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嘆了口氣:「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斯文沉思了很久道:「我從科學角度從頭到尾又想了一遍,實在想不出拔拔良有什麼辦法能夠躲避震天的影響,或許是我們杞人憂天了。」

斯禮搖搖頭道:「我倒是認同古力的擔憂,拔拔良的思考能力和科技水平不是我們這些科學家能夠比擬的,在他的大腦里有著我們伽馬人的全部科技成果,而且我推測,他如此的在意變成人,說不定真的有這樣的方法,或者存在變成人的理論可能。所以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葉子一直在聽眾人交流,聽的自己一籌莫展,葉子道:「那可怎麼辦啊?如果沒有應對辦法,我們就只能賭了。」

眾人此時也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看來也只能賭博了,賭震天能夠影響到拔拔良。

可就在這時,不知何處傳來一道陰沉的老者聲音:「或許算上我就萬無一失了!」 聲音傳來的方位距離眾人很近,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尤其是隱樵,一個人能夠悄無聲息的隱藏在附近而讓人無法察覺,那一定是個高手。就連天生敏銳的鹿有角都沒有察覺到身邊有其他人。

眾人嚴陣以待,這時從黑暗處走出來一位黑袍老者。這個黑袍老者之前見過,就是那股神秘力量派來的強大修士之一,也是一位領頭人。當初在中間層戰場內負傷逃跑,只是沒想到他一直在伽馬星球內,竟然還活著。

黑袍老者道:「大家不要緊張,如今我們共同的敵人是伽馬星球內的這些機器人,不消滅他們我們誰都出不去,早晚死在這。」

古力道:「你是誰?從何而來?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老者哈哈一笑:「石古力,我很佩服你,一次又一次的破壞了我們的好事,不過你也別得意,這只是開始,我們是誰你早晚會知道,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伽馬星球失去了控制,這超出了我們的意料,也不是你們願意看到的。所以我們現在只能聯手,才能萬無一失。」

鹿有角撇撇嘴道:「誰說一定要與你聯手才能萬無一失,之前我們就沒有失敗過,我們不需要你,我看你還是老實說實話吧。看見沒,在你旁邊的綠老頭收拾你易如反掌。」

黑袍老者看了一眼共青,他確實有些忌憚,老者哈哈一笑:「你們敢賭嗎?沒有我,一旦你們失敗,就徹底葬送在這裡了。」

眾人聽了都不說話,古力道:「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們幕後的那股不明勢力從何而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你不是無名之輩,你們的勢力也不是默默無聞。」

老者冷哼一聲:「那又怎樣?」

古力接著道:「有一點你錯了,伽馬星球失去控制恐怕並不是意外,而是你背後的勢力有意安排的,你縱然修為強大,地位不俗,也只不過是人家的一枚棋子而已,一枚為了達到目的可以隨時丟棄的棋子。」

黑袍老者聽了,眯著眼睛不做聲。沉默了片刻后說道:「你不用挑撥,要麼合作,一起逃出去,要麼你們就賭你們一定會成功,現在就把我殺了,咱們拼個你死我活。」

古力哈哈一笑道:「合作,當然要合作,我們必須做到萬無一失。只是你就沒想過,如果我們合作完了,我們再殺你也不遲嗎?」

黑袍老者冷笑道:「那個時候就看你們有沒有這本事了。」

古力暗想:從老者的表現看來,這個傢伙一定還有後手。古力隱隱感覺到,剛才自己的話已經讓老者對他幕後的神秘力量心存芥蒂,未來的某一天沒準會成為自己的助力。索性賣個人情,既幫了自己,也結交一個敵人,一個在那股不明勢力中有一定地位的人。

