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樹林很茂盛,但樹木只有幾種,我們所見不超過五種,野草更是只有一種,目前沒發現有動物,更別說我們一直擔心的進化獸,這實在很不正常。」

「莫非我們進入了,傳說中的幻境,或是某種陣法中?」潘姓四級進化者,說出了他的看法。

「如果真是幻境的話,那我們現在的探索方式,就完全沒有意義,我建議先認真探查,想辦法勘破幻境,或是破除陣法。」一位三級進化者,提出一種建議。

潘姓四級進化者聞言,很是贊同的說道:「這一個叢林,來回都是那幾種樹木,破陣或許不限於地點,我們就先停在這個區域,向周邊探查一下,大家都有什麼思路,盡可大膽說出來。」

只不過小組四人,都沒有進入幻境或陣法的經歷,一時間毫無頭緒,根本不知從何入手。

「隊長,我們這一路走來,所見到的景象幾乎一樣,不存在什麼變化,又沒有任何發現,我認為這麼探查下去,只是空耗體力。」在隊長的小組內,一位三級進化者,感覺不對后提出疑問。

「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隊長本就心氣不順,略顯暴躁的反問道。

只不過在他出聲后,反思這一路見到的景象,很清楚對方所言不假。

那位三級進化者,聞言不知該說什麼,他能發現問題,卻不能解決問題,怎知該怎麼辦?

「各位兄弟,不知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有些詭異,我們探索的區域,唯一的變化就是樹木大小、種類略有差異,其它幾乎都沒什麼變化。」四級進化者劉哥,在他的小組中,提出他所發現的問題。

「沒錯,我同樣發現這一點,這個樹林中,不僅沒有進化獸,連野獸昆蟲都沒有,確實有些詭異!」唯一的三級進化者說道。

「難道我們陷入幻境,所見景象都是假的嗎?」一位二級進化者,跟著提出他的假設。

毫無疑問,這個小組的氛圍,要輕鬆活躍很多,兩位二級進化者,都有一定的話語權,不過更多是協商建議,決策肯定還是看劉哥。

「不一定是假的,但肯定不正常,除了幻境還有陣法的可能。」劉哥出聲說道,提起手中的大刀,在一顆大樹上砍了一刀,砍出的缺口很正常,看不出什麼問題。

「現在看起來,樹木不會有假,不過我們身在其中,很可能看到的都不真實,這很難說得准。」劉哥繼續說道。

「樹木若是真的,那我們就陷入某種迷幻大陣,在叢林中永遠走不到邊界。」另一位二級進化者說道。

二級進化者,或許戰鬥實力不足,但進入末世新紀元的時間都一樣,見識不一定少很多,或許比較關注相關信息,還有更多的見識與經驗。

毫無疑問,這個小隊氣氛輕鬆,大家集思廣益,很快就提出多種可能。

「叢林中視線受阻,你們先停在這裡,我到樹叢頂端看看。」劉哥出聲說道。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然後選擇一顆粗壯較高的大樹,原地躍起跳上十幾米高的分枝,再沿樹榦爬到頂端,離地足有三十多米高,已超出大部分樹木。

觀察了一陣,劉哥回到地面,無奈的說道:「在上面看叢林,四周都是一片青翠,沒有起伏的山峰作為參照,更看不到邊緣。」

「我擔心離開這個區域后,會與大家走散,沒有向四周探查。」

「但基本能夠確定,這個叢林有某種迷失的幻陣,我們看到的都不一定真實。」 龍魂戰神 劉哥說出他的看法。

其餘兩個小組,潘哥與隊長兩人,同樣爬到樹上,從頂端觀察叢林,得到的結果相差不大,都有差不多的判斷。

「還不算笨,前後不到半小時,就發現了叢林的異常。」庄有為跟在隊長後面,見隊長已發現問題,頗有些讚賞的點頭。

且不說為人怎樣,團隊的統籌能力如何,至少這一個冒險小隊,眾人野外經驗豐富,才能這麼快發現叢林異常。

若是那種,多活動於城市間,不怎麼進入荒野的進化者,來到這個叢林后,必定沒那麼快發現問題。

畢竟在叢林中,一個區域出現相同的幾種樹木,那是很正常的事,不同的地域環境,適合不同的樹木生長。

但這個叢林,不僅樹木異常,還不見活物移動的跡象,這就是很大的問題,庄有為便是從這一點,最先發現異常所在,然後才從樹木間,找到問題相關的規律。

「我不必急於嘗試,所猜測的幾種情況,看這三支小隊如何破陣吧!」庄有為暗自想道。

對於這個迷失叢林,他早有發現與猜測,但他確定這個冒險隊,能找到最後的機緣,自是不急於搶先嘗試。 「隊長,這叢林里全是樹木,要不我們用火攻試試?如果這些樹木是幻陣的關鍵,那火攻有很大幾率破除幻陣。」在隊長的小組內,有位三級進化者提出建議。

