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都大帝的判官筆是我的……咦?怎麼不見歿世黃泉圖?交出來!」她閃電般的目光,掃視了一下戰場,忽地粉臉煞白,一聲斥喝,從口中傳出。

頓時,這女子咬牙切齒,三千青絲飛舞,從虛空中探出一隻五指如山的玉手,夾帶風雷之勢,向韓星劈面抓來!

她的話傳入眾人耳中,不亞於平地起焦雷,盡皆震驚:「判官筆……黃泉圖……酆都大帝……居然真的存在?」

在這裡的每一個人修為都不低,自然知曉許多常人所不知的秘密……

酆都大帝是一個近乎飄渺的神話人物,傳說地府就是他所締造。

這是一個億萬陰靈共尊,統攝冥土萬域,腳踏十八層地獄,能與天抗衡的真正的荒古帝尊級人物!

酆都大帝雖與此界陰陽相隔,卻留下傳世道統在人間—-輪迴府。

所有的人豁然明白,那女子口中所指的判官筆,便是眼前飄浮在空中的這管黃泉神筆!

而被九爪神龍毀去的弱水古卷,一定便是歿世黃泉圖!

據說,這二件法寶乃是酆都大帝親手祭煉的傳世聖兵……交由輪迴府的冥河老祖所掌握。

這兩件不屬於人間的武器,一直被大羅天界列為禁忌的法寶!

一定是冥河老祖把這二件法寶又傳給了獨狐殘,不然不會在這裡出現。

獨狐殘怕被別人識破,才假託別名使用。

當明了這些以後,赤桑等這片大陸的護道者,更是倒抽一口涼氣……

大羅天界輪迴府的冥河老祖,搞不好就是一尊不出世的古大帝級人物,而獨狐殘一準便是他的子嗣!

獨狐殘如今死了,讓冥河老祖一脈相傳絕了根,他豈能善罷甘休!

大帝一怒,血流萬里!

一但開戰,弄出動靜太過巨大,就會牽連到整個地府一脈,恐怕連傳說神話中的酆都大帝都會被驚動。

紅顏錯 到那時,戰爭的爆發,地府大軍壓境,鬼帝、鬼聖與鬼神、鬼仙能直接撕裂虛空,踏足人世間。

黑暗就要降臨!

那將會發生一場人世間與地府之間的曠世大戰!

一般出現這種情況,人族必敗無疑……

因為登天仙路被「天道」封印,不允許世上的人成「仙」!

在沒有「仙」的彈壓下,地府把人間變成煉獄,會像摧枯拉朽一樣簡單!

試問到那時,誰人可以抵抗?

看來,人族戰神大能打開登天仙路,成「仙」迫在眉睫!

就在赤桑等人在為這片大陸的命運擔心不已之際,那邊廂,韓星的處境,已經陷入了岌岌可危的程度。

憑空出現的一刀一掌,強勢霸道,發出一片無比璀璨的光,要收割他的性命!

鳳凰醉:邪君盛寵殺手妃 韓星命懸一線!

石古海人刀合一,威力何等強大……

漫天爆發的刀芒,劃出了一個燦爛光閃的圓弧,刀尖向一道無堅不摧的璀璨光柱,碧光四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刺向韓星的腦後。

就在韓星伸出的手掌,堪堪剛要抓到那管判官筆時,忽然覺得腦後亮起一道猙獰宛如閃電般的刀芒,剎那間心中大寒。

此刻,兩人相距不遠,石古海又是傾盡全力從暗處突襲,韓星想要避開這一刀,斷無可能!

韓星身子一晃,腦後被巨大的刀芒力量所推,迫使身子踉蹌往前搶了了兩步……

頓時,他只覺得一股冰冷的殺意衝進了自己的顱骨之內,只覺得腦海中血浪翻湧,錐心刺的痛,喉中腥甜,驀地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他身子一弱,順勢低頭,便在這一瞬間,那柄刀緊貼著他的頭皮一刺而過。

若不是韓星修為尚可,此刻只怕這一刀的刀芒,便要了他的命。

就在韓星還沒緩過神兒之際,只聽得一聲震耳狂吼響起:「留下判官筆,我送你上路!」

石古海手腕一扭,他手中那把明月斬天刀,像一輪赤紅色的彎月墜空,勢比奔雷狂電,從韓星的頭頂上,陡然劈了下來。

刀如匹煉,殺勢已成!

