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獨……

「麗麗的代言費,就算了。」陳浩給她感動了。

「嗯?不行不行,莉莉人挺好的,雖然是大明星一點架子都沒有,我不能虧待她。」

「麗麗是我的員工,你不想虧待她,我也不捨得虧待她,她該拿的錢我公司會給。」

「那、那你什麼意思?」屠田田感覺,陳浩後面還有話要說。

「我的意思是,幫你找父親的費用,我好像不太缺錢。」

「什麼?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我不是開尋人公司的,因為你是小雪的堂妹,這倆理由足夠了吧,唯獨有一點你得答應我。」

「答應你什麼?」

「我要怎麼樣,才能找到你父親?」陳浩盯著她眼睛,深信她肯定有辦法。 「我已經安排人去叫了,應該很快就能來了,信哥你先休息一下」花一步說著話讓人去給準備茶點,並吩咐手下安排吃喝。

「我不是什麼外人……」看著儼然一副主人模樣的花一步,趙信玩味的說道。花一步臉色唰的一下變了模樣,不過很快就隱晦起來了。

「信哥當然不是外人了,這整個妖族聯盟都是你的,誰敢說那樣的話」花一步會心的一笑,似乎已經對趙信的話不以為意。

兩人重逢和趙信所想的一樣,一陣歡聲笑語,如果不是趙信的心態有變化的話,倒是也很自在。花一步將妖族聯盟在自己離開的這幾年的發展都說了出來,總體來說和趙信之前所聽到的一樣,總體都很好,妖族聯盟的地位在大荒界中也很響亮,雖然沒有各大族氏那樣出名,可在各勢力之中也算是翹楚了。

「做的很好,當初決定讓你擔起重任的確沒有錯」對於親信,能誇還是要誇一下的,這是用人之道。

「信哥言重了,我也只是盡我所能而已,只要沒讓您失望就行」花一步也不自傲,俯首低眉的回道。

少頃,魔扎還不出現,趙信有些心急了,不管怎麼說花一步和魔扎都是自己的夥伴,如果他們之間只是有點小誤會的話,自己可以趁著剛回來的這機會,解決一下這個問題。

「是啊……」花一步也皺起眉頭,隨後叫來的收下,質問事情是怎麼辦的。

「魔扎部長我並沒有找到,可能是出去了,不過我已經和魔扎部長的私衛溝通過了,一旦魔扎部長回來的話,就會得知這個消息的」回答的人顯然也怕花一步發飆,率先說了出來。

「是嗎?」花一步臉上不見緩解,可見這段時間讓他也有個人脾氣,一個大軍師有點自己的脾氣可並不為過,怎麼說也是個號令三軍的人,太過親和對自己並沒有什麼益處。

「行了,既然魔扎有事那就等一等,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趙信隨即說了一句話,讓花一步消消氣,而之前做事的人明顯也是花一步后收到自己身邊的,所以對趙信也不太了解。可是當見到花一步居然在聽一個陌生人的話,心中的驚駭可想而知,要知道現在妖族聯盟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就八大神族都不放在眼中,由此讓他更加猜不透趙信的身份了。

「好,信哥您慢點,快點讓人去安排……」花一步現在身份水漲船高,當然不會親自去幫助趙信了,只是安排了一個人,而趙信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沒有去計較什麼,任憑對方帶著自己離開了。此時杞若水早都離開了,雖然她和趙信的關係很好,但還是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想要直接去花一步的房中,她還沒有那個資格。

「人走了?」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默默的走到了花一步的身邊。

而此時的花一步也和之前的樣子有了天壤之別,眼神也變得鋒利了許多「你怎麼還不走,在這裡幹什麼?」。

黑袍掩蓋了身體的人,忽然桀然一笑「怎麼?人家現在回來要拿你位子了,你拿我當撒氣筒嗎?」。

花一步轉過頭,和黑袍人面對面,冷聲道:「你要記住一點,我的位置誰也動搖不了,更不要說想搶走,但是這個位子本就是信哥的,現在他回來了,我還給他也是應該的」。

「哦?應該的嗎?」黑袍人似乎並不死心,意味深長的看著花一步,好像是已經看穿了他的心底一樣。

花一步冷眼一眯,繼續黑著臉「你不用在這裡跟我陰陽怪氣的,不管誰在這個位置都跟你們羈妖一族沒有關係,你知道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我的事情嗎?」黑袍人哈哈一笑,將聲音壓低了許多「我的事情就是要幫助你啊,你想想妖族聯盟有現在的勢力可都是你的心血,靠你一個人才有了今天,有他趙信什麼事情。 病嬌老公不太乖 他只是開創了而已,本來就是要死的人,但現在回來就想要回這個位置,是不是有些不公平,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啊」。