「火攻是一個思路,但要承擔很大的風險,不宜先做嘗試!」儘管隊長有些剛愎自用,但能帶領一個冒險小隊,能力至少還是有一些,瞬間想到火攻的弊端,不敢輕易嘗試。

只不過這位隊長,並未排除火攻的可能,只是考慮風險問題。

庄有為在暗中搖頭,嘆息道:「這隊長有腦子,但腦子不夠用,如果他們找不到正確的辦法,還真有可能用火攻啊!」

「現在三個小組,皆已發現叢林的異常,沒有繼續向前探索,我先靠近其餘兩個小組,看他們是什麼情況。」見隊長實在有些坑,庄有為心裡已有了計較。

這個叢林的異常,庄有為是最先發現的人,然後感知到幾個小組,始終在五公里區域內轉圈兒,大致清楚其餘兩個小組,位於叢林什麼地方。

關於這個叢林,在頂端看不到邊緣,在內部走不到邊界,但實際只能探索五千里區域。

庄有為嘗試過探查,但他魂念感知最多一千米距離,不能同時觸及到叢林的邊緣,同樣是在五公里區域內,來迴繞了幾個圈子。

後來又發現,破除叢林幻陣的關鍵,不在於衝出邊緣,庄有為乾脆不再去探查。

根據庄有為前世的記憶,神農秘境最大的機緣,最終還是被那隊長得到,他才始終跟在隊長後面。

但這位隊長的表現,確實讓他有些失望,才決定看一下其餘兩個小組,如果都沒能找到正確方式,那庄有為肯定要遠離一些,然後按自己的方式去破陣。

來到潘哥小組所在區域,庄有為發現這個小組的四人,皆都爬到叢林樹梢頂端,且向著一個方向移動,企圖衝出叢林的邊界。

這個方法,沒有隊長放火燒山那麼危險,但庄有為幾乎認定是無用功。

最後,庄有為來到劉哥小組,這個小組實力最弱,但劉哥最為隱忍,看起來一副老好人的架勢,其實卻是老謀深算。

「這個小組在砍樹,已連續砍斷了三棵,只是不知他們為何會停下?」庄有為靠近后,頓時發現三棵大樹,被劉哥小組砍倒在地。

「難道劉哥小組,才是最先勘破幻陣,進入秘境內層的人?那隊長得到最大的機緣,確實是用不光彩的手段搶奪,然後這劉哥是暗中散布消息的人?」庄有為暗自思索起來。

他所推測的破陣方式,同樣是與砍樹有關,但絕不是胡亂砍樹。

「不管那麼多,我先去嘗試我的方式,進入下一關再說吧!」

「畢竟勘破這迷失叢林后,不一定是進入神農秘境,藏有寶貝的地方啊!」庄有為暗自做出決定。

對於神農秘境,他所知都比較片面,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秘境,及其中最為重大的一件異寶。

