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兩個人消失不久,監視器那邊終於發現的不對勁,立刻派人過來檢查,看到了極其荒唐的一幕……

一群男人在哪裡赤身裸體的,坐著那種最噁心不過的事情了,那名戰士立刻按響了警報,整個巴黎都能清晰的聽見。警報響了,整個巴黎都充滿了凝重,他們都以為黃然的進攻來了呢……

軍隊不到一分鐘就到了盧浮宮,五分鐘以後,整個盧浮宮都陷入層層的包圍之中,而有些記者也快速趕來,結果給全世界展現了一副同性戀大作戰,上千人同時戰鬥,電視節前面的人差點沒有笑的躺過去……

而曾經笑過喊韓國人的法國人,此刻再也笑不出來了。這樣的事情,比韓國那裡更丟人,特別還是在盧浮宮,一個個羞愧的要死……

而當那些軍隊想要拉開這些人的時候,讓人噴血的一幕發生了,士兵走進去,還沒有來得及拉開,就被幾個男人抱著,一邊親一邊撕扯一副,來一個現場版的輪暴。

「啊……」幾名士兵的慘叫聲響了起來,所有的人感覺心裡一顫,那些士兵不敢亂開槍,但是卻沒辦法拉開他們……

「他們怎麼了……」一名軍官不忍心的問。

「他們好像吃了很多春藥,一個個都像發情的猛獸一樣,此刻他們早已經迷失了心智,只有不停的發泄他們內心的怒火才能恢復過來……」一名醫生這個時候說過。

「混蛋,來人,給我把巴黎所有的妓女都給我叫過來……」一名軍官大聲的喊著,這些盧浮宮的守衛都是自己的兵,而且還是最優秀的士兵,他可不捨得讓這些人都廢了……

巴黎亂了起來,所有的妓女都被軍隊帶過來了,一車車的妓女,不知道有多少……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我的士兵中了春藥,你們就是他們發泄的產物,錢不會少你們的……」那名將軍大聲的說。而各國記者也都被隔離開。但是各國記者立刻就想到了辦法,租用軍事衛星,精心報道,因為有太多的人在盧浮宮廣場上……

而那些妓女都送了進去,剛進去就被那群包圍拉住,一個個迫不及待的忙活了起來。而那些妓女也慢慢的興奮了起來。試問有那一個人,敢在盧浮宮廣場上,甚至盧浮宮裡面幹這種事情,越來越多的妓女被送進去,那些記者在哪裡報道著,各國電視台都變成了成人節目的現場報道……

由於大量的迷香,這種迷香不僅有催情的左右,還是一種刺激性藥品,一個個持久力大大增加,電視機前的人們這個時候瘋狂的發現,每一個士兵都做了四個小時,但是還有精力再做……

「這群士兵完了……」那名醫生搖了搖頭,這群最精銳的士兵,完了。他們的身體以後要跨了。妓女的呻吟聲混成一片,那些外面的士兵,一個個都起了反應。這一幕太他媽的誘惑了。而且特別的刺激。那些平時異常強悍的妓女也受不了,連續換了五六批,終於在第二天中午,那些士兵才慢慢的發泄完畢,一個個暈倒在地。而地上還有那些躺在地上,*身體的妓女。

而法國,徹底的丟死人了。在神聖的盧浮宮,竟然有這種集體活動,真是不可饒恕。當士兵清理完這一切以後,驚訝的發現,出大事了。

《維納斯》《蒙娜麗莎》《勝利女神》三個鎮館之寶,全部消失,蒙娜麗莎的畫像,變成了黃然的海報,這件事情根本就沒辦法隱藏,因為記者早已經衝進了盧浮宮……

世界三寶丟了,而且是太子所為。這樣的事情立刻引起轟動,整個法國都境界了起來,開始搜查三件東西。而張穎和趙依依兩個人,此刻卻已經在黃然身邊炫耀了起來。三件東西都被隱藏了起來,整個巴黎,藏著三件東西還是很容易的。黃然看著新聞,臉上露出了笑容……

(花花哦,這一章字數可是不少哦!看的爽吧,那就給花花了,把前面的傢伙爆掉,笑笑回來給大家爆發啊) 當法國陷入恐慌的時候,黃然這邊卻異常的順利。波拿巴家族的回應讓黃然笑了笑,他們還是禁不住誘惑啊!特別是當黃然展現出自己的一點實力以後,波拿巴家族終於選擇了合作……

波拿巴家族在法國的勢力很強悍,其中一半的軍隊都受到波拿巴家族的控制,特別有一點,達索軍火公司竟然是波拿巴家族的產物,可見他們的實力有多麼強悍。不僅這些,在歐洲其他地方,波拿巴家族同時是勢力非凡,這個巨無霸真是恐怖……

有了波拿巴家族的幫助,黃然的事情更加順利了。惡魔黨的足部被批了下來,在平民區給黃然劃了500公頃的土地,讓黃然來建設惡魔黨的總部。葉凝知道這件事情,立刻興奮的去準備惡魔黨的事情去了……