古力道:「放心吧,我們是講信用的。一旦需要聯手對付拔拔良,事後我們不會與你糾纏,放你離去。」

老人喊了一聲「好!」,就不再言語了,一切都聽古力的安排。

斯文是基因科學家,斯禮是空間領域專家,二人配合製造了一個富有源源不斷的生命氣息的空間,空間內有著活生生的人類氣息,這種人類氣息並不是斯文創造的,而是真的人。

古力、狐女、葉子、隱樵等人在裡面充當誘餌,而在空間外面。還有一個黑色的機器人,已經很快轉化成人,且生命氣息十分旺盛。

為了這些偽裝,斯文斯禮還有其他伽馬科學家可謂下足了功夫,足以迷惑拔拔良。

拔拔良派了大量機器人你將核心層團團圍住,自己則帶著最新製造的六個機器人進入了核心層內部。

拔拔良獨自進入核心層不是他自大,而是他做了充分的準備,自己足以應對可能發生的局面。

六個機器人是由一套獨立的中央系統控制,中央系統是拔拔良的大腦。拔拔良操控六個機器人遠比伽馬人操控機甲人靈活,六個機器人可以說是拔拔良身體的一部分,就如同拔拔良的四肢一樣,拔拔良有所想,六個機器人就會立即響應。

如果說之前拔拔良一個人可以對付兩名千年修為的修士高手,如今則可以輕鬆將其擊敗。整個伽馬星球都在拔拔良的掌控之下,核心層外圍又布置了機器人大軍,即便自己有意外發生,機器人大軍也會立即進入支援,拔拔良有恃無恐。

拔拔良進入到古力等人設計的誘餌遠處的一個角落,仔細搜索掃描了一遍,他發現前面有一處生命力極強的特殊空間,裡面正在孕育著鮮活的生命;而在那個特殊空間外還有幾個機器人已經具有了一定的生命氣息,其中似乎正在沉睡的黑色機器人已經進化成了具有完整生命的機器人;再看空間旁邊,有兩位伽馬科學家,一位專註與基因和生物技術的科學家斯文,一位專註空間研究的斯禮。

拔拔良心裡有些激動,難怪有機器人能夠進化成人,原來是這二位科學家在背後研究。要不是親眼目睹,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如果不是親見,眼前的一切無非就是欺騙自己的誘餌。

儘管拔拔良認為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可他還是十分小心。他派出三個機器人,快速的來到特殊空間前面,三下五除二將前面的機器人擊毀,只留下了那個沉睡的黑色機器人。同時將斯文和斯禮控制住。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后,拔拔良哈哈大笑,才慢慢的從陰影處走出來。

拔拔良道:「伽馬星球的頂級科學家果然不一般,你們竟然能夠將獻祭機器人再次轉化成人,哦不,是轉換成富有生命的機器人,果然超出了我的想象。」

斯文怯生生的道:「拔拔良,你想做什麼?」

拔拔良道:「你們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們,不僅不會殺你們,我還會保護你們。但前提是你們要幫我進化成有生命的機器人,一個擁有人類一切感受的機器人。」

斯文心裡暗想:「拔拔良怎麼就如此篤信機器人能夠變成人呢?」從始至終斯文都沒想明白,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只要能上鉤,控制住拔拔良就是好事兒。可是眼前的狀況不容樂觀,原計劃是拔拔良支身前往,最多帶幾個超人工智慧機器人過來。可如今拔拔良的確是一個人來了,狐女確實猜透了拔拔良的心思,他不想讓更多機器人知道這件事。麻煩就麻煩在拔拔良造了六個與自己一體化的克隆機器人。

所謂克隆機器人並不同於基因技術的克隆人,而是基於一個具有獨立核心繫統的機器人,在此基礎上,再創造出來的依賴於這個獨立核心繫統,並且由該系統統一控制的分肢機器人。分肢機器人與獨立核心繫統機器人是從屬關係,等同於核心繫統機器人的四肢。

克隆機器人的加入打破了原來的計劃,如果震天失效,共青和黑袍老者恐怕不會輕易的將拔拔良一舉控制住,一旦給了拔拔良反應時間,外面的機器人大軍會迅速攻進來不說,要是拔拔良與當初伽馬祖星球的機器大腦一樣,最後下達一個死亡程序,那麼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前功盡棄了。所以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住拔拔良,切斷他與中央控制系統的聯繫。