但秘境有幾層,有幾關考驗,具體有什麼東西,庄有為都一無所知。

原本是打算在暗處當黃雀,但冒險隊分成三個小組,且探索的方向與進度完全不同。

庄有為單獨前來,他只能跟著一個小隊,做黃雀不是最佳選擇。

尤其在庄有為,對勘破幻陣有一定想法的時候,當黃雀的意義其實不大。

如果他毫無想法、一籌莫展,自是安心躲在暗處當黃雀。

看到劉哥小隊,在胡亂砍樹,庄有為有了緊迫感,來到遠離三個小組的區域。

「在這一片叢林中,一共只有六種樹木。」

「六種樹木看起來是雜亂分散,但在一個區域內,總有相同的六棵樹,圍成一個標準的正六邊形,六種樹組成六個六邊形,互相交叉構成了這一片叢林。」

「但六種樹裡面,只有一種樹高矮大小,幾乎是完全一樣,其餘五種樹參差不齊。」

「我猜測破除幻陣的關鍵,就是圍成六邊形的樹木中,高矮大小完全一樣的六棵樹。」 至尊小神醫 庄有為一邊低聲自語,一邊將六棵樹標註出來。

庄有為發現的這一種情況,不限於叢林的某個區域,在叢林任何地方都能找到這樣的規律。

「不知道砍掉這六棵樹,會不會直接破除這幻陣,或者只是我一個人進入下一關?」

庄有為自是不希望,他的嘗試會有連鎖反應,直接破掉整個叢林的幻陣。

在他心裡,更傾向於這種方式,只會讓一個人進入下一關。或是在六邊形區域內的人,會一起進入下一關。

正是出於這種考慮,庄有為才會遠離那三個小組,來到這邊獨自嘗試。

雖說庄有為的嘗試,不一定正確。

但他相信,問題只會出在,是不是砍倒六棵樹的方式。

至於是不是六棵樹的規律,庄有為相信不會有遍布整個叢林的巧合。

選定六棵樹作為目標,庄有為更是找准相同的高度,做出一個簡單的標記后,再用玄鐵大刀砍倒六棵大樹。

砍樹的時候,庄有為始終站在六棵大樹,所圍成的正六邊形內。

「果然是這樣!」砍斷六棵大樹后,庄有為就感應到六棵大樹的斷口,逸散出一股特殊的能量。

六棵大樹的斷口,逸散出來的能量,確實是圍成一個正六邊形,且很快覆蓋這個區域。

然後在庄有為魂念感知與視線,同時出現一陣短暫的恍惚后,他就發現自身,出現在一個全新的地方,四周已不見叢林那些茂盛的大樹。

「來到這個地方,我已領先那個冒險小隊,便不再考慮他們的問題,先去尋找秘境的機緣吧!」庄有為作出決定,開始認真打量這個區域。

很快他就發現,他位於一個山谷入口,反方向朦朧一片,只有進入山谷,才是正確的選擇。

靠近山谷入口,庄有為看到一塊石碑,刻有『神農谷』三個大字。

「神農谷,這裡用神農二字為名,莫非已是神農秘境之內,並不是預料的第二關考驗?」庄有為暗自猜測,若還存在關卡考驗,那顯然不會有地名標註。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只是一關迷幻叢林,看起來這個秘境,不存在多嚴密的考驗。

其實想來很正常,如果這個神農秘境,當真是重重危險考驗,就憑那個冒險小隊,未必能得到其中的機緣。

或許除了迷幻叢林的考驗,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遇見那個水潭的旋渦入口開啟,才是獲取這個機緣的根本。

猜測神農谷,便是這個秘境內,藏有異寶的地方,庄有為滿懷期待起來,朝著山谷中探索而去…… 進入神農谷,庄有為就見到各種藥材,像人蔘、靈芝一類的,在這裡都是普通貨色。

