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別吵了!」老太太這時候杵了杵拐杖,然後讓大家安靜。

這一吵起來,就沒完沒了的,這個家太讓她上傷腦子了。

「媽,真的不是我啊!」王蘭再次說道。

「那顧珊珊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老太太問道。

「她身上的傷……」王蘭這時候說不出話來了。

畢竟顧珊珊身上的傷,是她自己親手打的,那一次和蕭芸一起揍她。

「哈哈哈哈……王蘭,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分明就是你虐待了珊珊,然後強迫她做這種事情,這樣的話,蕭逸晗就可以下馬了,然後你兒子好坐上去,你這算盤可打得真是好啊!」楊紅玲諷刺地說道。

「楊紅玲!」王蘭恨透了楊紅玲,現在是咬牙切齒的。

可是她卻不能拿她怎樣!

「王蘭,夠了!我一直對你抱有很大的期望,我沒想到,你也喜歡用這樣的詭計,讓一家人不和睦,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老太太傷心地說道。

「媽,你聽我解釋啊,分明就是顧珊珊在賤人……」

「行了!我已經聽夠了,我在這裡重新警告你一次,管好你自己的家事,如果你連自己的家事都管不好的話,那你還是學一學紅玲和念瑤她們,以後不再管公司的事情,安安心心的做一個家庭主婦吧!」

王蘭氣的說不出話來,這時候,居然沒有一個人相信她。

自己的親生兒子沒有為自己說一句話,自己的丈夫更是不相信自己。

「媽,那我們逸晗呢?我們逸晗可是這次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啊!」蕭仲恆問道。

「逸晗,之前的確是奶奶對不住你,從今天開始,你繼續回去上班吧。」

老太太說完,然後便離開了。

至始至終,蕭逸楓都沒有再說話了。

這一場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對於蕭逸晗他們來說,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蕭逸晗終於回到了公司,這下,他心裡應該安心了。

回到房間以後,蕭逸晗一下子抱住了顧言馨。

「老婆,我終於重新回到了公司了!」蕭逸晗說道。

「是啊,恭喜你啊,老天一定不會讓壞人得逞的,看來這一次,連老天都在幫你。」

「還不是多虧了我老婆,若不是你把顧珊珊的話給套出來的話,我也不會有今天。」

「蕭逸晗,其實老太太可能早就想讓你回去工作了,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理由而已,今天,就是最好的機會。」

「是啊,老婆,你就是我小幸運。」

「蕭逸晗,自從我出現以後,就一直給你帶來麻煩不斷,你還說我是你的小幸運!」

「你就是我的小幸運,我一直都覺得,能夠遇見老婆,真的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蕭逸晗……」顧言馨雙手勾住了他。

然後主動獻上自己的吻,纏纏綿綿。

「蕭逸晗,你覺得這件事情,到底是蕭逸楓的主意還是王蘭的主意啊!我沒想到,顧珊珊竟然把王蘭也給扯了進來。」顧言馨又問道。

「蕭逸楓。」蕭逸晗連想都不想一下,便說出口了。

「你這麼肯定?」

「我對蕭逸楓還是非常了解的,他這一招不過是想要找個替罪羊而已,而這個人就是王蘭。」 顧言馨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說,顧珊珊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蕭逸楓指使的!他為了撇清楚自己的關係,不惜將自己的母親給拖下水?」

「是的,你分析的完全正確,從小到大,蕭逸楓若是想要得到一個東西,就會無所不用其極,他的手段,有些時候,我們遠遠都想不到,他的思想很極端。」

徐家主母 「心思太可怕了!」顧言馨感嘆道。

一個連自己親生母親都可以利用的人,真是不知道他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

……

啪!!

事情結束以後,王蘭將顧珊珊拉進了自己房間裡面,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

「賤人!你竟然敢陷害我!」王蘭厲聲吼道。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陷害過,這麼委屈過。

這該死的顧珊珊!