斯文想了想,計上心頭。 斯文看著眼前的拔拔良道:「我可以答應你的請求,但也有一個條件。」

拔拔良道:「什麼條件你說。」

斯文道:「至於什麼條件我現在還不想說,我要看到你的誠意。」

拔拔良道:「我到現在都沒有對你們兄弟動手,這就是我的誠意。」

斯文呵呵一笑:「你之所以沒動手,那是因為你已經把我們控制住了。把你的克隆機器人撤走先,這是對我們最起碼的尊重。」

拔拔良哈哈大笑:「好!」說完,三個克隆機器人回到了拔拔良的身邊。

斯文道:「其實,這機器人變成人的辦法涉及到基因技術、空間技術和人工智慧技術,三者缺一不可。你看眼前的這個黑色機器人,如今已經進化了一半,再進入到斯禮製造的空間內,假以時日就可以徹底成為具有人類一切感知,一個有生命的機器人。」

拔拔良又是一笑:「你說的這些讓人很難理解,不過就是因為難理解,讓人覺得不可能才是最有可能的。」

斯文道:「機器人擁有人類的感知,這個轉變也有弊端。機器人沒有痛感,一旦轉變,就會感受到疼痛,痛苦、悲哀、喜怒哀樂俱全。壽命雖然長久,但恐怕也會有限,你可要想好。」

拔拔良道:「這個我早就想過了,即便沒有變成人,也同樣有被摧毀的可能,照樣會死。壽命雖然有限,但對比人類的壽命要長很多,做人要知足。」

拔拔良的話讓斯文有些驚訝,一個機器人,雖然擁有人類的思維和記憶,但能夠說出知足的話來還是非同尋常,拔拔良這個獻祭超人工智慧機器人的話里有著拔拔良生前的影子。

當初拔拔良獻祭給超人工智慧機器人,最開始拔拔良是機器人的主導,控制著機器人。只是沒想到超人工智慧機器人過於先進,過於智能,結果對拔拔良的大腦進行了反控制,拔拔良的大腦成為了機器人大腦系統的一部分。拔拔良喪失了自己的一切,超人工智慧機器人徹底佔有了拔拔良。

斯文道:「既然你已經想清楚了,我可以把機器人轉變成人的基本原理告訴你。此事機密,一定不能讓外人聽到,你把克隆機器人分散道周圍空間內警戒。」

此事重大,拔拔良也很慎重,同時他也要時刻保護自己,防止外來的突然襲擊。他把六個克隆機器人分散在周圍不同方位,警戒掃描著周周圍的情況,也在時刻關注著斯文、斯禮、特殊空間和特殊空間前面的黑色機器人。

特殊空間內和空間前面的黑色機器人的強大生命氣息讓拔拔良十分期待,但也十分警惕。此時如果有什麼異變發生,這些具有強大生命氣息的生物是最有可能對自己產生不利的因素。斯文、斯禮盡在眼前,拔拔良對他們十分了解,這二人的實力不會對自己帶來任何威脅。

拔拔良對於自己能夠賦有生命十分期待,他要儘快了解成人的原理;對於自己的安危,他有強大的克隆機器人守衛著四周,自己也在警惕著不遠處特殊空間內外的未知生物,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內。

斯文看著拔拔良身體上的那一層漣漪,那是一套隔絕一切介質的真空隔離系統,他在防備著震天的威脅。

拔拔良的聰明程度早已遠超自己的科學認知,原本以為拔拔良會把自己罩在罩子里,使用有線設備連接伽馬星球內機器人核心繫統進行操控。

拔拔良的這種設計斯文有些不解,既然已經進行了隔絕一切介質的真空隔離,又怎麼能夠如何採用無線連接操控系統呢?自己無法破解的科技難題在拔拔良的面前就被輕鬆解決了?

更讓斯文無法理解的是:既然能夠通過無線連接並且操控伽馬星球的機器人核心繫統,那就一定要靠介質傳輸,什麼介質能夠達到阻斷震天震動影響而又能進行系統傳輸呢?

無介質的真空隔離可以讓震天發揮最大作用,如今拔拔良的無介質真空就與自己當初創造的無介質真空領域有所不同,與伽馬人認知的無介質真空也不同,震天會不會對其發揮作用?拔拔良還會有什麼後手呢?古力所做的萬無一失的準備是否會萬無一失呢?