花一步好像不為所動,眼神冷冽「信哥從來沒有說過想要這個位置,他的目標可不僅僅是這點東西的」。

「他說自己不想要了嗎?我想只要是個男人就會對勢力感興趣吧,況且今時今日的妖族聯盟可不是原來的那個依靠妖族生存的聯盟了。萬一他真的打算要回去了呢,你要好好想想,一將功成萬骨枯,有時候做事就要狠一點」說著,羈妖伸出枯瘦的手臂在花一步的頸間一抹,做出了一個斬草除根的手勢。

這一下絕對是惹到了花一步,臉上陰氣浮現,「我警告你,這樣的話最好別讓我聽到第二遍,不然的話我不介意要換一個羈妖的中介人」。

……聽到花一步的話,羈妖的中介者是有些害怕了,頓時掩口不提,花一步這個人的脾性這麼久了他可是非常了解的,絕對是說算數的一個人。雖然當初花一步上位的時候,是靠自己來穩定的,可畢竟兩個人是屬於互惠互助的,自己幫助他穩定地位,而花一步則反過來讓他成為妖族的傳話人。當然他說出這麼多也是怕花一步失勢,從而影響到自己的身份地位,所以花一步也正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會冷聲相對。

「既然你有子思考的話,那我先走了,正好回去看一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收拾一下準備走人嘍」看似隨意的說了一句頗為有深意的話,羈妖傳話人身體漸漸的消散在了空氣中。

「哼……」待對方離去之後,花一步冷冷的哼了一聲,不過雙眼卻看著趙信方才離開的位置,陰晴不定,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就像是羈妖所說的,趙信的突然出現的確讓花一步心中動搖了,這種心境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過了,不得不說花一步此時真的出現了困擾。 這天晚上,陳浩沒有離開茶山。

他和蘇菲菲,還有年小麗三個人,在屠田田的家裡住了下來。

用蘇菲菲的話說,就是這裡有山有水,還有山頭上的落日和晚霞,不住上一晚上太浪費了。

其實。

留宿下來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陳浩和屠田田倆人最清楚。

只是家裡沒有什麼人,聽屠田田說當初收養她的夫妻,現在早就過世了,膝下又沒有孩子。

所以這個山村小院兒,就自然而然的變成了屠田田的家。

小院兒不大,總共才三間磚瓦房,收拾的卻很乾凈,院子里還有一小片菜地。

陳浩現在。

就站在這片菜地跟前,撥通了蘇墨雪的電話。

「老公,你要回來了嗎?」

「小雪,估計要明天了,我現在在山村裡頭。」陳浩聽見老婆的聲音,感覺心裡很舒服。

畢竟他從和蘇墨雪做夫妻,再到現在這麼長時間,平時很少分開。

「山村?老公你不是去林城了嗎,怎麼又跑去山村了?」

「一言難盡,哦對了小雪,這裡是你堂妹的家。」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蘇墨雪半靠在床頭上,放下手裡的雜誌,才總算反應了過來。

