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眉飛色舞,滿面紅光,似乎做出這一番戰績的,不是洪錚,而是他本人。唾沫橫飛,滔滔不絕。

洪龍騰有些欣慰,但更多的則是擔憂。洪錚越來越強不假,但洪錚所遇到的對手,也是越來越強大。無論是洪天下,蓋夢波,還是骨伽羅,亦或者天機聖子。每個人,都不是善茬。要是出現了比天機聖子還要強大的人呢?

龍城中人,則是無比振奮。他們現在已經徹底歸順了洪家,以洪家為尊。洪錚表現的越強大,他們也就越安穩。

葉山眯起了眼睛,視線在洪錚身上一直沒離開。

這個年輕人,不能小覷。他所表現出來的戰力,比眼線所傳遞出的,還要厲害。而且,他展現出的能量,更是可怖。推衍出八品大術,力撼寶術劫,現在更是逼走天機聖子,擊斃三大天寵。無論葉山承認或者是不承認,洪錚,已經走上了一種巔峰。他葉山有種預感,將來的黃金大世,洪錚必定能夠綻放出屬於他那一抹的璀璨光華。

接下來,拍賣會依舊在舉行。舉行了三日,期間雖然少了閃電石,雷霆金,遁龍樁,還有風雨無情圖。但整個拍賣會依然是高亢無比。因為還有洪錚煉製的八品劍決壓陣。

最終,八品劍決被掌控之地外,一個名叫耶釋宗的大教以百萬靈玉的價格拍下。

耶釋宗所在的掌控地,名字就叫耶釋地,與雲海地毗鄰而居。當然,耶釋地是四階掌控地,整體實力要比耶釋地強大。

洪府內,耶釋宗的一名老者握住洪錚的雙手:「洪公子,他日若是有時間,可以來耶釋地做客。」

這名老者慈眉善目,笑的異常和善,滿是敬佩的看著洪錚,臉上更是有恭敬之色。

妙妙荷爾蒙 「好,一定。」洪錚不動聲色的抽回了手臂,被一個老頭子握著雙手,他還真有一絲的不習慣。

靈城內的一些家族,此刻都進入到了洪府中。其中就有趙家的趙洞天,還有趙三石。趙三石以往也是一個天資縱橫的年輕人,現在的修為,也達到了孕骨三轉的境界。但與洪錚一比,差距就明顯出來了。

「洪兄啊,你的腳步,我恐怕是趕不上了。」趙三石很是感慨。

洪錚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多說什麼。更沒有安慰,這個時候的安慰,顯得有些虛偽。

「洪公子,我們準備搬入到龍城,可否同意?」趙洞天問道。靈城中,現在也就是趙王府與洪錚的關係不錯。

「當然可以,趙王府若是有資質出眾的年輕人,更可以進入洪家修鍊。」洪點頭答應。 趙洞天聞言,無比狂喜。現在要問整個掌控之地,除了雲海宗,哪裡的修鍊資源最為豐富,毫無疑問的就是洪府。

以玉涵宮為府邸,內部蘊含無數驚世大陣,日夜採集天地靈氣,日月精華。還有鍛體大陣,模擬大陣。而且,還有殺陣。大陣若是被激活,很難有高手能夠攻進去,安全性可想而知。

「感謝洪少爺,大恩無以為報!」趙洞天渾身顫抖,激動的。

他的身後,還跟隨著一名老者,那是靈城輕敵侯府的步輕敵。當日上官墨苔被擄走,洪錚又與雲海宗走上對立面,步輕敵曾經站了出來,說要不與洪家共進退。當他做出那個決定的時候,就意味著他與洪家開始決裂。

「洪少爺……」步輕敵臉上出現了複雜之色,眼眸中有懊惱與悔恨。如果當初自己果敢一點,現在會不會是另外一種結局?

洪錚這段時日的成長,他看在眼中,驚為天人。劍斬洪天下,口吞蓋夢波,連擊三大天寵。更可怕的是,他還煉製出了八品寶術。最為詭異的是,他從祖地歸來后,雲海宗居然不敢找上門來。

不,應該說找上門來了。掌教爵風曾經找上門來,但是被那尊巨大的黃金獅子一口吞下。

現在的洪錚,只要不死,只要給他時間,誰能夠制約?