法國,陷入了混亂,三件國寶的丟失,讓法國人異常的憤怒,盧浮宮也被封鎖,法國方面則是全力調查此事,但是調查了幾天卻沒有什麼效果……

而接下來幾天,讓法國恐慌的事情接連不斷地發生,一些東西頻頻被盜。法國多家酒庄出現連環盜竊案,一大批百年以上的紅酒被盜走,讓那些人差點心疼的自殺。那都是法國最有名的葡萄酒啊!就這麼消失了,連一個殘渣都不給自己留下……

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個人,看著眼前的收穫,一個個興奮的笑了起來,他們偷了上萬瓶葡萄酒,都是最古老最名貴的酒。 寒門嬌寵 這裡的每一瓶就,去拍賣的話,最低價格也得有20萬美元,這可比黃金都貴啊!法國出現大盜,太子是最厲害的盜賊,這是所有人都贊同的道理。法國人肉痛啊!三件國寶、上萬瓶的最好的葡萄酒,而且這還是一個開始,在其他博物館,頻繁出現古董被盜事件,損失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

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法國的政壇、軍界、商界都發生了變動,接連不斷的刺殺事件讓法國人看到了混亂的開始。一具具屍體被發現,有些人高興、有些人難過。惡魔黨的成員都知道,這是惡魔做的事情,所有加入惡魔黨的人,都獲得了好處,當商人的,變得更加強大了。當官的,自己的職位更高的,不管你混什麼的,你的人生都變了很大的變化。惡魔黨慢慢的被人們所熟悉……

其他黨派也知道了惡魔黨,而普通人更是瘋狂,惡魔黨的規模,在短短的兩個星期,就擴展到了十幾萬人,而且這個規模還在不斷的擴展。現在惡魔黨基本上已經公開化了。那個小肚子上的惡魔標誌,已經成為一種神秘的象徵,每一個人都把他當做一種自豪的象徵,這個神秘的惡魔,活靈活現的。有的紋身場所仿製這個紋身,但是卻紋不出這個效果……

而天主教那些教堂,卻提出抗議,他們信奉上帝。但是出來一個惡魔黨卻信奉撒旦,宗教信仰的不同,讓法國有多了一種衝突,宗教衝突……

法國一時間人心惶惶,但是人們並沒有慌亂,因為所有的事情都很少處人命,好像黃然的暴力基因突然隱藏了一樣,他們想象中的那種跳動戰爭,大規模的破壞並沒有開始,但是法國並沒有放鬆,監獄、銀行、所有的地方都包圍森嚴,而凡爾賽宮更是包圍森嚴,他們已經做好了應對的措施。不僅僅有法國士兵,歐盟也派出很多士兵來到法國,進行保護各個區域。

他們總結所有國家的經驗,在美國黃然炸了白宮和五角大樓,襲擊了監獄,搶劫了銀行。而在韓國又發動了戰爭,進行炮轟韓國。而在法國,竟然把世界三寶給盜走了,現在世界人很關心,黃然把世界三寶給弄到哪裡去了,有誰敢公開買那些三樣東西啊!那可是法國的振國之寶啊!誰買了法國還不跟那個國家著急才怪……

而在法國一個港口,一個大型集裝箱慢慢的裝上了貨輪,最後貨輪向著華夏帝國開去。所有人都不知道,法國嚴厲追查的國寶就在那艘普通的貨輪裡面。至於那些檢查森嚴的海關,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處。因為黃然是惡魔,海關的老大則是惡魔黨的人,海關的工作人員,也是惡魔黨的人員。

惡魔黨,現在已經是一個龐大的政黨,雖然和其他政黨不一樣,但是他們有他們的制度,他們也有他們的信仰。更重要的,黃然卻是讓他們感覺到了惡魔的力量。黃然用生化戰士的技術,研究了一種藥物,這種藥物可以大幅度提升人體的力量,但是提升的力量是原來的兩倍,危害沒有生化戰士強大,但是這種藥物也有副作用,那就是每一顆葯就會讓一個普通人減壽五年。藥性不能疊加,當第一批成為惡魔的隊員感覺到身體的強大之後,一個個都異常的興奮,人體機能提高一倍,即使一名普通人也能成為很強大的戰士。特別是他本人看來,更是充滿了力量。原來能舉起五十斤,現在可以提起一百斤。還有這種葯可以治療男性疾病,這是最大的好處,所以每一個一星惡魔都異常的興奮,而那些見證一星惡魔獲得力量的黨眾,更是嗷嗷直叫,更加努力卻做事情,積累積分。但是積分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從實習惡魔到一星惡魔需要一百積分,但是從一星惡魔到二星惡魔卻需要一千積分……

黃然心裡有一個計劃,挑選年輕有潛力的法國人,當他們達到二星惡魔的時候,就對他們進行訓練,惡魔黨完全可以弄成另一個力量體系,這些外國人自己同樣可以利用……

夜慢慢的降臨,但是此刻在巴黎的地底下,幾輛工程車慢慢的工作著,誰能知道,在巴黎的地下,竟然有很多人在工作,現在已經修建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廣場,好像地道戰一樣,四通發達……

泥土一點點被運出去,還有的工程車在加固,防止塌陷。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進行,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怎麼樣了……」黃然走到地下,看著工作人員關心的問。