不確定的因素太多。拔拔良的克隆機器人成了計劃外的第一個不確定因素;拔拔良製造的特殊無介質真空領域又是第二個不確定因素。這兩個因素在制定大家認為萬無一失的準備的時候,從未預見到的。

第一個因素自己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可第二個呢?還會不會有第三個、第四個?沒辦法,箭在弦上,不得不賭了。

斯文從懷裡拿出一個碧綠的錦盒,向拔拔良面前又邁了一步,與拔拔良只有一尺之遙。 碧綠的錦盒引起了拔拔良的注意。他盯著錦盒,翠綠的顏色彷彿一個活著的綠植,一個渾然一體的盒子在翠綠的色澤里,就如同有了生命。

「難道這就是生命之源?」拔拔良暗暗想著。

就在這時,盒子輕抖,一個綠色的身影自錦盒了蹦出。接著一聲「嗡嗡嗡」向,拔拔良眼裡閃過紅光,啊呀一聲,一手推向綠色的身影,另一隻手去抓取身上的武器。

震天果然失效了!儘管之前已經有了心裡準備,可是斯文和斯禮還是感到意外,拔拔良的真空隔離竟然生效了。

共青面對拔拔良的一擊,並沒有躲閃,而是直接迎了上去。能否擋得住拔拔良的這一擊,他心裡沒底,只能憑藉自己的肉身力量去硬抗,一旦自己向後退甚至躲避,都會給拔拔良更多的機會使用武器,調回那六個克隆機器人。唯有自己將拔拔良糾纏住,給黑袍老者創造機會,才有勝算。

共青沒有躲閃,而是直接迎了上來的行為,讓拔拔良有些吃驚。不過他也只是吃驚而已,並未有絲毫懼意。拔拔良加大了力量,也加快了速度。

此時拔拔良已經知道這一切都是斯文、斯禮的陰謀,他準備掏出的武器也不是對付共青的,而是對付特殊空間里的生物,他心理清楚,裡面一定藏著要對付他的人。

只是還沒等他碰到武器,也沒見到特殊空間內的生物有什麼動做,就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黑衣人牢牢抓住了;而另一隻伸出去的手被綠衣人硬生生的擋住,也被牢牢的抓住了。

就在這同一時間,六個機器人開始向回靠攏,比六個機器人速度更快的是特殊空間前的那個黑色富有生命的機器人。鹿有角迅速向著拔拔良攻去,路過共青的時候,接過了共青手裡的震天,刺向斯文事先告訴的地方。

拔拔良脖頸處冒出了火花,眼睛里閃著黃白的光。六個機器人停了下來一動不動,斯文快步上前,肩上的斯禮跳上了拔拔良的頭,從鼻孔處鑽了進去;斯文打開了拔拔良肚腹之上的一處開關,切斷了裡面的線路。

古力等人從特殊空間里走了出來,看著斯文斯禮忙碌著。不一會兒,斯禮從拔拔良的眼睛里鑽了出來,滿頭大汗道:「搞定了!」

斯文也完成了自己的那部分,鬆了一口氣道:「也搞定了!」

鹿有角道:「搞定了,都說搞定了,到底都搞定到哪一步了?」

斯文呵呵一笑:「伽馬星球內的所有機器人都聽我指揮了!伽馬星球重新回到了伽馬人的控制!」

鹿有角哈哈大笑:「這還差不過,要不共青老頭這傷可就白受了!」

這時眾人才發現:共青為了擋住拔拔良的這一擊,受了很重的傷。

斯文、斯禮控制了整個伽馬星球后,對拔拔良的隔離空間進行了研究,他們發現了一種新的物質,而這個物質就是斯文製造冗雜介質空間其中的一個元素,也就是說斯文誤打誤撞用了無數種物質的冗雜介質只有這一個元素在發揮著作用。

斯文感嘆道:「獻祭超人工智慧聰明程度遠超我們伽馬人!」

斯禮道:「如今這些超人工智慧機器人、獻祭超人工智慧機器人都已經被我們控制了,我們怎麼處理他們?」

斯文道:「原本製造超人工智慧我們就持反對意見,如今超人工智慧又給了我們一次嚴重的打擊,事實證明它是不可控的,或者存在著不可控風險。我們再也冒不起這樣的險了,所以我覺得還是徹底把他們消滅的好。」

斯禮皺皺眉道:「是不是請示…..」

斯文道:「不必了,銷毀再說!」

古力等人在伽馬星球內開始欣賞外太空的煙花表演,表演持續了7天7夜。斯文操控著拔拔良,將所有機器人都派到了外太空,而後開始混戰,相互攻擊,直至所有的機器人全部被摧毀。