洪錚轉過頭,看向步輕敵:「什麼事?」

洪錚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古井不波,如一汪深潭。或許有情緒,但步輕敵看不到。

看到他的表情,步輕敵嘆息一聲,一瞬間像是蒼老了無數歲:「那個……我能搬入龍城嗎?」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要問一下。

洪錚思索了一會兒,立刻否決。倒不是因為步輕敵曾經背叛過他,而是他覺得步輕敵這個人,充滿不確定性。要是入了洪家的話,可能會給洪家帶來危機。

洪錚一直小心翼翼,為了洪家,他必須要將所有的不確定因素摒除。

「入龍城可以,但入洪家不行,你自己考慮。」洪錚說完,就走了出去。

趙洞天滿面紅光的拍了拍步輕敵的肩膀:「你站錯隊了啊。」

步輕敵苦澀的笑了笑,形體更加蒼老了。

洪家演武場上,被布置一尊尊大鼎。鼎內盛滿了金色血液,那是屬於達摩鱷的。地底同時埋下了達摩鱷那龐大的屍身。正通過無數陣法,開始煉化。鼎內盤坐了不少洪府中的天才,開始鍛體。

滿城風雨看潮生 其中洪不破的氣息增長的最快,隱隱有一種純正而強大的氣息沖霄。他一臉書生模樣,但眉心中,出現了一道印記。如同一隻豎瞳,即將要睜開。

「洪不破的血脈,很不簡單。」洪錚自語,看著洪不破眉心中的豎瞳,隱隱覺得從哪裡看到過。但一時半會間,又想不起來。

洪銘因為覺醒混血血脈,威壓十足,但一些寶術與真法,都是被遺忘。

洪錚覺得,這也是必須要儘快解決的問題。

龍城中的天寵們,都散去的差不多了,多寶齋的人,也是在緩緩撤走。

第二天,天剛剛亮。洪府大門就被叩開,是多寶齋的人。他們答應了洪錚的要求,將器皇塔煉製的血鋼大刀送了過來。還有藥草等。那些藥草很不凡,堆積在地上,讓整個洪府充滿了生機,還有一股不朽的氣息。

「你真決定去洪王地?」當洪錚說出要走的時候,洪龍騰沉默了很大一會兒,才開口。

「是的,我必須要去。」洪錚語氣很堅決,「爺爺,你們平時沒事,就待在洪府中,不要出去。並且將大陣激活。雲海宗那邊,一時半會,是不敢來臨的。另外,我留下了遁龍樁,還有血鋼大刀,給洪府子弟裝備上。洪不破就留在洪府吧,也好照應。至於洪銘,你是跟我一起去洪王地,還是怎麼辦?」

洪銘想了想:「我現在越來越感覺體內充滿無窮爆發力量,但是苦於沒有真法寶術,難以對敵。我還是不跟你一起去了,對你來說,也是個拖累。我先在洪府中,夯實自己的根基。先將自己的境界提升上去。」

洪錚聞言,覺得洪銘說的也有道理:「白鴻鵠,你這邊,要多上點心。龍城既然以洪家為尊,你就必須要盡到責任。城內禁止打殺,更多的時候要維穩龍城。投奔洪家的高手,一一盤查,只有底子極為乾淨的人,才能夠收留。」

「洪少爺,這個你放心。」白鴻鵠低下頭,恭敬的說道。

「嗯,如此看來,洪府暫時很安全,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我先走就開始出發了。」洪錚仔細想了一圈,覺得沒有什麼遺漏的地方,開始準備,出雲海。

「照顧好自己,若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就回來。」洪龍騰眼眶濕潤了,聲音有些沙啞。

洪錚回頭,沐浴在晨光中,笑容有些燦爛:「爺爺,我知道了,不用擔心我。」

「保重。」洪銘開口。

洪不破也是一臉不舍:「等你回來,最好也把仙子給帶回來。」

洪錚再次笑了一下,展開鳳凰翅,全力一飛,眨眼就消失在了龍城眾人的視線中。他飛上雲端,體內血液漸漸沸騰,變的滾燙。圖騰源力源源不斷湧進他體內,凝實他的元神。讓他的元神越發的強大。

若是他現在元神離體而出的話,一定會如一尊真龍。龍城在他的視線中,越來越小。他也飛的越來越遠,他飛躍了荒漠地帶,飛過了橫斷山脈。來到了死城上空,就在他準備掠過去的時候,他瞳孔一縮,猛然看向死城。

