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雨?」

看見小時候的玩伴,夏初雪心情好了不少。

「嘿嘿嘿,我爸讓我給你送東西來了,你也真是的,非要住在這個地方,這都是蜘蛛網和灰塵,怎麼住人嘛?不行,你還是得跟我回去我家住!」

說著就拉起她的手打算朝外走。

「阿雨,這裡挺好的,那不是有床嗎?我就回來看看外婆,明天就離開了!」

「啥?這才剛回來怎麼就要離開?走的時候沒說一聲,回來之後也是匆匆一面,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重生軍工子弟 ?「哎,我也不想這樣啊,可還要勤工儉學賺取生活費呢!」

阿雨想想也是,好像電視里的大學中好多都會勤工儉學賺取生活費。

突然想到什麼,趕緊將懷裡揣著的大包袱和席子給拿出來,在裡面翻找著什麼,終於看見最底下的那個被紅布包著的東西,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來,一層一層的扒開。

「這是?」

夏初雪真的愣了。

這紅布包的竟然是錢,而且裡面的錢居然都是二十,五十,甚至連五塊和一塊都有。

「這是去年我們村裡去年給你湊的錢,只是外婆出事之後走的太急,沒有來得及拿出來,現在正好一塊給你,幸好村長家離我們家不遠,要不然我現在都不一定能跑過來呢!」

看見夏初雪嘴唇蠕動了一下,就知道她那強大的自尊心又開始作祟了,連忙開口堵住了夏初雪即將開口說的話。

「不許拒絕,這可是我們全村的心意,還有大牛剛子他們…他們說小時候不懂事,才那樣排擠你罵你的,不要放在心上!」

大牛和剛子,夏初雪是最記憶猶新的,從小就是他們讓人罵的最歡,有時候甚至拿石頭往自己頭上扔,終於在不勝其煩之下還手了,那次還手也是讓他們幾個小霸王終生難忘。

為此,外婆還曾狠狠的罵她一頓,餓了一整天不給飯吃呢。

她知道外婆是對自己好,生怕鬧出了人命。

可是夏初雪自那以後卻更加的沉默了,他們都說她脾氣死肉鱉,反正拍不出一個屁。但事實上卻真的沒有什麼可說的。

從此冷心冷血,把自己的心鎖在一個小房子內不願意打開。

「小棄?小棄?你是不是還不願意原諒他們?」

阿雨看見她在那裡愣神,就忍不住朝這方面猜測。

「哦沒有,我就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至於和大牛剛子之間小時候的事情,那都已經過去了,我都忘了!」她笑了笑回答道。

確實,按照夏初雪現在這種心境,怎麼可能會和曾經的小孩計較呢?

「對了,他們倆的年齡比我們倆都還要大上好幾歲,現在應該都已經結婚生子了吧?居然還記得小時候欺負我的事情……」

「欺負你?」

阿雨停下了收拾東西的動作,站起身用一種好笑的表情望著她。

「到底誰欺負誰呀?我怎麼記得小時候欺負過你的孩子都沒有好下場呢?雖然一開始都是他們先找麻煩,可到最後總是搞得一身傷,別看你呀不說話,陰起人來那可是一套一套的,為此你外婆可沒少給村裡鄰居道歉呢!」

說著說著,她們就笑了起來。

很快,床已經被收拾好了,其他地方也不用管,夏初雪和阿雨把席子鋪在上面,兩個人合衣而躺。

就這樣一直聊著天,不知不覺外面已經黑了,月亮高高升起,月光還是如小時候那般皎潔明亮,不覺間已經進入了夢鄉。

這一夜是夏初雪一年來睡的最輕鬆的一次,全身心的放鬆,身體被月光照著,彷彿回到了小時候被外婆擁在懷裡的那種溫暖,安心,幸福。

她那個時候就覺得自己有沒有父母都是一樣的,外婆就是她的一切。

「外婆…外婆…我好想你…」

靜謐的黑夜中,夏初雪夢裡囈語著。

第二天,她們都是被自己的肚子咕嚕咕嚕餓醒的,這才想起來,昨天竟然只顧著聊天連帶過來的飯菜都沒有吃。

「現在天太熱,這些飯隔了一夜已經餿了,要不去我家吃飯吧?」

「去什麼你家呀?你看這是什麼?」

夏初雪好像變戲法似的從廚房裡拿了兩隻肥胖的野雞出來在半空晃了晃。

「你什麼時候抓的?」

明明他們兩個人是同時醒來的,什麼時候竟然多了兩隻野雞出來?