「呵呵?怎麼?今天的教訓還不夠嗎?你還想打我!」顧珊珊捂著自己的臉說道。

「我今天就打死你,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王蘭說著,又要撲過去了!

這時候,顧珊珊抓住了王蘭的手臂,「你幹什麼!」

「顧珊珊,從今天開始,我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是給我離開蕭家,不然的話,我和你沒完!你如果不信的話,就給我試試。」

「王蘭,你打我有什麼用,有種的話,你去找你兒子蕭逸風啊!」

「別以為有逸楓給你撐腰,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我到底還是逸楓的媽媽!」王蘭厲聲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媽媽?你別自以為是了,你以為蕭逸楓將你當成媽媽來看待了嗎?沒有!」

「你……你什麼意思!」王蘭不解地問道。

「王蘭,我告訴你,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剛才大廳的時候,反咬你一口嗎?因為這些都是你的好兒子教我的!」

王蘭聽了,不敢相信地朝後面退了退。

「你……你說什麼……你給我再說一次!」她撕心裂肺地吼道。

「王蘭,你今天被設計,全部都是你的好兒子一手設計的,你以為你打了我,你收拾我,你就很厲害嗎?其實你也是個可憐蟲罷了,你的兒子不喜歡你,你的兒子為了自己,將你給拖下水!」

「顧珊珊,你閉嘴!」這時候,蕭仲奇過來了呵斥道。

剛才顧珊珊的話,他也聽見了。

「仲奇……」王蘭一下子撲到在蕭仲奇的懷裡。

蕭仲奇也很生氣。

王蘭更是傷心。

這些年,不管她遇到什麼事情,都不可以打倒她。

她一直很要強,在商場上面也是巾幗不讓鬚眉,可是在家裡,她的兒子卻這麼對她。

一直都是她心裡的痛!

「顧珊珊,我不知道和蕭逸楓在搞什麼,但是你們兩個給我安分一點!你若是再生出什麼事端的話,別怪我無情了。」蕭仲奇厲聲對顧珊珊說道。

顧珊珊沒有說話,如果她不怕王蘭的話,那麼蕭仲奇,她還是有幾分忌憚的。

這時候,蕭逸楓滑動著輪椅,然後出現在門口。

「還挺熱鬧的。」蕭逸楓淡淡地說道,臉上波浪不驚。

「蕭逸楓,你看看你都乾的什麼好事兒!」蕭仲奇生氣地說道。

「我幹了什麼好事兒了?」蕭逸楓問道。

「你指使的顧珊珊,陷害蕭逸晗,竟然還將這件事情推到你母親身上!這是你一個兒子該做的事情嗎?」

「所以啊,你們不必把我當成是你們的兒子,還有啊,我把蕭逸晗給拉下馬以後,你們兩個不是挺高興的嗎?怎麼現在又是另一副嘴臉!」

「你……」蕭仲奇氣的說不出話來。

「逸楓,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你的媽媽? 你娶真相,我奉癡心 我是你的媽媽啊!生你養你的媽媽!」王蘭痛心地說道。

「夠了!別在我面前裝了,別以為我不清楚,你們心裡是怎麼想的。」蕭逸楓說完,然後便準備離開了。

王蘭幾乎快氣得暈倒了。

顧珊珊見狀,立馬推著蕭逸楓離開了。

回到他們的房間以後,顧珊珊整個人都是戰戰兢兢的。

「逸楓……」顧珊珊小心翼翼地喊道。

蕭逸楓一把掐住了顧珊珊的脖子。

「逸楓……你……你想幹什麼?」顧珊珊驚訝地問道。

再怎麼說,她也幫了蕭逸楓一把啊!