鹿有角趁著機器人大戰,來到了拔拔良的總部,準備渾水摸魚。在那裡他搜集了很多科技小玩意兒,還有一些特殊的材料。雖然不知道用途都是什麼,說不準哪天就能派上用場。

在一處透明的玻璃罩里,鹿有角發現了一個人形女子機器人。這個機器人沒有受到斯文斯禮的控制,脖頸處還殘留著藍色的液體,眼神里竟然能夠看出悲哀之色,胸腹微微起伏,彷彿是在呼吸;身體被一隻電弧金屬絲捆綁著,看著十分痛苦,已經奄奄一息。

鹿有角將玻璃罩打破,把人形女子機器人抱了下來。雙眼盯著這個人形女子機器人,同時啟用了機甲人掃描系統,看了半天沒看明白:要說不是機器人,可是渾身都是鋼鐵;要說是機器人,卻明顯有著痛苦之色;藍色的液體彷彿人的血液一樣,悲傷之色與人類完全無異。

鹿有角道:「你是人還是機器人?」

人形女子機器人用力睜開了眼睛,張開了嘴巴,卻說不出話來。最後勉強說了兩個字:「救我!」

鹿有角搜刮一通后,抱著人形女子機器人與古力等人匯合。

古力道:「這麼還有機器人?」

鹿有角低聲道:「這個不一樣,有點特殊,我推測不是伽馬星球的機器人,你看這長相,明顯是與忍星人類一樣。」

這時斯文望向了鹿有角,眼神里漏出奇怪之色。古力捅咕一下鹿有角道:「先收起來再說。」

斯文、斯禮盤腿坐在地上,開始像修士一樣打坐。古力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漏出疑惑之色,不懂修鍊的伽馬人竟然能夠如此全身心的投入打坐,這樣的情景古力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這時黑袍老者哈哈大笑:「石小子,我今日脫困,雖說有我的一份功勞,但畢竟也是你們出了更多的力,也算是你們救了我,我姑且放過你們,如果再遇到,我恐怕就不會客氣了。老夫去也!」

說完老者騰空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葉子道:「就這樣放了他?他是那股不明勢力的人,一定知道我父親的下落。」

古力無奈道:「他不難為我們就已經不錯了,如今共青受傷,我們根本不是黑袍老者的對手。」

伽馬星球外的伽馬人陸續回到了伽馬星球,開始修復伽馬星球。古力等人也開始休整,共青恢復著傷勢。

鹿有角興奮的找到了古力:「猜猜那個人形女子機器人什麼來頭?」

古力好奇道:「什麼來頭!」

鹿有角神秘的悄聲道:「變形金剛聽說過嗎?」

古力喃喃道:「什麼?變形金剛?…..」 古力看著被鹿有角稱謂變形金剛的人形女子機器人,他簡直不敢相信。剛剛還是個人形女子,一轉眼就變成了一個小型的飛行器。而且通過鹿有角的介紹得知,這個女子只是迷你型的變形金剛,還有超大型、陸地巡弋型、組合型。

這些變形金剛人生活在距離伽馬星球2億光年的厭生星球上。厭生星球是宇宙中被認為不適合已知的任何生物生存的星球統稱,厭生星球上可以說沒有任何生命。宇宙中其他星球的生物也一般不會造訪厭生星球,厭生星球不但沒有適合生命存在的基礎條件,往往還有滅殺一切生物的獨特物質和獨特空間。所以一個對人毫無益處並且險象環生的地方,誰會閑著沒事兒去造訪呢?