死城被迷霧籠罩,裡面盤踞了很多荒獸,發出震天獸吼聲。

死城為何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洪錚也探查過很多次,但沒有發現。

讓洪錚停下來的原因,是死城中央,剛剛有一股若有如無的氣息一閃而過。若不是洪錚現在的靈覺極為敏銳,若不是洪錚時刻注意死城,這氣息洪錚也不會發現。

那氣息傳來的方向,是死城神廟。

當初在神廟中,洪錚發現了鎖龍井,井中還有一滴龍血,被洪錚得到。

洪錚降臨在神廟前,抬頭看著斑駁古老的神廟,臉上出現了震撼之色:「大道痕迹!」 神廟已經呈黑灰色,似乎是因為經歷了風風雨雨的原因。洪錚抬頭,看著眼前的神廟,瞳孔閃爍發光。

他緩緩前行,散發出一股氣勢,沒有一尊荒獸敢靠近。離他近的一些荒獸,全部匍匐在地上,身軀瑟瑟發抖,不敢靠近。

他沒有理會這些荒獸,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神廟。

古神廟牆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痕迹。有像是被刀劍劃過的,有像是被利爪生生抓出的,還有的像是被雷霆閃電擊中留下的。各個痕迹布滿了整個神廟,讓神廟看上去異常的滄桑。

「大道痕迹……」洪錚再次喃喃自語,當初洪家老怪物曾經跟他說過,他要完成完美道體,就必須要鑄造出泥丸宮。而鑄造泥丸宮的前提,就必須要尋一尊充滿大道痕迹的宮殿。

這事,他一直記在心中。

當初他第一次進神廟的時候,他心中就隱隱有種直覺,自己一定會再次與神廟打交道。當初那種感覺來的很是突然,從冥冥中傳來,摸不到頭緒。

「這神廟到底是誰留下的?這大道痕迹,又是如何形成的?」洪錚滿腹疑惑,走上前去,右手貼在牆壁上,撫摸那些痕迹,指尖不斷傳來出凹凸起伏感。

閉上眼睛,腦海中突兀出現無數畫面,浮光掠影。

第一幅畫面,是神廟矗立在一處仙境中,景象祥和,瑞霞綻放,有珍禽異獸在游弋奔走。突兀的,天空中降落下來億萬重閃電,劈在神廟上。神廟震顫,但沒有毀。但是它的牆壁上,留下了痕迹。

閃電不斷交織,化為一張羅田大網,不知劈了多久,將牆壁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第二幅畫面,則是人間仙境已經消失不見,出現在一座大荒中。崇山峻岭,原始古木淋漓,毫無生機。而神廟,則是矗立在群山萬壑中,遠離塵囂。它靜靜的矗立在那裡,亘古不變。直到有一天,有兩尊閃爍發光的人影,來到神廟前,爆發大戰。大荒被打的破碎,神廟依舊在震顫。到最後,二人似乎用盡了法力,靠在牆壁上,開始近身戰。每一擊,都在牆壁上留下痕迹。

第三幅畫面,神廟所處的場景再次變換。漂移到星空中,一尊鯤鵬化為丈長靠近,雙爪抓向牆壁,留下爪痕。

第四幅畫面,異常驚人。

那是一尊有一個掌控之地大小的巨人盤坐虛空中,正在修鍊。而神廟則是懸浮在他的眉心前,如同一滴露珠。他眉心綻放光芒,無數光芒籠罩了神廟,但就在這時,那巨人雙目猛然爆睜。因為一桿血紅色長槍從虛空盡頭划來,從他腦後貫穿而過,刺透出眉心。神廟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

無數的畫面閃過,洪錚額頭上布滿了汗水,睜開雙眸,眼中有濃濃的驚色:「這神廟,根本就是一座泥丸宮殿!更有可能,泥丸宮就是那巨人的。他到底是誰,如此之強,居然被一桿長槍擊碎泥丸宮大穴而死?殺他的人,又到底是誰?」

洪錚看著神廟,眼中出現了複雜之色。如果不是今日他福至心靈,冥冥有感,這神廟可能會一直在這裡埋沒下去。或許有一天,有人能夠發現它。但更多時候,可能會在這裡矗立,直到毀滅。

他走進了神廟中,鎖龍井還在,兩根粗粗的黑色鐵鏈沉入到井中。但井內已經空了,沒有任何東西。

他歪著腦袋,覺得井實在是很奇妙的一種東西。

普通人飲水,需要井。飲水思源,首先想到的,也是井。井本身似乎也具有難以想象的神秘性。比如鎖龍井,居然能夠鎖住一條真龍。他又響起當初那株菩提悟道樹,紮根在一口井中。出雲古皇的孕仙棺,橫陳在一口仙井上。