刀芒在距離腦後不足一尺的地方爆發,任你是大羅金仙也都躲不過去。

這一刻韓星整個人被刀芒籠罩,壓制的身僵如鐵,空有一身修為竟無法動彈半分。

他驀地瞪大雙眸,知道再也躲不過去,一時間萬念俱灰,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在迷迷糊糊中,他只聽的赤虹霞與殷玲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叫:「韓星!韓星!」

韓星沒有睜眼,只是在嘴角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心中默默輕聲呼喚著:「我們來生再見了……」

轟的一聲,石古海手中的明月斬天刀威能極限爆發,如泰山壓頂般的劈了下來!

刀刃在尚末切進韓星的頭顱還有一寸之距離之際時,刃寒之芒己經透過了肌膚,讓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道血口,向外狂飈血線。

這一刀幾乎劈掉了他的頭顱!

下一秒,便要韓星人頭落地!

張大炮的悠哉日常 「住手,敢戮荒古血脈者,斬!」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聲低沉的長嘯,在眾人耳中響起。

一道巨大的劍光,彷彿自天外而來,如蛟龍行天,帶著無窮的殺伐之氣,朝石古海斬來。

轟隆隆——

一座高插入雲的山峰,擋住了這天外一劍的去路,被從山腰斬斷,發出一聲震天大響,山峰粉碎,山脈劇烈抖動起來。

「當!」

這把劍飛馳著轟然躍出,在刻不容緩之際,緊貼著韓星的頭皮插了進來。

這是帶著天地的意志的一劍,彷彿能毀天滅地!

刀劍轟然對撞,石古海手中的明月斬天刀衝天拋飛。

接著,只聽「哧哧」連響,石古海身上的護體神光被炙熱耀眼的白色光劍斬開,雙臂陡然傳出肉裂骨斷之聲。

石古海慘叫,朝後踉蹌飛跌。

這把劍具有無比可怕的殺伐之力,他雙臂之上的精肉,被劍芒剔絞得精光,只剩下了白花花的臂骨。

解圍!

下一刻,所有人臉色猛的一變……一道人影,像天外飛仙般由遠至近而來。

韓星隱隱只感覺頭頂上傳下來的殺機盡除,知道自己被人救了。

他猛然睜開眼睛,但身子卻猛地后連退數步……

「這是真的嗎?不是我死了在陰曹地府里相見吧……」韓星使勁兒一咬舌頭,又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一陣劇烈的疼痛,讓他瞬時頭腦恢復清明:是真的!

韓星逆著陽光看去,只見天上那道人影映在光輝之中,看不太清,,若隱若現的只是一個輪廓。

但這道輪廓的影子,他又怎會忘記?

這身影在荒古秘地中,早已深深鏤刻在了他的心中……

只見此人雄姿挺拔,一身青袍,雙眼深邃的如同無盡的虛空,手中一把戮天絕命劍閃爍著炙熱的光輝。

幽冥荒奴!

剎那間,韓星的眼眶濕潤了……

「青衫神劍韓海雲,爹爹?」

韓星明顯感覺對方的射來目光裡面,包含了無窮無盡喜悅和關愛,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血脈親情,在這一刻,重重的楔進了他的心中。

「在荒古秘地中,已經錯失了與爹爹相認的機會,這次斷然不能錯過……」驀地,韓星從心底湧起來一股莫名的悸動……

他便要撲上去,父子相認。

但他晚了!

只見一隻繚纏繞著神玄法則的玉手,貫穿天地,化作一道長虹,一下子就到了眼前。

沒有人會想到,這隻手如同磨盤一樣,向韓星兜頭抓來!

這隻手突兀迅疾,讓韓星如遭雷擊,迫不得已,快速退了回去。

他避過了一劫,但天靈蓋上卻留下了五個指印,頭顱並沒有被洞穿,鮮血順著他的發綹往下滴。

若不是韓星施展的是鯤鵬虛空術,就不會僅僅是指影印在他頭上,只怕頭都會被抓爆了。

這一戰,是韓星出道以來,最為兇險的一戰!

「荒古血脈的成長,是在血與火中歷練出來的,我若太過寵溺,他何日才能聖體大成?」空中那人喃喃自語。

他一劍重傷石古海后,並沒有乘勝追殺,而是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韓星身上。

他眸子深邃無比,關注著事態的發展,在猶豫:「此子己經避開了致命一擊,自己是否還需上前……幫還是不幫?」

「在各種體質天驕輩出的年代,靠拼爹焉能有什麼出息?荒古血脈能否夠快速成長起來,還要靠他自已……」他搖了搖頭,

雖然已經看出來襲擊韓星的女子十分可怕,卻無上前相幫之意。

不知道為何,此時他雖然強忍著父子親情,不欲相認,但整個人卻有點不知所措,一雙眼晴依舊落在韓星身上。

突然,後方響起驚天狂吼,震得他頭皮發麻,下意識循聲望去,卻見是青蛟王龐軀如山嶺橫空,咆哮飛騰,與赤桑等人正在展開殊死之戰。

那人心下一沉,稍微思忖后,陡然轉身,斷然道:「眼下還不是相認的時機,先幫他清理了外圍強敵再說!再說了,那二位貌美如花的少女,似乎對那臭小子格外關心,說不定將來就變是……不行,得救!」