「老大,還需要一段時間,工程量太大,畢竟那玩意太大了,我們必須建造一個足夠大的容器才能把它完好無損的給弄走……」一名黑衣衛笑著說,還有一些技術人員在那裡忙碌著。

在地下,一個巨大的烏龜一樣的東西趴在那裡,好像一個大型的運輸機,很多工作人員正在那裡忙碌著,一輛輛小車把不同的零件給運過來,而在烏龜的肚子裡面,一個巨大的零點電池在那裡。黃然笑了笑,這個大傢伙可是特別製造的,黃然命名玄武,因為他看起來太像玄武了。烏龜殼子長一百五十米,寬一百米,上面像一個大倉室,能裝很多東西。這個大傢伙的動力是五台大功率電動機,由一個零點電池組提供能源。

黃然摸了摸這個大傢伙,抬起頭看了看上面,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那群工作人員一個個興奮的干著,對於他們來說,一輩子干一次這樣的事情,死而無憾了。

「大家都辛苦了……」黃然笑著說。

「老大,不辛苦,要是讓我們天天干這個,我們都願意,太刺激了……」想著自己要乾的事情,一名技術人員笑著說。

「呵呵,天天干這個,你們這輩子也就著一次機會,還天天干這個,慢慢干,回去給你們慶功……」黃然笑著說,然後走了出去……

而在巴黎的平民區,一個巨大的架子搭了起來,更重要的,外面全部被東西遮住,任何人都沒辦法知道裡面的情況,每天僅僅知道裡面有很多工程人員在那裡忙碌著,看著那高達的架子,所有人都充滿了好奇。而在架子的周圍,已經有很多工程隊開始忙碌了,惡魔黨的成員,更是不時的到這裡看看,看著這裡慢不慢變化。500公頃的土地,出現了讓人驚訝的一幕。一個個巨大的城牆拉起來,好像那種古老的城堡,用的石塊不知道是什麼石塊,但是那種石塊卻給人一種悲涼的感覺,陰暗的色調,讓人心裡感到一種壓抑的感覺。在大家的關注下,五公頃的土地被包圍在裡面,高十米的古城牆出現在世人的面前,世界上所有人都關注在那裡,在這個亂局,法國到底想幹什麼。

其實法國人更加關注,法國惡魔黨,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但是惡魔黨對於那些不是惡魔黨的人來說,卻是這麼神秘,而惡魔黨的成員,也不會對普通人說惡魔黨內部的事情,不管你怎麼問都沒用。沒有人敢隨意的招惡魔黨的麻煩,因為惡魔黨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從惡魔黨出現,到先在只有連個月的時間,但是惡魔黨的黨眾,已經超過了二百萬人,裡面最多的就是那些年輕人,一個個精力充沛,他們好奇惡魔黨的神秘派對。最後一個個墮落了……

「老公,你看,我們又給你弄來了很多紅酒……」美惠子興奮的說。這段時間,他和美奈子兩個人,算是把法國大小酒庄給禍害了一遍。所有的美酒都被兩個人盜回來了。他們兩個人成為最有名的偷酒賊。法國古老的存酒被兩個人一掃而光……

「呵呵,你們偷的酒,都夠我喝一輩子了……」黃然笑著說,這段時間,兩個人偷了幾萬瓶名貴的紅酒,最後都被黃然用貨輪給運到了華夏帝國。

(二更了,嘿嘿,大家努力了嗎?別笑笑不再就不努力了,我希望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一耳光奇迹,嘿嘿)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而這段時間,法國算是被鬧騰的筋疲力盡。僅僅黃然的那些女人們,就讓法國驚慌無比。美惠子和美奈子偷紅酒上癮,而趙依依和張穎兩個人卻對那些古董來了興趣。不管是私人的還是博物館裡面的,兩個人都會想辦法偷盜。兩個月的時間,兩人投了幾百件古董。而葉凝則忙著她的惡魔城堡。其他人卻在法國瘋狂的遊玩,日子倒也清閑。

黃然這段時間並沒有閑著,一邊發展惡魔黨,一邊和波拿巴家族共同滲透法國。法國的軍界已將被他們滲透的差不多了,而政界更是被惡魔黨給控制了一大半。而國內的反戰遊行不斷的發生,這段時間法國的亂局讓民眾討厭,在民眾眼裡,非洲與法國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卻因為非洲的事情讓法國損失慘重,連世界三寶都因為這個而丟失。太不划算了。

「老大,已經調試完畢,隨時可以啟動……」一名工作人員看著黃然說,忙活了兩個多月,終於弄好了一切,看著那個大傢伙,所有人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所有的都準備完畢了嗎?」黃然認真的問道。

「是,所有的都準備完畢,隨時可以啟動……」那些工作人員認真的說。

「好,你們在這裡等待我的命令……」黃然笑了笑,然後走出了地下……

周圍的痕迹已經開始清理,黃然卻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都回來吧!我帶你們去玩好玩的……」黃然通知女孩們,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老公,有什麼好玩的啊……」張穎第一個跑進來,看著黃然笑著問。

