羈亮有些吃癟了。

「大皇師,要不這樣,你在朕的幾個女兒中挑一個吧?或者,在僅剩的三位女國王中挑挑也行啊!」參麟笑道。

羈亮立即接道:「多謝陛下美意了,但小師年老體邁,已經力不從心了,就不勞陛下操心了。」

「那好吧。大皇師就多注意身體,別老在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讓朕操心了。」參麟道。

羈亮無語。

「那就這樣,退朝吧。皇后,還在等朕呢!」說完,參麟,便離開。

餘下眾人,也並未多停留,紛紛而去。

——————

坤玫宮。

政玫在,藍妃在。

這藍詩月的皇主之位,在藍妃侍寢之夜,參麟就同意了。

不過,參麟卻是告訴藍妃,以後要多和皇後走動走動,要多支持支持皇后。

藍妃自然是領命了。

領命付諸過後,藍詩月的皇主之位,政玫也同意了。

有了一帝一后的同意,藍詩月的皇主之位很快就成現實了。

此時,藍妃在和皇后商量的事情,就是藍詩陽的婚事。

而政玫是沒見過向晚蔓和承蓮花的,所以她就讓藍妃先將人帶進宮來看看。

「娘娘,她們已經在外面侯著了。」藍妃道來。

政玫一笑,道:「那就讓她們進來吧。」

藍妃隨即命人將兩人帶進來。

「皇後娘娘,億安!」

「皇後娘娘,億安!」

此時的向晚蔓和承蓮花顯然頗懂規矩。

「起來吧,都抬起頭來,讓本宮看看!」政玫道。

兩女抬頭。

政玫端詳了會兒后,問道:「你們出自娉頁城,怎麼到了妘頁城的?」

向晚蔓先回:「回娘娘,我與蓮花一路流浪所至,中間也有些機緣。」

政玫微嘆,道:「嗯。真的都打算嫁給詩陽皇子了?」

承蓮花接道:「回娘娘,不嫁不行啊!他……死纏不放!」

「哦?」政玫凝來。

向晚蔓則趕緊解釋:「回娘娘,蓮花心直口快,其實是這樣的,詩陽皇子溫文爾雅,是我們先調戲了他!」

政玫忍不住一笑,道:「看來你們兩個的確是有些特點!」

兩女尷尬了。

「罷了,藍妃,那就讓她們成婚吧,都封為皇媧!成婚後,你再向陛下去討封,讓陛下封詩陽為皇王!」政玫道。

「謝皇後娘娘厚恩!」藍妃隨即半跪道來。

「不必多禮。藍妃,本宮說過,只要你真心輔助本宮,本宮不會虧待你!」

「是,皇後娘娘放心,藍妃會一直謹記在心。」藍妃接道。

「還有你們兩個,以後就可能是皇王媧了,要好好侍奉詩陽。」政玫隨即對兩女道。

「是,皇後娘娘!」

「是,皇後娘娘!」

兩女再次跪禮。

「嗯,你們倆先下去吧。」 悍妻囂張,強佔首長 政玫道。

「皇後娘娘億安,藍妃娘娘萬安!」

「皇後娘娘億安,藍妃娘娘萬安!」

兩女隨即告退。

就在這告退之際,「啟稟皇後娘娘,仙武皇孫女殿下和仙武皇孫未羲廷雲求見娘娘!」外面宮仆傳來聲音。

「宣他們進來吧。」政玫接道。

隨即,武仙娘和廷雲進來了。

與向晚蔓和承蓮花一照面,廷雲呆住。

倒是三個女人沒有太訝異。

在榮紅魚每日上呈的情報中,武仙娘就知道了藍詩陽和兩女的事情。當時她也挺驚訝的。

而兩女呢?來到妘頁城,自然是見過了武仙娘的締身像的,當時也很震驚。

「你們……你們怎麼在這兒?」廷雲忍不住道。

向晚蔓噗嗤一笑,未語。

承蓮花則是接道:「世事多變,轉眼就有了雲泥之別。皇孫未羲萬安!」

「皇孫未羲萬安!」向晚蔓接聲。

廷雲有些尷尬了,欲語。

「雲哥哥,她們兩個現在應該是詩陽皇子的皇媧了。」武仙娘微微一笑。

廷雲震撼。

「仙武殿下萬安,我和蓮花要先告退了。」向晚蔓隨即道。

武仙娘點點頭。

「仙武殿下萬安。」承蓮花道完,便和向晚蔓離開了。

隨後,武仙娘拉起男人向人行禮來:「皇後娘娘億安,藍妃娘娘萬安!」

廷雲附和。

「起來吧,丫頭。」皇后笑道。

說時,武仙娘便要拉起廷雲。

「哎,丫頭先別急,讓他多蹲一會兒。」誰知,政玫卻笑來。

武仙娘無奈,知道政玫這是要藉機刁難了。

廷雲尷尬了。

「廷雲,你來妘頁城一年多了,為何直到今日才來面見本宮?是不是對本宮有意見啊?」政玫笑問。

廷雲忙道:「回皇後娘娘,廷雲怎敢?只是廷雲……心有不靜,未敢過來叨擾皇後娘娘。」

「哦?心有不靜?什麼樣的不靜?」政玫笑道。

廷雲回道:「回皇後娘娘,這不靜,就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如此說來,是有人找你麻煩了?」政玫道。

