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好!坐穩了。」

呼!

白夜突然一手轉動方向盤來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轉彎,往另一個方向飛去,偏離了落雁坡原來的方向。

風月宗的人略作思考後選擇繼續追擊,沒有按照原來的方向直行,他們也不知道到底一開始的方向對不對。

白夜一開始是打算直奔落雁坡的,他希望能領先一步到達落雁坡后直接採摘完之後就趕緊離開虛空之地,但是他也不知道落雁坡到底還有多遠,全速飛了兩周居然都沒有到達目的地,可想而知這是有多遠,虛空之地有多大。

「要去哪裡?」

「水,去有水的地方。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們停下來就會被圍攻,真要打我們也打不過最後只能是交出石符。現在的局勢太明朗了,對我們不利,只有把局勢搞混我們才有生機!」

水是萬物生命之源,不管是什麼生物都需要喝水來維持身體,就算是虛空妖這樣噁心奇怪的生物也一樣需要水,特別是虛空之地還是如此的荒涼,水就更加的珍貴了。所以有水的地方基本上就會有生命在。

虛空之地再荒涼,這麼巨大的大陸,虛空妖的數量絕對是驚人的數字,所以去找水源和找死差不多。別看白夜一開始殺得這麼爽,這裡可是人家的地盤,強大的存在比比皆是,別說修為比他們高,修為達到頂峰的估計都有好幾個。

白夜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搞局,只有兩方勢力那是不足以搞混的,只有三分天下才夠亂。

他要引入第三方勢力,虛空妖!

白夜手中有一隻史萊姆一樣的生物,水水嫩嫩。這是他們去捕抓魔獸大軍的時候遇到的水靈球,沒有戰鬥力,唯一的用處就是對水有天生的感知,相隔千萬公里都能探索得到水源。

「看到了,是一個湖泊!」

不過兩人也吸了一口涼氣,因為整個湖泊十分的清澈,泛著波光,湖泊周圍居然還有一些綠色植物。在外面很常見,但是在虛空之地這幾乎就是一處絕境一樣的存在。

而且居然沒有看到有哪怕一隻虛空妖。

轟!背後風月宗依舊追擊。

白夜一咬牙,油門踩到底,直接衝進這一出良辰美景之地。

「停!」

只不過風月宗的人卻停了下來。

「幹嘛停下來!就差一點了!我要扒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頭,韓家的那個婊子喂虛空妖!!」

在戰艦裡面一共有五個人,四男一女,只不過有一個男的躺在床上戴著氧氣罩,一個美貌女子在一旁照顧。剛剛說要扒皮拆骨的正是這名美貌女子,只不過現在她的表情有些許猙獰。

「唐嘉珍,我知道你現在很想為自己未婚夫報仇,但是你要冷靜一點。在虛空之地之中出現這樣的景象絕對不正常。我們風月宗有手冊記載,在虛空之地水源就是虛空妖的聚集地,但是這裡居然一隻虛空妖都沒有。」

風月宗之所以這麼拚命,是因為唐嘉珍雖然不是隊長,但是她的身份地位很高,而躺著的正是她的未婚夫,只不過他運氣不好實力也不強,被白夜一槍貫穿了胸膛,打出了一個窟窿。

現在被丹藥吊著性命。

白夜的攻擊豈是說說而已,現在能吊著命就很不錯了,證明他們風月宗的確了得,幾個年輕一輩都帶著大葯出門。

「我覺得我們應該等其他的勢力一同前往比較保險。」

其他兩個男子也點頭贊成。

「我說現在就進去!」

「誰不聽令,出去后嚴懲不貸!!」 「他們跟進來了。」

「kao!追命鬼嗎,歇一歇都要啊,直接追!!他們就看不出這地方的詭異嗎!」

白夜兩人已經下車跑了,因為在降落的一刻車子就報廢了,只能靠兩隻腳了。

只不過身後風月宗的戰艦還是追進來了,幾乎是沒有遲疑的。

轟!

咻,咻!

白夜兩人開啟身法靈活的躲開炮擊。面對風月宗的戰艦,背靠仙湖,背水一戰!

翁!