「呵呵,別問這麼多了,走,我們上車……」黃然招呼了一聲,然後大家都鑽進那輛騰龍加長裡面。車子慢慢的開始莊園。這個莊園是波拿巴家族送給黃然的,黃然這段時間在法國可是混的風生水起。名氣很大,第一是因為很神秘,也很有錢。而他的身份則是一個歐洲最古老家族的繼承人,而這個家族只有翻閱古籍才能偶爾的見到,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神秘。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是惡魔黨的惡魔,惡魔黨對於他是無比的尊敬。有人稱他為撒旦之子,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因為在每一個惡魔黨的聚集點,都有一副惡魔的畫像,上面的容貌和黃然此刻的容貌一摸一樣。除了多了十二對羽翼和一把大劍。所以黃然在法國是很受尊敬的。但是還是有一批人特別的討厭黃然,他們是上帝的信徒,撒旦是上帝的敵人。他們仇視黃然,但是卻沒辦法傷害黃然。惡魔黨的勢力現在太大了,幾乎整個巴黎的年輕人,都信奉惡魔,不知道有多少天主教堂被惡魔黨的成員給襲擊,變成一片廢墟,在過一段時間,估計天主教就要退出法國了。

那輛在法國獨一無二的車子慢慢的向凱旋門開去,黃然臉上也露出甜甜的笑容。車子在凱旋門不遠處停了下來,幾個人走了出來……

此刻的凱旋門那裡顯得很清靜,遊客少的可憐,因為黃然在法國鬧騰,其他國家的遊客沒有人願意冒著生命危險來看凱旋門,只有寥寥的幾個路人在哪裡行走。

「行動……」黃然對著手錶發出了命令,幾個女孩則是好奇的看著凱旋門,不知道黃然想幹什麼……

「轟……」好像地震一樣,大地發生巨大的震動,整個巴黎都能感覺巨大的震感,所有人都慌忙的跑出大樓。而在凱旋門周圍工作的人員,卻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一幕……

從地下突然伸出巨大的機械臂,衝天而起,把凱旋門牢牢的固定住,在所有人的驚訝中,一個大傢伙從地面升了起來。看上去好像一個大烏龜的東西,騰天而起,而巨大的凱旋門慢慢的倒下,穩穩的被放進大烏龜的背上……

「哦,不……」一名法國市民大聲的喊著,所有的法國人都驚呆了。而在不遠處的一名記者,卻有自己的攝像機拍下了整個過程……

整個過程不過幾分鐘,巨大的凱旋門就騰空而起,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巨大的烏龜快速的上升,速度很快,很快就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命令空軍,給我全部升空,把凱旋門給我找回來,快……」法國總統那個猥瑣的老男人大聲的喊著,當聽到凱旋門丟了,他簡直直接暈過去。巨大的凱旋門竟然丟了,那高几十米的大傢伙,僅僅重量就達上百噸的大傢伙,竟然被偷走了。

凱旋門丟了,短短几分鐘時間,就轟動了全世界。這件事情簡直能和白宮被摧毀一樣轟動,人們看著幾分鐘的視頻,一個個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而法國民眾卻集體的跪在地上,凱旋門是他們的精神,他們身為法國人,因為有凱旋門而自豪,但是此刻,他們的精神支柱丟了。這件事情比三寶丟了都嚴重……

而法國空軍,卻沒有找到那個大傢伙,那個大傢伙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變得無影無蹤……

「我是罪人……」法國總統跪在拿破崙的墓前,在他的身後,無數的法國人跪在那裡,他們無法向這個偉大的領袖交代。

而葉凝他們則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一幕,然後又看了看黃然,他們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黃然乾的,也只有他能想到要偷法國的凱旋門。

「老公,太帥了……」吳珍珍則是興奮的喊道,她早就想把凱旋門給弄走,但是卻無能為力,因為凱旋門太大了。但是她沒有想到,黃然竟然會用這種方法把凱旋門弄走。

凱旋門丟了,世界上所有人都第一個想到黃然,也只有他會幹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此刻法國人一個個選擇沉默,好像失去了靈魂一樣。 總裁一吻好羞羞 而惡魔黨這個時候開始宣揚自己的教義,說上帝是虛偽的,他並不能幫助人們,只有信奉惡魔。惡魔預示,將賜給國家另一件偉大的建築,來彌補這個損失……

而此刻波拿巴家族也趁機行動,強迫現在總統下台,法國政黨分成兩個派系。一個支持總統的政府派系,一個是反對總統的發對派。這其實是兩個不同政黨的爭持,也是兩種不同政治理念的競爭。就好像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競爭一樣,誰都不會妥協,都想取得巨大的勝利。

波拿巴家族在法國南部,控制了一半的領地,在哪裡,他們大肆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認為法國應該退出歐盟,重新強大起來。再現法國的輝煌,他們拿拿破崙當例子,說法國民族是最偉大的民族,法國要完全獨立成為最為強大的存在。而法國最大的軍火公司也宣布支持南方派系。而在北方,以法國總統為首的黨派,則是宣傳法國應該穩定發展,加強與世界的合作……

而一大批年輕人卻選擇了南方陣營,因為年親人都是喜歡衝動的種族,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熱血的夢想。他們做夢都想讓法國恢復到拿破崙時候的光彩,整個法國面臨著分裂的局勢。而在非洲的幾萬法國士兵,法國總統也不敢隨意的召回來。而那些士兵也在已經被間接的軟禁,美國、歐盟也紛紛組織軍隊,援助政府派,他們不敢想象,如果南方派系如果真的掌握了爭權,那麼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子。估計第二次世界大戰就要開始了……

而一些專家又開始了評論:這是太子的陰謀,但是他的陰謀奏效了。戰爭是他不變的話題,即使你在周圍沒有敵人,,他也會想辦法讓你們國家產生內戰,太子就是一個戰爭狂人,法國現在的局面,暗中肯定有太子的支持!他先讓法國民眾恐慌起來,凱旋門的丟失終於引爆了這場危機。政黨的矛盾在此刻終於爆發了出來,一個國家,不同的政治理念,這是資本主義國家最大的弊端。如果他們像中國那樣,只有一個執政黨派,那麼這件事情就永遠不會發生,現在法國人已經瘋了,野心家的心中,沒有國家,只有利益!