廷雲接道:「回皇後娘娘,是有些麻煩,不過現在基本解決了。」

「說說看,什麼樣的麻煩?需要一年才能解決?」政玫又道。

「回皇後娘娘,就是建造學院。」廷雲道。

政玫笑道:「大膽廷雲! 狂傲老公好纏人 竟敢糊弄本宮,本宮明明問的是什麼人找你麻煩!你倒好,答非所問!」

廷雲不禁一苦,:「娘娘,你就饒了小人吧!這不來看娘娘,就是仙武殿下將小人禁足了啊!她勒令小人不準外出!」

「雲哥哥,你胡說!明明是你樂不思蜀,要和我長相廝守一年的!」武仙娘頓怒。

廷雲欲語。

「好啦!你們倆就不要在本宮面前演雙簧了!起來吧,廷雲。」政玫打斷道。

「謝皇後娘娘!」廷雲隨即站起。

政玫則向藍妃介紹道:「藍妃,此人就是未來太子政涵的師傅,廷雲。」

藍妃微震,隨即一笑:「皇孫未羲果然相貌堂堂,與仙武殿下真是天作之合!」

「藍妃娘娘萬安。」廷雲再次一禮。

「皇孫未羲真多禮。」藍妃微笑。

廷雲凝了藍妃一下,隨即對政玫道:「皇後娘娘,今天小人前來就是想請皇後娘娘參加明天開學禮的。」

政玫點點頭道:「嗯,屆時,本宮會去的。」

「也有請藍妃娘娘前來參加。」武仙娘接道。

藍妃回:「嗯,多謝仙武殿下的邀請。」

「藍妃娘娘這話可折煞仙武了。」武仙娘忙道。

話落,政玫欲語。

「啟稟皇後娘娘,陛下駕到!」宮仆傳來聲音。

四人同望。

而參麟已邁步而入。

一番宮禮之後,參麟便笑來:「你就是廷雲?」

廷雲回:「回陛下,小人正是。」

「哈哈哈哈……廷雲你若是小人,那這妘頁皇朝可就沒幾個大人了!」參麟道。

廷雲尷尬了。

「陛下,廷雲是來邀請本宮去參加他學院的開學禮的。陛下去不去?」政玫道。

對於締贊學院的事情,如今已經半公開化了。妘頁城皇朝皇室基本都已知曉。

「去啊!皇后在哪兒,朕就在哪兒!」

政玫白了他一眼。

「多謝陛下支持!」武仙娘道來。

參麟朝武仙娘凝來,道:「乖乖,仙武啊,你這晉陞速度有點嚇人啊!竟然轉眼就到了婞頁境頁底級!」

武仙娘道:「回陛下,這都是我家雲哥哥的功勞!他擅長頁葯製作!」

參麟感慨道:「仙武啊,不管是怎樣,你將來都是前途無量!趁你還沒有徹底成長起來,朕得多多拉攏拉攏你,讓你成為朕妘頁皇朝的未來靠山!以後,朕就徹底逍遙了,一點也不要擔心某一天有更高城地的厲害人物下來,擼掉朕的江山了!」

「陛下說笑了,有陛下在,有皇後娘娘在,妘頁皇朝哪會有失?」 嫁春色 武仙娘道。

政玫這時道:「仙武,陛下並沒有說錯。妘頁皇朝的未來靠山就是你,還有你的男人廷雲。」

「嗯,皇后說得太對了!廷雲啊,以後朕就將朕的江山背靠於你和你的女人了!朕這輩子不求其他,就想和朕的九個心愛女人逍遙快活在妘頁城中!這締洛太辛苦,太疲憊了。因為頁厄越往後越恐怖。朕可不想再去碰了。而朕的子嗣若有出息,那自然好。若沒出息,就讓他們待在這妘頁城中,各自繼承一點朕的妘頁江山吧!人生一世,有愛相伴,有嗣延續,有城可終,足夠了!」參麟說到最後,有些看破滄桑的味道。

廷雲聽著,不禁肅然起敬,這參麟能讓九個出色女人委身於他,確實有其魅力!

人生一世,有愛相伴,有嗣延續,有城可終,確實足夠了。

此時政玫和藍妃,也有些動情,皆凝住了參麟。

武仙娘內心也有點認同。不過,很快她就抹滅了,參麟,政玫,想依靠央,那也得你們努力才行!

央的八吾,必須要有雄心霸氣!你們可別在溫柔鄉里徹底沉淪下去了!尤其是你,政玫!你已算是央內定的八吾之一!你可別辜負央的用心!否則,央未來是真不會對你講太多情面的。

廷雲微瞥小姑奶奶,察覺了她眼神的異樣,於是他道:「陛下,皇後娘娘,藍妃娘娘,那廷雲就和仙娘先告退了。」

「嗯,去吧。」參麟一笑。

「是,陛下億安,皇後娘娘億安,藍妃娘娘萬安!」廷雲道來。

「陛下億安,皇後娘娘億安,藍妃娘娘萬安!」

武仙娘接聲。

兩人隨後攜手離開。 84.聘請

廷雲和武仙娘一離開坤玫宮,並沒有直接回仙武宮,而是在妘頁城內遊逛起來。

「雲哥哥,你一個人肯定教不過來的,你只能是一院之尊。你還得聘請一些願意傳授自己頁學的人,來幫你負責一些部分。」武仙娘邊走邊道。

廷雲點點頭,道:「嗯。的確是應該。仙娘,你是不是準備了一份聘請名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