戰艦中走出四人抬出來一人,然後戰艦五彩光芒大放慢慢的縮小然後被收進了儲物戒。

這就是戰艦等機械的弊端,攻擊力很高,防禦力也很高,但是命中率卻低得令人髮指,靈石打光都不一定能打中白夜和韓靜兒。

而且此處詭異,他們也不敢過多的破壞。

「大灰狼,你把人家情人給打死了?」

因為唐嘉珍下來后一雙眼就沒有離開過白夜,一副想殺人的樣子。韓靜兒一看就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這是她情夫,我看他傻乎乎的,實力平平看上去比較容易打中就瞄準他了。不過事實證明我是對的,那傢伙是挺傻的。」

鳳逆九天:一品毒妃傾天下 白夜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氣的,說得還挺大聲。

「放開我!!」

果然,面對這麼嬌生慣養的刁蠻公主激將法是很有用的。

「你一個不是他對手,聯手上吧。」

「放開我!一個四級巔峰修為的傢伙而已,我今天就要宰了他!!!」

「別傻了,那傢伙是白夜。」

!?

果然一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就連盛怒中的唐嘉珍都冷靜了下來。

「我去,我的名字現在還有鎮靜劑效果了?」

白夜也不隱藏,把面具摘下來,其實只要不是白痴看到他用狙擊槍的時候就猜到十之八九了。因為小胖根本不會用狙擊,而恰巧有一個人和韓靜兒很熟,關係親密,而且狙擊技術出神入化,最主要還很有錢!!!

「哎呀哎呀被猜出來了,不過可惜沒獎勵。」

白夜傳音給韓靜兒道:「靜兒,你幫我壓陣,小心外面的那些沒進來的,還有一定要注意這個地方,特別是這個湖水。你現在實力更強,萬一真的有什麼時候你先走,別擔心我,我有辦法。」

啪!

韓靜兒一拳頭打過去說道:「以後再說讓我先走,我就先把你暈扛走。」

風月宗那邊也走出來一個人盯著韓靜兒順便照顧傷者,估計也是聽過她的戰史,是不能按照修為來衡量。

當然韓靜兒也沒有放在心上,她現在能打全部!

翁!

!?

看到白夜打開召喚空間,風月宗的人立刻嚴陣以待,在場所有人都知道,白夜最強大的是那些召喚生物,強大的變態。

蹦!

小幸福從召喚空間出來,一臉認真的盯著對手,不過她的樣子實在太過可愛,讓人感覺不到一點殺氣和壓迫,反而有點賣萌裝兇狠的感覺。

「小幸福,你跟著靜兒,看少主是如何對敵的,認真的看著。」

「是!」

白夜一定沒有緊張的感覺,而且他也不會放過任何能夠指導小幸福的機會,他要看看是否心,比天賦更重要。

咔!

一張底色有點粉色的卡片出現在白夜手中,認真看的話會發現卡片的圖案正是暗黑界的軍神希瓦爾。

圖案中希瓦爾一身銀色鎧甲,背後黑色披風揚起,雙手上長出一把銀色的彎刀,背景是一處地獄鬼地。

卡片烏光一閃,包裹這白夜。然後卡片就從他手上消失不見,而白夜自己全身披一身銀色鎧甲,背後黑色的披風隨風揚起。不一樣的是本來從骨頭中長出了的銀光彎刀被他用手握著,雙刀流!

!?

「五級巔峰修為了?是那張卡片嗎?」

「小心點,這傢伙邪門得狠。」

嗖!

神豪從實名認證開始 白夜沒有使用天動,因為他現在的速度已經夠快了,普通的移動就已經不亞於天動的爆發力。

動如脫兔。

一瞬間出現在風月宗的三人身後,雙手彎刀交叉十字斬,銀光十字斬偷襲風月宗其中一人。

白夜沒有選擇唐嘉珍,因為他看得出此女十有八九是在風月宗掌控大權之人,身上保命物品肯定是五人中最多。也沒有選擇隊伍中實力最強的隊長方茂勛,而是選擇了風月宗最後一個人宰高明。

他的目的很簡單,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其中一個,減輕壓力。現在他的形態不能一直維持,有時間限制,而且最重要是他還沒用習慣。

「什。。可惡!」

碰。

在危機的時候,宰高明捏碎了手中的一枚戒指,在身後生成了一堵藍色的水牆。只可惜這面水牆並不能擋下這一斬,只是延緩了一點。不過這就夠了,因為他們這裡還有兩個人。

「大地守護!!」

土地突然升高,好像一個拳頭一樣和銀光的十字斬撞在一起,隊長方茂勛也趁機救下了差點死去的宰高明。

「陣法師?」

讓白夜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刁蠻公主一樣的居然是一個陣法師,而且她的布陣十分快速,還懂得利用身邊的資源,以最快的速度布置了一個五級的地屬性陣法,擋下了這必殺的一擊。

咻!