法國真正的亂了,而那些國家對於太子,有加深了印象。此刻他們對於太子已經深深的恐懼了,法國防護的森嚴,但是最後還是被太子用陰謀詭計挑起了戰爭。雖然此刻戰爭還沒有爆發,世界各國也在努力調節,但是任何人都清楚,戰爭隨手都可以爆發。

法國有上百萬軍隊,南方現在掌控了六十多萬部隊,還有達索軍火公司的支持,而且掌控者大半的海軍和空軍,力量比政府派系要強大的多。但是北方派系,卻有來自歐盟和美國的支持,再加上法國本土部隊,力量超過了南方力量。兩個派系誰都不敢第一個動手,他們可不想背上挑起內戰的名聲,其實那些軍隊也不想打自己的兄弟,但是為了讓法國強大起來,必須有人犧牲。理念不同,信仰不同,註定要刀兵相見……

(嘿嘿,這一章好玩吧!凱旋門讓咱給盜走了,嘿嘿,送花花了,誰給里把這個大傢伙送到他家當大門去,嘿嘿,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凱旋門這麼大,你們家的院子要改多大啊!真不划算啊!除非你真的想主角那樣,超級有錢,那樣即使你建一個豬圈都可以弄這麼大的門,嘿嘿,給花花了,回來的時候我希望看到大腦高高掛起,雖然目標有點高,但是咱就是喜歡玩高難度的,和其他作者聊天他們還說我讓我那個軟柿子捏呢,我不幹,要爆就爆最厲害的,我就不信他們的菊花長仙人掌了……) 就在法國處於極度恐慌的時候,在巴黎,惡魔城此刻的建設也接近完工,建設速度是相當快的,面積500公頃的土地,一個巨大的惡魔城聳立在那裡,高十米的城牆,那種顏色給人一種悲涼的感覺。古樸的城牆上,布滿了浮雕。那是一幅精美的畫面,裡面是惡魔的戰鬥。

黑色羽翼的惡魔,在撒旦的帶領下。征討地獄,精美的石雕,裡面稀奇古怪的生物。四面城牆上展現出不同的故事。有撒旦墮落的故事,有撒旦征討地獄的故事,有撒旦大戰天使的故事。從浮雕上你就能知道,撒旦的偉大,寬八米的浮雕,整整齊齊的貼在城牆上,在石雕上下兩方,則是雕刻著整齊的猛獸圖案,遠遠的看去,惡魔城給人以神秘的感覺。

惡魔城只有一個大門,大門是一個巨大的猛獸的嘴巴。這個猛獸卧在那裡,嘴巴張開,巨大的獠牙露出來,兩顆巨大的眼睛看著遠方。真箇猛獸活靈活現的,猛獸很大,長五十米,高三十米。僅僅張開的嘴巴,就有十米這麼高,寬五米。最夠任何的車輛通過……

而進入惡魔城堡,你會發現一個又一個的奇怪的教堂,寬二十米的巨大石路,路兩側還有兩隻翅膀的惡魔雕像,雕像刻得栩栩如生,在馬路兩邊,一棟棟格式各樣的城堡建立著,樣子都很新奇,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卻是一種神秘。這五百公頃土地,建立了一個小城市。 逆流1982 為了建立這座惡魔城,不知道動用了多少資金和人力物力,才在三個月的時間建設好表面部分,最重要的地下部分,沒有一兩年根本就建不好。

今天,惡魔堡的人特別的多,他們都是惡魔黨的成員,一個個穿著黑色的衣服,這些衣服都是統一的,但是每一個等級都不一樣。最低級的見習惡魔僅僅黑色的緊身衣。但是一星惡魔就可以披一件黑色的風衣,風衣上有一個惡魔畫像,上面是一對黑色的翅膀。而二星惡魔的風衣上的惡魔就是兩隊翅膀。翅膀越多,那就代表權力越大……

黃然慢慢的走出來,他身上一件黑色的風衣,風衣上綉著精緻的惡魔畫像,六對翅膀栩栩如生,顯得格外的耀眼。而那些黑衣龍衛,一個個都是三星惡魔,黃然的女人們也是三星惡魔,這已經是很強悍的存在了。而在法國人中,也僅僅只有十幾名二星惡魔而已。

巨大的惡魔廣場,,十二隻巨大的猛獸在那裡,分別分為十二個不同的方位,那些猛獸不知道用什麼材料製成,看上去就和真的一樣,這樣的猛獸給以一種窒息的感覺。

幾萬名惡魔黨的成員聚集在這裡,他們都是被挑選出來的精英。能來到這裡是他們最自豪的事情……

「我的子民們,歡迎大家的到來……」黃然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充滿了魔力,也充滿著一種威嚴。身體竟然輕輕的飄了起來,最後停留在空中,披風無風自動……

