孫安業大叫。

「啊!」

這一叫,竟然直接暈死過去。

還真的是不抗用刑啊。

趁著他暈死過去。

李承乾接著走到了杜才幹身邊。

程咬金會意,直接放下了長孫安業。

「接下來是你!」

李承乾道。

「如果說出來,也許不會受這苦!」

李承乾慢慢的說道。

此時李世民在外面等待了許久,卻不見得李承乾出來,難免有些著急,直接就讓他進來裡面看看情況。

但李承乾還是打發掉他,只說快了。

杜才幹的嘴不如長孫安業嚴實。

李承乾還沒開始刺入的時候。他就開始叫了起來。

「我說我說!」

李承乾哈哈大笑。

「早就說不就好了嗎?也不必受這苦,本王真為你們感覺到痛!」

同時又看了一眼長孫安業。

「說吧,什麼事!?」

「我們受李孝常之邀請,前來他府上密謀……」

「密謀什麼?」

「反……」

杜才幹話到一半,直接不講。

最強寵婚:腹黑老公傲嬌萌妻 但是李承乾早就聽明白了。

這些人密謀反叛,那可是死罪啊。

怪得不李孝常不讓他們進來。

怪不得李孝常無論如何都要保許敬宗,一定也是因為那姓許的發現了他的事。

又不能殺了姓許的,一殺就會東窗事發。

怎麼做怎麼不好。

唯一可做的就是將許敬宗保下來,並送走。

可是他哪裡知道,程咬金咬得緊緊的,不讓他們離開。

如果不是程咬金,不是李承乾的話,許敬宗早就離開了這裡,他們今天的事也不會被發現。

「然後那李孝常想自己當皇帝?」

李承乾這麼一問,三人都啞然了。

因為他們不敢說!

也不能說,說是死,不說也是死。

怎麼都是死啊。

一會的程咬金也是嚇得不輕,原來他們想造反,真是膽子太肥了。。

那麼接下來李承乾會怎麼做?

沒有人知道。 「李孝常想自己當皇帝?他的心可真大!那麼你們一定是早先就有準備了吧?他的龍袍準備了嗎?他的玉璽準備了嗎?」

李承乾連著兩個問題拋出,三人不語。

「不回復是吧?那你們是想讓本王再來給你們來點刺激的?」

長孫安業不敢看李承乾,元弘善更是如此。

他們只能碰了碰杜才幹,讓他來說。

都這個時候了,他們還在搞什麼,多說點,也許自己心情好,還會給他們說說情,現在呢,卻是沒有想減輕罪的意思。

「嗯?程伯伯,看樣子他們還想享受一下,這次由你來吧!」

李承乾還好,相對溫柔一些,如果是程咬金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十指連心,可能被他整成十指離心。

那種痛苦,他們可不願意再來一次。

「別別別,我們說我們說!」

杜才幹連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