幸得龍虎山,被迫公布出『千葯秘典』,否則庄有為真不認識那些藥草。

不過現在,庄有為不急於收取藥材,而是探索大機緣所在。

前世引起爭鬥的機緣,明顯不是這些藥草。

在一番探查后,庄有為確定神農谷,大致有方圓五公里,在谷中有一處茅草屋。

「看來這神農谷秘境,應該是古代某位大能,在這裡閉關種葯,用大神通建立的一處秘境空間,就不知是否為那嘗百草的神農氏?」庄有為暗自思索。

但他沒有太在意這個問題,他估計那大機緣,就在茅草屋內,便推開門走了進去,沒遇到任何阻礙,全程順利無比。

「外面看起來是茅草屋,裡面卻別有洞天,不僅一塵不染,看起來更要大很多,面積怕是要多出一倍……」這是庄有為,進入茅草屋后,最開始浮現的想法,算是一個初步印象。

茅屋在外面看起來很小,大致只有三米長寬,內部卻至少有五米長寬,面積大出不止一倍。

然後就看到,茅草屋內部四面牆壁,各有一些木架陳列物品,中心則是一個大鼎。

「如果我沒猜錯,這大鼎便是神農鼎!」庄有為首先將目光,落在茅屋中間的大鼎上。

儘管不能完全確定,但神農谷內只有這一口大鼎,基本是八九不離十。

神農鼎,自帶煉丹法陣,只要有穩定的火力供給,按順序往裡面添加藥材,就能得到高品質丹藥。

至於丹藥的具體品質,要看藥材是否藥力充足,火力是否控制適當。

只要藥材的藥性穩定,火力按要求控制,成丹的品質就很穩定,不存在失敗的說法。

不像一般的煉丹師,要提煉藥材、熔煉藥液、凝鍊成丹等步驟,那些程序都被法陣所代替。

且煉丹師發揮,要看具體的狀態,人的狀態會影響成丹,成功率六成為及格,煉成丹藥還要看品質。

相比起來,傳說中的神農鼎,簡直是超級煉丹神器。

「如果這神農鼎,真像前世所傳言一樣,那它就是一個智能煉丹的神器,只管提供火力能量,與煉丹的原材料,就能煉製出精品丹藥。」庄有為想到前世的一些傳言,但現在不能確定真假。

「據說神農鼎不能認主,我現在還是嘗試一番,反正我有儲物空間,不認主也能輕鬆帶走。」庄有為嘗試對神農鼎滴血認主,可惜他的血液,根本不能融入鼎內,就連注入元力,都一樣會受到排斥。

這種情況,讓他只能相信前世的傳言,神農鼎不能進行認主。

「其實不認主也沒什麼,到時候在集團總部,找一個地方建立丹房,然後培養幾位忠誠的丹徒,讓他們負責照看丹鼎煉丹。」

「畢竟我是不可能,去守著一個鼎煉丹!」眨眼之間,在庄有為腦子裡,就閃過很多想法。

將神農鼎收入儲物空間,庄有為又感覺空間不夠用,實在是裡面儲存的東西太多,神農鼎又大又重。

神農鼎足有一米五高,最大直徑九十厘米,鼎口都有五十厘米,重量達到三百六十斤。

將神農鼎收取后,庄有為開始查看茅屋四周,倚牆壁的木架上,所擺放的一些東西。

進門左側牆壁,擺放的是一排瓷瓶裝著的丹藥,都有名字標註,但庄有為不清楚功效,只能先收取再說。

不過在收取前,庄有為確定瓷瓶內,所裝丹藥還有效果。

「這丹丸,看起來就像剛煉出來一樣,這裡不存在法陣保護,莫非這個茅草屋內,整體都是靜止的時空?」庄有為有種大膽的猜測。

在收取瓷瓶的時候,庄有為大致統計,共有三十三種丹藥,每種都有兩瓶。

在庄有為打開的幾個瓷瓶中,每瓶都是八粒丹藥。

將所有丹藥收取后,庄有為來到左側牆壁,這邊都是一些書冊。

「這些書的紙張材料,看起來很不一般呀,堅韌度堪比布帛,但又的確是很精緻的紙張。實在想不出來,在什麼時候有那種造紙術,當真是大能手段!」庄有為一邊感嘆,一邊將書冊疊放整齊,然後收入儲物空間。

書冊共有二十四本,但實際只有四種,每種分為六冊。

《神農本草經》、《神農丹術紀要》、《世間丹藥解析》、《神農經註解》。

『神農本草經』這個名字,讓庄有為感覺很熟悉,末世前有同名書籍流傳,拿起一本翻看了幾頁,才發現與他記憶中,在末世前所讀完全不一樣。

『神農丹術紀要』,乃是一本煉丹術的寶典,詳細記錄煉丹步驟,與過程中的注意事項,庄有為大致意識到,即便使用神農鼎,都離不開這本書。

『世間丹藥解析』,則是詳細介紹各種丹藥,但敢號稱『世間』之名,且厚厚的六本書冊,確實收錄很多種丹藥。

最後的『神農經註解』,其實分為兩部分,『神農經』只有一本,實為修鍊功法,五本註解為修鍊筆記。

這些書籍,庄有為都沒有細看,全都先收進儲物空間,回到外界后再認真閱讀。

收走兩面牆的寶貝后,就剩下進門所對的牆壁,這一面的木架上,擺放有近百個大小不一的玉盒。

庄有為隨手打開一個,比較大的玉盒,就見到一根粗壯的人蔘,看起來還很新鮮。

「這麼大的人蔘,難道是傳說中的千年老參?」

「看這人蔘的新鮮程度,再次證明這裡乃靜止時空,大能的手段確實高深莫測!」庄有為暗自心驚。

在進入末世前,甚至進入末世初期,庄有為對古代那些仙神之說,都一直充滿懷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