人形女子變形金剛人就生活在一個厭生星球上,他們把自己的星球稱謂創世紀母星。創世紀母星在厭生星球里屬於較大的一個,地處36棵恆星中心。

外人要想進入創世紀忍星,必須首先承受的住來自這36顆恆星的炙烤以及恆星風暴、輻射粒子的侵襲。同樣的創世紀母星內的金剛人要想出來,也要面對這些殘酷的條件。

創世紀母星內部的環境也好不到哪去,毫無死角的高溫讓裡面的人避無可避。好在金剛人不是肉體凡胎,早已適應了裡面的環境。

按理說這樣殘酷的外太空再加上根本就不適合生物生存的內部環境,是不會有外人造訪的。可事情卻恰恰相反,不但有人去了,去的還不是一個,不但去了,還將金剛人之母創世紀給傷了。

金剛人之母創世紀是所有金剛人的母親,無論是迷你型、還是超大型金剛人,都是創世紀孕育出來的。就如同人類母親一樣,只不過他們不需要父親,孕育出來的也不是肉體凡胎,而是金剛之軀。

進入創世紀母星的生物不是別人,是人類。他們乘坐著特殊物質製成的飛行舟,穿過了恆星風暴和粒子輻射區,進入了創世紀母星。人數不多,但各個都是高手。

總共十個人,都是老者,他們一進來就直奔創世紀而去。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金剛人防不勝防,金剛人龐大的身軀,堅固的身體和強大的攻擊力卻沒能阻擋住這十個人進攻,7個老者被金剛人擊斃,有三個老者靠近了創世紀,將創世紀的命門鎖住,取走了創世紀身上的離子珠,威脅金剛人放他們離去,並且聽命於他們。

創世紀沒有了離子珠,就如同人沒有了胃和腸道,無法吸取能量獲取養分,也無法再孕育新的金剛人,也無法修復現有的金剛人。時間久了,創世紀的生命也將會慢慢的喪失。終有一天,其他的金剛人也將會從宇宙中徹底消失。

金剛人要想活命,必須聽命於那些神秘人,只有服從那些神秘人,神秘人才會定期把離子珠放回創世紀體內,讓她吸取能量,延續生命,孕育新生,修復創傷。

古力聽完,眉頭緊皺。這些神秘人是什麼人?控制這些強大的金剛人目的是什麼?古力思來想去,還有很多疑問。

古力看著女子金剛人道:「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金剛人道:「我叫真姬,是創世紀母親的第3000個孩子,也是最小的孩子。」

古力道:「你們金剛人之前走出過創世紀母星嗎?」

真姬道:「沒有,我是第一個走出來的。」

古力道:「那之前有其他人或者生物去過你們那嗎?」

真姬道:「也沒聽說過,至少在母親來到這個星球后沒有外人來過,母親在這個星球上已經生活了不止幾萬年了。」

古力接著好奇的問道:「那些神秘人怎麼對你們的星球如此了解,一進來就直奔你們的母親,而且知道她的弱點所在將她控制住,並且取走了離子珠?這一切實在是說不通。」

真姬道:「這個也是我們的疑問,我們也一直沒有相通。」

古力道:「對了,你又是怎麼出來的,怎麼來到了伽馬星球?」

真姬道:「自從母親的離子珠被那幾個神秘人帶走,要挾我們聽命於他們,我們就一直在想辦法如何擺脫控制。母親沒有離子珠早晚會死掉,沒有了母親,我們也不會活的長久,最終我們金剛人將會在宇宙中消失。可是為了延續生命,我們又不願意成為別人的傀儡,更何況還不知道對方讓我們幹什麼,命運讓別人來把控,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於是母親做了個決定,讓我出來尋找救治她的辦法,同時調查那些神秘人的來歷和意圖。」

真姬接著道:「自己之所以來到伽馬星球,就是為了尋求解救母親的辦法。母親把可能尋找道解救辦法的一個星球位置告訴了我。我沿著母親告訴的方位,一路上一邊躲避著其他生物,怕被人發現,一邊尋找母親所說的那個星球。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找到了那個星球的位置。結果發現那裡被設置了特殊的障礙,我想盡了各種辦也沒能穿過障礙。」

真姬道:「正在自己無奈之際,被一個路過的宇宙飛行舟發現了自己。我變成了飛行器,準備逃離,結果還是被對方的一個高手抓住。從那些人的對話里得知,他們把我當成了伽馬人早期的飛行器來研究,還說我是伽馬人的古董,值得他們研究和收藏。而且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去伽馬星球,而我的目的也是那裡。只是他們去的方位與母親告訴的方位完全相反。後來才得知,母親告訴我的是伽馬祖星球,而這些人去的是伽馬人後來新建的伽馬星球。不管去哪個,我最終的目的都是找到伽馬人,尋找解救母親的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