銀光閃爍,白夜每一刀都泛著銀光,刀刀直擊要害。不但連招式都想希瓦爾,甚至連心態上都發生了一點轉變。

「五級陣法——金耀劍陣!」

錚錚錚。

鐺鐺鐺!!!

一把把金色的長劍從天而降,好像劍雨一樣斬向白夜,不過大部分都被他用手上的彎刀斬落,剩下的一兩把劍連他身上的鎧甲都斬不破。

一品暖婚 呼!

一個巨大的拳頭從身後擊來。

風月宗的隊長方茂勛正是擅長肉身之術的人,強悍的肉體敢在劍雨中橫走,無懼金色的斬擊。

咚!!

白夜連退數步。

「五級陣法,紅雷」

「別以為就你會用陣法!」

翁!!

地下突然出現七個點,形成北斗七星。白夜的走陣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以前都不需要或者用了也沒有,這一次不一樣的。

「北斗七星,斗轉星移!」

轟隆隆!!

斗轉星移,整個空間前後左右全部調轉,唐嘉珍的血紅色雷電被轉移到了宰高明的頭上。

方茂勛準備去救援的時候。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不知道使用什麼手段,生成了一面冰壁。看樣子像是一個魔法師。只不過這正中白夜的計謀。

「就知道你自尊心重,暗黑雷霆!!」

第二張卡出現在白夜手上,一道紫色的雷霆從天而降,和血紅色的雷電幾乎是同時到達,冰牆在兩道雷霆之下幾乎沒有一點防禦力,頃刻間破碎。

「不用你個鎚子!垃圾就算了,還傻,還學人裝!」 一開始打得這麼快速就是給人一種這種狀態是臨時的,不能維持很久,要速戰速決,這是最後手段的感覺。而白夜也是對的,最開始的一擊他也的確是盡全力了,不然也不會能威脅一位天才的性命,需要另外兩人一同救援。

最後導致戰況都是以壓製為主,沒有多少攻擊。

只是他們三人都沒想到,白夜還留有一手,而且還算好了借刀殺人,本來暗黑雷霆傷害的確很高強,是他能使用的卡片中傷害最高級的一張了,但是也不足以擊殺一名同等修為的天才(現在是同等修為了。)

「可惜了,九成熟,做牛扒有點失敗啊。」

風月宗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沒有想到,居然自己人殺了自己人。

唐嘉珍更是嚇得手都有點抖,雖然他們之間不算很熟,但是那也是同門師兄啊,而且還是這一次一起行的隊員,居然死在自己的陣法之下,雖然被引導了,但是她是幫凶這一點沒有變。

這一次不是重傷了,而且徹徹底底的死去,客死異鄉。

白夜的雷霆直接把宰高明的靈魂都震碎了,肉體更是變得焦黑。沒有了一點生命力。徹徹底底的成為了一具屍體。

「嘔!!」

唐嘉珍終究是女子,她也殺過認,但是從來沒有殺過自己人,她當初殺死的都是一些對她有敵意,想殺她的人,殺死幫助自己的同伴,這種心理負擔讓她瞬間崩潰。

「你。。你太歹毒了!」

就連風月宗躺在地下一開始胸膛被白夜打穿唐嘉珍的未婚夫都指著怒吼道。

「歹毒?你們想殺我的時候怎麼就不覺得歹毒呢。我以少勝多,借力打力何毒之有?」

白夜身上的鎧甲慢慢推出,卡片的模式也的確支持不了太久,最重要是希瓦爾和其他的暗黑界惡魔一樣都沉睡了,卡片的力量弱了不少。

白夜身上沒有一點受傷,雙手背負身後看著嘔吐不止的唐嘉珍以及在一旁警惕的方茂勛笑道:「從古至今,從來都是成王敗寇,何來歹毒一說!我既沒有用什麼禁術,也沒有用什麼狠辣的手段。我贏得堂堂正正。別廢話了,放馬過來吧!你們風月宗的人一個都別想走得出虛空之地!!」

寧靜了片刻后,戰鬥依舊沒有爆發起來,因為沒有跟上來的人到了,而且把白夜所在的這個仙境一樣的湖泊包圍了起來,不讓他們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