「惡魔、惡魔……」那些惡魔黨的人員看到黃然飛了起來,一個個興奮的喊著,這讓外面的記者愁眉苦臉的。他們進不去,也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即使用軍事衛星,也不知道裡面的情況。更重要的這個惡魔城堡的建立被黃然加入了中國的陣法,你在外面,即使白天,你也感覺裡面灰濛濛的,根本就看不清任何情況。不知道有多少專家想解開這麼謎底,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科學解釋……

「我的子民們,歡迎來到我們的家,這裡就是我們的惡魔城堡,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總部,我們偉大的惡魔,將在這裡安家,我相信,我們惡魔的信仰,一定會傳遍全世界。早晚有一天,我們惡魔的腳步會踏遍整個世界。惡魔賜予我們力量,賜予我們財富,賜予我們實物,賜予我們愛人,讓我們共同見證,我們偉大的惡魔誕生……」黃然大聲的說道,然後兩個手平舉。遮擋那個巨大惡魔的布,慢慢的升起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巨大的惡魔直衝雲霄,一百八十米的高度,好像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白皙的皮膚,紅色的眼睛,黑色的羽翼,給人一種窒息感。就連黃然都不由的感嘆,這樣的建築真是一種奇迹。

「惡魔……」那些法國人都跪了下來,臉上布滿了虐誠,看著那具的惡魔,他們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惡魔的偉大。巨大的惡魔震撼了所有人。惡魔身上突然發出耀眼的白光,在惡魔城堡外面的人突然感覺,惡魔城堡上空的陰暗色調不見了,好像突然之間,天空明朗了起來。

巨大的惡魔雕像漏了出來,讓所有人窒息,十米高的城牆根本就遮擋不住他那巨大的身軀,好像一個活靈活現的巨人一樣,兩隻眼睛平射前方,好像在視察自己的部隊,眼睛使用一種玻璃鋼製成,在太陽的照射下翻出淡淡的紅光,而在晚上的時候,兩隻眼睛就好像兩個巨大的燈塔,從空中就能發現……

「哇……」所有人大聲的喊著,惡魔城也徹底的展現在人們的面前,很多記者開始乘坐直升機在天空拍攝,把這個偉大的建築展現在世人的面前。

法國人也驚呆了,這就是惡魔給予他們的禮物嗎?這玩意可比凱旋門要震撼的多,他站在那裡,就好像一個巨大的守護神一樣,鎮守著巴黎。而世界人也通過電視看著那個偉大的建築,那個古樸的古城,真是太迷人了。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進入那裡遊玩觀看……

而那些惡魔黨的成員,一個個興奮的大喊大叫,他們雖然沒有進入惡魔城,但是看到這一幕,他們深深的驕傲。黃然的身份也正式亮出來了。因為那副巨大的雕像正式黃然的混血而的摸樣。刻畫的栩栩如生。黃然一下子全球有名,就和羅馬教皇一樣,受到了信徒的崇拜……

黃然此刻已經落了下來,感受到信仰之力瘋狂的湧入身體裡面,精神力不斷的運動,就連真氣都快速的運行,黃然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很久沒有突破的境界在這一刻竟然有所鬆動,黃然好像融入了天地當中,他甚至能清晰的知道很多人心中的想法,信仰之力的運用也被黃然發現了一點……

信仰之力,尤其宗教信仰尤其強烈。黃然積累了這麼多信仰之力,有聖子教的信仰,有對黃嘯的崇拜,對黃然的崇拜,加上此刻對惡魔的崇拜。信仰之力終於積累到一定階段,突破了一個層次……

黃然此刻的身體正在不斷的變化著,原來的身體是不斷的強化,但是此刻黃然卻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活力增加了很多,好像所有的細胞都被清晰了一遍一樣,如果原來身體是鋼鐵,那麼現在自己的身體就是那種有彈性的特種鋼,更加不容易被破壞……

「原來如此……」黃然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此刻他終於知道了信仰之力的一點用處。這種信仰之力,能增加人類的身體活力,使自己的細胞處於活躍狀態,也就是說,黃然的壽命延長了。隨著信仰之力的增加,說不定黃然真的能獲得永生呢……

「好玩了,奶奶的,看樣子這個世界真的精彩了,媽的,老子雖然不想死,但是老子也絕對不會自己孤單的活著,信仰之力,怪不得羅馬教皇那傢伙這麼注重教徒,原來還有這麼一個運用的方法。不知道他們掌握了這種方法沒有,自己又精神力這個奇怪的傢伙,他們有什麼呢……」黃然心裡滿滿的想著,看這樣子有必要好好的研究一下信仰之力了。其實每一個人都有信仰之力,但是如果不能吸收,也沒有任何用處,那些明星大腕,哪一個不是崇拜者超多啊!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吸收這些信仰之力,信仰之力是一種精神,依靠那些人的精神力,根本就沒辦法吸收。自己超強的精神力才能在機緣巧合下,吸收信仰之力。