當初玉翅金蟾戚夢秋施展過一道神通——觀天術。那是一種一尊老蟾盤坐井中的景象。

「為什麼,到底代表了什麼?」洪錚充滿了疑問,而後覺得有必要去玉翅金蟾的族內走上一趟,去問個清楚。

神廟內,一片空曠,除了鎖龍井,再也沒有其他任何東西。並且有無數的死氣在沉浮,這給洪錚的感覺很怪異。就像是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座神廟,而是一個行將就木,心存死意的老者。

「我好像能夠明白你的意思。」洪錚聲音不大,像是說給自己聽,但更像是說給神廟聽的,「主人戰死,你卻苟活這麼多年。化為神廟,隱匿在紅塵中這麼多年……我要是你,也會厭倦,也想崩碎自己。」

神廟微微顫動著,似乎在應對洪錚的話,一股悲憫的氣息開始出現,而後迅速籠罩整個神廟。

「其實我覺得你完全不需要這樣,存在即為合理。你既然存在這麼多年,必定有你存在的意義。」洪錚說道。

神廟再次顫動,似乎在贊同洪錚。

「你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東方十五,舉世皆寂,唯我獨醒。我沒經歷過這種痛,但我覺得,那應該是一種從骨髓中傳來的痛。」洪錚撫摸著牆壁,撫摸著地面。臉色漸漸悲傷起來,「不,我經歷過。上官墨苔被擄走,我經歷過憤怒,而後是絕望。我暮然回首,芸芸眾生,居然沒有一個人能幫上我的忙。一切都要靠我自己去救她。李輕依身死,我更經歷了絕望……那時候,我覺得天地似乎只剩下我一個人踽踽獨行。」

「我在奇葯魔地沉屍十年,一朝復甦……那更是一種孤獨。」

「我在追尋父親的足跡,但毫無發現。從前,現在,未來,我都要去追尋。可能會有結果,但更可能沒有結果。那同樣是一種深入到骨髓的舉世皆寂感。」

洪錚很少會說這麼多話,但今日入了這神廟,將心底所藏,全部訴說了出來。

半刻鐘后,洪錚起身,笑容很燦爛:「你看,我依舊能夠笑的很燦爛。我依舊要笑著去追尋既然存在,就要用上全部的努力,對不對?」

他笑的很燦爛,笑容很乾凈。

神廟似乎被感染了,劇烈的顫動起來,牆壁上的痕迹不斷的發光,似乎是大陣被激活。牆體上的斑斑銹跡在剝落。 大道痕迹發光,激活古神廟,一剎那的時間,古神廟完全大變樣。周身騰起了洶洶神焰,騰騰而起。 我就這樣出名了 神廟似乎在蛻變,牆體不斷的在剝落。片刻時間,就大變樣,化為了一尊琉璃宮!通體透明,如同瑪瑙,綻放琉璃光。從內到外,煥然一新。但是大道痕迹,依舊存在。

洪錚長大了嘴巴,看著神廟,不明白神廟為什麼發生這麼大的轉變。

神廟繼續綻放光華,內部居然出現了億萬星辰,如雨點一般,在輪轉。紫霞映祥瑞,鴻蒙光濺射。宏大的波動席捲,神廟全面開始復甦。

它一復甦,就造成了極端恐怖之境。

凡人界倒沒有收到影響。

但是星空中,無數星辰搖曳。一股股星際颶風出現,一些星辰,在墜落,在炸開!洪王地,開始搖動。洪王地地底,洪望天猛然睜開雙眸,驚異的抬頭:「誰的泥丸宮復甦?」

帝皇府中,詹璇璣正在打坐。忽然,他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從遙遠的西北傳來。隱隱透發出一股浩蕩紫氣。

「誰的泥丸宮?」

一處血海中,一尊龐大的身軀睜開了雙眸,眼中似汪洋,血狼滔天。他的眉心中,有一顆指紋印記。正是當初被洪錚斬殺的指紋聖子!