「老公,你是說你碰見,田田了?」

「嗯是,老婆大人你沒想到吧,其實我也沒想到,幸虧菲菲跟過來了,要不然我也不認識你堂妹。」

「那這麼說,爸爸給你介紹的生意……老公,你和田田做的什麼生意?」

蘇墨雪著急的問著,頓時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卧室里很安靜。

窗外很黑,也很安靜,她這一顆心卻怎麼也安靜不下來。

說起她的這個堂妹,蘇墨雪也好久都沒見過了,要不是今天聽老公提起來,她甚至都忘了自己還有個堂妹。

「小雪,你怎麼不說話了?」

「啊?哦老公我在聽,是你不理人家的好不好。」蘇墨雪說完笑了。

「你是說生意的事是吧,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等我明天回到家再跟你慢慢說。」

「嗯好,那老公我在家等你回來!」

「放心吧,我肯定早點回家,有老婆的地方才叫家嘛,今天晚上又得一個人睡了。」

蘇墨雪聽完笑了。

她笑的很開心,也很甜,能感覺到老公想自己了。

「哎對了老公,你們怎麼就想著晚上,在田田家過夜了?」

「還不是你堂妹搞的鬼,說只要在這裡住一晚上,才告訴我怎麼才能找到她父親!」

陳浩猶豫了一會兒,沒把這話說出來。

蘇墨雪正懷著孕,他又怎麼忍心跟老婆說,只有找到屠田田的父親,才能真正的證明她蘇墨雪沒有參與犯罪啊。

只可惜。

這時蘇墨雪半靠在床頭上,右手拿著手機貼在耳邊,根本都聽不見陳浩的這些心裡話。

「老公,你那邊信號不好嗎?」

「啊?哦是有點不太好,小雪先就這樣吧,你好好照顧好我兒子。」

「行行行知道了,就知道想著你兒子!」蘇墨雪又一次,甜甜的笑了。

「那老公,我掛電話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嗯好,明天一早就回家。」

「老公再見!」蘇墨雪雖然很不舍,但還是掛斷了電話。

因為。

孕婦是不能用手機的,手機輻射對孩子不太好,還有就是她最近的月份越來越大。

身子越來越重,每天一到晚上,就給困的直打瞌睡……

嘎吱一聲,卧室房門推開了。

「嫂子,你沒睡就好!」陳小魚端著一碗雞湯,放在了床頭柜上。

這時。

蘇墨雪在床上坐直些身子,看見小姑子送來的雞湯,頓時感覺心裡暖暖的。

「小魚,你白天上班就蠻辛苦的了,晚上就不用再熬雞湯了。」

「不辛苦不辛苦,誰讓我是姑姑呢,本來這些事情,都是應該咱媽來做的,可惜咱媽柱子農村老家。」

「哦對了嫂子,前兩天咱媽打電話,還要我好好替她照顧你呢,說等幾天就過來看看你!」

蘇墨雪一聽,就給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小魚不行不行,咱媽年紀大了,那能過來看我啊,應該我回家看她老人家才對。」

「嫂子,你是不歡迎咱媽嗎?」

「臭丫頭,不許跟嫂子打岔!」

「行了嫂子,不是我跟你打岔,是孩子都7個多月了,咱媽是要來照顧你坐月子呢!」

坐月子?

是啊,我兒子都7個多月了!

「時間過的好快,一轉眼,你哥都要做爸爸了!」

「嫂子你看你,什麼好事都想著我哥,憑什麼嫂子你這麼辛苦的懷孕,讓我哥撿個現成的兒子!」

「呵呵傻丫頭,你也不也撿個縣城的姑姑嗎。」

「嗯?好像也是哎!」陳小魚說完,就咯咯咯的笑了。

其實。

她作為妹妹,真的很羨慕哥嫂的關係,甚至都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一定要找個像哥哥這樣的男人做老公。

而她自己呢,就盡量以嫂子做榜樣,做個蘇墨雪這樣的妻子。

不過眼下。

她兩手捧著雞湯,乖巧的送到了嫂子跟前,爸媽和哥哥都不在身邊。

她這個小姑子,自然要好好照顧嫂子。

蘇墨雪沒有出聲。

從小姑子手裡,接過雞湯送到嘴邊輕輕抿一口,什麼味道也沒有,就只是有很濃的腥味兒。

蘇墨雪心想,自己這個小姑子,看來做飯的手藝越來越差了。

但她還是一口氣,把雞湯給喝掉了,畢竟這是小姑子的一片心意。

就比如說自己那妹妹,要讓蘇菲菲做雞湯,估計都能把活雞給直接扔到鍋里去。

不過等她把雞湯喝完。

陳小魚又和她閑聊了幾句,然後捧著雞湯完走出房間,卧室里就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卧室里很安靜。

真的很安靜,安靜的蘇墨雪躺在床上,都不敢關燈。

她從小就特別怕黑,特別是從懷孕以後,陳浩都盡量陪在自己身邊,早就習慣了身邊有個依靠。

現在。

她是真的很想,很想讓自己老公陪在自己身邊,至少她旁邊的枕頭不會是空的。

「老公晚安,明天就好了!」

蘇墨雪翻過身來,看著眼前空空的枕頭,突然感覺肚子一陣陣疼痛,緊接著有東西流了出來。

頃刻間。

她就意識到,這流出來的東西,可能是羊水。

「兒子你、你可別嚇媽媽,才7個月就要出來了嗎?」

「啊好疼……小魚,小魚快幫我喊救護車!」蘇墨雪大聲喊出來,就兩眼一閉沒了知覺。 趙信回到了花一步安排的房中,已經有侍女提前將沐浴用的木桶放在房中了,稍稍試了一下水溫,不冰不熱,非常適合人來洗澡。趙信也不客氣,直接進入了木桶中進行浴泡,泡澡是非常舒適的,儘管是傳承者也不的不承認這一點,經過了泡澡整個人的毛孔都會打開,隨後將會活絡身體的血管,以達到放鬆身體的效果。

趙信這一泡就是半個時辰,迷迷糊糊中竟睡熟了過去,在期間還有侍女進出為趙信換添熱水,特別的貼心,只是趙信並沒有因此而歡喜,反倒是感覺有些尷尬,只能假裝繼續熟睡。

一個時辰之後,趙信從房中走了出來,換上了花一步為趙信準備的一套新衣裳,無論是質地還是造型都比自己之前要酷氣太多了。那邊的餐食已經準備完畢了,看著熱氣騰騰的餐桌,趙信知道這次肯定是剛剛做熟的菜肴。

「軍師大人,這已經是做了第四遍了,這個人的澡洗得也太久了吧?」 佳妻有約 看著一個侍女模樣的中年女子在端站在花一步的身邊,在一旁正絮叨著什麼,而趙信正好就在這時出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