「顧珊珊,你今天做的很對!」蕭逸楓陰冷地說道。

「那……那你為什麼……為什麼……」顧珊珊一臉的不解。

「你錯,就錯在,不該在顧言馨面前,挑撥離間,不然的話,也沒有後面的事情,如果今天不是我反應夠快的話,現在,我就給你給拖下馬了,你這個該死的女人!」

「逸楓……逸楓我知道錯了,可是,我也是愛你啊!你知道嗎?我看見你對顧言馨好,我心裡就妒忌,所以我才會去找她說了這樣一番話,我怎麼知道老太太就來了……」

「夠了!顧珊珊,你那點心思,我還不明白嗎?你喜歡我?我看,你喜歡的是我的錢吧!」

顧珊珊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靜靜地閉上眼睛。

脖子上面傳來一陣疼的,還有就是呼吸難受。

許久之後,蕭逸楓才鬆開了她。

「顧珊珊,以後,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動顧言馨,也不準去找她的麻煩,若是還有下次的話,你不會有好下慘的!」蕭逸楓警告道。

「我……我知道了……」顧珊珊點了點頭。

蕭逸楓這個男人陰晴不定,太難捉摸了,好可怕!

顧言馨,都是你害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顧珊珊的臉上,閃過一陣的陰狠。

她原以為,和蕭逸楓在一起,就可以報復顧言馨和蕭逸晗,但她卻沒想到,蕭逸楓其實是幫著顧言馨的,他根本就不想要傷害她。

……

王蘭被蕭逸楓狠狠地傷害了,然後蕭仲奇陪著她離開了。

「別生氣了,就當沒生過這個不孝子。」蕭仲奇說道。

「仲奇,逸楓畢竟是我的兒子啊!他怎麼能對我這麼殘忍,怎麼能啊!」王蘭現在的心真的好痛。

「好了,或許十多年前,是我們做錯了,不然也不會這樣。」蕭仲奇嘆了一口氣。 兩個人現在是垂頭喪氣的。

「媽,你就成全我和賀明吧!」這時候,蕭芸過來了,眼巴巴地望著王蘭。

王蘭見了,更是氣得不行。

大的讓她生氣,小的也讓她生氣,這日子簡直沒發過了!

「蕭芸,這件事情沒得商量,你媽媽現在心情不好,別在她面前煩她了。」蕭仲奇對蕭芸說道。

「爸,難道我的心情就很好嗎?你們已經關了我好多天了,難道你們要一輩子就將我困在蕭家嗎啊? 總裁的天國愛戀 我是你們的女兒啊?大哥都已經這樣了,難道你也要我像大哥一樣的恨你們嗎?」

王蘭聽了這話,然後更是氣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蕭芸!你……你簡直無可救藥!」

「是,我就是無可救藥,我就是喜歡賀明,如果你們不讓我和賀明在一起的話,那我就去死!」

「你這個不孝女,你去死了好了,一個個的都去死,這樣我也省心了!」王蘭厲聲說道。

她現在正在氣頭上,然後也無所顧忌了。

蕭芸和蕭逸楓真是讓她太生氣了。

「媽,爸,你們就那麼狠心嗎?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們可別後悔!」蕭芸放出狠話來了。

「蕭芸,你要我們怎麼說,你才願意聽啊!賀明真的不是一個好人,你的事情和你大哥不同,我們現在不是想要阻止你,而是怕你跳入火坑啊,我們這是為了你好!」蕭仲奇一臉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為我好?為我好就是囚禁我?別以為我不知道,從小,你們就對大哥好,你們喜歡的人是大哥,大哥無論做了什麼事情,你們都可以包容他們,可是我呢?我從小到大求過你們什麼?什麼都沒有,我現在僅僅只是想要和我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你們還要阻止,我恨你們!」

蕭芸說完,然後便跑著離開了。

王蘭差點氣的暈死過去。

……

第二天。

蕭逸晗正是開始回到公司上班了。

這一天,顧言馨陪著他去了公司。

然後朱彬見了,非常的高興。

「總裁,您終於回來了。」朱彬高興地說道。

「怎麼,跟著蕭逸楓的這段時間,你過的不好?」

「蕭副總哪能跟您比啊,我還是比較喜歡您坐在那裡。」朱彬看了一眼那個椅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