此刻,赤桑等人被青蛟王龍浩宇現出延綿萬丈的巨蛟真身團團圍住,巨大蛟首齜牙吐信,軀體搖曳,蛇尾當頭亂擊,讓眾人應接不暇。

驀地,青蛟王咆哮騰卷,鋪天蓋地的利爪向兩個年輕貌美的少女抓去。

那人見此情景,殺意濃烈,高聲傲然道:「誰敢動荒古血脈身邊之人,我第一個殺了他,若敢傷二女一根寒毛,我便用他祭我這把三尺青峰劍!」

「殺」

話音剛落,他手中那把劍青芒閃爍爆舞,如銀河奔瀉,一道驚天劍芒瞬間斬出。

青蛟王的瞳孔急劇收縮,意料不到的是來人竟是離仙只有一步之遙的大帝境戰神。 轟!

萬丈之內古木岩石,皆被這道恐怖劍氣絞殺為齏粉。

青蛟王龍浩宇眼見劍光發出的狂暴力量如血日噴薄,奔向自己,知道如若硬接,勢必會被揮為二斷。

他應變神速,瞬間鬆開了絞扭如麻花的巨大蛟體,當空翻轉飛旋,掉轉頭來,用蛟體最堅硬的那部分……一根如山峰般巨大的獨角,迎了上去。

「咯嚓」一聲,青蛟王頭上的那支巨大獨角頓時被斬斷,那把劍順勢越過了蛟頭,貼著它如山嶽般蜿蜒起伏的蛟軀,滑斬而過。

劍鋒所過之處,一陣叮噹脆響,從空中雨點般落下一片片臉盆大的蛟鱗。

青蛟王龍浩宇頭角折斷,身上的鱗片層層碎裂開來,它飛旋怒吼,眼前金星亂舞,遮天蔽地般的從空中跌落了下來。

他在地上蜷盤起巨大的蛟體,極為痛苦的抬頭咆哮:「你是何人?竟敢與蛟龍一族作對,簡直是……」

龍浩宇剛想說「找死!」但話都滾到了唇邊,卻突然打住了,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因為他看見了一樣自己做夢也想不到的東西……

霎時間,他臉色驟變,顫抖的張大了嘴,眼神中射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戮天絕命劍!

蛟龍一族最為凶暴狂猛,但當他認出了這把劍后,也不由得軟了下來……

這把劍無人不識,曾讓大羅天界斗轉星移,蒼穹染血!

戮天絕命劍,毀天、崩地、滅自己!

劍在人在,劍毀人亡!

世人皆知,當初這把劍的主人,在大羅天界彌羅宮萬仞孤峰之上,以一己之力,仗此劍將追殺他的天殺堂八百餘高手修者,盡數屠盡。

他在重傷之際,引爆了戮天絕命劍,讓剩下追殺他的天殺堂絕世高手的生命,全部魂歸地府,他自己也隨風而逝,落下萬丈深淵。

而現在,這把劍兀突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怎能讓他不心驚?

劍在,人在!

難道這王者般的戰神—青衫神劍韓海雲,又復活了?

青蛟王忍痛皺眉,高聲道:「這位兄台,為何與我這般生死相拼?我大哥乃是三頭青蛟王,若是得知我被害,必會追得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龍浩宇絕口不敢提「天殺堂」三字。

世人皆知戮天絕命劍的劍主韓海雲與天殺堂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若自己面前立著的當真是韓海雲,在得知自己與天殺堂有關連時,多半會血腥出手,活劈了自己!

故而,他才把三頭青蛟王搬出來充當門面。

那人聞言,眉頭一皺,似乎在作什麼決斷……

繼而,他冷哼一聲,露出了一絲傲慢和不屑,喝道:「你以為我會怕了你蛟龍一族不成?你是他的親弟弟又怎樣?我就是殺了你,他又能奈何我?但三頭青蛟王對人族卻是寬仁友愛,絕不像你助紂為虐,今日看在他的面子上,暫且留你一命!」

當初,秦洲大陸三年大旱,造成民不聊生,三頭青蛟王以一蛟之力,滾出一條大河。

大河激流大勢與海河相連,橫貫赤地萬里,緩解了災情,讓人族得以昌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