「嘿嘿嘿,當然是我剛才在陷阱里找到的呀,正好有兩隻,我們烤了吃吧!」

吃完野雞,阿雨知道夏初雪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所以很有眼力見的離開了。

夏初雪站在她外婆的墳前凝視著墓碑,久久沒有動彈。

「外婆,看到幾個舅舅把你照顧得很好我就放心了!你曾經說過不讓我記恨三個舅舅,我聽你的話,也體諒到他們的艱難,」

阿雨停下了收拾東西的動作,站起身用一種好笑的表情望著她。

「到底誰欺負誰呀?我怎麼記得小時候欺負過你的孩子都沒有好下場呢?雖然一開始都是他們先找麻煩,可到最後總是搞得一身傷,別看你呀不說話,陰起人來那可是一套一套的,為此你外婆可沒少給村裡鄰居道歉呢!」

說著說著,她們就笑了起來。

很快,床已經被收拾好了,其他地方也不用管,夏初雪和阿雨把席子鋪在上面,兩個人合衣而躺。

就這樣一直聊著天,不知不覺外面已經黑了,月亮高高升起,月光還是如小時候那般皎潔明亮,不覺間已經進入了夢鄉。

這一夜是夏初雪一年來睡的最輕鬆的一次,全身心的放鬆,身體被月光照著,彷彿回到了小時候被外婆擁在懷裡的那種溫暖,安心,幸福。

她那個時候就覺得自己有沒有父母都是一樣的,外婆就是她的一切。

「外婆…外婆…我好想你…」

靜謐的黑夜中,夏初雪夢裡囈語著。

第二天,她們都是被自己的肚子咕嚕咕嚕餓醒的,這才想起來,昨天竟然只顧著聊天連帶過來的飯菜都沒有吃。

「現在天太熱,這些飯隔了一夜已經餿了,要不去我家吃飯吧?」

「去什麼你家呀?你看這是什麼?」

夏初雪好像變戲法似的從廚房裡拿了兩隻肥胖的野雞出來在半空晃了晃。

「你什麼時候抓的?」

明明他們兩個人是同時醒來的,什麼時候竟然多了兩隻野雞出來?

「嘿嘿嘿,當然是我剛才在陷阱里找到的呀,正好有兩隻,我們烤了吃吧!」

吃完野雞,阿雨知道夏初雪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所以很有眼力見的離開了。

夏初雪站在她外婆的墳前凝視著墓碑,久久沒有動彈。

「外婆,看到幾個舅舅把你照顧得很好我就放心了!你曾經說過不讓我記恨三個舅舅,我聽你的話,也體諒到他們的艱難,」 ?「本來大山裡人娶媳婦就難,這林家姑娘退親之後,說不定夏家大小子以後就說不上媳婦了,可憐他下面還有兩個弟弟,這以後啊,日子可就難嘍!」

霸道總裁深深寵 夏初雪實在聽不下去了,本來前進的步伐生生轉了個方向,朝著夏老二家中走去。

可當站在他們家門口不遠處的地方時,又生生的停了下來。

精神力探查進去,就發現他們一家人都坐在房間裡面愁眉苦臉,空氣顯得異常凝重。

一個約十五六歲的男孩突然從凳子上坐了起來,手掌狠狠的在牆壁上拍了兩下。

「哼,那樣的姑娘給我們家,我們都不帶要的,她哪配得上大哥呀!又是一個不要臉的……」

「住口!你個混小子胡說什麼?」夏老二張口呵斥。

「爸,三弟哪裡說錯了?那個林家的肯定在外面有人了,沒聽村裡都是怎麼說的嗎?肚子都被人搞大了,居然還敢問我們要10萬彩禮,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太不要臉了!」

正當夏老二正要發火的時候,他媳婦開口了。

「還不是你太沒用?沒錢給兒子娶媳婦也就罷了,就知道罵自家人,窩裡橫行,有本事你去到林家鬧啊?去不去?你不去我去,反正彩禮錢只要一分不少的給我還回來的!」

話說的氣憤,心中卻非常擔憂的看了一眼大兒子夏龍。

這孩子從來都老實勤快,誠實肯干,自答定了這門親事之後就更加的充滿活力。

就怕這件事情一大聲,恐他也沒法子在村裡立足了。

哪個男人未過門的媳婦跟別人跑了,不感到尊嚴受損?哪怕村裡人表面上不會說什麼,但此事就是心中的一根刺,如何能忘記?

這幾天大龍就一直自己呆在房間里不肯出來,哎! 冷魅校草獨寵乖乖女 眼看著都塊三十歲了,到現為都沒有說上媳婦,真是急死她這個媽了。

直接夏龍異常沉靜的說道。

終末之龍 「退就退了吧,我們沒有緣份,她說過會將彩禮還回來的,還有,你們也不用擔心,我沒事!」

說完就起身會去裡屋了,彷彿在人群中多呆一刻鐘,就會被人家笑話似的。

夏初雪在外面正聽的氣氛,突然感覺身後不遠處來人了,轉頭看過去疑惑了,這個中年婦女她並不認識,看起來不是這個村子里的。

她此時是朝著二舅家中方向而去的,難道是…?