「有機會一定要去那些神秘的地方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弄到信仰之力吸收的方法,要是能找到,那就太好了,自己的女人隨便培養一下,就是超級明星,信仰之力還不如流水一樣嘩嘩的進來……」黃然心裡暗暗的想著,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黃然的實力又有所突破,黃然把突破宗師的境界成為聖師,他不知道下面還有沒有境界,但是每突破一層,他就對這個世界的理解更加加深一點。但是卻有越來越多的疑惑困擾著他。神秘的金字塔是怎樣建立、百慕大怎麼回事,亞特蘭蒂斯到底怎麼樣,黃然越來越感覺,這個世界隱藏著太多的秘密了,還有自己手中的神秘印璽,還有那把精緻的水晶劍,這一切都沒有辦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黃然越想越多,帶來的疑惑也越來越多,看樣子,自己又時間了必須儘快解決這些事情……

(一更了,求花花了,今天還是上午更新,明天就該恢復了正常更新了,今天晚上就要坐車回學校了,明天回去的時候,我希望看到奇迹哦,真是期待啊!嘿嘿,大家不要讓我失望啊!支持笑笑,爆掉星戒,要是這個月第一,我五月份就爆發二十天,嘿嘿,就看你們的了,每人八朵鮮花,其實也很容易的,創造一個奇迹吧!我就不信大神的屁股爆不了,嘿嘿,) 隨著惡魔城堡的解開,惡魔黨的發展迅速。而艾琳娜和瑪雅兩個人,在那裡不知道研究什麼,兩個人興沖沖的忙活了,顯得異常的興奮……

而黃然和黑衣龍衛正忙活著法國戰爭的事情。波拿巴家族控制了法國南部,兩軍對壘,誰都沒有先開始戰鬥。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但是私底下的暗鬥已經開始了……

法國的特種部隊,還有美國和歐盟的特種部隊,已經開始進行小規模的斬首行動,南方的一些年輕軍官被刺殺,但是北方卻更加悲慘。波拿巴家族的那些一流殺手,進行了大規模的刺殺行動,黃然並沒有讓黑衣龍衛幫助波拿巴家族,因為這個時候還不值得黑衣龍衛出手……

每天都有人被刺殺,還有政府官員被殺害。兩個陣營都把自己的將領保護的嚴嚴密密,刺殺行動越來越艱難,最後變成了光明正大的斬首行動!小規模的戰鬥展開了……

在法國里昂,這裡現在可是防備森嚴,因為波拿巴家族的總部就設在這裡,這裡也是南方部隊的臨時政府的所在地。里昂和巴黎,成為世界的焦點。

一隊裝備精良的特種兵出現在里昂,趁著夜色在里昂的市區快速的穿行著。而與此同時,另外幾支特種部隊也向著里昂沖了過來……

這次行動,一共有五隻特種部隊,人數六十多人,五個戰鬥小組分別來自法國、歐盟和美國。這一次主要任務是襲擊南方部隊的二號人物。奧蘭,奧蘭原來是法國陸軍上將,其中一半的法國陸軍都受到他的控制,勢力非常強大,但是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波拿巴家族的人員,自小就被自己的父親灌輸那種拿破崙的理念,一直為恢復家族榮耀所努力……

「一號小組到達預定位置……」

「二號小組到達預定位置……」

「三號小組到達預定位置……」

「四號小組到達預定位置……」

「五號小組到達預定位置……」

五個作戰小組,來自五個國家的特種隊員,但是主攻人員確實美國的特種部隊,十二名進過高強度訓練的生化人,也是美國的國寶。這是美國對於法國最大的支持,剩下的四個作戰小組,都是普通的特戰人員,對然實力強悍,但是面對生化戰士,他們還是不行的。

美國的生化戰士現在數量也不是很多,而且現在生化戰士都不敢用士兵了,而是挑選願意實驗的囚犯。這些囚犯大多都是終身監禁的,他們與其老死在監獄裡面,還不如出去闖一闖呢。但是他們的身體裡面,都有一枚微型炸彈,要是他們敢做出危害的事情,國家隨時可以處死他們。

狼性王爺請放手 「進攻……」進攻命令發出以後,五個特種部隊發出了進攻,趁著夜色,對著總部發起了攻擊。

「敵襲,保護將軍……」法國軍營緊急拉起了警報。而奧蘭聽到外面的動靜,冷冷的笑了笑。特種部隊就想殺了自己,簡直就是開玩笑,不說自己這裡有上萬部隊的保護,自己這裡還有二百多名特種兵,還有家族派出的十名殺手。想殺自己,那就是痴人說夢。

「塔塔塔塔……」機槍響了起來,五個特戰小組,在法國里昂鬧成了一片,五個特種小組快速的向中間穿插著……

「小心……」一名法國隊員喊道,其他隊員趕緊趴下,一枚榴彈就打了過來,幸虧大家躲避及時。

「隊長,對面有狙擊手……」那名狙擊手這個時候嚴肅的說。

「恩,看樣子是對方的特種部隊,小心點,我們只是佯攻,真正的殺手鐧不是我們,讓兄弟們注意一點,別栽了……」那名隊長認真的說,大家點點頭。

「突突突突…………」美國的那十二名生化戰士,戰鬥力相當的恐怖,手裡的槍猶如開了外掛一樣,精確的鑽進那些法國士兵的腦袋裡面。而他們的速度更是猶如獵豹一樣。在槍林彈雨中快速的穿梭著……