指紋聖子看向雲海宗的方向:「有意思,一尊泥丸宮蘇醒了……」

鳳蒼宇在盤坐在星空中,忽然,他的體內傳出了聲音:「咦,有一尊泥丸宮蘇醒了……」

神廟全面蘇醒,意念極為宏大,沖霄而起,氣息傾覆蒼穹,日月無光。上面的大道痕迹一道道,每一道,都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那氣息實在太過於強大,死城中的荒獸全部昏死了過去。洪錚不得不退後,很快就退到了神廟之外,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神廟。

神廟的氣息爆發出的快,但消失的更快。它從復甦,到收斂氣息,不過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但就是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讓洪錚清楚的認識到了神廟的恐怖。

陡然間,神廟開始縮小,向洪錚疾射而來,眨眼間,就化為了拇指大小,居然融入到了洪錚的眉心中!

「吼!」神廟進入到洪錚的身軀中,洪錚忍不住爆發出了恐怖的咆哮聲。感覺身軀快要被撐爆了。

他眉心中,神廟發光,溝通了他全身筋脈,渾身骨骼,周身血液。他骨骼咔咔轉動,神廟發出的光,將他全身骨骼全部的扣緊。骨骼間,沒有一絲縫隙,完美無瑕!元神更是咆哮一聲,化為一尊金龍,湧入到了神廟中。

頓時,洪錚盤坐在那裡,眼眸中出現了斗轉星移,星辰墜落,開天闢地之景。眼眸中,鴻蒙氣不斷溢出,瀰漫了整個死城。

洪錚的氣勢,在不斷的增強,一股無形的場域擴散而出。以洪錚為中心,居然出現了一座宮殿虛影。在這虛影中,有錦繡山河,浮生萬物。洪錚在這場域中,宛若主宰。

轟!他輕輕一握拳,被宮殿虛影籠罩的事物,全部的破碎,甚至就連空間,都出現了裂縫。如果讓詹璇璣這種級別的高手看到洪錚此時狀態的話,一定會驚為天人,因為這是領域的雛形!

整個年輕一代,能夠修鍊出領域的,屈指可數。那可是徹地大境的高手,才有的能力。徹地大境的高手,熔煉十方福地於自身,結合天下萬數珍寶構架成獨立空間。在領域內,幾乎是無敵,處於永恆無敵狀態!

神龍元神一進入到神廟中,就感覺元神無比凝實,幾乎要化為實質。鱗片全部張開,貪婪汲取著什麼內的痕迹。同時,元神也在參悟上面的大道痕迹。

「你既然已經新生……那麼就叫你龍宮吧!」洪錚自言自語。

古神廟發光,似乎很是認可這個稱呼。

「大道痕迹太過於玄奧,以後再參悟,現在參悟,反而會不好。」這是洪錚冥冥中的感覺。他起身,氣息悠長無比,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龍宮發出的光,將他肌體錘鍊了一遍,讓他肌體強度已經達到了一種巔峰。

仔細的看去,他白皙的肌膚上,隱隱約約布滿了花紋,時隱時現。花紋的樣子很是詭異,像是裂紋一般。舉手投足間,花紋閃現,發出寶光,構架成繁複的陣法。

靈體大境的肌體強度!

洪錚猛然睜開眼睛,他的肉身境界,已經跨入到了靈體大境。但元神境界還沒有提升上去。那些花紋,就是血肉大陣。那是天生的大道痕迹,不需要推衍,以感悟自然形成!

轟。

他憑藉肉身之力,打出一拳,沒有動用任何法力。

只見那些花紋復甦,被激活,一道道紋路亮了起來,有秘力流淌。血肉大陣發光,全身充滿爆發力。一拳擊出,虛空都要炸開了,發出氣爆聲。拳頭上,寶光橫空,化為一輪烈日,照耀死城。

「肉身強度,跨入到了靈體大境!現在我不需要動用任何法力,就能夠與靈體大境的高手一戰。」

事實上,他現在的境界依舊在孕骨巔峰。因為他還沒有再血肉中刻畫濃縮大陣。他一直想走極致孕骨路,等全身骨骼都衍化為寶骨的時候,他將會是靈體大境高手中的第一人!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展開雙翅,扶搖直上,沖向掌控之地外。足足飛了十來天,他的視線中終於出現了一尊與天齊高的山嶽。

山嶽無邊無際,撐天而起,隔絕了世間一般。山嶽周圍,還布滿了一層薄薄的光幕,那是天然屏障。達不到一定的修為,根本跨越不過去。這也是修為低的修士,一輩子沒走出過掌控之地的原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