正想著,只見中年婦女通過自己的時候多看了她一眼,然後就直接繞過去,爬上了小山坡,到達夏老二的家中。

「你怎麼來了?拿出那種不要臉的女兒,還敢過來見我們?」

夏老二媳婦簡單來人,語氣頗為不善,要不是夏老二在哪裡摁著,恐怕都要上去撓人家了。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嘴巴放乾淨點,枉我是過來還你們彩禮的,早知道就不過來了!」

這下子夏季可就不願意了,本就是血氣方剛的少年,這一下子就像點燃了炮仗似的直接將人往外拖。

「你們家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還這麼猖狂?給我滾,否則我揍死你!」

夏老二媳婦順勢將對方身上的包袱給拿下來,打開一看,果然是他們家的1萬塊錢彩禮,可是還有提前買的三金首飾卻沒有了。

「等等,俺們家賣的三金怎麼沒了?交出來!果然不要臉的一家,做錯了事還想貪別人的東西,你就不怕走出去被村裡人戳脊梁骨?」

「什麼三金?我沒見過!」

中年婦女咬死不承認,本來他連這1萬塊錢都不想還的,要不是村裡的流言太多,現在她哪能站在這裡好好說話?

「呦呵,我當著是誰呢?原來是你們這一家子呀,好傢夥,老的年輕時候就是硬上了老林的床,現在小的該不會也是硬上了人家的床才被搞大了肚子的吧?」

另一個方向的小路上傳來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夏初雪第一時間就聽出來這就是那個大舅母的,沒想到她文人那麼刻薄,居然能夠過來給二舅舅家幫忙,這話說的不可謂不惡毒,聽得夏初雪只想拍手看好。

「你放屁!」

可能是戳到了對方的痛處,中年婦女臉色都有些扭曲起來。

「我放屁?呵呵,全村的人加起來都沒有你們家的屁臭,…………」

到底是經常吵架的主,嘴裡噼里啪啦的罵著各種難聽的話飆出,居然連一句重複的都沒有。

「好在是現在這個社會,要是在古代呀,那可是要沉塘被活活淹死的!」

「你…你這個醜女人!」

中年婦女被大舅母給罵的毫無招架之力,最後只能跺跺腳想要離開,結果剛走沒兩步就被她給拽住了,腳腕使勁用力,狠狠的踢在了中年婦女的身上,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索性也不爬起來,直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總之連哭帶唱的,盡顯農村潑婦罵街的本色。

夏初雪真是聽得一愣一愣的,到底是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姑娘,聽到最後竟然開始不堪入耳了,尤其是大舅母,簡直服了她了。

她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佩服過大舅母,這是潑婦的鼻祖呀!想到小時候,看來對方還是手下留情了的。

最後三舅母一家也著急忙慌的從另外一條小道爬上了山,加入了戰局。

「好呀,你們合夥起來欺負我一個人是不是?」

「就欺負你咋地了?」大舅母雙手叉腰,大肚腩一挺。

她向來是個混不吝,吵架干架從不含糊,別看經常欺負老二和老三家的,那時不時他們點小便宜,但是那都是關起門來自己家的事情,現在家人被欺負到頭頂了,她哪裡還能坐視不理?

三舅母看事情一直這樣也不行,於是對著地上的中年婦女說道。

「這件事情終究是你們家的錯,你把欠大哥家的東西全部都還回來,並且賠償精神損失,這件事就算了了,否則我就去你家鬧,讓你閨女的那個拼頭看看,他看上的人家是什麼貨色!」

這句話可是說到了中年婦女的命門處。

她家丫頭的對象壓根不知道這邊已經定過親,如果真要是鬧起來的話可不好收拾。 ?「那什麼,俺…俺這就回去把三金給你拿過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聲音一改剛才的撒潑無理,取而代之的是低聲低氣。

「光是把三金拿來就行了?定親這麼長時間以來,你們家跟俺要了多少東西?哪怕是拿了一根柴禾也要還回來。」

二舅母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東西能夠要回來就好,至於鄰家那個姑娘,不要也罷。

夏初雪在旁邊聽到最後事情已經圓滿解決,索性就沒有現身,打算回帝都的時候將幾個表哥給帶上。

好歹能夠混點飯吃,至少存的錢夠回農村娶媳婦的。

打定主意后,夏初雪就朝著深山密林中前行。

隨著越來越深入,空氣中的靈氣從無到有,甚至在深山裡竟然找到幾株有靈氣的枯黃草藥。

入眼望去,到處都是重巒疊嶂的山脈和茂密的叢林,路也更加難走。

「看來這裡已經距離村落很遠了!」

看了看周圍,全部都是原生態的自然形成,沒有絲毫人為動過的痕迹。

夏初雪將玫瑰和小蜜從空間里放出來,一出來,兩個傢伙就歡快的不得了。

尤其是小蜜,她不像植物妖一樣時間久了就能化形,然後重新修鍊,妖獸化形只有到九階妖獸還可以化形,之後才達到聖獸的級別。

再加上體型肥胖碩大,一般情況下,夏初雪都不會讓她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