「將軍,不好,你趕緊撤吧!對方有一隊特種兵,非常的厲害,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他們應該是生化戰士……」一名士兵大聲快速的跑了進來。

「什麼,生化戰士,給我集中火力,記住打他們的頭,我就不信生化戰士是不敗戰神,他們在黃嘯和太子手裡面,跟小雞一樣,現在倒好,來我們這裡逞凶了……」奧蘭憤怒的說,但是沒有一絲撤退的樣子。

「將軍,你撤吧!我們根本就沒辦法鎖定他們,前面損失慘重,你還是撤吧!」那名士兵大聲的喊著。

「我不撤,作為一個將軍,我不會拋下自己的士兵逃走了,我的祖先知道我拋下士兵逃脫,他們也會責怪我的……」奧蘭大聲的喊著,掏出自己的手槍就沖了出去……

「將軍……」那名士兵大聲喊著,外面已經亂成了一團,十二名生化戰士,好像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快速的向著奧蘭的地方前進。他們所過之處,一片狼藉。甚至不走正門,直接蠻橫的用身體撞出一個大洞,然後向著奧蘭的地方衝過去……

奧蘭到了外面,看到自己的軍營的參演,眼睛通紅通紅的,自己的那些士兵,好像小雞一樣,被那些生化戰士輕而易舉的就殺死,十二個人,但是死在他們手裡的士兵,已經超過了三百人。看著慢慢的接近的生化戰士,奧蘭憤怒的用手槍射擊了過去……

「碰……」奧蘭感覺自己的手裡一痛,自己的手上就被準確的打上了一枚子彈,一名生化戰士發出冷冷的笑容。

「活捉他……」生化戰士的隊長笑著說,然後快速的沖了過去……

「碰……」整齊的聲音響了起來,從各個角落,十發狙擊步槍的子彈飛了過來,那些生化戰士好像提前預知一樣,身體一扭,那些子彈就飛了出去,士兵生化戰士在扭身的同時,手中的槍已經開火了。那十名進過殘酷訓練的殺手,被生化戰士擊斃……

「快走將軍……」那名士兵大聲的喊著,然後一把拉住將軍塞給幾個人,被幾個人硬拖著帶走……

「保護將軍,殺了這幫狗崽子……」那名士兵大聲的喊著,所有的武器對準生化戰士開火,但是生化戰士的速度太快了,還有一點就是生化戰士恐怖的癒合能力,只要不把腦袋打碎,那麼他們就好像沒事一樣,繼續前進……

「嗷……」一名生化戰士好像一道閃電一樣沖了過來,一拳打碎了那名戰士的腦袋,兩隻手抓著他的身體仍了出去,狠狠的撞在牆上,屍體變成了一塊肉泥……

「啊……」奧蘭遠遠的看著自己警衛員的慘樣,狠狠的喊了一聲,心裡發誓一定要殺了該死的生化戰士,對於美國人更是恨之入骨。

「將軍快走……」幾個戰士開著一輛車,慌忙的把將軍塞進車裡,但是又有幾名戰士被生化戰士擊斃……

「想跑,沒這麼容易……」一名生化戰士大聲的喊著,然後身體突然加速,此刻的他比好像跑車一樣,身體猛的高高的躍起,膝蓋彎曲,狠狠的跪在正在行駛的車頭上,那輛軍車竟然被生化戰士給跪扁,發動機冒出白煙。奧蘭傻傻的看著那名生化戰士,此刻他在真正的了解到生化戰士的可怕……

「出來吧……」那名生化戰士一拳打碎玻璃,把奧拉從汽車裡面拉出來,狠狠的扔在地上……

「跑啊!怎麼不跑了,哼,帶走……」那名隊長也追了過來,諷刺了兩句,然後十二名生化戰士帶著奧拉沖了出去,不到五分鐘時間,就消失在黑暗中……

奧蘭被劫走,對於南方的打擊是相當的大的,奧拉可是他們的領軍人物,他的被截讓南方損失慘重。而北方因為奧拉的被捕,士氣高昂,一個個好像吃了興奮葯似地……

普爾當天晚上,就去找黃然了。因為他無能為力了,那些生化戰士,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對付的,那種技術也不是自己能掌握的,生化戰士讓這個波拿巴家族的繼承人無能為力……

在黃然的莊園裡面,黃然正在那裡悠閑的喝著紅酒,這種古老的紅酒,喝起來確實不錯,特別是那種深厚的酒香,讓黃然也喜歡上了法國紅酒。

「老大,普爾來了……」一名黑衣龍衛慢慢的說。

「呵呵,讓他進來吧!我知道他來幹什麼的……」黃然笑了笑,他等得就是普爾,美國要用生化戰死襲擊奧蘭,他早就知道,而且全程觀看了整個過程。但是他卻並沒有出手幫助。

「惡魔先生,我找你有事相求……」普爾進來以後,直接擺開正題。

「呵呵,不用說了,我已經全部知道了!我可以幫你把奧蘭救回來……」黃然笑著說。

「不,惡魔先生,我也想擁有一批這樣的部隊,不管讓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都願意……」普爾看著黃然,這位神秘的惡魔黨領袖,真是太神秘了,他心裡堅定黃然一定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